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創新貧乏與短視導致「西方的沒落」

創新貧乏與短視導致「西方的沒落」
菲爾普斯指出,缺乏創新與短視近利,是西方先進經濟體陷入停滯的主因

楊卓翰

焦點新聞

攝影/林煒凱

756期

2011-06-16 11:43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菲爾普斯受大陸富豪陳發樹之邀,擔任新華都經濟管理研究院院長,並與國立政治大學簽署「海峽兩岸創業精英培養計畫」。《今周刊》與新華都商學院及政治大學,共同邀請菲爾普斯來台參加菁英論壇,為讀者解答全球經濟的下一步。

六月十四日,《今周刊》邀請二○○六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菲爾普斯(Edmund Phelps)來台演講,並和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及政治大學財務管理學系教授周行一共同討論當今國際金融局勢以及面對的挑戰,以及台灣在這當中的機會。

主講人菲爾普斯帶著凝重的臉色上台。還未開口,觀眾彷彿都能感受到他的憂慮。

 

菲爾普斯

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左)和政大財管系教授周行一(右)在論壇中與菲爾普斯(中)一同討論全球經濟。(攝影/林煒凱)

 

缺乏創新和投資  美國經濟仍深陷低潮


「身為一個學者,我總是很謹慎,盡量不把事情誇大。」他說。「但我必須說,未來充滿了挑戰。二十一世紀發展至今,是由一連串先進國家的缺陷所組成。而未來,美國的問題將會越演越烈。」菲爾普斯不浪費時間,直指當今世界局勢最大的問題──美國。

「現在的美國經濟,並不在我們以為的復甦初期,而是落在低潮期。」他進一步指出美國正在衰退的兩個跡象。

「第一,過去十年,美國企業的投資成長非常緩慢。」而且,菲爾普斯指出,美國企業投資活動幾近於零成長,而且儲蓄率也沒有明顯增加,「反而,在房地產的投資和市場上的游資大幅增加,吹起了市場泡沫,結果,造成了我們所知的經濟崩潰。」

菲爾普斯接著提出第二個跡象:生產力的成長率過低。「經濟繁榮的七○年代,美國至少有七%的生產成長率。但過去十年,我們不再有創新的生產活動。在七○年代末期,嬰兒潮的勞動人口就已經全部投入市場,所以,商業活動從七○年代之後就已經沒有革命性創新了。」

但,過去十年,我們不是有很多創新的科技新玩意兒嗎?菲爾普斯說:「沒錯,我們有網路新經濟,但那導致了Dot.com泡沫;我們有新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我們都知道那發生了什麼事。」

菲爾普斯更指出,現代的創新不是導致毀滅,就是規模太小,隱藏在經濟活動中。「事實就是,經濟活動創新的速度減緩了,停滯不動。」

也因此,雖然美國跨國企業的獲利看來亮眼,卻沒有在本土投資,勞力需求無法提高,失業率自然無法改善。

 

金融市場扭曲  連諾貝爾獎得主都看不懂


「這就是隱藏在美國疲弱經濟和高失業率背後的真相。」菲爾普斯解釋,因為企業失去了創新的能力,投資資金卻步不前,經濟體的活力已經大不如前。

「更糟的是,企業和投資人都變得很短視!」菲爾普斯將主題帶到了近日令人費解的股票市場中。「現在,美國企業的執行長都只專注在營收,而不是創造新的商品。在金融市場的投資人也是如此,大家都只想做流動性高、容易脫手易於短期炒作的資產,而沒有人想要長期投資。」

「最近的美國股市有一個相當弔詭的現象,就是股價總是突然波動,都跟著營收跑。」他點出連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都百思不解的現象。「這真的非常奇怪,股價反映的應該是公司未來三年或五年的發展,而不是當季的營收。和當季營收的關聯應該很小才對。」

「這代表一件事。」菲爾普斯說:「投資人都只在乎現在,而沒人想到未來這些公司,例如五、六年後,可能會有的發展。這才是他們股票的真實價格。」

菲爾普斯認為,這種「炒短線」的風氣,無助於對美國的經濟。「風險資本(Venture Capital,即創業時所需資金)的成本太高。不論是銀行還是投資人,都不在乎長期發展,好像長期發展從這個國家的思惟中蒸發了。」

缺乏創新的能力、過於短視近利不願長期投資,也是西方國家從領先地位步入衰退最關鍵的原因。

 

菲爾普斯也自問,西方國家過去幾十年來的經濟總是上上下下,究竟現在和過去有何不同,讓他對西方國家經濟前景看法如此悲觀?

 

不拯救失業率  美國榮景將難再現

 

「和過去不同的關鍵,就在於西方政府已經彈盡援絕。」菲爾普斯以美國為例指出:「過去十幾年的政府介入經濟與市場活動,造成了很多債務,卻完全對失業率沒幫助!」

 

講到這裡,菲爾普斯有些激動。「金融風暴後,政府在救完企業與市場後,應該選擇投入更多的資金來挽救失業率,結果根本沒有!政府該做的,應該是鼓勵創業、或推出就業計畫,讓新公司僱用更多人。新加坡就這麼做了,效果絕佳,他們的失業率比○九年還低了!」

 

「那麼政府應該怎麼做呢?」政治大學周行一教授提出疑問。「這個問題我思考了四、五年,」菲爾普斯說。「我只能給你一、二個答案。」

 

「政府應該鼓勵企業創業。」他舉例,國家應該成立「創意銀行」,專門補助企業創業、協助新點子成為新生意。「在美國,有銀行會幫助農民做投資決策。這個模式應該被應用在創業中。」

 

菲爾普斯更進一步指出,經濟活動的命脈就是「新」。「有人認為大公司沒有工作機會、只有中小企業才能幫助就業。但又老又小的公司,又怎麼對就業有幫助?關鍵應該是新公司,才能有新生命,才能降低失業率。」

 

「其實我原本不是那麼悲觀。」菲爾普斯說,「有些學者說美國的失業率會到十二%、十四%。我之前認為,失業率可能會到降到八%。雖然現在我的預測沒有改變,但我覺得這可能是過於樂觀。美國的榮景不會再重現了。高失業率將會變成美國的新常態。」

 

「現在我們走到盡頭了,耗盡了財政資源,失業率仍然居高不下。像我之前所說,美國一連串的缺陷,會為全球經濟鋪上一條艱難的道路。」不過,菲爾普斯還沒說完。

 

「在這一片災難中,可能會有一道曙光出現。」

 

不平衡的局勢下  曙光將出現在「東方」

 

在美國和西方國家經濟頹勢之下,對全球影響首當其衝就是匯率的不平衡。「因為美元及歐元可能會繼續維持弱勢,同一時間,亞洲的貨幣將免不了升值。貿易同樣也會不平等,在匯率的一降一升中,消費能力將會從西方移到東方。」

 

菲爾普斯分析,西方的貿易赤字,會把資金帶到如中國和巴西的新興市場,因此,雖然西方國家的投資活動停緩、失業率增高迫使資金外流,卻有利全球新興市場。

 

新興市場的故事每個人都聽了很多。不過,在論壇上,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就提出了投資人心中的疑惑:「台灣的股市在過去二年,雖然有著高經濟成長撐腰,投資也增加了很多,但卻沒有上升很多。這又是為什麼?」

 

菲爾普斯對這問題思考了良久。他回答:「我想這是因為投資人都感受到了一種緊張和焦慮。過去兩年多來,我們都有一個迷思,認為世界經濟正在蓬勃地恢復,企業獲利不斷上升,這是一個很好的投資故事。但是我們也看到,最近這一個月,美國股市不斷的在回檔,這是因為投資人開始從夢裡醒來了。」

 

「中國的市場,也存在這種緊張的氣氛。這是因為一直以來,市場對中國的中、短期經濟展望有些疑慮,我相信這個氣氛也會牽連到台灣的股市。」不過,看破美國投資夢的菲爾普斯,現在卻幫中國夢背書。

 

「中長期來說,我認為中國可以繼續成長、繼續創新。未來將會有更好的工作環境和人民水準。」他以更宏觀的角度分析:「短期來說,為高不可攀的資產與原物料價格所苦的中國,當然不是很有吸引力。但是,中國正在將他們的經濟從出口導向轉為內需導向,未來將會對未開發的國內市場更依賴。這代表著,中國經濟將會有更多西方國家所缺乏的創新活動。所以我認為,中國沒有理由會在未來走向失敗。」

延伸閱讀

印鈔魔棒消失之後……

2011-06-09

「這是一個充滿投資機會的新年度」

2012-02-02

零利多年代

2011-06-09

菲爾普斯:所謂美好的生活 就是盡可能地探索!

2011-06-09

全球化造就中國崛起,卻害美國淪為輸家!後全球化時代:一場瘟疫,將如何改變這個世界?

2020-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