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彌補台電虧損外 政府應有更積極作為

彌補台電虧損外 政府應有更積極作為

鄭淳予、林筱庭

政治社會

797期

2012-03-29 11:45

選後各項物資齊飛漲,民眾痛苦指數持續飆高,根據《今周刊》調查,有超過八成的民眾認為電價不該漲,若將漲價部分轉為發展綠能,則有超過五成民眾贊同,顯然民眾希望政府調漲電價後有更積極的作為,而不僅是彌補台電虧損而已。

國內的油、水、電價格長期以來不只隨著國際能源價格波動,也隨著政治、選舉等因素,擺盪在漲凍之間。

時間回溯到二○○八年,馬英九就任總統後,即宣布油、電、天然氣價格解凍調漲,而今馬總統連任成功,新任閣揆陳?上任後,國內油、水、電價調漲價格的聲音再度四起!

從總統、閣揆、經濟部長、台電一連串的言論當中,已經可以清楚地了解到,這一波「油電漲價」勢在必行,目前行政院、經濟部與台電已在密集研議電價調整案,據聞最慢五二○總統就職前電價就會調漲,初步計算這波電價調整,漲價幅度可能多達兩位數。

 

民調結果 不應為了彌補台電虧損而漲


由於二月以來油價、瓦斯漲個不停,甚至學費也醞釀調漲,現在又多一個電價要調漲,在萬物齊漲、薪水卻遲遲不漲的同時,各界對於電價調漲反彈聲浪四起。《今周刊》也特別委請波仕特線上市調公司,針對台灣民眾對於電價調漲及了解程度進行問卷調查。

根據《今周刊》所做的問卷調查顯示,一般民眾不僅對目前國際電價行情一無所知,對於當前台灣的低廉電價也毫無概念,但卻是聞漲色變。

根據國際能源署二○一○年調查,台灣每度住宅用電為二.七元,在鄰近國家當中,除了南韓電價與我國相當之外,香港一度電為三.九元、日本一度電為七.五元。台灣電價偏低,電價應該調漲嗎?《今周刊》問卷結果顯示,有一八.四%的受訪者認為「應該」,但是有高達八一.六%的人認為「不應該」。

會有這樣的結果,波仕特分析認為,這是因為香港以及日本的用電度數高,但相對來說,這兩地的人民所得也高,因此可以負擔較高的電費。

若以去年台灣家戶每月平均用電為三二三度,換算每個月電費為八八二元,若電費調漲,大家可以接受的漲幅區間為何?結果發現,有八七%的受訪者表示「每度電漲一元以內」比率最高,其次是「每度電漲一至二元」有一○.二%,其餘比率都在個位數以下,由此可知,電費若真的必須調漲,若調幅在二成以內,將是一般民眾可以接受的範圍。

我們進一步問到,如果電價分級調漲,使台灣電價合於公平正義原則,漲價的部分由政府成立專款協助發展我國綠能產業,則有過半數的民眾表示贊同,真正持反對或非常反對意見者,只有不到二成,這足以顯示一般民眾其實願意接受有積極作為當作前提的電價調漲條件,而不僅是為了彌補台電虧損而漲價。

 

台灣電力

▲點擊圖片放大
 

問題癥結 過低電價造成企業投資誤判


國際能源署資料指出,二○一○年在世界三十四個主要國家中,台灣的住宅用電價格倒數第二名,工業用電價格則是倒數第四名,到了一一年價差更形拉大。「能源價格低於國際水準,只會讓台灣整體的能源使用效率低落,不利於長期產業競爭力。」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梁啟源說。

「台電價格訂定本身就是個問題,長期以來都是亞洲鄰國最低價,起初是為了競爭優勢,但卻造成整體產業結構偏向石化、鋼鐵等重工業。」

國政基金會科技經濟組召集人、政大經濟系教授林祖嘉指出,電價偏低等於變相鼓勵高耗能產業,使得台灣的「能源密集度」(編按:即每單位國民生產毛額消耗的能源數量,高密集度代表能源轉換國民生產毛額的成本偏高)長期居高不下。

以用電量來說,根據二○一一年的統計,台灣一年工業用電量占總用電量的七成,住商用電僅占三成,不過在電價的分擔上,工業用電電價占總電費的六成五,住商卻占三成五。

綠色行動聯盟董事趙家緯就說,台灣工業用電量是住商用電的三倍,不過政府過去五年,每年平均卻要花掉約五百億元補貼價格偏低的工業用電,用電愈多者受惠越大,顯然不合理。

根據美國能源資料協會統計二○一○年,同樣為創造一美元的國民生產毛額,台灣比日本多消耗近一.八倍能源,同時每人每年消費一單位能源所排放的二氧化碳,也比日本高出四○%。

「一切都是因為油、電價格太便宜,尤其工業用電需求高,價格卻偏低,完全不合理。」林祖嘉說,這次電價調漲,台電應拉開電價級距,讓用電大戶負擔高電價,調整電價結構才能使能源更有效利用。

 

台灣電力

 

台灣電力
 

補救方法 根據電力結構分級調漲費率


「尤其電價只占重工業成本不到二%,政府根本不用擔心調高電價會使工業出走,反過來更應該調漲促成產業轉型,才能符合國家節能減碳政策。」林祖嘉認為,往「無煙囪工業」發展,例如觀光、服務業等,才是未來發展趨勢。

不僅是石化、鋼鐵等產業,台灣經濟研究院五所副所長陳詩豪表示,台灣高科技產業有一部分的競爭力就是靠低廉的水電價所培植。

「高科技產業擁有密集的全自動化廠房,這些都需要靠大量電力維持運轉,但最後大家都在賺二%至四%的毛利。」

陳詩豪強調,不符合成本的電價已長期誤導企業界對資源成本的估算。「就因為台灣的能源價格完全被低估,讓大家誤判台灣能提供投資高科技產業的條件,最後可能也造成產業升級的阻力。」

 

「電價每度不到三元的時候,造成了大量的投資,但是當電價恢復到正常合理的水準,可能是四元或五元的時候,就會造成原先產業結構的崩潰。」依此看來,唯有立即導正各界對於能源價格的錯誤觀念,才有可能遏止惡性循環的發生。

 

國內工業用戶一直是致使高耗電成本機組必須發動的高用電戶,但政府過去卻站在產業補助的思惟,形同「買越多,算得越便宜」的計價方式,陳詩豪認為,分級電價的出發點就在於回歸成本使用的重分配,用電量最高者,就必須分攤費率較高的電費,這已是必然的趨勢。

 

台灣電力

由於工業用電有補助,住家的每度電價反而遠高過工業用電。(攝影/林煒凱)

 

長久之計調整台灣產業與能源政策 

 

從《今周刊》這次所做的問卷結果顯示,有超過半數的民眾在符合公平正義原則下,可以接受電價調漲,且漲價部分能撥入專款,協助發展綠能產業,顯然民眾並非毫無理性地抗漲,而是希望主管機關在漲價的前提下,可以提出更具體、更具有建設性的計畫。

 

這部分則需要主管能源及台電的經濟部能夠具體提出一套完善的漲價計畫及配套措施,而不要讓民眾認為電價調漲只是為了彌補台電的虧損。

 

以目前台灣經濟部旗下能源局在綠色能源的開發來看,主要還是以風力發電和太陽能光電為重點,之後能源局也將陸續提出「千架海陸風力機」以及「陽光屋頂百萬座」計畫。

 

但根據台電高層主管指出,現行太陽能電力每度成本高達十二至十五元,民眾能否接受反映成本後相對昂貴的綠色電力,後續還有待觀察。

 

林祖嘉認為,能源價格上漲是長期趨勢,民眾一定要有心理準備,電價即使現階段不調,未來幾年內也一定會大幅調漲,「尤其台電是國營事業,虧損也是全體納稅人在負擔,不如早日調整價格,讓使用者付費,而非由政府一味補貼電價。」

 

其實在這波電價調漲聲浪之下,政府與台電要思考的,不應該只是彌補虧損、減少虧損的問題,而應該更積極地全面規畫台灣產業及能源政策的發展方向,而不是讓台電繼續躲在「因為不能轉嫁所以虧損」的羽翼下不求進步。

 

綠色電力

指來自再生能源所產生的電力,如風能、太陽能、水力等。一般電力使用因無法區別電力來源,故不會以電力來源的不同徵收不同電價,但綠色電力具有較傳統電力低碳與低汙染排放的特性,在先進國家被區別於一般電力,而收取綠色電價。

延伸閱讀

新電價公式 開啟電業自由化契機

2015-01-22

政府政策消極 /扼殺全民環保夢!

2011-09-29

台電賠越多福利越好 共體時艱淪空話

2012-09-13

晚上用洗衣機較便宜?網傳「夏日電價分時段、價差達10倍」 台電曝真相

2020-06-28

國人核電意向調查》近5成民眾願承擔更高電價 環團:節電最大紅利是降低空污

2021-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