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二代健保埋下六大爭議導火線

二代健保埋下六大爭議導火線
二代健保倉促過關, 卻留下更多的矛盾,可能在未來引發更大的爭議。

燕珍宜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

742期

2011-03-10 15:29

雙軌制的二代健保法案倉促拍板通過,卻引來收費「一國兩制」的批評,究竟二代健保的內容為何?誰該多繳保費?誰又會受益?不公不義的情況是否更形惡化?我們將一一檢視。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前陣子占據媒體不小的版面,不僅狀告電視名嘴,還讓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因「沒看過這樣的政務官」,以五百萬元標下楊志良的舊公事包。二代健保通過後「高調」下台的楊志良,人氣不減反增,卻也轉移了大家對二代健保的後續關注。

爭議許久的二代健保,在一月四日拍板定案,新的《二代健康保險法案》,放棄以家戶總所得方式計算健保費,改以「一般保費」和「補充保費」雙軌制方式計算,並保留口數,以符合使用者付費的精神,並將扶養眷口數由四口降為三口,以減輕多眷口家庭負擔。

但是時間倉促的改版定案,留下許多執行上的矛盾與不公,恐已埋下日後更大風暴的導火線。

為了增加財源,二代健保最大的變革為增加補充保費,其計算的基礎為六項非薪資所得,包含股利、利息、執行業務收入、兼職所得、獎金(超過薪資四倍)、租金(對公司及法人的租賃所得),凡是有這六項所得的民眾都必須繳交額外的健保費,費率是二%。

 

何謂補充保費?
為了擴大費基,在經常性薪資的一般保費之外,包括全年大於4個月獎金、兼職所得、執行業務收入、利息、租金以及股利,若單筆金額收入達新台幣2000元以上到1000萬元者,都必須收取2%補充保險費。

 

導火線一 討好多數、犧牲少數的不公


不但個人得繳交補充保費,雇主也得繳補充保險費,其費基為員工月投保薪資總額與總支付薪資間的差額,乘以二%,雇主部分的補充保險費無上、下限。補充保費的設計,在執行面恐怕問題重重。

首先,這是一次討好多數、犧牲少數的健保改革。「健保好、健保不能倒」是衛生署常掛在嘴邊,以為改革正當性的說法。為了這個不能倒的「台灣奇蹟」──全民健保,因此漲保費以彌補健保虧損,成了全民的重責大任,否則台灣奇蹟消失了,就是你我的錯。

但矛盾的是,二代健保最後修正版,竟然有高達八三%的人要降保費(一般保費費率由五.一七%降為四.九一%)。這樣的結果,實在讓人民錯亂。衛生署一面向大眾洗腦,健保就快要破產的同時,卻又大降保費,難不成「降保費可以救破產」?

對於「健保瀕臨破產」與「多數人降保費」之間的矛盾,衛生署的解釋是,因為透過徵收補充保費擴大費基,一般保費經常性薪資的費率因而下降,所以才會導致多數人降保費。

姑且不論將多數人的快樂建立在少數人的痛苦上(約一成七的人須繳交補充保費)合不合理,從財務健全的角度,前財政部長林全認為,由少數人來扛起健保財務缺口,將使得大多數人對於整體保費的增長更無動於衷,恐將造成更多醫療浪費的道德危機。
 

導火線二 一國兩制,所得名目鑽漏洞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則表示,「擴大費基所增加的補充保費並不穩定,原本的費率實在不應下調。將一般費率降為四.九一%,完全是不負責任的政治短線操作。」為了討好多數人而降保費,以及將健保擴大的費基構築在少數人身上,是否會埋下健保日後更大的危機?讓人擔憂。

 

第二個導火線,則是所得名目不同所造成的「一國兩制」不公。二代健保解決財務問題的方法是擴大費基,亦即多收錢,但多收什麼錢?答案是六項非薪資所得,包括:股利、利息、執行業務收入、兼職所得、獎金(超過薪資四倍的部分)、租金(對公司及法人的租賃所得),凡是有這六項所得的民眾,都必須繳交額外的補充保費,費率是二%。

 

「所得之間的名目是可以轉換的」,林全指出,「當有些所得要扣繳、有些所得不需要,將來一定會有一些流弊出現。」事實上,不用等到將來,二代健保一通過,媒體及網路已紛紛出現教導如何逃避補充保費的相關「撇步」。

 

舉例而言,獎金所得必須扣繳補充保費,但是加班費、津貼、子女教育等各種補助費,則不在補充保費所列的六項所得之內。因此,只要將超過月投保薪資四倍以上的獎金,名目轉換成加班費、津貼等,即可輕易規避補充保費。因此,滕西華表示,補充保費能有多少實質進帳,讓人憂心。

 

此外,有些所得得扣補充保費,有些所得卻不需要,不公平的情況也就隨之而生。民進黨立委黃淑英就舉例,同樣是下班後的所得,一是加班費、一是兼職打工所得,但是加班費不納入補充保費,因此無須扣繳;打工族因屬補充保費規定的所得項目,須依費率二%扣繳。「同樣都是打拚工作,有人扣、有人不用扣,『一國兩制』,公平嗎?」黃淑英質疑。

 

「一國兩制」的,不只有打工族與加班族,職業工會會員與非職業工會的人,在兼職所得項目,也是處境相同,待遇卻不同。只要是加入職業工會的人,兼職所得並不納入健保費基,而一般民眾兼職所得,卻要納入補充保費計算,前健保局總經理朱澤民認為,「這種差別待遇,相當不公平」。

 

此外,被認為是補充保費肥鵝之一的「低底薪高獎金」業務人員和上班族,也是一國兩制的類型。朱澤民指出,一般上班族的經常性薪資計算保費時,有政府以及雇主幫忙分擔七成,自己只須負擔三成;但是例如房仲業務員的高額獎金補充保險費,卻是百分百由被保險人自己掏腰包。高獎金族群的補充費率為二%,高於上班族薪資的費率約一.五%(四.九一%×三○%),在公平性上令人質疑。

 

另外,朱澤民也指出,醫師、律師、會計師等專門技術人員,二代健保實施後,也存在一國兩制的問題。同樣都是醫師,收入也都相同,但因為二代健保的雙軌費率制,保費也會不同。

 

例如,張醫師自行開業、李醫師在大醫院任職,假設兩人的一年總所得都是一千萬元,依二代健保規定,自行開業的張醫師不在補充保費的徵收之列,因此只須繳納一般保費,他的一般保費不升反降,因為一般保費費率下降之故,張醫師每個月須繳納新台幣八九三六元的健保費,一年約十一萬元。但對李醫師來說,薪資所得五百萬元,兼職所得五百萬元,除了年繳一般保費約三萬二千元之外,還必須扣繳補充保費約十萬元。同樣都是醫師,但保費金額卻大不同。

 

導火線三 筆數無上限,保費創天價

 

第三個導火線,是天價保費的誕生。補充保費雖然單筆有一千萬元的上限,但筆數卻無上限,換言之,補充保費總額將可無限上飆。

 

一筆一千萬元的非薪資所得,就可以收取約二十萬元的補充保費,若是十筆,高達兩百萬元的天價健保補充保費將誕生。例如某投資大戶,其股利、利息、租金收入總計一億元,假設每筆都低於一千萬元,如此,每年就得貢獻約兩百萬元的補充保費。而像林志玲這樣未加入演藝工會的大牌明星,也會是補充保費的大戶。

 

另外,一般保費有上限,補充保費「總額」卻無上限。一般保費的上限為月薪十八.二萬元,年薪約兩百萬元,只有補充保費「單筆」上限一千萬元的五分之一。

 

「這裡面存在太多的矛盾」,林全指出,當經常性薪資已達十八.二萬元的上限時,將有一個上限落差的誘因存在,吸引保險人將獎金改為薪資所得,如此即使薪資所得再高,但因為已達上限額度,也不會被扣到保費。這樣一來,不但又造成另一個收不到補充保費的情況,也對薪資結構以獎金、執行業務所得、兼職所得為主的族群不公平,因為高達五倍以上的上限落差,將使扣繳補充保費的人比扣繳一般保費者,負擔更多保費。

 

對於補充保費總額無上限,朱澤民也指出其矛盾,他表示,單筆保費金額有上限,筆數無上限,將造成行政機關可無限次地徵收健保補充費,只要每次費基不超過一千萬元即可。

 

此外,筆數無上限,也將造成有錢的人「化零為整」,多筆變單筆,充分利用上限額度;沒錢的人則「化整為零」,單筆變多筆,以逃避下限的規避行為。

 

導火線四 下限低,連瘦鵝都要徵收

 

第四個導火線,則是下限太低,肥鵝、瘦鵝一起宰。二代健保除了有補充保費上限太高造成的保費落差外,計算補充保費的下限門檻,目前衛生署暫訂為單筆兩千元,低到連大學生打工這樣的瘦鵝,都成為補充保費的徵收對象。

 

利用課餘時間在補習班打工、補貼學費的劉同學,每個月只要工作二十個小時以上,就輕易達到兩千元下限,而成為補充保費的徵收對象。原先設定以「肥鵝」為目標的補充保費,因為下限太低,連瘦鵝都一起成為祭品。對此,衛生署的理由是,下限訂得太高,整體收到的保費會減少。但是,上班族的加班費卻不須納入補充保費,難免讓打工族心理不平衡。

 

第五個導火線,則是鼓勵炒短線,懲罰長期投資者。衛生署依二○○八年財稅資料試算,補充保費的徵收,一般民眾的部分估計可增加一百一十一億元的收入,其中股利為大宗,約有四十三億元。

 

二代健保

 

導火線五 變相鼓勵股民炒短線?

 

只要超過二千元的股利收入,就要面臨加收保費的問題。股利所得是長期投資的回報,是相對保守投資人的獲利,補充保費不列入交易所得課稅,而將股利所得列入,引發質疑。滕西華表示,「這樣的設計,是要鼓勵大家炒短線嗎?」

 

國民黨立委賴士葆表示,補充保費受景氣連動較大,當景氣不好的時候,公司發放股利的機率大減,恐將會影響補充保費的收入,因而造成健保財務危機。

 

此外,一國兩制的矛盾,也在計算股利補充保費時發生。也就是公司大老闆的股利不用扣繳,但是小股東卻要。前健保小組參事曲同光解釋,例如廣達董事長林百里所擁有的廣達股票股利所得,二代健保規定,已列入一般保費,因此,無須扣繳補充保費。但是,廣達股東的股利卻得計算補充保費,恐怕也將造成爭論與質疑。

 

最後一個導火線,則是雙軌保費落差造成雇主與員工的矛盾。二代健保的補充保費,有將近九十七億元是來自雇主的貢獻。對雇主而言,一般保費部分,雇主必須負擔六成,以及一.七的眷口數,因此費率約為五%,而補充保費則為二%。很明顯的,對雇主而言,一般保費的費率相對較高,率差達三%,因此,會因吸引雇主將薪資所得往補充保費傾斜。

 

導火線六 雙軌保費落差造成勞資衝突

 

滕西華表示,二代健保可能使雇主將「薪資調低、獎金調高」,以規避勞健保負擔,固定薪資被調低後,則可能會影響員工未來勞退金,因而造成勞資間的利益衝突。

 

二代健保增列補充保費以擴大費基,增加健保收入,假設補充保費一毛不少、全額徵收的情況下,據衛生署估算,二代健保的財務穩定大致只能維持四年,自明年開始實施算起到二○一五年,健保財務就會出現約四十三億元的虧損。屆時,健保財務又要陷入浩劫,誰來承擔這個責任。

 

一國兩制,補充保費的不合理怪象

 

  • 業務員繳得比一般上班族多

被認為補充保費肥鵝的「低底薪高獎金」業務人員,獎金的補充保費費率2%,高於一般上班族的1.47%(4.91%×30%負擔比率)

超級業務員 底薪2萬元,一年獎金500萬元

補充保費:(500萬-2萬×4)×2%=9.84萬元

一般上班族 月薪6萬,獎金4個月

補充保費:獎金4個月以下,不計補充保費。

 

  • 小股東繳得比大老闆多

企業主自家公司股利不納入補充保費,小股東較少的股利卻要繳交保費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 2009年廣達持股股利約15億元

補充保費:因是雇主身分,故股利所得以一般保費計,不再計算補充保費。

廣達小股東 假設分得一筆股利17.5萬元

補充保費:(17.5萬-2000)×2% = 3460元

 

  • 都是醫師,保費大不同

因二代健保雙軌制的設計,差不多收入的醫師因所得名目不同,保費出現不公的現象

自行開業醫師 年執行業務所得1千萬元

一般保費:18.2萬×4.91%×12=107234元(自行開業者保費負擔比率為100%)

補充保費:自行開業者,執行業務所得以一般保費計,不再計算補充保費。

受雇醫師兼職 月薪40萬元,在其他診所兼職的執行業務所得每月40萬元,年收入總計約1000萬元。

一般保費:18.2萬×1.47%×12=32104元

補充保費:(40萬-2千)×2%×12=95520元

 

  • 加不加入工會,保費差很大

加入職業工會的人,兼職所得並不納入健保費基,也造成差別待遇

白冰冰(加入演藝工會)

補充保費:其執行業務所得以一般保費計,不再計算補充保費。

林志玲(假設在區公所加保) 以名模林志玲來說,若一年的代言活動、廣告等執行業務所得有10筆,各500萬元

補充保費:(500萬-2千)×2%×10=約100萬元

 

  • 同樣是租金,有人不須要繳

只要租賃給法人就得繳交補充保費,民眾私下的承租行為,則不列入補充保費

出租給法人 每月租金50萬元,2筆

補充保費:(50萬-2千)×2%×2×12=239040元

出租給自然人

補充保費:考量徵收難度,目前不列入補充保費所得項目。

 

衛生署長邱文達:
二代健保還有討論與改善空間

對於二代健保法案通過後留下的許多爭議,新任衛生署長邱文達發表了以下看法:

二代健保,從實際執行面考量,是可行性最高的方案。但也必須承認,還是有討論與改善空間,這也是我上任之後會推動改善的部分。

首先,二代健保中補充保費的下限,定為單筆兩千元,下限過低,為生計打工的學生族群會受到影響。關於這部分,會在子法中修訂,利用提高補充保費的下限,來降低對打工族群的衝擊。

另外,外界認為,二代健保最後收取的補充保費財務,只能支撐至104年,這一點,我們已經有所因應。

首先,未來健保局的監理、費協二會合併成為監理會,監理會有審議費率和審議給付範圍的職責,會按照職責審議,審議下一年支出是多少和保費收入是多少;同時,根據支出與收入訂出健保費率,一定要達到收支平衡。

至於費率的審議和給付總額,會請醫院加入討論,因此不致產生醫療給付項目減少,影響醫療品質的情形。        

 

二代健保

(攝影/劉咸昌)

延伸閱讀

誰偷走了健保盈餘?

2015-11-19

製造五大不公二代健保問題叢生

2010-05-27

二代健保可能「胎死腹中」?

2012-05-24

選前打包票 二代健保未上路先跳票

2012-09-06

精算師出馬幫你算算看—二代健保實施 我會被加收保費嗎?

2012-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