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電提高核廢貯存密度 非核家園跳票

台電提高核廢貯存密度  非核家園跳票
蘭嶼所貯存的中低階放射性核廢料曾於2006年爆出外桶鏽蝕的輻射危機,但現在台灣仍有上萬束已用過核燃料棒(高階放射性核廢料)的貯存問題未決。

鄭淳予

焦點新聞

中央社、UDN.COM

780期

2011-12-01 10:32

馬英九總統日前開出「非核家園」政策支票,回應蔡英文的能源政策;然而台電近日的變更計畫卻提高了核廢料的儲存密度,相對的危險性也提升,似乎看不到執政者對非核家園施政決心。

十一月初,馬英九總統公布最新能源政策,疾言「寧可犧牲核電,不能造成核災」,宣示政府達成《環境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逐步達成非核家園」的決心。其言之鑿鑿,人民印象猶新,但台電公司在十六日向環保署提出的核廢料貯存計畫變更案,引起眾多環保團體非議,凸顯政府當局在提出能源政策口號時,與實際施行的態度存有重大落差。

 

這次引起爭議的是核二廠的核廢料處理問題。一九九六年,台電擬定「核能二廠用過核燃料中期貯存計畫」送交環保署進行環評審查,但在環保署同意備查此計畫的「環境影響說明書」後,台電延宕了三年沒有實際開發行為,後來在二○一○年才又依據《環評法》第十六條規定,重新提出「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並於當年四月由環保署同意備查。

 

非核家園

環保團體抗議台電面對核廢料處置問題避重就輕。

 

非核家園

核能安全問題嚴重,負責督導的原能會應上報總統,進行跨部會討論處理。右為主委蔡春鴻。

 

貯存箱變更 與環評不符


在這份「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中,台電擬在核二廠內規畫一塊○‧八四公頃的區域,預計貯存二千四百組已用過的核燃料束。隨後台電即對外進行發包作業,並於一○年十一月由美國NAC公司及我國俊鼎公司共同得標,然而,得標廠商的型號卻與原先「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所規畫的貯存設施不符,於是這次向環保署提出變更申請。

變更前後最受人質疑的,就是台電宣稱NAC公司提供的混凝土護箱產品型號較新,來不及納入當初所提的「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中,儘管現在提出變更,也只是選擇不同型號的貯存箱。

然而,比對變更前後的貯存箱規格會發現,原先「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所同意備查的規格應為,每個六公尺見方的護箱最多只能貯存六十八組已用過的核燃料束(即核廢料),護箱間的距離要有一‧六公尺,供吊卸燃料束的道路必須有八公尺寬,實際使用的貯存面積為○‧二一公頃。而未符合環評規定的「較新型號」護箱,每一項數據都不符原先的標準:護箱面積縮小為五‧二五公尺見方、護箱間距縮短為一公尺、道路寬度縮成六公尺、每組護箱的貯存數卻增加為八十七組。

這樣的變更使得整個貯存面積縮減了近一半,預計存放的二千四百組核燃料束勢必置放得更緊密,但台電卻蜻蜓點水表示,「僅型號修訂」。

 

核廢迄今無解 核你到永遠


在福島核電廠工作長達三十五年的工程師小倉志郎在《核電員工最後遺言》一書中揭露:「核廢料之間的貯存距離非常重要,單單是燃料棒吊上吊下更換時不小心掉落的風險,或作業人員不小心將重物掉到(冷卻)池裡,都有可能會造成破損而產生核反應,池裡的燃料棒密度越高,發生事故的可能性就越高。」

台灣第一座核電廠於一九七八年正式運轉,當年,這是被寫入十大建設的「德政」,政府為台灣趕上世界各國興建核能發電廠的潮流自豪,但核分裂作用表面上似乎帶來廉價電力,卻也帶來世世代代子孫必須承擔的「共業」,就是人類至今都還未找到核廢料的解決辦法。而台灣核電從開始運轉至今,已經錯失三十二年的解決時機。

芬蘭有個地方名為安卡羅(Onkalo),意思是藏匿的地點(hiding place),這裡有條深達五百公尺的地底隧道,貫穿芬蘭地底有十八億年歷史的結晶片麻岩層,上萬噸的核廢料將被掩埋在這裡。為了封印這些人類製造出來的恐怖怪物,掩埋工程必須絕對堅固安全,還要禁得起氣候變遷;貯存場預計在二一○○年裝滿,屆時整座設施必須全面封閉,至少十萬年不能再打開,因為這是核廢料中高放射性物質的半衰期年限,但人類在地球上的演化史至今也不過二十萬年。

在名為「核你到永遠」(Into Eternity)的紀錄片中,丹麥導演麥可麥森(Michael Madsen)用沉靜的鏡頭,帶領觀眾進入這個埋藏永恆祕密的地道。芬蘭當地的醫療主任說:「核廢料所造成的輻射具有穿透力,傷身卻看不見、聞不著,一開始沒有感覺,約一小時後開始作噁,此時你可能會懷疑食物中毒,接著兩星期後流血、發燒等症狀出現,幾星期後就會死亡。」

一般核廢料可分為低放射性和高放射性兩種,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創辦人、台大化工系教授施信民指出,即使是中低階核廢料,也要至少三百年才能度過輻射物質半衰期。而台灣對於低放射性核廢料的處理方式,就是暫時貯存在蘭嶼,以及三座核電廠的臨時倉庫中。

 

最終處置場 二○五五才運轉


至於高放射性核廢料,行政院原能會放射性物料管理局副局長邵耀祖解釋,國際間有兩派主張,其一是回收再利用,其二則是直接做最終處置;目前包括日本、德國、英國、法國都採取回收處理,直接採取最終處置的有芬蘭和瑞典。「而台灣的管理策略是,我們不會自己做再處理,但也不排除把用過的核燃料依照國際核子保防規定的前提下,送到國外處理。」邵耀祖說。而經濟部長施顏祥也在十一月三日公開表示,台灣的高放射性核廢料將會採取境外處理。

 

政府雖已有主張,但學界對於再生處理存疑。施信民說:「再生處理的其中一種辦法,是把核廢料中的『鈽』提煉出來,再將鈽投入快速滋生反應器。但問題是,先進國家如德國、法國、英國都嘗試過,做起來都不如理想。」最有名的案例就是日本文殊電廠,歷經冷卻劑洩漏、修復、失火等重大問題,最後停止運轉。施信民直言:「全世界的快速滋生反應器都沒有成功。」

 

除了提煉「鈽」之外,另一種再生處理方式是結合鈾和鈽的混合燃料,簡稱MOX,但這次出事的福島核電廠就是用MOX燃料。再以德國為例,其每年送到法國處理的核廢料就是提煉成MOX燃料,但這些MOX每次回運德國,都會引起德國民眾激烈抗爭。邵耀祖也坦承:「經處理過的核燃料的確會產生更高放射性的廢料。」

 

種種證據都顯示核廢料難以處置且極度不受歡迎,原能會放射性物管局在二○一○年七月提出的審查報告揭示:「台電公司自從一九八六年執行用過核子燃料最終處置計畫以來,尚未展現具體成果。」直至今日,台電公司提出的處置時程規畫要到二○五五年才能正式運作。

 

非核家園

 

非核家園

 

緩不濟急 像沒蓋廁所的公寓

 

核電廠在興建時沒有事先規畫貯存核廢料的措施,旅日作家劉黎兒批評,「這就像是沒有蓋好廁所的公寓。」施信民則說:「要解決核廢料,唯有不再生產核廢料。」

 

台電這次的中期貯存計畫變更案再次凸顯出我國核廢料政策的荒唐。台灣目前貯存在「初期」冷卻池的已用過核燃料棒共有一五四五九束,早已達到飽和,台電曾不只一次表示,核一廠貯存用過核燃料的冷卻池滿就應該除役,但核一役滿年限自二○○六年三度延後,每一次都是調整置放格架,讓核燃料密度更高、更危險。

 

自從今年日本強震引起福島核能危機後,同屬地震帶的台灣更應重新審視核廢料處理問題,但台電在變更報告中只交代輻射劑量低於每年○‧○五毫西弗的標準值,完全沒有提及乾式貯存槽遇到大地震、海嘯,或土石流的因應策略。綠黨中執委王鐘銘指出,「面積縮小、間距變窄、放置組數增加,這些改變都沒有經過任何安全評估,為什麼能做出『變更後無差異』的結論?」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則抨擊,台電在公開招標就應遵守環評審查結論,「如果後來需求改變,應該先通過環評再去招標?怎麼會先把案子標出去了,再來強迫政府一定要通過?台電顯然有行政方面的疏失。」

 

此外,台電在核二廠所規畫的乾式貯存面積從原先的一‧○八公頃,二度縮減為現在的○‧一一公頃。蔡雅瀅質疑:「貯存面積縮小了近十分之一,把放置貯存的設施改得更密集,是不是未來預備放更多?因為沒有任何地方願意作為終期貯存場,台電就把現階段的核廢料很密集地塞在核二廠。」

 

非核家園

 

假中期、真終期 除役渺無期

 

面對各方質疑,台電反駁,福島核電廠的核燃料採溼式貯存,引起鋯元素和水蒸汽作用,才造成氫爆,所以如果使用乾式貯存,就能避免福島這次遇到的核災問題。甚至連原能會也護著台電,邵耀祖聲稱福島的乾式貯存設施完全沒有任何損傷。

 

然而,經記者查證,福島核電廠的貯存設備全數為溼式冷卻池,並不能證明乾式貯存設備就能抵抗高強度天災;美國威斯康辛州Point Beach核電廠乾式貯存槽就曾在一九九六年發生過氫爆,將兩噸重的貯存蓋衝開。核電當局對於乾式貯存的選用邏輯極其可議。

 

王鐘銘直言:「為什麼非要蓋乾式貯存槽?就是因為政府不願面對我們在處理核廢料的成本有多高,只好一直說服我們有一種科技,可以把用過的燃料棒埋起來就會很安全,就不用管它了,這非常荒謬。」

 

邵耀祖回應:「除役就要把電廠拆掉,電廠拆掉就要把燃料池拆掉,那這些用過燃料要放去哪裡?所以乾式貯存計畫就是為了跟最終處置計畫銜接。」

 

環保團體一致認為,乾式貯存計畫最早提出的環境背景已和現在不同,如今政府宣布核一、核二、核三不延役,原訂乾式貯存所謂「中期貯存計畫」也不該繼續執行,甚至模稜兩可,假「中期」作為「終期」計畫。依照台電過去的做事方式,乾式貯存槽蓋下去,難保「除役」支票同樣一拖再拖。

 

若掀24公尺海嘯 核四恐怕擋不住

 

台灣對海嘯的模擬推算最早是在1973年,當時是為了核三廠取水口在海嘯來襲時也能安全取水的設計需要,由台電公司委託成大水工所教授黃煌煇(為現任校長)和水利系共同完成「墾丁海域海嘯及颱風水位推算」,其中推算得知墾丁海域在外海地震規模7.5時的海嘯高度是4.2公尺、週期是23.4分鐘。

 

至1983年,台電核四廠的廠基高度及進水口安全取水的設計考慮,也由成大水工所完成〈台灣電力公司核能四廠海嘯研究報告〉,其中推算得知,當台灣東北角外海發生規模7.93的地震時,海嘯高度是7.02公尺、週期是44.28分鐘,同樣的試算公式推估,2111年(即使核電廠除役,但核廢料儲存問題,仍會受海嘯影響)台灣若發生規模8.49的地震,將會興起24.81公尺高的海嘯。

 

在馬政府最新提出的「穩健減核」計畫中,核四廠的耐震評估項目上明列,核四廠房高程設計為12公尺高,缺乏其他相關根據即粗略導出「耐震、防海嘯及排洪設計,具有足夠安全餘裕」的結論,與專家的評估相差甚遠,一旦發生海嘯,結果令人擔心。

延伸閱讀

裝載池變冷卻池 核二廠「換裝」惹議

2017-06-08

台灣三座核電廠潛在危險性更勝福島

2012-03-01

核災一旦發生 房產歸零、股票變壁紙

2011-08-04

破解「以核養綠」10大謊言!環團:公投理由沒見任何綠能內容

2018-11-05

核電一年、核廢萬年!運不出台灣...你知道「核廢料」最後都去哪了嗎?

2019-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