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四大食品廠閃過塑化劑風暴的祕密

四大食品廠閃過塑化劑風暴的祕密
泰山總裁詹仁道(右)與兒子、現任董事長詹岳霖,期許泰山盡可能把關食品安全,當消費者的靠山

林讓均

傳產

攝影/陳永錚

757期

2011-06-23 16:06

塑化劑風暴讓不少台灣食品大廠紛紛遭受波及,但在這次風暴中全身而退的食品大廠仍不在少數。究竟這些在風暴中招牌愈擦愈亮的大廠,做了什麼?以及不做什麼?

塑化劑烏雲罩頂,不少台灣食品大廠中箭落馬,但在這次風暴中全身而退的食品大廠仍不在少數。除了馬英九總統拜訪過的義美食品,其實包括泰山、愛之味、光泉與維他露等老字號大廠,這次都倖免於難。

這些大廠,有的也不免使用起雲劑一類的食品添加物,但仍然能夠逃過一劫。這顯示黑心商人雖然讓各食品大廠防不勝防,但防弊不是不可能!究竟這些大廠是怎麼做到的?

「台灣食品業者只有一○%參加GMP(台灣食品良好作業規範)認證,雖然這一○%的業者產值已達六○%,但唯有鼓勵剩下的九○%業者也加入GMP,才能有效防弊!」身兼台灣食品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的「泰山」董事長詹岳霖,日前在媒體上投書力倡此論點。

 

代工不代料  泰山自購原料  還幫協力廠打分數

 

不過,加入GMP需要時間,泰山選擇拿回管理的主動權,早在十多年前,就以GMP的規格來管理上、下游廠商。泰山有一套自創的協力廠商品質管理辦法,對於進料、製程與成品的管制都有密密麻麻的評核細項。

「因為我們比較『怕死』,所以檢查得很嚴格!」詹岳霖笑說,他們連廠房牆壁是不是「直角」都要管,牆角必須是有圓弧狀的「R角」,才不會藏汙納垢。而且即使是將產品外包給代工廠,泰山也採「代工不代料」策略,為的就是原料自購,可以親自監控品質。

泰山總廠長謝明燦說,除了檢查,泰山還幫協力廠打分數,分成A到E五級以便管理。E級表示不合格、要淘汰,而不管哪一級都會去訪廠,就連最好的A級也至少每年抽訪一次。對於下游代工廠,C、D兩級會派人直接駐廠、檢查每一批產品,並且輔導代工廠升級到A、B,可以自主管理的程度。

至於原料的採購,泰山也有一套把關標準,其中最重要的是訪廠。「訪廠的稽核重點包括它是否有許可證、成分表、進貨單,然後拿著這些去確認它用什麼原料、倉庫管理怎麼做。」謝明燦表示,經過這套稽核流程,至少有兩成的供貨商會被淘汰;而為了確保不斷貨並促進品質的良性競爭,泰山也規定每一種原料都要有兩個以上的供貨商。

「泰山拿過國家品質獎,龜毛是應該的啦!」亞洲前三大香料廠「味特」的董事長特助王憲仁說,味特與泰山合作超過十五年,雖然一直被列為A級廠商,但泰山仍然每年來抽檢個兩到三次,是所有合作的大廠中檢查最嚴格的。可說全台灣起雲劑生意做最大的味特,賣給泰山的產品並非起雲劑,而是價格比人工香精還貴個三倍的天然香精。

詹岳霖表示,食品添加物經常是小宗進貨、品項雜,進價也不高,一般工廠往往疏於管理,但偏偏「魔鬼就藏在細節裡」,因此泰山寧願墊高成本也要嚴密管控,以避免「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賠上大廠聲譽的風險。

 

不買複方添加物  愛之味用單方添加物  自行調製配方

 

愛之味

愛之味健康科學研究所長陳冠翰,寧願犧牲產品賣相,也盡量不放添加物。

(攝影/陳俊銘)

 

而近年強銷「純濃燕麥」等保健飲品的「愛之味」,自家擁有一個「健康科學研究所」,這個研究所不只是愛之味的研發引擎,也是它能夠確保食品安全的祕密基地。

「我敢說類似(塑化劑)事件,不會發生在愛之味!」愛之味健康科學研究所所長陳冠翰之所以這麼有信心,主要是因為愛之味根本不買「複方(多種成分)食品添加物」。

對他來說,買來的現成「複方食品添加物」等於是一個「黑盒子」,就算是廠商出具成分證明、檢驗合格證書,也無法確保不會像這次塑化劑事件一樣,有黑心廠商加入不該添加的原料。

因此,愛之味乾脆只買必須向衛生署申報許可的單方食品添加物,一個個買回來之後,再靠自家的研發人員調製配方。

「如果有人直接敢買複方回來添加,還會被糗說『怎麼?你是自己不會調喔!』」陳冠翰笑道。身為耐斯集團總裁陳哲芳三子的陳冠翰,在美國拿到康乃爾大學生技博士後,四年前回國加入愛之味健康科學研究所,對自家團隊的研發能力非常重視。

上任後,他延續愛之味不添加防腐劑、人工色素與人工香料的「三不政策」,繼續把食品添加物的使用減至最低,即使這得犧牲產品賣相,還會提高成本。

「就好比愛之味純濃燕麥,放久了可能會產生正常的沉澱物,不是那麼好看,我們大可放一些添加物讓燕麥分布更均勻,但這樣卻會對健康產生負擔,所以不放!」陳冠翰說,在新品上市前,他們還會有一堂由他親自主持、邀集各單位的審核會議,過程有如論文答辯的「口試大會」。

 

除了品保中心,愛之味健研所的「檢驗分析中心」、「產品維護中心」也是把關食品安全的團隊,加起來將近五十個人;在愛之味,有大半的採購人員都有研發或檢驗的背景,就是為了有能力判斷原料品質。「已經推出的產品,大家常常就不管了,但我們的產品維護中心就是專門檢視舊品,一來是讓它最佳化,二來就是不斷回鍋、再把關的意思!」陳冠翰說。

 

親訪購料工廠  光泉將工廠分級  兩次不合格就出局

 

光泉

光泉董事長汪賜發(左)與總經理汪林祥(右),為光泉訂立嚴格的品管標準。

(攝影/劉咸昌)

 

這次沒出包的食品廠有誰?許多人會想到光泉,因為一支密集曝光、訴求光泉全產品檢驗合格的五秒電視廣告。與上述兩家大廠一樣,光泉的產品中也沒有添加起雲劑,雖然光泉的主要產品是牛奶,但光泉也賣果汁、賣包裝茶飲,一樣都沒檢出塑化劑,「訪廠」和「檢驗」是兩大把關利器。

 

「我們的採購團隊是由原本採購、品管、生產與研發等四個單位組成,決定採買之前就會去訪廠,只要有一項必要條件沒達到,分數再高也刷掉!」光泉副總宋奇穎說,還沒交易前,光泉就會帶著一套自創的三頁評分表去訪廠,所謂必要條件包括「是否能出具成分檢驗合格證明」等。

 

除了不斷進行訪廠,光泉很注重檢驗。即使是合作多年,光泉還是會把原料供貨商分為A到D四個等級,最高的A級一個月抽驗兩次,而新交易的供貨商則比照D級標準,每批貨物都得全部檢驗。「而且我們玩真的,一次送檢不合格就降等,兩次就出局!」宋奇穎說,最近光泉剛獲得食品界新標準認證FSSC22000,花了一年時間重新調整倉儲動線,並且重整料源擺設位置,未來也會以此高規格輔導協力廠商升級。

 

不省原料成本  維他露寧從別的地方省  就怕食品不安全

 

維他露

維他露董事長邵瑋霖(左二),一手創辦的御茶園品牌今年已10周年。

(攝影/林煒凱)

 

必須用上起雲劑的運動飲料,是第一波曝光的染塑品類,當時所有運動飲料被迫送檢、下架,但其實運動飲料龍頭、市占七成的「舒跑」並未染塑,平白受到池魚之殃。

 

舒跑的製造商「維他露」是有五十五年歷史的食品大廠,其第三代接班人、董事長邵瑋霖說,舒跑之所以沒事,是因為一直以來都向老品牌原料大廠「鹽野香料」進貨,雖然起雲劑的進價比黑心起雲劑貴了快一倍,但老夥伴並沒有讓維他露失望。

 

「光是一種原料就貴人家一倍,但我們並沒有向供貨商砍價,寧願從別的地方省成本,就是怕影響食品安全!」三十七歲的邵瑋霖說,這幾年維他露極力發展「包材輕量化」策略,現在一支「御茶園」的寶特瓶只重約二十三.五公克,比第一代瓶子少了十多公克。但再怎麼砍成本,就是堅持不要砍食品原料的價錢。

 

上述四家食品大廠的把關祕訣,也許在業界並非祕密,但重點就在於「落實」。套一句電影「蜘蛛人」的經典台詞:「能力愈大,責任愈重」,在消費者只認終端品牌商的招牌時,製造大廠對食品安全的把關的確責無旁貸,否則砸招牌事小,慘痛代價還得全民買單!

延伸閱讀

預算少、人力吃緊 食安把關 一人服務四萬民眾

2013-10-24

一條法規 引爆台灣食品安全空前危機

2011-06-02

把關食品安全 環保、衛生署從來沒聯繫!

2011-06-23

高志明:我不是靠實驗室躲過塑化風暴

2011-06-16

泰山、愛之味滿手成長題材撇烏雲

2011-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