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蔡國強:最後一天,煙火還在公海

蔡國強:最後一天,煙火還在公海
蔡國強說,商業煙火每年都可以放,但藝術家不是工匠。

梁任瑋

焦點新聞

攝影/陳永錚

733期

2011-01-06 15:06

為了慶祝建國百年,台北一○一煙火秀斥資六千萬元、使用逾十一萬發煙火,並請蔡國強擔綱設計,種種規格都寫下歷年紀錄,但施放效果與原先預期差很大,竟是因為部分火藥來不及裝設完成?

由國際知名爆破藝術家蔡國強設計的台北一○一跨年煙火秀,出現兩極評論。「這是我最困難的一次爆破計畫!」面對外界批評,蔡國強坦然接受一勝一敗的結果,並以藝術家的身分宣示,不會再接台北一○一的煙火表演,「藝術家表演沒有第二次!」他意味深長地說。

 

蔡國強透露,一○一煙火最大的遺憾是,結尾時原本要以照明彈照亮全城,最後並未裝設,是因為根本來不及!所以給人沒有結尾的感覺。另外,原定以煙火打出漢字,最後一○一也決定取消不放;背後原因頗為複雜,但因雙方簽有保密協議,所以文字內容至今仍是個謎。

 

斥資六千萬元的台北一○一跨年煙火,不是敗在設計、火藥未擊發,竟然是敗在台北市政府的行政效率!蔡國強不滿指出,他本來臨時接下一○一煙火是為了接受挑戰,但沒有想到,最後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零點,還有許多火藥來不及裝上,如何呈現原來盛大壯麗的煙火?

 

依據台灣政府審核煙火的流程,除了要公開招標,還要台北市政府消防局准許,火藥直到跨年夜前夕都還滯留在台灣公海上,太晚抵達讓施工人員來不及裝設十一萬發火藥。「煙火用船運來,還開到公海上等了好久!」他不禁一吐怨氣,「北京奧運時,煙火從江西經湖南一路送到北京,是一路沒有紅燈、由警車開道的!」

 

外界最關心的「祥龍盤旋」沒有一氣呵成展現,主要是因為六到八種效果的火藥都一同擺在一千八百片的裝置板上,吊掛在玻璃窗外,沒有放足火藥,以致後來被批評「祥龍變蚯蚓」,效果不如預期。蔡國強指出,如果祥龍的爆炸效果太強烈,會破壞其他火藥的效果。「其實應該單獨綁在另外一塊裝置板上,我還是懂得反省的人!」蔡國強後悔地說,如果重來一次,他應該會有更好的準備。

 

台北市政府消防局火災預防科危險物品股承辦人員指出,由於一○一每年都是使用進口專業煙火,須向內政部消防署申請,此次是在十一月十六日向台北市政府申請,消防局也在十九日核准,但十一月二十六日,內政部修正高空煙火施放辦法,必須依法補件的一○一於十二月九日繳齊文件,消防局於隔天核准,但關鍵是十二月三十一日,一○一又申請煙火數量變更,消防局當天也以急件跑完流程。

 

比起北京奧運閉幕式煙火,大佳河濱煙火是以觀眾為中心,在四周燃放煙火,並在水面上施放,難度更高。一○一則是蔡國強首度挑戰摩天樓煙火,把一○一變成畫布,有跑龍、紅燈籠,甚至動用衛星GPS連線,以精確的時間碼和音樂控制發射,就是為了達到完美效果,沒想到國際大師的超完美爆破計畫,最後竟是敗在公部門的效率上!

 

101

延伸閱讀

京奧展現管理技術

2008-09-18

誰該為花博「煙霧秀」負責?

2010-11-11

中資樂當外資 政府「房」不勝防

2011-08-25

一人扛近兩千命 台灣消防員爆肝悲歌

2017-10-12

即興演出算工作 外國藝術家變非法打工?

2018-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