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十一張嘴也說不清楚郝龍斌的政策

十一張嘴也說不清楚郝龍斌的政策
郝龍斌(右)有11位新聞化妝師,張其強(左)是現任發言人。

林群恩

焦點新聞

攝影/林煒凱

760期

2011-07-14 16:47

台北市政府正式組織表上,「發言人室」這個單位並不存在,但事實上已有十一位成員,且半數以上是記者出身,負責代表市府與民眾溝通。不過,卻連郝龍斌政見、市政政策都說不清楚。

台北市長郝龍斌很喜歡用媒體人,人盡皆知。最近市府「發言人室」已經擴充至十一位成員,其中將近半數由媒體轉戰而來,被戲稱是「記者退除役輔導聯誼會」。最近爆發的「北北基」聯測「高分低就」、Google軟體購物平台(Android Market)的退費機制等事件,再度讓市政府陷入愁雲慘霧,飽受市民質疑。不過,即使有十一位新聞化妝師,也講不清楚郝龍斌的政策。

一位藍營台北市議員助理向來支持郝龍斌,認為他是一位有前瞻性的市長,包括花博和「北北基」聯測政策,都是好政策,只是與市民溝通和對外政策說明有待加強。不過,當他聽到「發言人室」已經有「十一個人」在幫郝龍斌說明政策時,嚇了一跳,他沉默了一下,「喔,那真的有問題!」
 

與民眾溝通出現隔閡


郝龍斌上任到現在,一共用過三位發言人,無一不是新聞媒體出身。第一位是與新黨關係良好的羊曉東,他的老東家是中時報系,在任期間發言尚稱平穩,雖然也是護主心切,但並沒有太多爭議之處。

第二位則是東森電視台主播轉任發言人的趙心屏,就令大家印象深刻了。她上任之後,剛好是市政府辦理花博期間,又是市長競選連任的關鍵時刻,但她行事高調,對不同黨籍的台北市議員常疾言厲色,曾被痛批有失市府官員分寸,更曾引爆市府與議會間的衝突。

花博期間,當政治色彩偏綠的「大話新聞」節目連續大爆花博內幕時,趙心屏親上火線力戰深綠名嘴,勇氣可嘉。但表現卻「不如期待」,屈居下風,也惹毛當時擔任輔選重任的國民黨祕書長金溥聰,在輔選會議中直指趙心屏和時任副市長的李永萍「高估了自己」,間接造成郝龍斌和國民黨中央產生嫌隙,最後讓金溥聰不得不讓黨中央介入台北市長選舉。

當時事情鬧大了,平面媒體大做「市府四人幫」,指郝龍斌團隊在市政府遭到李永萍及機要祕書等人把持,使市政成績無法得到市民支持,施政滿意度偏低。郝龍斌面對連任危機,只得「揮淚斬馬稷」,換掉李永萍等左右手以平息眾怒,惟趙心屏仍留任至市長選舉之後,才由也是電視台記者出身的張其強接任。

張其強原為華視記者,與現在TVBS新聞台主播莊開文是新聞圈知名夫妻。張其強離開新聞業界後,先是到桃園縣政府任職,先後跟過朱立倫、吳志揚兩位縣長,今年獲郝龍斌延攬,出任台北市政府的發言人。隨著張其強走馬上任,台北市政府的「發言人室」也不斷增加人手,到最近的十一人。

這個頗具規模的發言人室,在台北市政府組織表上看不到它的蹤影,曾被市議員批評是「黑機關」,是隸屬於秘書處下的一個單位。掛名發言人的只有張其強,為統一口徑,其他成員都掛「研究員」、「企畫員」、「組員」等名稱,平時並不直接對外發言,每天的工作就是蒐集輿情和寫新聞稿。

這個陣仗驚人的「發言人室」,八位是「前記者」出身,一位前立委助理,一位來自國民黨色彩濃厚的威肯公關,只有一位是正統公務員。

其中,「記者傭兵」有的是電視台記者轉任,有的是從平面媒體退下來的資深記者,在跑北市府新聞記者眼中,都是「前輩」,而被戲稱是「記者退除役輔導聯誼會」,堅強陣容居其他縣市政府之冠,連很愛用媒體人的新北市長朱立倫的新聞處都遠遠不及。

不過,這個龐大陣容、擁有豐富媒體資源的「發言人室」,顯然沒為郝龍斌加什麼分,連最基本的政策說明都無法令人滿意。近來讓郝市府陷入愁雲慘霧的「北北基」聯測,與Google付費軟體平台退費機制這兩件事,已使「發言人室」的功能受到質疑。

以「北北基」聯測為例,今年實施單獨招生,導致許多考生「高分低就」,數千人在網路上連署,要郝龍斌及市政府「踹共」(台語:出來說),並要求提出補救措施。許多受波及的考生家長,也透過市議員出面陳情,痛哭自己的孩子前程就此斷送。連立場一向被認為傾向藍營的聯合報系,都為文要求「北北基」聯測應適可而止。

但市政府的回應更令家長心寒。面對家長、學生的不滿,教育局副局長林信耀只冷冷丟下一句,「可以考慮考轉學考」就想打發。連市議會要求市長進行專案報告,也被市政府私下運作國民黨團予以否決。事關數萬考生權益,市府上下的輕忽態度令人難以理解,而身為郝龍斌發言人的張其強,只強調北市府「有聽到」家長和學生的心聲,但也重申市府續辦「北北基」聯測的立場沒有改變。

 

郝龍斌

郝龍斌(右)在花博期間遭在野黨猛K,趙心屏(左)護主心切力辯名嘴。(圖/資料室)

 

市長態度是最大關鍵


一位藍營市議員說,他雖然受到黨團的要求,否決了郝龍斌到市議會專案報告,但他難以理解,實施「一綱一本」是郝龍斌的政見,「北北基」聯測也是他的政見,「市政府為何不敢出面力爭與說明?」

 

而民進黨籍市議員更不留情面地說,「郝龍斌這種態度,就算有二十個發言人也說不清楚。像當初第一任時,他還要求各局處首長都要當市府的發言人,但結果呢?還不是一樣說不清楚!」最後是郝龍斌出面道歉,以「改分發」收場。

 

此外,市政府慎重舉行記者會,表示將對Google付費軟體平台只有十五分鐘的體驗期大刀開罰一百萬元,Google憤而宣布停止在台灣提供該項服務,令各界一陣錯愕。

 

雖然依《消保法》及照顧消費者權益的立場,市府主張消費者的體驗期為七天,看似「為民服務」,但智慧電子產品性質不同於其他商品,是否該有不同的體驗期,各界有不同的看法。而市府卻很勇敢地用「高於國際的標準」向Google宣戰,搞到兩敗俱傷,消費者更成最大輸家,也不見有人把郝龍斌的想法講清楚。

 

台北市政府破天荒用了十一人在發言室裡做研究、寫新聞稿、對外溝通,但不僅郝龍斌的政見、市政府的政策說不清楚,也不敢「踹共」,更遑論要為郝市府做政策辯護和行銷,對全體台北市民而言,也是大輸家。

 

郝市府的11位化妝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