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塑危機 王文淵要解決的三大盲點

台塑危機  王文淵要解決的三大盲點
六輕大火燒出台塑史上最大危機,台塑化蕫座王文潮(左)也成為第一位因公下台的王家人。

方沛晶

焦點新聞

攝影/劉咸昌

763期

2011-08-04 17:29

六輕大火,燒垮半世紀的台塑神話!面對這一年來頻傳的工安意外,王文淵唯一的人事大動作,竟是聘請石化門外漢──前消防署長黃季敏,出任麥寮廠區總廠長。六輕需要的是防火而不是救火,王文淵的離譜安排,也難怪六輕大火燒不完。

一年內七場大火,讓台塑集團陷入成立以來的空前危機!其實,台塑最大的火苗來自王文淵自己。

五月二十七日,王文淵批准了一項未經董事會討論,也未徵詢七人小組同意的高層人事案。三天後,台塑以一則短短的官樣新聞稿,宣布聘請前消防署署長黃季敏,擔任總管理處副總經理兼麥寮廠區總廠長。

總管理處副總的職位有多高?七人小組中的王瑞瑜,也不過就是同樣的位階。麥寮廠區總廠長可以管轄的權責有多大?六輕約有一萬多名員工,加上包商和工人一萬多名,總計近三萬人,超過整個台塑集團員工人數的三分之一。

 

盲點一 頭痛醫頭 救火而非防火


在強調內升、老臣文化的台塑集團裡,一空降就做上副總大位的黃季敏又是何許人也?現年五十九歲的黃季敏,畢業自警大博士班,從基層開始做起,歷任台北市消防大隊分隊長、大安分局警備隊長、警大災害防救學院籌備處主任、內政部消防署副署長、署長等職務,是國內第一位消防科班出身的消防署署長,消防資歷相當豐富。

這項人事案不僅是台塑近一年內最重要的高階人事案,也是唯一與工安相關的人事案。然而令外界傻眼的是,在頻頻發生大火的當頭,台塑不是找具有石化專業工程背景的人補強六輕工安漏洞,而是找打火英雄來滅火!

根據台塑的說法,會聘請黃季敏是為了彌補各界對集團的工安處置信心,這項人事案的新聞稿上明白寫著:「台塑集團『除』加強推動麥寮六輕廠區總體檢,進行管線、設備淘汰更新『外』,特敦聘具消防、災害防救背景的黃季敏,出任總管理處副總經理並兼任麥寮廠區總廠長。」

一位石化業內人士說,「黃季敏的消防專業無庸置疑,但是他的專長是滅火,這樣真的能增加各界對六輕的工安信心嗎?而且六輕現階段最重要的不是會救火,而是要做到讓廠區『沒有火』。王文淵會選他,真的很令人意外!」

對於這位空降總廠長,台塑內部也有不同的聲音。一位被工安問題追著跑的中層主管說,要解決六輕工安問題,就是要請懂石化設備的專家,在進行管線、設備淘汰更新時可以提供最正確的作法和意見,上面為什麼要找一位關鍵工作「之外」的人來?

大家的疑問還未得到解答,七月連續兩場大火,黃季敏不僅未能協助釐清起火原因,連大火發生時,都未能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引發麥寮員工不滿。

甚至七月二十八日勞委會主委王如玄親赴麥寮「突擊檢查」,就發現當天六輕工安負責單位只有一位副理坐鎮,員工還爆料說「總廠長一周有一半時間不在」,讓王如玄當場痛批,工安問題不是基層能解決,台塑高層和第一線員工距離這麼遙遠,要解決工安問題根本決心不夠,流於形式!

針對這樁令人匪夷所思的人事安排,台塑高層透露,黃季敏是由府院首長級的有力人士推薦,而這名有力人士主要是從去年開始協助台塑處理和雲林縣政府的溝通。原本一開始王文淵對於黃季敏的推薦函並未積極處理,五月,六輕南亞廠連續發生兩起大火,王文淵只得再度請託有力人士幫忙,但對方只丟了一句:「不是跟你說過了,這種專業要靠黃季敏嗎?」王文淵才以最急件通過這項人事任命案。

在台塑工作超過二十年的老臣表示,在多方考量下,黃季敏不是不能請,更不是沒專業,而是除了「總廠長」之外,是不是應該再增加一位具有石化工程專業的「總工程師」,可能更為恰當。

一位老臣說,最近常常看到王文淵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總裁真的是有點慌了手腳!」但從這項荒腔走板的人事安排,點出王文淵強勢領導,台塑「不敢言」的企業文化,似乎已經暴露經營大漏洞。
 

盲點二 強人領導 Yes Men文化充斥


七月三十日,台塑化煉三廠丙烯外洩,再次引發大火,第一時間,台塑董事長李志村對外界坦承「算錯了」。當初蓋六輕沒想到雲林麥寮風沙這麼大、鹽分這麼高,腐蝕比較嚴重,「這是我們從來沒有的經驗。」

海風侵蝕的確是問題,但李志村只說對一半,事實是,為了運輸方便,也有眾多國際煉油大廠是蓋在沿海地區,六輕在雲林麥寮十四年,麥寮不是去年才吹海風,而且國外做得到,為什麼台塑辦不到?

 

更離譜的是,七月三十日工安事件,台塑內部承認破裂的丙烯脫硫乾燥器,二○○四年才開始啟用,七年的使用年限根本稱不上「老舊」,而且才剛歲修完成,檢修後運轉還不到二個月,為什麼會突然脫裂?身為七人小組成員的台塑高層無奈地說,「我真的不知道!我們也很想知道。」

 

面對一連串的工安事件,台塑還是和一年前同樣在狀況外,對於原因「沙攏無(台語)」!不管台塑是當局者迷,或睜眼說瞎話,已招致各界撻伐聲浪,也讓官員不得不跳出來說重話。

 

經濟部次長黃重球點名,六輕現在面臨的是「系統性問題」,他認為台塑集團內部不只單一環節出紕漏,而是包括工安檢查、人事制度、管理維修與內部稽核等都應該「全面維修」。

 

工業局官員私底下話說得更重,認為以前台塑王永慶是經營之神,但現在的台塑高層卻是經營「失神」!經濟部並下令六輕最快月底要全面停工,台塑四寶股價應聲下跌。這一當頭棒喝,敲痛投資人,卻沒能敲醒台塑高層。

 

因為讓台塑經營「失神」,甚至「恍神」的主因還是在王文淵自己。外表嚴肅、寡言,自我要求完美的王文淵,被父親王永在形容為「牛脾氣」,領導風格也非常強勢,過去掌理「塑三部」或坐鎮台化,管理方式都以「家教甚嚴」在集團裡獨樹一格。

 

例如在台塑大樓內部,公司與公司之間並沒有門禁管制,但過去在王文淵主導台化時,唯獨台化一家公司有門禁,集團內其他事業體要「拜見」大阿哥主導的台化,都得經過層層關卡。

 

而且,台化一直到○八年王永慶過世、王文淵接任集團總裁之後,才引進獨立董事,在此之前董事和監察人全部都是台化經理人或台塑相關企業主管,台化大小事等於王文淵關起門來說了就算。

 

所以,老台化員工都知道,犯了同樣的錯誤在其他事業體可能被申誡、警告,但只要在王文淵底下就是罪加一等、記過處分。而在王文淵的高壓管理下,台化人也率先反彈,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成立「台灣化學纖維公司麥寮廠產業工會」,成為六輕廠區中第一個工會。

 

另一種無言的反彈是「後王永慶時代」,台塑內部充斥著報喜不報憂的「Yes Men文化」。撰寫《台塑王朝》、《傳承——台塑王朝的變與不變》的真理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伍忠賢說,強勢領導的最大好處是可以排除內部雜音,但危機是下屬不敢提意見,只會報喜不報憂,領導者在聽不到其他人的聲音之下,無法確實掌握第一線的狀況,台塑目前的情況就是如此。

 

盲點三 成本決定 毛巾擰過頭

 

已數度前往六輕了解情況的勞委會勞檢處長林進基更直指,台塑的管理文化與績效考核有嚴重問題,導致基層員工及主管都不願向上反映問題,甚至還設法掩飾問題,六輕工安要改善,台塑高層必須從改變企業文化著手。

 

除了強勢領導之外,台塑另一個有名的企業文化就是「成本削減」。攤開台塑總管理處的日報表中,原料、副料、水、電、蒸氣、用人、包材等成本結構都訂得清清楚楚,務必要把毛巾擰出最後一滴水為止。

 

在採購程序上,集團內各企業請購物料金額超過一百萬元,須再行審核其必要性,並且依照原物料價格重新議價,或者是跨廠合議爭取最優價格,徹底奉行「賺一塊錢不是你的,省一塊錢才是」的王永慶信念。

 

「精省成本」的企業文化,成就台塑半世紀不敗的擴張與獲利,卻也潛藏了過度壓縮成本,影響品質的危機。事實上,歷來六輕工安事件的歸因幾乎都出在小地方,像是墊片材質規格不符合、銲錫品質不對、閥件嚴重鏽蝕、幫浦軸封破裂、加熱爐爐管破裂等。

 

積習難改六輕廠區恐有未爆彈

 

以去年七月七日大火的肇因,本刊就獨家揭露是因逆止閥法蘭墊片規格不符。根據台塑化內部員工透露,當初領料人員是「依據過去經驗」,認為耐熱八十度的零件可代替要求耐熱一二○度高溫的材質。由此可見,甚至基層人員在積習難改下,並未察覺到材質效能不足、有效年限不足的問題,導致六輕廠區內還有其他「未爆彈」!

 

甚至,業界也流傳六輕人員曾在三年前提出建議,希望找英國石油(BP)和杜邦做設備更新和工安顧問,對抗麥寮地區因東北季風強勁,而造成的特殊鹽化粉塵。由於台塑和BP有長期業務往來,雙方並合資組成台灣醋酸化學公司,對方對於技術交流也很有興趣,但當時在台塑化王文潮表態支持下,卻因為總管理處以「成本考量」為由打了回票,以致釀成六輕今天的災害。

 

對此,負責成本控制的台塑總管理處副總經理王瑞瑜嚴正駁斥,王瑞瑜強調,台塑的標案、標價都是透明的,有四成以上都不是選最低價,外界對於台塑採購以「價格標」為優先的說法並不正確,即使節儉是美德,但台塑不可能「省」到安全。

 

王瑞瑜甚至提出數字資料,強調六輕一個月的保養維修就要花掉二十九億元,一年高達三五○億元,證明台塑絕不可能在工安上省成本,但比起砸下一二○億元全面汰換管線的金額,還要高出二倍的龐大維修費,為什麼無法彰顯工安效益?王瑞瑜也無法清楚回答。

 

一年內七場大火,燒垮台塑集團半世紀建立的企業形象,燒出台塑人最不願面對的問題!大家等著瞧,沒有王永慶的台塑集團,下一步怎麼辦?或許這個疑問,得等到王文淵為首的七人小組「回神」,才能給社會大眾一個答案!

 

台塑六輕

 

六輕停工背後的政治角力
 

台塑六輕七場大火,燒得雲林人怒火衝天,在選舉腳步逼近下,一向選擇站在「經濟發展」的馬政府,終於在選票壓力下出現大逆轉。行政院高調召開跨部會因應會議,最後由院長吳敦義裁示,要求工廠全面停工檢修。

 

「停工」這個訴求,雲林縣長蘇治芬不知道已喊過多少次,卻是第一次得到中央政府的正面呼應。

 

身為2012年國民黨的副總統候選人,吳敦義既「帶職參選」也負責輔選,讓他這項重大決策難免有濃濃的政治味。

 

首先,雲林由民進黨執政,一向是國民黨艱困選區,2009年立委補選,民進黨的劉建國匆匆上陣就拿下59%選票,如今六輕工安不斷,政府一直沒提出對策,化解民眾憂心,面對大選將至,馬政府不敢掉以輕心。

 

其次,是台塑創辦人王永慶長子王文洋,日前透過友人汪笨湖對外公開表示,如果宋楚瑜以無黨籍身分參選總統,王文洋願意當他的副手,而國民黨最近正被宋楚瑜搞得選情大亂,既然台塑出大事,吳敦義當然也不用再「手下留情」了。
(林瑩秋)

 

2010年8月《今周刊》獨家報導台塑六輕兩次大火真相

 

本刊在第712期的封面故事「台塑神話破滅」中,揭發了2010年7月六輕兩次大火的真相,是由於逆止閥中的墊片疑似腐蝕,無法發揮「阻隔」作用,才會釀災;事實上,更重要的原因,是台塑內部沒有按照標準作業程序(SOP)操作,以及對零件更新的頻率不夠才造成災害。當時,台塑化發言人林克彥也在本刊求證時,證實逆止閥與人為疏失是造成失火的因素。(詳情請見《今周刊》第712期封面故事)

延伸閱讀

王瑞瑜:我不是討功勞 是秉持良心做事

2015-07-30

二代權力 暗潮洶湧

2008-10-23

細節管理 管出工安大危機

2010-08-12

一封信、兩位董座和三位被告的啟示

2011-09-15

獨家揭露「一天工作22小時」工安內幕

2011-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