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走了一個鄭弘儀 政論節目將重洗牌?

走了一個鄭弘儀  政論節目將重洗牌?

鄭淳予

焦點新聞

807期

2012-06-07 10:13

台灣最具指標的親綠政論節目吹熄燈號,夜間時段的政論節目收視群是否會重新洗牌?各家電視台將有什麼動作搶攻這塊必爭時段的收視?台灣政論節目所象徵的意見指標將有什麼消長?

「過去十年,我相信我做節目也有錯的地方,如果有傷到人,(那些)被我傷到的人,我在這邊跟大家抱歉,我不是完美的,但是我很認真。感謝觀眾朋友的相隨,感謝三立給我栽培、給我機會,我們會繼續為台灣來守護,非常感謝大家。」

五月三十一日,「大話新聞」主持人鄭弘儀在最後一集節目的最後十分鐘,又是合掌、又是鞠躬,感性地為「大話新聞」節目畫下句點。然而,許多當天call-in進節目的觀眾,以及聚集在三立電視台外的粉絲們,卻無法接受「好聚好散」的說法,要「聲援」鄭弘儀的忠實觀眾,更誓言拒看三立。

一個政論節目主持人下台,卻引起觀眾這麼大反應,恐怕是台灣社會的奇特現象。

 

「大話」引風波 三立惹非議


儘管鄭弘儀對外聲稱,去年底就因要照顧家人,而向三立提出辭呈,但他手上的另外一個主持節目「新聞挖挖哇」並沒有異動的消息傳出,外界自然把矛頭,指向一直有意將戲劇節目推廣至中國的三立電視台高層。

事實上,三立高層「向中間路線調整」的傳言一直存在。去年,三立新聞部政治組的主管職出缺,就有長期在「親藍媒體」工作的資深媒體人接到三立的延攬徵詢,讓當事人納悶,懷疑三立是否有意調整立場。

但因當時已接近總統大選,為鞏固既有收視群,三立並未真的做出顯而易見的「調整」。選後,下一次的全國性大選縣市長選舉,要等到明年年底;值此選舉淡季,正是電視台調整路線的好時機。

根據TVBS高層主管指出,過去幾年來,「大話新聞」的收視率始終超越同時段的「二一○○全民開講」。

 

政治冷感  政論節目收視降


以國內電視圈生態來看,電視台選擇一定的政治立場,其實也是基於市場考量。放眼望去,親藍電視台始終多於親綠電視台,三立「大話」因立場鮮明,而長期坐擁親綠收視群眾的基本盤。

一九九三年開播的「二一○○全民開講」,算是國內政論節目的鼻祖,開創國內政論性節目的標準規格。在兩小時的節目中設定新聞討論議題,由主持人指定來賓發言,並以現場直播形態,同步開放民眾call-in加入討論。早期,「二一○○」為貼近民意,時有「下鄉開講」的設計,主持人李濤的個人風格,也為該節目樹立招牌形象。

在「二一○○」開播之後,隨著新聞台增設,新聞性政論節目成為填充時段,並且樹立電視台言論走向的重要指標。○二年開播的「大話新聞」,恰好和立場親藍的「二一○○」分據藍、綠兩方收視群。每逢選舉,政論節目更像是加裝驅動程式,吸納中間偏藍或中間偏綠的選民,依附在兩大言論立場上,獲得政治認同與情緒紓解。在選舉期間,政論性節目的平均收視率幾乎都可以達到一.○以上。

長期下來,政論節目成了政治人物和選民之間的媒介,讓台灣「非藍即綠」的政治版圖更明顯。

選後,政治狂熱氛圍不僅漸漸褪去,對中間選民來說,政治人物和政治議題都讓人疲乏;這樣的情形完全反映在政論節目的收視率。以「大話」為例,五月的平均收視大概都在○.七至○.九之間,低於今年一月屢破一.○的平均收視。

 

藍綠惡鬥  民眾疲乏


選後至今五個月內,馬政府從美牛進口、油電雙漲,到證所稅開徵等重大新聞議題,一再刺激民怨;站在監督立場的民進黨雖然批評不遺餘力,卻未能提出更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案,其制衡力道明顯有局限性。文化大學廣告系副教授鈕則勳指出:「值此同時,民進黨反而提出挺扁連署、特赦阿扁這類高政治意識形態的議題,讓中間偏綠的支持者不知為何而挺。」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選舉期間獲得過半數民意的馬政府,在這幾個月內也急速敗光支持率,五二○就職典禮前,馬團隊的施政滿意度只有二○%,足見泛藍支持者的失望。

當藍綠兩方的支持者對於各自陣營都意興闌珊,自然形成一股政治冷感的氛圍;靠鞏固意識形態來坐收既定收視群眾的政論節目,當然也面臨聲勢下滑的危機。

深藍或深綠支持者對於政論節目的收視效益呈現邊際遞減,其實是有跡可循的。鈕則勳觀察到:「選後,連Makiyo事件在政論節目上都可以討論兩周,可見得製作團隊本身也已意識到瓶頸。」

今年二月,「二一○○」厲聲撻伐Makiyo事件,使得原先僅○.七七的平均每分鐘收視率一舉飆高到一.三五,拿下收視冠軍;不願搭議題順風車的「大話」,平均每分鐘收視率則從○.九五掉到○.八。可見民眾對於偶發社會新聞事件的關注,遠遠高於無從撼動的政治局勢。

在未來至少半年沒有選舉議題可供驅動的情況下,三立可說是預見收視萎縮的趨勢,顧不得「大話」短時間內還有收視第一的金字招牌,忍痛做出調整。

 

三立修正期  年代急起直追


儘管如此,鈕則勳認為,三立在「大話新聞」停播後,並不會出現太明顯的「言論修正」。「三立頂多從深綠修正往中綠或淺綠,不太可能完全訴求中間選民。變動太大,對於電視台本身也不利。而且『大話』之外,三立還有『新台灣加油』節目繼之而起,挺綠民眾還是可以從中獲得鼓勵與安慰。」未來夜間談話性節目的收視率是否面臨大洗牌,仍有待觀察。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一○○」與「大話」藍綠涇渭分明下,年代的「新聞面對面」竟然在夾縫中殺出一條生路。
一○年五月底,年代新聞台因五都選舉而開播「新聞面對面」。在去年總統大選期間,宋楚瑜三度上該節目接受專訪,意外暴紅,兩者相互拉抬聲勢,使得「新聞面對面」成為非藍即綠的政論節目版圖中,精確吸引中間選民的異數。

 

對於「新聞面對面」的崛起,鈕則勳表示:「這是年代新聞台操作藍海策略成功。」其實,「新聞面對面」打破了許多政論節目的「標準條件」,首要就是言論立場的平衡。年代新聞台副理、「新聞面對面」監製人劉俊麟開宗明義主打三十五歲上下的白領階級,這個年齡層的收視群眾對於政論節目的接收,會傾向於議題導向,更甚於立場導向。

 

「新聞面對面」將節目設計成媒體提問團與來賓,並且盡量平衡來賓的立場。且有別於其他政論性節目的主持人都具有鮮明政治立場,「新聞面對面」主持人謝震武更著重在掌控討論節奏,不訴求個人意見。年代新聞台公關部主任張怡榆表示:「節目主打的是吸引所有人關心的議題,所以操作角度當然也是以議題為主。」

 

此外,「新聞面對面」採取預錄模式,直接取消過去政論節目必備的call-in單元,鈕則勳分析:「會打進節目的民眾,大多還是政治立場較鮮明的支持者,年代捨棄這個族群,讓討論不被打斷,反而能談得更深入。」

 

「新聞面對面」播出時間為晚上八點,其他新聞台都還在播報新聞,策略性地以時段做出收視區隔,領先他台政論節目一小時。張怡榆指出,「新聞面對面」在五月的平均收視率大約在○.六至○.七之間,有時甚至會超越「二一○○全民開講」。

 

選後,從老牌政論節目收視群的萎縮,到新形態政論節目的崛起,或許說明了一個事實,就是台灣民眾對公共議題的關切已漸漸凌駕對立場的捍衛。明星主持人與固定的名嘴來賓,或許還是得找出新的遊戲規則,才能再次吸引觀眾青睞。

延伸閱讀

詹仁雄 星光璀璨的綜藝大魔王

2007-06-28

陳揮文把錢存在銀行最穩當

2010-03-04

一張嘴撼動整個歐巴馬王國

2010-11-11

廣告商找上門 關鍵時刻主持人劉寶傑為何堅持0代言?

2018-11-07

我對台灣政論節目與名嘴生態的經驗分享

2021-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