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是鬧劇還是悲劇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是鬧劇還是悲劇
彰化溪州農民帶著鋤頭、水稻,抗議中科四期調度農業用水工程搶奪農民用水,中科四期計畫既已生變,要求引水工程立即停工。(攝影/鐘聖雄)

朱淑娟

政治社會

UDN.COM

796期

2012-03-22 15:48

面板大廠友達光電遭到美國反托辣斯控訴空前危機,連帶友達中科四期二林園區計畫可能繼續停擺。這個當初國科會計畫投入五三九億元,為友達量身打造、傾國家機器支持的園區,如今「前途未卜」。也再次活生生見證一個國家重大政策草率、侵犯人權的過程。

三月十二日,國科會主委朱敬一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因「大度攔河堰計畫」取消,長期水源沒著落;加上原本要進駐興建大尺寸面板廠的廠商已不進駐,導致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開發計畫生變,已報請行政院重新調整園區未來方向。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

隨著友達想抽腿,讓為友達量身打造的中科四期二林園區計畫平添變數。

 

倉卒選址 種下敗因


朱敬一口中的大尺寸面板廠商,就是近日在美反托辣斯官司即將判決的友達光電。在政府投入百億經費,不畏環保人士反對,破環環境、進行土地徵收、公共工程建設後,友達卻在最後關頭喊卡,這樣的結果誰該負責?當然,朱敬一勇於面對二林園區變化值得肯定,但真要檢討就必須追究政策源頭,而不是只把失敗歸咎外在環境改變。更何況才不過四年,如此重大的政策連外在環境都掌握不了,還波及人民付出慘痛代價,也必須為自己的無能負起責任。事實上,當初為友達量身打造的二林園區決策,一開始就是錯誤連篇。

當初憑友達一紙承諾,國科會就火速展開用地遴選。二○○八年八月十八日起的短短三天時間,遴選委員就已現場勘察七個預定地,然後在八月二十日選出彰化縣二林鎮作為中科四期園區落腳之地,總面積約六百三十一公頃。

 

水源不足 早有困境


當時考量二林鎮大排沙農場是台糖農地,土地權較單純,加上彰化縣政府積極配合。但倉卒選址並未考量區位特性,也種下二林園區日後生變的因子。○九年四月十四日,內政部營建署區域計畫委員會第一次審查中科四期時,台北大學不動產與環境城鄉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就曾質疑,中科四期選在二林鎮,完全違背國土規畫原則,「怎麼可以把一個高科技產業設在台灣中部重要農業生產地帶精華區?同時把一個高耗水產業設在嚴重缺水、地層下陷地區?」

朱敬一提到「大度攔河堰計畫」取消,是二林園區生變的主因之一。依水利署規畫,未來大度攔河堰水源要供給國光石化、中科四期,但當時大度攔河堰、國光石化環評都還在爭議中。在選址過程中,就不斷有人提醒,如兩計畫生變,中科四期水源就會出問題,國科會早就應該了解狀況。

但國科會並未針對此變數妥善考量,直到國光石化取消、大度攔河堰也蓋不成後,才以編列二十三億元預算,委託彰化水利會,沿著彰化縣溪州鄉百年歷史的莿仔埤圳興建「中科四期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工程」的方式,解決中科四期用水問題。目前莿仔埤圳沿岸農民的灌溉用水,早已面臨「來四天停六天」的困境,這項工程更激起農民搶水危機。農民鄭萬來都快九十歲了,還拖著年邁身體多次北上陳情:「農民都靠這條水圳生活,這點請政府考慮一下,拜託拜託。」

朱敬一說,未來希望就二林園區水源、廢水排放問題調整產業。例如,精密機械產業用水只有光電產業的十四分之一,這對缺水的地方是比較好的方向。話說回來,這不是早在三年前二林園區選址時,就該考慮的嗎?朱敬一表示,光電產業局勢改變不是當初可以預期的。且早在○八年十一月友達就透露由於產業不景氣,建廠計畫至少延後半年。

 

產業生變 卻無警覺


但政府無視這個警訊,且排除所有反對聲音,只顧照自己排定的戲碼演下去。○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總統馬英九甚至親臨動工典禮。所有行政程序都弄好了,就等著把友達送進園區。然而,面板業景氣並沒有回春跡象。一○年三月,友達高層出席一場座談時再度表示,二林園區投資計畫,確定無法在當年動工。即便如此,所有的土地徵收、公共工程還是持續進行。

政大公共行政所副教授杜文苓指出,這告訴我們科學園區所要引進的產業,往往是計畫趕不上變化,政府有沒有必要再為這樣的企業量身定製園區?若仍依一九八○年代模式規畫科學園區,提供優惠租金、水電,國家的投資就會出問題。

 

草率行事 損公信力


另外,再從廢水排放來看決策過程的草率。最早中科廢水規畫排放舊濁水溪,引發彰化縣福興鄉漁民抗議後,○九年六月三十日國科會中科管理局副局長郭坤明又提出改排到濁水溪。當時環評委員、台北科技大學教授林震洋就說:「今天很令人震驚。」


然而因為改排方案引發雲林縣抗議,中科管理局又在○九年十月五日環評會時提出「排放濁水溪、舊濁水溪都可行」,接著再傳出把中科四期廢水給國光石化用的方案。最後副總統、前行政院長吳敦義提議海洋放流。

○九年十月三十日,環評做出「排入舊濁水溪、濁水溪兩案都可接受」的結論,還附帶一個「吳敦義版的海洋放流」。當天中科管理局局長楊文科信誓旦旦表示,會依政策指示採取海洋放流。在海洋放流未經論證是否為較佳方案時,環保署長沈世宏即強調:「用常識判斷就知道比較好。」如此通過的環評結論,似乎已預見如今廢水爭議的歹戲拖棚。

政策忽東、忽西,後果卻要人民承受。園區內百年聚落相思寮被迫徵收,廖本全說他只要閉上眼睛都會想到相思寮七、八十歲阿公阿嬤的苦苦哀求:「土地都給我們霸占去,我們一家要去住哪裏?」即使去年中行政院迫於壓力,宣布保留相思寮,但農民在經歷不確定的波折後,許多人早已遷離四散。

 

○九年六月十五日,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詹順貴質疑這項土地徵收不符合公益時,中科管理局副局長陳銘煌回答,光電產業促進經濟、創造就業,符合公益。而如今農民想問陳銘煌:「你所說的『促進經濟、創造就業』在哪裏?」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說,為何這麼重大的興辦計畫竟會如此輕率,土地、用水是農民的基本人權,隨便弄一個興辦計畫就要徵收人家土地、搶農民用水,把基本人權剝奪掉,「政府可以這樣對待人民嗎?」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

中科四期政策忽東、忽西,後果卻要人民承受。圖為馬英九(右二)參加中科四期動工典禮。

 

誠心檢討 創造多贏

 

事到如今,中科四期不但政府輸了、人民、環境也都輸了。楊文科估算,連同土地、徵收、公共工程費用,至今二林園區投入約一三○億元。這還沒算到優良農地的消失、人權的侵犯、以及人民的信任等「外部成本」。二林園區何去何從正待檢討,杜文苓強調,國科會應檢討中科四期在決策過程中不科學、不民主的部分,而不是這個產業不行了,就再引進另一個產業。

 

廖本全表示,國科會首先要認錯,並把錯在哪裏向社會大眾說明。接下來不只要體檢政策,還要健全行政體系。果真如此,國科會將樹立台灣行政體制的典範。

 

中科四期二林

▲點擊圖片放大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緣起

 

2008年國科會為因應馬總統「愛台十二建設」提出中科四期計畫,預計引進光電、半導體、精密機械、生物科技等產業。2月25日成立「科學園區策略發展委員會」,5月29日友達光電發文指預計投入4000億元,興建兩座十代廠、兩座十一代廠,並提出用地400公頃、用水及用電等需求。隨後國科會選址彰化縣二林鎮作為園區用地,總面積631公頃。

延伸閱讀

溯溪百里 直擊濁水溪八年浩劫

2010-08-12

經濟與環保 雙贏還是零和?

2010-08-12

中科四期開發爭議的「正義」思辯

2012-10-18

中央、地方各自為政 讓千頃工業地養蚊子

2019-01-30

兩大開發案獵農地 居民憂水質惡化 供水吃緊 竹縣府還跟75萬新竹人搶水?

2021-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