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傅崐萁:我把縣長和立委都一起做了

傅崐萁:我把縣長和立委都一起做了
從股市「小傅」到第一名縣長,傅崐萁已是不折不扣的「花蓮王」。

林瑩秋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

776期

2011-11-03 10:50

擔任縣長不到兩年,傅崐萁從股市「小傅」變身人人爭相拉攏的後山「花蓮王」。他把教育辦得嚇嚇叫,成為全國唯一國中小學「零元上學」的縣市。他政治手段高明、左右逢源,為花蓮爭到不少「政治紅利」。他是怎麼辦到的?

有些事,像冥冥中已經注定,也像造化一樣作弄人。

二○○九年底縣市長選舉,國民黨用「排黑條款」,把涉嫌炒股、登記參選花蓮縣長的傅崐萁開除黨籍。最後,傅崐萁以無黨籍身分參選,拿下五六%的高得票率,打敗國、民兩黨提名候選人,開啟了他在花蓮執政的「後山傳奇」。

 

現在,他是媒體民調第一名的縣長,花蓮甚至還成為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參選一二年總統的「應許之地」。在老宋衝刺連署人數、力爭突破門檻時,傅崐萁雪中送炭,抬出二十箱連署書當獻禮,讓老宋銘感五內,也令國民黨頭皮發麻。

 

擁有高民意支持度的花蓮縣長傅崐萁,在創造出色政績前,曾被視為股市狠角色和高爭議「利」委。擔任立委期間,論出席率和問政內容,他絕對算不上績優生,曾被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列為「待觀察名單」,但短短兩年不到,他當縣長後像變了一個人。

 

立委出身  施政爆發力強

 

拿出他的治縣成績單,光是去年台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花蓮縣就從全國第十八名躥升到第十三名,一舉超越彰化縣(縣長卓伯源)、台南市(市長賴清德)、屏東縣(縣長曹啟鴻)、嘉義市(市長黃敏惠)、嘉義縣(縣長張花冠)、雲林縣(縣長蘇治芬)、台東縣(縣長黃健庭)等縣市。正巧,這些地方首長全部是立委出身,而且個個形象比傅崐萁好,但傅崐萁的施政爆發力,卻是他們所不及。

 

這個神奇的結果,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是花蓮的好山好水讓人變化心性?

 

傅崐萁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做土地仲介、買賣股票。五十一年次的他,「股齡」近三十年,因為躬逢其盛,在股市全盛時期總資產曾高達八十億元,但也曾重跌過八次,最慘時一度負債二十億元。

 

他在股海載浮載沉,涉入凱聚、昱成、長億、合機等多起炒股官司,訴訟不休,投資人跟明牌賠錢的,對他沒齒難忘。但他自認光明磊落,禁得起考驗,從不違約交割,也不欠人錢,把股市官司歸咎於國民黨政治追殺。「我是唯一從資本市場出來還能選舉的人,我也是唯一沒請隨扈的縣長,正因為我不欠誰!」傅崐萁很自信地說。



「我講話坦白、做事清楚,多年來行事風格沒有改變,跟我接觸過的花蓮鄉親都說,過去那個被媒體妖魔化的傅崐萁不像我。」「說我黑金?我只有金啦,哪裡有黑?」傅崐萁頻頻幫自己抱屈,直說服公職是在種福田,他是帶著天命而來,一切所作所為都皇天后土、俯仰無愧。

 

口袋很深  也懂運用政治利多

 

他上任縣長後,每逢農曆過年,一定帶著縣府所有一級主管,足足花上一天半的時間,跑遍全花蓮三十六座寺廟,行三跪九叩大禮,磕上三二四個頭為民祈福。而且他的薪水全數捐出,形同做不支薪的義工縣長,連出國參訪、行銷農產品、交換贈禮的費用都自掏腰包,甚至連一級主管隨行出訪的差旅費他也買單。

此外,他撒大把銀子放跨年煙火,也邀五月天開演唱會,讓民眾聽歌不用錢,但「錢從哪裡來?」是地方人士對他最大的質疑。

「我是吃素的人,又不娶細姨,生活的全部就是公務,沒有娛樂,也沒機會花錢,OK就好,留福德給孩子就好,不要留財產,留太多錢會害死他們。」傅崐萁講得輕鬆豁然,但有能力服公職不支薪又自掏腰包的人終究不多,除非口袋很深。

他坦言,當縣長有一些「不能說的祕密」,舉凡各種大大小小的社會活動,隨便辦一個就要花上幾百萬元,或用公費帶樁腳出國觀光旅遊,那是縣長的恩典,也是縣長綁樁的錢。但他基層穩固,不必綁樁,就把這些辦小活動的錢集中起來,拿去辦大型、有產值的觀光活動,雖然有人反彈,但也獲得多數民眾肯定。

他每周安排一次「親民時間」,率一級主管下鄉,一字排開當場為人民排難解惑,讓九八%的麻煩事得到解決,而且陳情案件與日俱減。他說自己是「把縣長和立委都一起做了」。

 

嚴格說來,傅崐萁在地方上當過三任、八年立委,早已打點好各方勢力,編織綿密人際網絡,再加上他深諳政治本質,了解什麼是「政治正確」,也懂得略施巧勁,站在關鍵地位獲取最大政治利多,所以他在地方上呼風喚雨無人能阻,早已是不折不扣的「花蓮王」。

 

例如他的「無黨籍」身分,一開始是被國民黨開除、有道德瑕疵的利空因素,但高票當選後反手作多,在各黨爭相拉攏下他左右逢源,也為花蓮爭取到最多「政治紅利」。為了幫花蓮拚觀光,他去中國多省洽談包機直航、陸客自由行事宜,得到花蓮─廣州對飛的包機直航機會,一年有一○八班次,其他城市陸續洽談中。他要發展無煙囪工業,具官方色彩的台糖、花蓮港務局、台鐵也紛紛響應,投錢在花蓮興建觀光飯店或旅館。


但他政績中最亮眼的是辦教育。花蓮是全國第一個實施國中小學全面「零元上學」的縣市,約三萬五千名學生受惠。

 

除了教科書、課後學習輔導早就免費,從一百學年度開始,班級費、游泳池使用費、學生活動費、口腔檢查費、電腦設備維護費……約一千多元的各式代辦費全免,而且公立中小學營養午餐也免費,讓就業率低、單親、隔代教養、新住民家庭比例高的後山經濟弱勢兒童,可以得到公平、完整的教育權,日後才有脫貧的機會。但他「不排富」、齊頭平等的作法,也引起各界很多評論。

 

傅崐萁

傅崐萁政治手腕高明,善用巧勁為花蓮人爭利多。

 

衝勁十足  有民意也有質疑

 

問傅崐萁為何對教育特別有感,他說了一段幾年前、立委選舉時的往事。

 

傅崐萁並非參選原住民立委,但他受一位原住民小學校長之託,硬是請他到學校走一趟。到訪時正值午餐時間,校長帶著他看學生吃營養午餐。結果原先應該是座無虛席的教室,卻只有五位小朋友正在用餐。他正納悶,校長又帶他轉往廚房參觀,卻看到一堆孩子擠在廚房裡吃飯,看到訪客到來,個個眼露驚惶。

 

他問校長,這些孩子為什麼不在教室裡吃,跑到廚房來幹麼?校長答,在教室裡吃飯的,是有繳營養午餐餐費的孩子,在廚房裡的,是繳不起餐費、老師代墊的孩子,他為了讓孩子有飯吃,才悄悄帶他們到廚房用餐,如果沒繳錢也能吃飯,大家就都不繳錢了。


「那種驚惶的眼神,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傅崐萁上任後,才會把推動免費營養午餐當重點施政,不讓學校裡同一個屋簷下分窮人和富人。

 

他把公辦營養午餐帶進企業經營觀念,公開競標,並透過大量採購壓低食材成本,讓外面一份六十元的午餐,在學校只要花四十元就能吃到。而且得標廠商必須把一個月的二十多餐都拍照上網公告,他請各校家長會負責監督。

 

讓傅崐萁一樣很執著、不放棄的,就是興建蘇花高。他為了讓政府官員與民同感,邀行政院長吳敦義到花蓮視察,不搭飛機,改搭北迴鐵路,花了二、三個小時的車程;也趁他北上向中央政府陳情時,率眾官員從花蓮繞道走南迴鐵路,再轉西部幹線到台北,一共花了十四個小時,更堅定整個縣府一致爭取興建蘇花高的決心。

 

興建蘇花高的訴求,雖讓傅崐萁在花蓮贏得極高民意支持,卻和反對花蓮過度開發的環保團體站在對立面。

 

一位花蓮出身、反蘇花高的企業人士表示,「傅崐萁發動示威抗議蘇花高停建時,背後站的、舉紅布條的,都是砂石同業公會代表。如果真要興建蘇花高,一條預算九百億元的高速公路有多少工程商機?而且大興土木和過度開發的結果,一定會毀掉花蓮。」


「高明的政治手腕,是傅崐萁贏得民意的原因,只要對仕途有幫助的事,他都會用心用力去做,而且做得很好,贏得掌聲,身為花蓮人,我樂見其成。不過,他『其行可嘉,也其行可誅』,如果以後的花蓮縣長,不像他一樣有政治影響力和財力,花蓮又很窮,這些花大錢的免費政策該怎麼辦?從有到無的被剝奪感會讓人更難受。」一位花蓮地方人士憂心忡忡。

 

從股市「小傅」到今天的「花蓮王」,傅崐萁的霸氣和犀利始終如一。他有肩膀承擔責任,也有手腕解決問題,而且他正用創意讓花蓮發生質變。但這第一名縣長衝勁十足,常自訂規則,不按牌理出牌,未來會把花蓮帶往何處,也很值得關注。

 

傅崐萁

「親民時間」傅崐萁率一級主管為民排憂解難。(圖片來源/花蓮縣政府提供)

延伸閱讀

傅崐萁巧計攻下後山一片天

2009-12-10

花蓮的這筆教育債該怎麼算?

2011-11-03

涉炒股判刑8月定讞 傅崐萁:政治迫害

2018-09-13

挺韓勢力總盤點 清一色反馬大將

2019-06-14

傅崐萁突破藍綠再稱霸!花蓮人親解「傅氏王朝」:共犯結構與人治關係

2020-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