在今天看見明天

聯發科健保支出將大漲八倍!

聯發科健保支出將大漲八倍!
楊志良向工商團體代表表示,整體企業保費負擔比率幾乎沒有改變。但是,企業間將發生「劇烈的保費重分配」。

燕珍宜

保險

UDN.COM

728期

2010-12-02 11:33

二代健保實施後,獎金紅利給得愈慷慨的企業,企業所要負擔的健保保費也將愈沉重,等於變相懲罰慷慨企業,其中獲利王聯發科,保費更將大漲八倍。如此劇烈的保費調漲,是否符合公平正義?是否會影響台灣高階人力密集產業的發展?

「今年電子業年終獎金以股王宏達電最出鋒頭,績效最好的員工,有機會領到十二個月的年終。」又到了歲末年終的時候,媒體紛紛比較哪一家企業給的年終獎金最多,哪一個產業最豐收。

原本是人人稱羨的消息,但是等到二代健保實施後,獎金紅利給得愈慷慨的企業,企業負擔的健保保費也愈沉重。反而是那些獎金紅利給得少的企業,在二代健保新制下,保費將可以減輕。究竟哪些企業的健保支出會漲?哪些企業會降?既然健保財務困難,為何還有企業會因此降低保費?

除了企業間保費劇烈重分配之外,二代健保還有一個重大的改革,就是企業所負擔的保費將無上限。現制健保企業幫員工投保的薪資上限為十八.二萬元,二代健保則是規定企業給員工的錢愈多,所繳的保費也就愈高,沒有上限限制。如此一來,是否會影響企業任用高階人力的意願?對於高階人力密集產業的衝擊又是如何?

二代健保一旦通過實施後,究竟有多少成的企業,保費將會下降?下降多少?衛生署的回應是:「沒有精算數字。」

 

問題一 高分紅企業保費漲幅驚人


下降的原因,主要是因為費基擴大,原本一代健保保費只計算經常性薪資,到了二代健保,保費計算的費基將納入非經常性薪資(包括獎金、紅利、加班費及各項補助費等),亦即以員工薪資總額計算。費基擴大,費率自然下降,從五.二七%降為四.七一,降幅約為一○%。

衛生署對工商團體代表表示,整體企業保費負擔比率從一代的二七.五%變為二七.六%,幾乎沒有改變。殊不知,企業間將發生「劇烈的健保保費重分配」。

企業負擔的健保保費下降的唯一情況,是那些費基沒有擴大的企業,也就是除了經常性薪資以外,沒有給員工任何獎金、紅利、補助費的企業,因為依薪酬計算的保費總額不變,費率下降,自然其保費也就下降,降幅約為一○%。

既然整體企業保費所占比率不變,有些企業保費下降,就表示有些企業保費會上漲;會上漲的企業,就是那些獎金紅利給得多的企業。

舉例而言,去年景氣較差,台積電薪資、獎金及紅利總額為三三九.二一億元,用二代健保的公式計算,光是健保費就得繳交十五.九八億元,而一代健保時,其所繳交的勞健保費用(含勞保費在內)也才十二.七八億元。今年景氣好轉,據估計台積電今年員工分紅上看二一○億元,光只計算紅利的部分,還沒算進去薪資及其他,台積電就得為其優異的業績表現,繳上高達九.八九億元健保費;保費膨脹至少一倍以上。

至於獲利王聯發科,去年薪資加分紅總額為二八七.八六億元,日後二代健保開辦,其所要繳的健保費將高達十三.五六億元,相較於現在所繳交的勞健保費用一.五六億元,膨脹高達八.六九倍。這個膨脹的保費,將使其每股稅後盈餘從三十四.一二元降為三十三元。

對於保費的劇烈漲幅,益通光能的財務長羅來煌表示,「會死人喔!為了一%、二%的毛利,我們都已經拚得要死要活了,這種漲法怎麼受得了?」

不要以為獎金紅利只是電子業所獨享,今年是傳產業大爆發的一年,航空雙雄華航與長榮航據估計,分別有六個月、十個月的亮眼獎金,中鋼與台塑也都有六個月的水準。至於幾乎零底薪,以高獎金為主的壽險、房仲、直銷業等,也將漲幅驚人,不過這些業務型企業,因為原本的健保保費就偏低,因此漲幅效果才會這麼明顯。

總之,公司愈賺錢而且愈大方、給員工的薪資紅利愈多,健保費也將直線飆漲,而且是──永無止境。所謂永無止境,指的是保費無上限限制;一代健保雇主所負擔的保費還有受到保費上限員工月薪十八.二萬元的限制,但是到了二代健保,這個上限不見了;公司付多少錢給員工,統統得納入費基計算。若假設某公司付給員工張三一年五千萬元的總薪資(月薪五十萬元),那麼該公司每年就得同時替該員工繳交高達二三五.五萬元的保費。在一代健保時,該公司一年替該員工所繳交的保費為十一.五一萬元,兩者相差高達二十倍。

 

二代健保

 

二代健保

 

問題二 高階人力產業將大受衝擊

 

愈高級的人力,或是高階人力愈密集的公司,所繳交的保費也將無限上綱,如生技業、IC設計業、醫療產業等。童綜合醫院副董事長童瑞龍就表示,「醫院將首當其衝,因為是人力密集的產業,聘用的都是高階人力,如果保費無上限,醫院恐怕將負擔不起。」

 

如此劇烈的保費調漲,而且立法在即,絕大部分的企業卻還是一問三不知。羅來煌表示,「之前,衛生署與媒體都誤導二代健保只對單身有影響,他們都沒說對企業的影響,沒想到對企業的影響卻那麼大。」

 

關於二代健保對企業的影響,衛生署長楊志良在與六大工商團體對談時表示,「企業錢賺得多,自然應該承擔更多的責任,繳更多的保費,才符合公平正義。」但是,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指出其盲點:「薪資高的公司未必就是賺錢最多的公司,有可能他們是對員工慷慨,有些企業雖然大賺錢,但是對員工卻很小氣。」換言之,原想伸張正義的二代健保,卻變成懲罰照顧員工的好企業。

 

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羅紀瓊表示,有良心的企業可能忍痛吸收,如果算得精的企業,可能還是將保費成本轉嫁到員工身上,如此一來,員工就必須承擔六成五的保費,等於是變相減薪,負擔非常沉重;甚至,企業為了減少人事成本,恐怕將會提高外包比率。

 

前立委沈富雄在二代健保的公聽會表示,「以前雇主是替他的勞工繳費,二代健保變成雇主是替全國人民繳費,由於雇主繳的錢會轉嫁到薪資,也就是員工身上,但是在二代健保的制度之下,沒有雇主的被保險人不是占了便宜嗎?」

 

換言之,受薪階級,如單身或少眷口家庭,不但在個人保費時,已經幫忙承擔眷口數多的人的保費,在企業的保費部分,又要再承擔一次;似乎不符合二代健保所強調的公平正義的精神。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張清溪認為,「如果保費漲這麼多,確實會打擊工作意願與創業意願;薪資成本提高,對經濟會有負面影響,程度多少,看費率高低。」

 

二代健保自從今年四月正式提出規畫案,至今卻還像是一個陌生的外星語言,了解的民眾與企業少之又少。雖然六大工商團體希望能夠不增加企業負擔,但《今周刊》計算發現,部分企業不但增加保費,而且還增幅驚人;如此劇烈的保費調漲,是否符合公平正義?以及會否影響台灣高級人力密集產業的競爭力,值得各界關注。

 

延伸閱讀

忍受浪費才能照顧好所有人

2010-05-27

二代健保狠削你的錢

2010-05-27

企業競爭力將受二代健保影響

2010-05-27

二代健保三大疑慮全剖析

2010-12-02

二代健保埋下六大爭議導火線

2011-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