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義大利「七%危機」啟示錄

義大利「七%危機」啟示錄
義大利新總理納波利塔納(Giorgio Napolitano)13日上台,民眾對他抱持高度期望。

乾隆來

國際總經

Top Photo

778期

2011-11-17 16:54

義大利十年期公債利率突破七%,但用「七%危機」觀察,卻犯以偏概全錯誤,表面上,義大利公債在恐慌交易中升破七%,但實際上,義大利卻在壓力下,完成以前不可能做到的財政改革。

義大利十年期公債利率飆升破七%,造成金融市場一片恐慌,而以翻譯美國外電為主的台灣財經媒體,更傳遞出一片世界末日的訊息:義大利即將步入希臘的後塵,一個救不了的經濟體即將崩潰!但真的如此嗎?

先讓我們來看看德國《明鏡周刊》(SPIEGEL)的觀點,在「義大利的利率危機被誇大」一文,破題就說,金融市場對於義大利公債突破七%爆發一片恐慌,但是德國經濟研究院(Institute of German Economy, IW)的經濟模型顯示,義大利可以承受遠高於此的利率。

 

義大利公債利息處於歷史低點


實際上,義大利政府的利息負擔還處於歷史低點,即使從目前到二○一五年,義大利的次級市場公債利率一直飆高,而且高燒不退地維持在九%的高點,義大利政府的利息支出還是遠低於過去三十年的平均值。

德國經濟研究院的報告指出,義大利明年有三千億歐元的公債到期必須借新還舊;而到二○一五年底,總計有七千五百億歐元的公債必須續作,占其總公債餘額的四○%,其中目前一兆九千億歐元的政府公債,平均利息為四.二%。

十年前的二○○一年,義大利公債平均利息為六.○%;如果明年全年的利率都在七%,三千億歐元續作公債會讓義大利的平均利息提高到四.六六%;即使七%利率維持到四年以後,義大利政府的平均利息負擔為五.三%,仍然遠低於二○○一年的水準。

媒體說,希臘、葡萄牙、愛爾蘭都因為公債利率突破七%,因而無法自行籌資,淪為被救援的對象,七%是「無可挽回的關鍵點」(Point of no return),德國《明鏡周刊》卻認為,這種說法明顯被誇大,造成了金融市場過度的恐慌。

 

歐債

義大利民眾湧上街頭,舉杯慶祝前總理貝魯斯柯吉下台。

 

最倒楣的都是英美金融機構


《今周刊》七七七期第一四八頁,報導由美國高盛前執行長寇辛(Jon Corzine)主導的明富環球,因為投機炒作義大利公債而倒閉,文章就說「歐債風暴一夕三變,但是風暴核心的希臘至今沒有一家銀行倒閉,被希臘害得斷手斷腳的歐洲銀行,也沒有一家關門,總部在紐約的明富環球,竟成第一家因歐債危機倒閉的金融機構。」

十月的最後一個禮拜,明富環球倒閉前,融資銀行不斷提高保證金要求,被迫不計價在市場裡賣出持有的義大利公債。有了這個倒楣鬼,許多銀行的交易室跟著大量放空義大利公債,賺取短線價差。

因為短線的投機太過熾熱,歐洲金融結算公司(LCH Clearnet SA.)宣布調高義大利公債的保證金,將義大利七至十年期債券保證金比率上調五個百分點,升至一一.六五%,從十一月九日盤後生效。結算公司會調高保證金,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投機氣氛過熱,而且,賠錢的投機客太多,調高保證金的政策,必然會引發短線強烈的停損賣壓,有不少比寇辛更倒楣的投機客,就在「七%」以上被斷頭出場。

十一月九日當天義大利公債大漲,但是最倒楣的都是美國金融機構,當天摩根士丹利股價暴跌九%,E-Trade 跌九.四%,花旗銀行、富國銀行、摩根大通銀行的股價都重挫五%以上。當天的美國媒體也大篇幅報導,這些銀行在今年第三季都出現重大交易損失,許多銀行的交易室過度投機,被迫認賠並且裁員縮編。

相對上,位在震央的義大利銀行,當天的股價跌幅都只在三%、四%之間,遠低於這些總部在紐約的美國金融機構。

 

標普烏龍前後負面消息滿天飛


美國的標準普爾信用評等公司在十一月十日下午,義大利與希臘政府正在轉換的空窗期、金融市場極度不安的氣氛下,「意外」發出了一則訊息,內容是說將調降法國國家AAA級的信用評等,這個錯誤持續了一個半小時,才由標準普爾公司收回。

這種極度不專業的錯誤,竟然會發生在標準普爾這樣的公司身上,立即引發法國政府、歐盟強烈不滿,而那些因收到錯誤訊息而進行交易的金融機構,肯定也要提起對標準普爾的侵權訴訟。

歐洲政府對標準普爾、穆迪這幾家美國信用評等公司反感,過去一段時間,信用評等公司就算不是歐債危機的「元凶」,至少也是火上加油的「共犯」,這回出了這麼離譜的錯誤,正好坐實信用評等公司與投機炒作連結的罪名。

路透爆料法國與德國正在討論「縮小歐洲規模的核心歐元區」的新聞,更是令人不解的錯誤訊息。這個新聞配合義大利利率七%的危機,製造了歐元即將瓦解的謠言。

事實上,「核心歐洲」不是一則新聞,而是歐洲政治人物十幾年來努力的目標。法國的歷任總統三不五時就會提及這個理念,德國的總理梅克爾、財長薛伯勒也都長期鼓吹。


一九九九年歐元的建立,十七個歐洲國家將貨幣政策交出,但各國財政政策仍獨立運行,由於財政政策涉及所有國民的福利、政治人物的預算權力,是更複雜的國家主權問題,如何整合各國財政政策,是歐盟下一個重要的歷史任務。

 

二○一一年的歐債危機,核心問題就是歐洲的財政整合問題,看似驚恐,卻給推動「核心歐洲」開了一扇歷史的窗口。希臘、西班牙等危機根源於財政紀律鬆散、福利政策浮濫的問題,相對德國與法國則早從二○○五年就啟動福利政策的改革,今天才有能力出手拯救南歐各國。以金援的方式來達到統一的終極目標,這是千載難逢的歷史機緣。

 

早在九月出刊的第七六八期《今周刊》,筆者在關於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報導中就指出,歐債風暴看似緊張,其實正是歐洲邁向統一的最佳機會,歐洲正邁向「統一」,而非「崩潰」。

 

義大利國會通過的新稅,包括提高加值營業稅一%、開徵能源附加稅、金融資產稅等,將會在二○一二年新增超過二一○億歐元的稅收,同時緊縮公共支出八十億歐元,來回就減少近三百億歐元(約新台幣九千億元)的財政赤字。明年義大利的財政赤字就降到GDP的一.六%,二○一三年就重回財政盈餘。平衡的財政預算,遠比美國與日本要健康。

 

義大利當然有歷史累積的財政問題,國債餘額是GDP的一二○%,經常帳赤字持續擴大,經濟成長停滯,而為了縮減預算赤字所推出的加稅與緊縮政策,可能造成更嚴重的經濟衰退。但是,義大利國債有七○%都是內債,只有三○%是外債,明年到期的三千億歐元國債,要從國際金融市場續作一千億歐元,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

 

台灣媒體長期仰賴CNN、《華爾街日報》等美系媒體,偶爾引用《金融時報》,更是長期對歐元最不友善的英國媒體,加上台灣媒體戲劇化的誇張手法,呈現的歐債危機報導,真是令人不忍卒睹。

 

歐債

德國總理梅克爾(左)與法國總理薩科奇,在鏡頭前握手微笑,但面對歐債問題,兩人恐怕笑不出來。(圖片來源/法新社)

 

歐債危機不能只看美國媒體

 

尤其是台灣媒體熱烈追捧的名嘴,不論是新末日博士、筆者母校的教授魯比尼,或者是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曼,都是從美國觀點來不斷唱衰歐洲,克魯曼甚至說歐洲央行應該趕緊進場拯救義大利公債,完全忽視義大利政府財政結構,以及十一月初在風暴中虧損的大多是投機炒作者的事實。

 

還有台灣知名的媒體人,在電視與報紙大罵,把希臘與義大利的政治領袖當成「小丑」、數落他們數典忘祖,這些專家都犯了情緒激動的謬誤。

 

歐洲這個複雜而多元的文化政治體,正在進行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整合,沒有危機,就沒有整合的機會,而每一次危機的爆發,都為整合打開另一扇開創歷史的窗口。

 

最後,我們不能忽視歐洲政治人物的理想與決心。剛剛下台的希臘總理巴本德里歐,最後使出「公投」的議題,一開始外界以為是離譜的政治詐術,實際上卻是巴本德里歐極為高段的政治圍棋,逼迫反對黨在三天之內同意接受歐盟的救援方案。已經下台的巴本德里歐,以他的政治生命,為歐元的統一做出重大的貢獻。

 

歐債危機不能只看股價漲跌,歐債危機是經濟、金融、政治、社會、文化糾纏複雜的歷史課題;英國與美國人想看歐元崩潰,歐洲人想完成統一的歷史大業,不論統一或崩潰,都不會是一夕之間爆發,而是多空長期角力、永遠分不出勝負的歷史大戲。二○一一年十一月義大利的「七%危機」,就是最好的明證。

(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希臘豪賭 將喚醒歐債危機怪獸?

2014-12-18

全球經濟危機時刻

2013-07-17

徹底診斷 為歐債危機的未來把脈

2011-07-21

如果希臘倒了 美國還有救嗎?

2011-06-23

歐洲央行超級馬力歐能解歐元之危?

2012-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