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拯救專業人才 從換掉所有人腦袋開始

拯救專業人才  從換掉所有人腦袋開始
嚴長壽關心技職教育,尤其憂心職校升格造成人才斷層。

羅弘旭、林筱庭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陳永錚

750期

2011-05-05 17:07

走過前年的腎臟摘除手術,前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獲得的最大感悟就是:人的壽命是有限的,因此選擇放下雜務,一次專心做一件事。而現在讓嚴長壽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台灣的教育。

為了教育問題,嚴長壽罕見地接受採訪,即使在採訪前一天,嚴長壽重感冒,僅剩嘶啞的聲音可以回答問題,縱使體力與精神狀態不佳,他仍不放棄任何一次呼籲的機會,嚴長壽以微弱的聲音說:「我無法想像,台灣擁有這麼多豐厚的教育資源,卻沒有在台灣建立更正確的教育方法。」

嚴長壽舉自己的例子指出,台灣有太多和他一樣的年輕人,被「正統」教育所排斥,這些年輕人看不到自己的未來,社會也沒有給他們機會,因此嚴長壽利用一年的時間,寫出《教育應該不一樣》(天下文化出版)這本書,不僅提出教育體制的弊病,更直指問題所在:「坐視問題惡化,不只教育部、不只教改人士、不只學校老師、不只家長,而是每一個人的責任。」教育的問題,互為因果,是大家都有責任的共錯因素。

 

升學主義蔓延到技職體系


技職教育則是嚴長壽最關心的教育環節。他憂心地指出,台灣根深柢固的升學主義不僅從小學蔓延到中學,甚至連技職教育都籠罩在升學主義的陰影下。

 

現在前幾名的技職學校,被分數綁架,讓只想學習一技之長的孩子,入學機會被高中生所排擠;他痛心地說:「台灣很多職業學校把升格為技術學院、科技大學當成唯一目標,從校長到老師,根本不把培養技術人才當成是最重要的事,但這不是技職學校的初衷嗎?」

 

現在,沒有實務經驗的博士攻占技職體系,讓講求務實致用的技職教育被扭曲,加上升等評鑑的誤導,學院風格主導職業教育生態,職校教師放棄實務工作,全力拚博士。「再這樣下去,未來的台灣將沒有優秀的水電師傅、模具師傅,甚至連一流廚師、麵包師傅、髮型設計師以及一流的汽車維修技師也會愈來愈少!」沒有優秀的專業職人,試問台灣又有什麼資格說要發展內需產業、服務業與觀光產業!

 

從沒有上過大學、只有基隆高中學歷的嚴長壽,軍中退伍後,一度因為學歷不足而在找工作上四處碰壁。直到二十三歲,經朋友介紹,進入美國運通公司擔任傳達小弟,因工作表現出色,一路高升,最後還出任美國運通台灣區總經理。三十二歲應美國運通辦公室房東周志榮的推薦,跨入飯店觀光業,最後當上亞都麗緻飯店總裁。

 

從過去的社會歷練與過程當中,嚴長壽對沒有大學學歷,從職場最基層一步步爬起的艱苦最能體會。即使是他本身,也曾經因為沒有讀過大學而感到自卑。然而,職場中豐富的磨練讓嚴長壽很清楚,企業最需要的人才,是對自己工作充滿熱情的人才。

 

我們的大學教育在被升學主義綁架後,只能培養出會讀書、卻不會做事的人才,每年高達十三萬人報考公務員,與大學學測人數不相上下。「如果台灣技職教育再不改革,未來我們將出現嚴重的基礎技術人力斷層!」嚴長壽警告說。

 

嚴長壽指出,技職教育要受到重視,當務之急就是要改變所有人的腦袋。「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八股思想需要徹底革除。殊不知,當今的工業強國不管是德國還是日本,社會對工匠精神與達人精神都賦予極高的尊重與社會地位。而台灣,除了極少數擁有高知名度而且賺大錢的達人外,我們對各行各業的職人又給予多少尊重?更遑論很多父母如果聽到自己的子女放棄讀大學,要去學一門手藝或功夫,大都會氣得跳腳。

 

因此女兒在加拿大選擇專科學校就讀時,嚴長壽非但不反對,且站在鼓勵的立場,最後女兒進了旅館學校,曾在泰國與中國大陸工作過,現在過得很自在。

 

嚴長壽分析,為何在台灣讀職業學校的人容易為自己的學歷感到自卑,主要原因出在台灣的教育目的過於單一:「讀大學、拿博士、找到令人稱羨的好工作,才是人生正途,如何應用學識完全不在我們的教育考量範圍內。」

 

扭轉共錯結構才能解決問題


對於整體教育的問題,嚴長壽以共錯結構來形容,要撥亂反正,已經不是靠教育制度和政府來改變就足夠。過去,嚴長壽曾經向政府多次建言,但他看到每個主政者都像是綜藝節目裡的來賓一樣,在倒數計時的壓力下,面對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只會拚命解決眼前的問題。「每個主政者都在討好選民,所以我覺得批評政策、批評教改都沒有用,只要這個共錯結構不改變,台灣教育就沒救。當我站在國際的高點回看台灣的發展,我就不甘心啊!」嚴長壽沉痛表示。

 

在這樣的共錯結構下,政府和官員無法解決問題,父母和老師不能置身事外,自認為沒有責任。嚴長壽舉《孩子,謝謝你,一個父親的懺悔》一書的作者——成大教授景鴻鑫長期只問成績,導致自己的孩子遠走美國斷絕音訊的例子說:「不是每個孩子都要當國家棟樑!如果父母仍然以學校的分數作為評斷孩子成功的標準,如果每個家長不願正視自己的問題,覺悟自己可以產生的影響力,那家長就是教育改革的最大阻力。」

 

而身處教育體制裡面的老師,更是對教改充滿無力感。曾經有老師在聽嚴長壽的演講時,當眾流淚說:「當家長帶著民代來學校劈頭罵老師時,我們只能低頭自保。」

 

要解決這個問題,嚴長壽認為,唯有依靠體制中的每個分子覺醒,把自己真實的意見傳達給政府和民意代表。面對媚俗的執政取向,只要老百姓向民意代表疾呼:「因為你的教育理念,所以我認同你,如果你不好好問政,我們就不選你。」民代才會往這方向去學習。

 

嚴長壽最後坦承,「明知道未必可以有所改變,但仍選擇再做一次豬頭。」即使到採訪最後,他的喉嚨幾乎已經無法發出聲音,但仍不忘合掌請託,希望大家更關注教育的問題。這社會,或許就是有這樣明知不可而為之的人,我們才有機會變得更好,在嚴長壽的身上,我們看到了這樣的精神。

 

專業人才培訓

專業人才的培訓,要靠制度、父母和老師等多方共同努力。

延伸閱讀

高中生麻辣提問 她一一爽快接招

2016-04-21

翻轉教育 從「做中學」探索新可能

2014-04-17

教改要成功 有四大疑慮須破除

2012-05-03

專科改大學,就叫「重視技職教育」?嚴長壽:台灣教育害慘技職生

2018-05-31

學校教育,父母如何參與?

2018-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