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核電 馬政府能源政策總檢視

核電 馬政府能源政策總檢視
日本核災發生後,引起大眾對台灣核能安全的重視,馬總統也親自視察核一廠。(總統府提供)

燕珍宜

焦點新聞

法新社、總統府提供、攝影/陳俊松

744期

2011-03-24 16:57

台灣備用電量是韓國的三倍、德國的兩倍、電價是全球倒數第四名。我們並非電力不足,卻成為核電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台灣地狹人稠,一旦發生核災,將形同亡國。經過一千多項變更設計、拼裝的核四廠,危機重重,對你我而言,這是一場輸不起的風險……。

日本發生百年大地震,不僅震出福島核災危機,也震出台灣核電廠的安全疑慮。同樣位在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台灣,有能力因應類似的災難嗎?地狹人稠的台灣,又真的需要核能電廠嗎?若少了核四,台灣電力需求的缺口有多大?台灣能源政策有沒有重新檢討的必要?

經過深入研究之後,你會發現,台灣其實並沒有缺電危機,但是,卻因為長期扭曲的電價政策,讓台灣一步一步地走向了今天的「核電危機」。

說危機,絕不誇張。如果把這場日本核災的波及範圍搬移到台灣地圖上,就能感受到,台灣面對核災時的不堪一擊。

連同原定將於今年開始商轉的核四廠計算,面積只有三.六萬平方公里的台灣,就擁有四座核能發電廠,並且有三座高度集中在面積不到二千四百平方公里的大台北地區。簡單計算,平均每八百平方公里就將有一座核電廠、兩座核能發電機組,是世界核電密度最高的都市之一!

以北台灣的情況來說,位於新北市貢寮區的核四廠,距離台北市約三十公里,這距離正好是日本福島核電廠災區的居民撤退範圍。換言之,倘若北台灣核電廠不幸發生類似於日本的這場核災意外,那麼,台北市與新北市恐怕得立刻淨空。

 

如果,核災發生在台灣

 

福島

日本福島的核災,若是發生在台灣,後果難以想像。

 

此次日本福島三十公里內須撤退的居民共計超過二十萬人,而北台灣核電廠若出事,以方圓三十公里計算,光是台北市加新北市部分地區,就居住超過六百萬人,為福島的三十倍以上,這還沒算進基隆、宜蘭地區的撤離人數。台灣一旦發生核能輻射外洩危機,如何在短時間內疏散六百萬以上的人口,將是一個大難題。

 

日本核災後,外交部次長沈呂巡曾說:「日本僑胞人數多達四萬五千人,回台灣之後,我們要怎麼處理?」以此強調撤僑之困難。但如果四萬五千人都無法安頓,當北台灣核災發生,超過六百萬的人口要從北向南移動,恐怕更是不可能的任務。

 

而台北市是台灣的首都,首都位於核電廠的危險核心範圍,這情形恐怕也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怪象」,核災一旦發生,首都立即癱瘓,其後果之嚴重,令人不敢想像。此外,福島核災,距離二百五十公里外的東京,都受到威脅,輻射量增加了數十倍。台灣南北縱長不過四百公里,一旦發生核災,輻射擴散範圍將籠罩全台。

 

北台灣淨空、輻射籠罩全台之後呢?從日前一則《紐約時報》關於車諾比核電廠現況的報導中,或許可以體會何謂「禍延子孫」:

 

每個月有十二次,克拉希考夫(Sergei A. Krasikov)會開車到有「石棺」之稱的車諾比核能電廠四號反應爐。他的工作是在下雨的時候,把反應爐底下的輻射液體打出來。

 

他已經當這個怪物的保母八年了,將會在這裡待到退休,然後再交接給下一個人,然後接班人會再退休。被問到這工作會被交接多久,克拉希考夫聳聳肩:「一百年吧。」他隨口說,「到時候,他們可能會發明什麼機械人來做這工作。」

 

這篇報導指出,雖然某些放射性物質會很快的消失,但是銫的半衰期是三十年、鍶則是二十九年。科學家預測,一旦核災失控,至少要經歷過十三個半衰期,生物或經濟活動才有辦法在這個區域有效復甦。這代表,烏克蘭這個受到車諾比核災事件波及的三萬八千平方公里土地,相當於一個瑞士大小,超過台灣幅員的面積,至少會被影響三百年。

 

賠率高、賭輸機率也高的賭局

 

核四

核四的安全問題令人擔憂,馬政府有必要正視核四的存廢,並全面檢討能源政策。

 

很明顯,台灣沒有承擔核災風險的條件,我們不像日本可以說出「放棄東北」的選項。對於台灣,「核電賭局」的「賠率」,用「亡國危機」來形容,似乎並不為過。

 

賠率高之外,事實上,台灣賭輸的機率也高,這方面可以從「先天的地理條件」以及「後天的建設管理」兩部分來看。

 

台灣是地震頻繁地區,眾所皆知,而除了地震外,颱風也會成為核能電廠的不定時炸彈。二○○八年,辛樂克颱風來襲,就造成核四廠二號機反應器廠房淹水一.八公尺,後來雖有驚無險,但是,這種天災加核災的複合式災難之可怕,台灣人民生命受威脅指數之高,實在令人不願進一步想像。

 

除了先天環境不良,台灣核電廠的設計標準與政府監控能力是否足夠?也是台灣現階段在核電風險當中「輸面不小」的原因之一。

 

在設計標準部分,發生核災的日本福島核電廠,其設計的抗震係數為○.六G(G為重力加速度),反觀台灣核一廠的抗震係數設計標準僅為○.三G,核二、核三、核四廠也只有○.四G,低於福島的抗震係數。一般而言,○.四G以上的防震設計才可預防震度七級的地震,這一次發生核災的福島核電廠抗震係數高於台灣,尚且難以抵禦,防震係數低於日本的台灣核電廠,如何能應付類似的天災?

 

此外,台灣核能發電廠多設置於靠近海域沿岸,海嘯對於核電廠的威脅,也引起關注。原本,台電公司可以驕傲的向外宣布,台灣核電廠設有防海嘯閘門,預計可抵擋十公尺高的海嘯。但沒想到,其關閉防水閘門的方式,卻是須經由工作人員走上水泥牆,用人力推動拱門形吊車,完成關閉的時間,得花上三十分鐘,引起各界譁然。

 

至於監控管理的問題,除了興建中的核四廠一路傳出變更設計爭議及工安事件之外,二○○一年發生於屏東核三廠的「全黑事件」,更一次凸顯台電在核能安全的管控及通報系統之嚴重不足。

 

○一年三月間,核三廠發生台灣核電史上最嚴重的一次意外,當時,兩部機組因輸電線路癱瘓而停機,未料兩部備用的柴油發電機也意外失靈,導致全廠一度「全黑」,而處於無電狀態的反應爐,則已陷入無法降溫的迫切危機。

 

全黑事件除了凸顯台電對核電廠的保養維護出現嚴重漏洞之外,更令人意外的是,據指出,台電在事件發生一個半小時之後,才向主管機關原子能委員會通報進入緊急狀態,而屏東當地政府和居民,是等到核三廠向消防單位求援時,才陸續獲知「核三廠有狀況」。顯然,台電在意外發生前後的輕忽、鬆散與隱匿心態,也是台灣發展核電的重大隱憂。

 

賠率達到「亡國」的程度、發生事故的機率又因各項因素而明顯偏高,難道,台灣非有重押核電的必要性嗎?至少就目前的公開數據分析,情況似乎並非如此。

 

台灣電力備用容量率已經過高

 

根據能源局的統計資料,二○一○年台灣電力尖峰時刻的備用容量率(指供電能量超過夏季尖峰用電量的比率)高達二四.三%,遠高於政府設定的一六%長期目標,即使與全球各國相較,這個數字也是名列前茅。從數字來看,台灣不但不是電不夠,反而是電太多。

 

「目前台灣電力的備用容量率確實過高!」能源局內部人士說道,如果再加上即將正式運轉的核四所提供的七%電力,台灣電力的備用容量率將高達三一.三%,這還是指尖峰時刻,若是離峰時段,備用容量比率更將逼近五○%。也就是說,非尖峰時刻,台灣將近一半的電力都用不到,尖峰時刻也只用了三分之二。前立委、也是核四再評估委員會一員及台電常務董事、現為台北大學經濟系教授的王塗發就指出,合理備用容量率應該是一○%。

 

據統計,台灣總體發電量當中,約有一七.二%來自核電(註:台電二○一○年提供的數字),以此數字對比於台灣的電力備用容量率,可以得到初步的結論:台灣不需要更多的核電,至少,老舊的核電廠沒有延役的需要。

 

電力剩餘的主要原因,王塗發表示,是經濟發展的過度高估。事實上,台灣電力的使用分配,以企業用電占大宗,約有七成,民生用電僅占三成。核能電廠的興建規畫是在三十年前,當時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動輒五%以上,後來經濟環境改變,產業外移嚴重,台灣經濟年成長率已下降到三%上下。因此,核電廠面臨與高鐵同樣的狀況,因過度高估經濟發展,而造成設備過剩。

 

電價過低成了新能源產業發展的絆腳石

 

事實上,早在一九八五年,當時即有多位國民黨籍立委連署,表態「反核四」。依據立法院會議紀錄,國民黨籍立委蔡慶祝曾質詢:「台電要在一九九三年運轉核四廠,是依照每年電力需求增加六%來計算,但美國是依照二.九%來計算的,台電現有的發電量,已超出需求量的一倍以上。」

 

他當時也指出:「最重要的是,夠資格負起監督核電廠的機構在哪裡?我們的運作、管理人員之供需及訓練問題,在在都是難關、難題。」清大核工所教授白寶實在接受本刊採訪時也證實,台灣確實存在核工人才斷層、監督能力欠缺等困境,這也是台灣目前在發展核電上所遇到的急迫問題。

 

只是,已被核電包圍的台灣,能有機會走出危機,或至少降低風險嗎?

 

「台灣扭曲的電價,是一切問題的根源!」台灣經濟研究院研四所所長楊豐碩表示,減少對於核電的仰賴,應從「需求」與「供給」兩方面著手,前者的作法是降低高耗能產業所造成的電力需求,後者則是提高新能源的供給。「然而,過低的電價策略,不僅降低了產業轉型的動力,也阻礙再生能源的發展。」

 

在電力過剩、國際煤價和油價不斷上漲的情況下,台電營運成本已節節高升,但儘管如此,一提到敏感的電價調整,台電卻又往往必須尊重政府決策,無法反映成本。目前的台灣電價,住宅用電每度電只有二.七元,工業用電為二.三元,遠低於世界各國。

 

根據台電所提供的二○○九年數字,台灣民生用電價格在全球各國家當中排名倒數第四,僅高於馬來西亞、墨西哥、南韓等國家。至於台灣的工業用電價格,則是排名倒數第五。低電價及高成本,導致台電去年虧損高達一七○億元以上。

 

王塗發指出,台灣石化、鋼鐵、水泥、造紙等高耗能產業,用了三五%的電量,占三分之一總電量;換言之,台電因電價扭曲所造成的虧損,絕大部分都可說是為了補貼這些高耗能產業,「但是這幾項產業所貢獻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卻不到四.五%。這個算盤合理嗎?政府恐怕得重新估量。」

 

再者,電價偏低也是台灣發展新能源產業的絆腳石。在電價調漲不易的情況下,虧損嚴重的台電,自然傾向使用成本便宜的核能發電,每度電成本只要○.六元,但是環保聯盟祕書長李卓翰表示,偏低的核能發電成本是因為未計算燃料與建廠成本,他們估算,核四廠每一度電成本,其實超過五塊錢。

 

因為低電價策略,使得政府的能源政策與《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形同虛設,「就像是蛋糕上面的那朵糖花,只是裝飾作用。」高烽資源再生公司副總經理賴瑞徵如此形容。

 

去年底,經濟部能源局提出的未來十年《能源發展綱領》,馬政府提出的目標,到二○二○年為止,再生能源總發電量要努力的目標值只有六%,不到總發電量的一成;而火力發電與核能發電等占比依然高達近八○%。

 

相較之下,德國的再生能源從二○○○年開始推動,其中風力發電一項,○八年就達二○二八.七萬瓩,等於我們七.五座核四廠的發電量。德國並定下二○五○年,八○%的電力來源都是再生能源的高標。

 

台灣該如何安全退場?

 

「只要電價持續扭曲,台灣就沒有誘因跨入綠色產業,綠色新政所產生的新產業機會,台灣將永遠缺席。」楊豐碩強調。

 

究竟,台灣能不能安全走出這輸不起的風險危機?

 

除了有必要立即對既有核電廠徹底體檢、老舊核電廠不該延長役期、爭議百出的核四廠從嚴審查之外,從長線的角度思考,透過電價合理化,逐步引導台灣進行產業轉型,降低耗能產業,並且觸發台灣積極發展新能源的誘因,應是台灣「安全退場」的方向,值得馬政府深思。

 

■一旦發生核災,1小時之內,
必須撤離北台灣600萬居民!

 

根據台大大氣研究所和中央大學大氣研究所的研究發現,一旦核二廠發生輻射外洩,最快二小時,輻射塵就會到達台北的內湖、雙溪。若此時吹北風,在45分鐘之內就會到達台北的南港、松山區。

 

福島事件中,日本政府的應變範圍已擴大到半徑30公里,若以核一、核二、核四廠的廠址計算,影響範圍涵蓋整個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的部分。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指出,如果要避免受到輻射影響,北部的600萬人必須在一個小時內全部撤離,是日本疏散人數的30倍以上。

 

■台灣核電的五大危機
安全設計不足 這次發生核災的日本福島電廠,抗震係數是0.6G,尚且無法避免災難,何況台灣核一廠抗震係數僅0.3G,核二、核三廠抗震係數僅0.4G。

 

地理條件不宜 台灣位處環太平洋地震帶,且風災頻傳,再者,核四廠所在的貢寮周邊海域也發現海底活火山。

 

舊廠役期過長 服役中的三座核電廠,設計的使用年限均為40年,其中,核一廠預計在2018年退役,但台電已申請延役20年。而美國核電廠的最長壽命為33年,平均壽命是15.6年。

 

新廠拼裝趕工 興建中的核四廠,改變過去向美國業者統包採購的作法,將最重要的核島區分包給10家廠商,且興建過程自行變更一千多項設計。

 

監控管理不佳 2001年核三廠發生嚴重事故,反應爐一度面臨無法降溫的危機,且通報緩慢。日前,核一廠防水閘門關閉耗時30分鐘引起譁然,顯然台電的管理心態長期鬆散。

 

台灣核電

▲點擊圖片放大

 

日本核能事故

▲點擊圖片放大

 

台灣供電備用容量率

▲點擊圖片放大

 

台灣電價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核能是地獄之火 不是人類所能控制

2012-10-25

揭開核四廠潛藏的四大「人為災難」

2011-03-24

如果現在就廢核 台灣也不會立即缺電

2011-08-04

核災一旦發生 房產歸零、股票變壁紙

2011-08-04

馬總統的核四商轉安全保證 你信嗎?

2011-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