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資炒台幣拿索羅斯當煙霧彈?

中資炒台幣拿索羅斯當煙霧彈?
一個意外,讓索羅斯近來成為國內媒體關注的對象。(圖/Top Photo)

乾隆來

焦點新聞

攝影/邵宏祥、Top Photo

731期

2010-12-23 16:34

新台幣最近強勁的升值壓力,主要來源就是返台的台資,以及為了中資來台預先布局的先期資金;以索羅斯為代表的對沖基金,了不起只是扮演推波助瀾的角色,真正將要兵臨城下的是中資。

台灣媒體最近一窩蜂,熱烈報導索羅斯將要攻擊台灣的新聞。

有趣的是,台灣的記者們未曾訪問過索羅斯基金的主管,也沒具體追蹤索羅斯最近的動態,卻能天天繪聲繪影,不斷發出金融大鱷將攻擊台灣的報導。到底這波新聞熱潮是怎麼發生的?索羅斯真的鎖定要攻擊台灣了嗎?

 

沒人採訪到的新聞照樣炒熱


觸發這波新聞熱潮的,其實是個意外。起因是十二月十二日,北京大學校友會在台北圓山飯店召開了「北京大學兩岸校友聯誼會」。台灣由北大已故校長嚴復的孫女、辜振甫的夫人辜嚴倬雲代表致詞。辜嚴除了祖父的血緣關係之外,與北京大學的連結並不深,最主要的還是中國感念辜振甫在兩岸交流的貢獻,藉著辜嚴的致詞,將校友聯誼會拉高到兩岸交流的層級。

台灣的北京大學校友早已所剩無幾,登記的五十幾位校友當中,還能出席的只剩下二十位。倒是中國方面非常積極,來了許多「大腕」,包括北大方正集團董事長魏新、北大青鳥集團董事長許振東、中新集團董事長劉義等人。

明眼人看得出來,領頭的都是對台灣有興趣的中資一把手,藉著校友會的名義,來與台灣的合作夥伴洽商。

當天的聯誼會中,陪同魏欣來台的方正集團資深副總裁湯世正,說香港最近來了不少對沖基金,包括索羅斯在內。

湯世正說,這些對沖基金如果要攻擊亞洲,人民幣太大可能搞不動,港元和美元掛鉤也不好下手,因此台灣的風險相對非常高。接著他更建議,「大中華區的貨幣必須統一,方能增強防禦能力,抵抗外來風險。」

湯世正不是北大校友,發言的場合也不在會議主場,而且,台灣的記者們大多在辜嚴致詞完之後就鳥獸散。只有專門報導中國新聞的《旺報》記者,在會後聽到轉述,第二天發了一篇五百字的短稿;接著同集團的《中國時報》又隔了一天以更大的篇幅引述《旺報》的報導;再接著包括中國新浪、中評網,以及台灣的財經各報,再引述《中國時報》的轉載。

就這樣,在沒有記者採訪到湯世正,更沒有記者採訪到索羅斯相關的人物,光靠著轉載與引述,就引發了一場索羅斯襲台的新聞風暴。

雖然媒體報導只能算是捕風捉影,但在中國與香港金融市場有一定地位的湯世正也不至於胡亂編造。索羅斯的新聞,今年在香港已經炒了三、四趟了;關鍵就在十一月七日,索羅斯在香港的子公司正式開業,以索羅斯基金(Soros Fund Management LLC)的名義向香港主管機關登記。不少香港媒體說,索羅斯這次「將要瞄準人民幣」,準備大賺人民幣升值的錢。

索羅斯過去曾經兩度襲擊亞洲,第一次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二日,索羅斯逼迫泰銖在一天之內劇貶二○%,引爆了東南亞金融風暴;索羅斯與其他對沖基金,則大賺近兩百億美元。

這場風暴一度直指中國與台灣。但是,中國剛剛完成香港九七回歸的歷史大業,當年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堅持人民幣不跟隨貶值,更獲得美國總統柯林頓的支持,中美政府連手成功阻卻了金融風暴的擴散。而台灣的央行總裁彭淮南也成功抵禦對沖基金的攻擊,奠定了彭淮南後來成為七A總裁的基礎。

 

索羅斯在中國投資失敗連連

 

九八年,索羅斯再度發動對港元的攻擊,而北京政府把索羅斯之舉視為對中國的攻擊,決定無限制支持香港政府。

八月十四日,港府硬把恆生指數拉高八.四七%,隨後兩周總共買進一千二百億港元股票,港股大漲軋空對沖基金,而堅守港元聯繫匯率則讓對沖基金無利可圖,最後索羅斯等人棄守。

索羅斯在九七、九八年兩度被北京修理得灰頭土臉,成為他大鱷生涯兩道無法磨滅的傷口。時隔十三年後,他重返香港,所圖為何?

 

主張「開放社會」(Open Society)的索羅斯,從不否認他對中國高度的興趣。只是,被香港政府打敗後,索羅斯在中國似乎已經改頭換面,他親自拜訪中國的頻率越來越密集,先後在二○○一、○五、○八與○九年訪問中國,一○年更去了兩次。

一○年十一月十六日,索羅斯對上海中歐管理學院三十位同學演講,他說,「過去二十年來一連串的泡沫與危機,都是因為政府給市場的自由過了火。」還說,「監管部門必須監控所有主要市場參與者的頭寸,包括對沖基金、主權基金,如有必要,甚至可以限制或禁止。」

 

更妙的是,索羅斯對中歐管理學院的學生說:「我不是個聖人,如果你在市場上碰到我,還是得小心,儘管我老了,但還是一條鱷魚,小心我吃了你。」聽起來,完全是個老頑童的口氣。八十歲的索羅斯越講越起勁,助理提醒他時間到要趕飛機了,他卻說,「沒關係,我們可以搭下一班。」

 

索羅斯不僅態度溫和,過去幾年在中國的投資,也全是長期股權投資。他作為阿里巴巴的大股東,是阿里巴巴三大私人股東之一,更與阿里巴巴執行長馬雲結交成為好友。

 

索羅斯也參加中國最大的搜尋引擎公司百度的上市,投資金額超過六千萬美元。另外,他去年投資龍湖地產(○九六○HK)、今年投資四環藥業(○四六○HK),都與中國主權基金中國投資公司,或者龍頭國企中國人壽合作,成為長期持股的策略投資人。

 

聽其言觀其行,索羅斯對於中國,似乎更像一個長期投資的「天使基金」,而不是令人生畏的金融大鱷。

 

索羅斯絕對懂得「識時務者為俊傑」的中國諺語。其實不論中國、台灣、韓國或者日本,都是手中握有巨額外匯存底的出超國;流通在香港的人民幣總額不過一千二百億元,對沖基金再有實力,也不能硬幹。

 

巴菲特曾經說過,「千萬不要放空有兩兆美元準備的國家。」這個簡單的道理,索羅斯應該是認同的。

 

至於台灣,面對的是新台幣匯率低估的問題。央行握有大量的外匯準備,相對封閉的金融體系,又有將近一半是政府嚴格管制的國營金融機構,對沖基金幾乎無法取得新台幣部位,不管要拉升或者放空,都得大費周章。台灣對於對沖基金來說一向是雞肋,獲利的機會遠遠不如韓國。

 

倒是這次引爆索羅斯新聞風暴的湯世正,意外點出「大中華區的貨幣必須統一」的論調,才是台灣真正要擔心的問題。

 

今年五十四歲的湯世正,是中國根正苗紅的金融領導官員。湯世正早年參與過中國第一家投資銀行中金國際公司的籌備,並且出任業務部總經理、集團副總裁;當時中金公司的董事長,就是目前金融政策一把手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


而十年前,湯世正再度銜命,創設中國最大券商銀河證券,並且在五年前臨危授命出任宏源證券董事長,成功將嚴重虧損的公司轉虧為盈。

 

湯世正在去年加入方正集團,主管集團所屬的金融事業。湖南人的湯世正不是北大校友,這次來台參加北大校友聯誼會,另外一個任務是要敲定與富邦證券合組「富邦基金管理公司」。

 

這個在中國註冊的合資基金公司,資本額近新台幣十億元。初期富邦證券占股三三%,總部設在北京,未來可以發行人民幣計價的A股基金,可以說是富邦集團在廈門商業銀行之後,又一個重大的突破。

 

湯世正

湯世正放出索羅斯可能攻擊台幣的消息,是否別有用心?(攝影/邵宏祥)

 

馬總統不能逃避的嚴苛考驗

 

在ECFA(兩岸經濟協議)簽訂之後,中資企業對台灣的興趣不斷增溫。北京市政府所屬的北京控股公司,也在一○年十二月指定由旗下的京泰發展公司,正式在台灣設立據點,進駐台北一○一大樓辦公,並且與台灣愛之味合組公司。

 

同時,中國各省的省籍控股公司,都在部署對台投資計畫。中資企業對台灣的興趣是全面的,而台灣上市公司對中國市場又有高度憧憬,雙方一拍即合,從業務、股權、到潛在的收購機會,已經蓄積強大的動能。

 

新台幣最近強勁的升值壓力,主要來源就是返台的台資,以及為了中資來台預先布局的先期資金;對沖基金了不起只是扮演推波助瀾的角色,真正將要兵臨城下的是中資。



彭淮南面對的挑戰,其實已經遠遠超過中央銀行總裁的權限。總統馬英九如何在開放兩岸關係的大前提下,維持台灣金融情勢的穩定,恐怕是中華民國慶祝建國一百年之餘,所須面對的嚴苛考驗! 

 

啟事

▲點選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千億身家中國神祕炒手 被清算內幕

2017-02-09

私募雜牌軍入主 政府不可坐視

2009-10-22

劉明康一手主導兩岸金融大戲

2011-04-28

危機入市?銀行股布局買盤強

2008-09-04

「共產黨告訴你,誰才是老大!」 為何中國首富馬雲擁1.8兆元身家 還被北京下重手封殺? 傳他犯「這大忌」

2020-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