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柯文哲:犧牲,是為了協助器捐改革

柯文哲對自己承擔所有處罰,衛生署卻不反省、檢討而憤怒

林瑩秋

焦點新聞

攝影/陳永錚

773期

2011-10-13 11:08

柯文哲當了二十五年醫師,只在台大工作過。他自剖是為了台大的圖騰和貞節牌坊,而跳出來承擔愛滋器捐移植過失。是什麼樣性格造就了今天的「怪醫」柯文哲?

「如果一個人的犧牲,能讓事情早點落幕,讓大家去檢討反省改革,這樣犧牲才有意義;但如果一個人的犧牲,變成大家卸責的對象,當人家的下台階,讓整個系統繼續沉淪,那這個犧牲就沒有價值……。」

這是台大醫院創傷部主任柯文哲的怒吼。在十月六日上午九點,衛生署公布愛滋器官移植手術事件報告後,歷經媒體一陣轟炸,他回到辦公室,請助理印出完整報告,一頁頁、一字字仔細閱讀。二十分鐘後,他依約接受本刊採訪,說出自己的感想。

 

「我今天痛恨的是這個『心態』:推卸責任!我都願意扛下來了,協助你改革,你還認為『有錯都是別人的錯,我都沒有錯』,衛生署這些人真是當官當到沒有品!」

 

他願意認罪接受處罰  但衛生署卻提不出檢討措施

 

對於自己認罪,卻從頭到尾沒有答辯機會,也沒有任何書面文件告知調查結果,只能從電視上得知自己的罪行,而且還是報告未出爐就先有結論。他,氣炸了!

「我會抓狂(生氣),是因為有一個人願意認罪、接受處罰,結果你們竟然為了躲避責任,連最基本的程序正義都沒有,真是『醜態』。如果對柯文哲這種台灣有名的人,你們都敢這樣幹,那老百姓怎麼辦?我現在很能體會當年江國慶的心情了,先判有罪,再找證據。我對這種『不要臉的政府』很火大,程序正義至少要顧一下嘛,裝也要裝得像一點。」

 

台大醫院在十月四日上午院務會議中,針對這次事件的流程缺失,一一提出檢討補強。在柯文哲看來,這是台大知錯,所以能改,「但我要反問,這些日子衛生署有什麼檢討、調整和改變?」

 

他認為,衛生署講了一堆別人要改的事,就是隻字不提衛生署該改的部分,「器捐中心九年換十個董事長,你要怎麼解決?董事長是副署長做,執行長全部是兼任,董事到底怎麼任命,任期、選舉辦法都沒有規範,說穿了,就是政府的白手套。衛生署說台大的器捐流程不好,那衛生署拿得出官方的標準作業程序來嗎?」

 

未來,柯文哲可能因為違反《醫師法》,面臨被吊銷執照或監禁的刑責,台大醫院和柯文哲也可能面臨醫療糾紛的連帶賠償責任。但這都不是柯文哲擔心的,他一心一意,就希望自己的勇於承擔,可對改革制度、補強系統有幫助。

 

是什麼樣性格的人,在現今這個功利、自利的社會,還會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想法?

 

他個性強悍天生反權威  勇於承擔為保台大貞節牌坊

 

柯文哲

穿上醫師袍,戴正眼鏡,柯文哲又開始超時工作,數十年如一日。(攝影/陳永錚)

 

柯文哲常「語出驚人」,爭議四起,但頗受學生、部屬愛戴,還幫他整理了「柯語錄」。

他說自己雖然很凶,但只要求大家「do your best」。此外,他相信最好的管理就是不管理,在他的團隊裡不打卡,長官相信部屬、同事,本來是下午五點下班,人人自動做到晚上十點才走,所以他指揮的「葉克膜團隊」是世界最強、最專業的團隊。

 

不開刀、不看診卻救人無數的柯文哲,隨時可能要處理突發狀況,面對性命交關的挑戰,所以他「治軍嚴謹」不得不然。但他心腸軟,見不得部屬不吃不喝、一副不想活的樣子,所以一肩擔起所有責難,很有俠氣。

 

柯文哲祖父是二二八受難者。他在家中排行老大,一個弟弟在大學教電腦,一個妹妹是眼科醫師。他從小到大都照父母期望走,大學讀醫是父親填的志願,結婚是母親幫忙相親,生小孩由太太決定,他曾為文表示:「我好像什麼都有了,成就、名利,妻賢子孝。但我不快樂,連家都不想回。這輩子我從沒做過自己想做的事。」

 

因為從小家境優渥,畢業後第一天當醫師,父親就幫兒子把退休金都準備好了,讓柯文哲可以挺直腰桿做事,沒有後顧之憂。雖然他的一生都在做父母希望他做的事,但他自認有很強悍的性格,骨子裡有一股反權威、反社會的傾向,忍不住自己說:「實在很矛盾!」

「我父親的脾氣很火爆,會打人,一直到我念台大醫學系、當實習醫師還被打。他是用很嚴酷的日式教育在教孩子,後來才知道,原來我的祖父比我爸爸更凶。因為我是老大,被打最多,也不像我弟弟敢反擊,打完架後跑去美國好幾年。」談起父親,柯文哲語氣中還是有些敬畏。

 

「我母親是很搞笑的女人,常常邊看電視新聞邊評論,『某某得官癌,不做官會死』、『某某不是壞孩子,只是比較笨而已』。」說到母親,他臉上堆滿笑意,笑到眼睛瞇起來、鼻子皺起來,一副很欣賞母親智慧的模樣。

 

「我讀台大醫學系前,幾乎不知道什麼叫第二名。每次考完試,人家都問第二名是誰,不會去問第一名。我是從小人家就很痛恨的那種人。」柯文哲三十五歲就當上主治兼加護病房主任,百年台大找不到第二人。

 

「很少人像我這樣,當了二十五年醫師,只在一家醫院工作過,一生履歷只有兩行:台大住院醫師和台大主治醫師。」身為台大人,他數十年如一日,每天在醫院從早到晚超時工作,每天早上醒來,不用多想,就不知不覺走到醫院。

 

「我對我同學說,我會跳出來承擔,應該是為了台大的圖騰和貞節牌坊,這是一種制約行為吧,因為台大有一種很強的企業文化,把你跟它融為一體,儘管它有一堆毛病,卻能讓一群優秀的人瘋狂地在這裡工作一輩子,即使薪水只有長庚的一半到三分之一,違反所有經濟法則,就像某種宗教團體。」這是柯文哲深度的自我剖析。

 

這次的愛滋器官捐贈移植風暴,狠狠打了台大一巴掌,但是否能讓國內器捐移植系統徹底檢討,補強組織和流程的弱點,還是犧牲柯文哲就草草畫上句點?期待衛生署負起應負的改革重任。

延伸閱讀

武漢肺炎》台灣再新增1例、共5例確診!防範病毒,口罩出現2情況立即更換

2020-01-27

拆台譚德塞還台灣清白 「紐時廣告」募資不到7小時,火速衝400萬達標!

2020-04-11

韓國瑜首度為「落跑選總統」道歉:請假3個月不在家,讓市民操心了

2020-05-18

兆豐金、玉山金...想賺股利該選哪一檔?一張表比較「金融股填權息速度」,這一支竟然只花3天

2020-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