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福島爆、台灣憂核能公安三警訊

福島爆、台灣憂核能公安三警訊
馬英九重申,台灣沒有停止核能發電的必要性。(攝影/聶世傑)

羅弘旭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

743期

2011-03-17 13:34

日本福島核電廠輻射外洩,二十萬人撤離,如果同樣的情況發生在台灣,台灣能不能做得比日本更好?台電、原能會、地方政府三頭馬車,讓居民難以信任台灣的核能公安危機處理能力。

日本東北地區發生芮氏規模九.○的地震,福島核能發電廠的第一號機組在三月十二日下午三點三十六分發生氫氣爆炸,第三號機組在十四日上午十一點一分爆炸,緊接著二號機組也在十五日清晨五點傳出爆炸聲響,另四號機也傳出發生火災。

三台機組陸續爆炸,當地撤離範圍從原本半徑三公里、延伸到十公里,目前已經擴大到二十公里,周圍疏散人口估計超過二十萬人。

 

二十公里撤離範圍將涵蓋台北三分之一精華區

 

如果核電廠輻射外洩發生在台灣,會是怎樣?以萬里核二廠為起點,包括淡水漁人碼頭、陽明山、天母商圈、新北投、南港軟體園區、內科園區、松山機場、大直重劃區、故宮,北市三分之一精華區,都在此二十公里撤離範圍內。

別以為台北有大屯山脈的屏障,當意外發生,就不會立即受到影響,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學術委員召集人、台大教授徐光蓉說:「一九九○到九一年,台大大氣系在核二廠釋放SF6(六氟化硫)氣體,並以核二廠為圓心,在四、八、十六及二十四公里為半徑處,採樣追蹤流向。四次實驗結果顯示,快則二小時左右,慢則三、四小時就到台北。」

 

警訊一:抗震係數明顯不足台灣核電廠未與時俱進

 

那要問,台灣的核電廠是否承受得起同樣的震災?

根據原能會資料,核一、核二、核三設計的安全停機地震係數,都是以過往曾經發生過的強震推估,由此推估,核一廠的地震係數為○.三g(g為重力加速度),核二、核三的地震係數為○.四g。

但這樣就安全麼?全國結構技師聯合會理事長蔡榮根說:「隨著科技的進步,偵測到更多斷層活動與地震災害的頻繁、擴大,各國都對核電廠採取更高的建築標準。」日本濱岡核電廠,原本防震係數○.四五g,在發現附近有東海斷層後,就將核電廠的安全係數拉高為一g,美國加州核電廠在發現斷層帶活動後,也將原本○.四五g的安全係數提升到○.七五g。

台灣核一、核二廠之間,有山腳斷層,核三廠區附近有恆春斷層,這二條活斷層,離核電廠都不到五公里。

原能會副主委謝得志坦承:「已要求台電重新展開核電廠周邊地質調查,若有必要,就補強建築強度。」,但地質調查何時有結果?答案是二○一三年;何時補強完成?還得看調查結果和影響範圍。

 

核電廠

核電廠反應爐以180公分厚的圍阻體作為主要屏障。

 

警訊二:應變措施紙上談兵「從未做過大型疏散演習」

 

天災規模與到來時間點,現今科技仍未能準確預測,而核電廠防震係數的補強更需要時間。目前台灣對核災緊急應變區域的撤離疏散手段,仍停留在「接獲電台廣播或電視指示時候,趕快到集合點集合,再搭乘政府專車到收容所」的階段。但政府若能從日本的經驗學習到人員應變,或許當災難來臨之際,可有限度的拯救更多人。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批評這些作法都只有藍圖,沒有規劃,「根本是紙上談兵!」,他說:「日本新潟輻射外洩是因為地震,而地震來臨後全區斷電,民眾如何從廣播和電視中知道訊息?」

 

台灣核能電廠的救災演練每兩年才演習ㄧ次,只挑幾個村里的ㄧ、二百人演習,崔愫欣直言:「這種演習根本不到位,沒有考量到人性!」民眾根本搞不清楚村里鄉鎮的集合點,他說:「平常就沒有演練,如果情況真的發生,驚慌 之下更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原能會緊急應變科坦承:「因為對居民沒有強制力,所以都是由地方政府選出代表參加。」

 

而且最攸關居民從集合點轉移到收容所的接送巴士,管轄權既不在台電,也不在原能會手上,而是在當地行政機關手上,換言之,必須由新北市協調車輛和司機,新北市政府表示:「從沒有做過這種大型疏散的演習。」在沒有任何演練過的情況下,「多久能調度到接送巴士?」、「巴士的運量多少?」、「是否有足夠的輻射防護衣,提供給司機和救災人員?」這些問題,原能會坦承不清楚。

 

警訊三:亡羊補牢亦不可行 救命碘片去向、存量不明

 

核電廠安全有待加強、政府的救災能力令人憂心,居民最終自保的防線只剩下服食碘片,用大劑量的碘,降低罹癌的可能。

 

但就連這最終防線,也充滿漏洞。根據原能會說法,碘片購置量是以核電廠周邊五公里為範圍,也就是金山、萬里、石門三個區,以每人四日份為基礎,其中二日份碘片預先發予民眾自行保管,其餘二日份維持集中保管方式,儲存於鄉鎮衛生所、地區醫院及核能電廠內,於事故發生時再發給民眾。

 

但實際求證這三地的居民,在新北市石門區經營三芝小豬輕食館的張先生表示,沒有收到過碘片;住在萬里北基里超過二十個年的周小姐也表示:「從來沒參加過演習,也沒拿到碘片。」石門區富基里長林茂森則說:「都統一放在衛生所那邊。」

 

姑且不論真正災難來臨,民眾是否還記得去衛生所拿碘片,光是一個碘片發放,原能會和當地居民的說法就各自表述,救災措施的空洞可見ㄧ斑。

 

當石化燃料日益短缺,無汙染能源還不足以替代石化能源之前,核能仍舊有著穩定、大量供電的優點,關鍵是,如何落實最高的公安標準,為意外做好應變準備。

 

目前來看,如果日本福島核電廠輻射外洩事件在台灣重演,光憑目前政府的救災、安全規畫,根本無法發揮關鍵性幫助。當水患、地震、風災等極端氣候已經成為常態,政府從災變通訊計畫到中央災防單位,都應該有更長遠與通盤考量,日本福島核電廠,正給了台灣更多得警惕與提醒。

延伸閱讀

核災一旦發生 房產歸零、股票變壁紙

2011-08-04

政府、台電不願面對的核安七大隱憂

2013-03-07

核電 馬政府能源政策總檢視

2011-03-24

防災因應〉監委、學者盤點十年進展 對比日本福島實況 台灣核災應變SOP恐不足

2021-03-10

311福島事故10周年》「我每天都提心弔膽,只求天佑台灣…」台灣核災應變SOP 為何讓監委與學者如此擔心?

2021-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