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挖良田、花大錢 高屏大湖開發引爭議

挖良田、花大錢 高屏大湖開發引爭議
環保團體及當地居民從反美濃水庫到反高屏大湖已超過10年,要求政府應提出永續的水資源替代方案。

朱淑娟

政治社會

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809期

2012-06-21 16:06

爭議超過十年的高屏大湖開發案,近日重啟環評差異分析審查,開發必要性成關鍵。水利署企圖縮小開發規模、變更取水方式,取得社會支持,然而台灣是否還要「挖良田、花大錢蓋水庫」,值得各方深思。

台灣重量級的水環境專家、中央大學名譽教授歐陽嶠暉,日前在「高屏大湖」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審查會中說,「十五年前的水資源方案著重在『開發』,現在是強調『效率化管理及調度利用』,思惟已經不一樣了。」

然而,水利署在十年後,還是堅持依當年高屏大湖的規畫,挖良田、花大錢蓋水庫;另一方面,十多年來環保團體從反美濃水庫,到反高屏大湖,至今緊咬不放。台灣土地有限、財政困難、糧食自給率低,面對氣候變遷下的水資源難題,除了蓋水庫,是否還有更符合永續的水資源方案。

一九九○年代,環保人士反美濃水庫,後來政府提「吉洋人工湖」作為替代方案。吉洋人工湖在二○○二年七月通過環評、○四年十二月經行政院核定,但因環保人士持續反對,立法院年年刪除預算,導致無法動工。

 

高屏大湖

原名「吉洋人工湖」,預定地在高雄市旗山區、美濃區、屏東縣里港鄉,屬於台糖手巾寮農場、土庫農場,總面積697公頃,有效水庫容量約5500萬立方公尺,分為A、B、C、D、E五個湖區。水利署修正後第一期工程先做E區183公頃,有效蓄水量1500萬噸,每天可供水10萬噸。

 

高屏大湖

▲點擊圖片放大

 

水利署說法 有助大高屏區穩定供水


八八水災後,水利署在《 曾文南化烏山頭水庫治理及穩定南部地區供水特別條例》的「穩定南部地區供水計畫」中,夾帶一百六十一億元預算興建吉洋人工湖(後改名高屏大湖)。突破預算障礙後,水利署修正計畫,將工程分為三期,第一期先建一百八十三公頃的E區,並將興建預算調降為九十億元。

水利署南區水資源局局長賴建信表示,目前高雄地區每日用水需求一百六十三萬噸,預估二○三一年再成長到一百九十九萬噸。但目前每天只能供應一百四十一萬噸,不足的水量要移撥農業用水。

他強調,高雄地區水源主要來自高屏堰,但高屏溪降雨豐枯差九倍,暴雨時又留不住水,導致枯水期供水存在極大風險。八八風災時,三天下了兩千五百毫米,把一年的雨都下光了,不到半年,高雄又進入枯水期。

建人工湖是為了將豐水期的水存來以備枯水期使用,估計高屏大湖有效蓄水量一千五百萬噸,每天可供水十萬噸,有助於穩定南部用水。

既然如此,環保團體以及當地農民為什麼要反對?

 

環保團體說法 犧牲救命良田 用水量超估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從反美濃水庫到反高屏大湖,十多年來始終堅持台灣應朝向節水型的永續社會去努力,他強調,「水庫開發應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而不是優先方案。」

依屏東縣里港鄉土庫村內耆老口述,當地土質深厚,為務農之上好田地,故稱為「土庫」。一望無際平整的農地,農民承租來種毛豆、西瓜、水稻、玉米等,多年努力,這裡已成為台灣知名的毛豆示範區。李根政強調,那七百公頃農地約可養活一萬人,救命良田為何要拿去蓋水利設施?

反高屏大湖自救會總幹事黃森蘭去年在立法院公聽會中強調,台灣糧食自給率低,去年五月馬總統已宣示將糧食自給率從三一%提高到四○%,「好好一塊地,為了後代子孫,我們一定要站出來反對。」

水利署估計到二○三一年,高雄市每日用水量還要再成長三十六萬噸,但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楊俊朗質疑,過去六年高雄市自來水用量「零成長」,水利署是用錯誤的假設去預估錯誤的成長量,有恐嚇人民之嫌。

其中,水利署預估南部科學園區高雄園區每日需用水十萬噸,李根政卻指出,去年高雄園區實際用水每日六千噸。另外多年來,水利署不斷宣示節水政策,目標是未來每人每日用水要降到兩百五十公升,但又預估高雄地區到二○三一年每人每日用水要成長到兩百八十公升,政策宣示與執行明顯有落差。

 

高屏大湖

高屏大湖預定地的台糖土庫、手巾寮農場,一望無際的平整農地,是台灣珍貴的優良農地。

 

替代方案多 改善漏水率、廢水回收皆行


南方水盟呂翊齊說,高雄自來水漏水率達二六.二%(水利署表示,扣除無費用水,漏水率應是一七.八二%),遠高於上海一○%、新加坡五%、東京三%。台北市曾補助五十五億元改善漏水率四.一七%,每天增加十五.八萬噸。他強調,「有更好的替代方案,為何還花大錢做人工湖?」

歐陽嶠暉也說,自來水公司已表示到二○一七年漏水率要降到一五%,相當於高雄市的漏水率可從現在的二六.二%,降到一一.二%,每天約可增加供水十八萬噸,他建議,「這是否可替代一部分供水?」

李根政表示,其他替代方案還包括改善東港溪水質;另外中洲汙水處理廠目前每天處理九十萬噸廢水,只要回收三分之一,就有三十萬噸水可供給工業用水。而且,工業用水回收率低,只要提高一點點回收率,就可減緩供水壓力。

水利署「穩定南部地區供水計晝」工作小組委員、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理事長陳椒華說,這麼多替代方案水利署都不採納,堅持投入九十億元蓋一座每天只能提供十萬噸水的人工湖,她質疑可能有其他開發目的。

 

水資源政策矛盾 財政困難 仍花大錢蓋水庫


此外,高屏大湖工程本身也可能產生導致周邊淹水、引入地下水、搶奪農水等疑慮。屏東縣長室機要祕書鄭文山表示,這區域的地下水位約二.六到四.七米,但人工湖挖十二米深,湖水與地下水交換迅速可想而知。

 

李根政也指出,豐水期時,地下水甚至會湧出地表,等於是把地下含水層全挖出來,南部天氣熱蒸發量大,這種投資怎麼看都沒道理。

 

賴建信回應,E湖區是利用南化高屏聯通管輸送南化水庫的溢流水量(南化水庫的水由甲仙堰引入)。而南化水庫之所以有溢流量,是淤積導致水庫容量從一.五億噸降到一億噸,把這些溢流水引入高屏大湖,並不是抽地下水。他承諾未來人工湖將做不透水布或土堤隔離地下水,減少與地下水的交互作用。

 

李根政認為,高屏大湖爭議十年,關鍵在於台灣的水資源管理欠缺上位計畫(總量管制),任由各單位各行其是。負責供水的水利署只管開發水源,負責改善漏水率的自來水公司又常喊沒錢。環保署不願面對東港溪養豬廢水汙染,水質如何改善?

 

國家水資源投資的矛盾,又豈止高屏大湖而已,同樣問題也發生在國科會中科四期二林園區中期用水的方案上。

 

環球技術學院環管系助理教授張子見質疑,為了每天一.二二萬噸水,國科會寧願花近四十億元去做取水及淨水工程,也不願投入八億元去改善漏水。立委田秋堇不解,「財政困難,為什麼非花大錢不可?」

 

或許行政院可以把所有難處都指向水價過低,然而水價只是水資源政策的一環,其他能做的不做,又如何要求人民支持水價調漲。

 

水土保持做不好、水質汙染不面對、水庫淤積無力改善、替代方案又不願積極進行,最後只能多蓋水庫。但台灣還有多少農地可以這樣釋出?還有多少錢可以這樣投資?

 

高屏大湖

延伸閱讀

自來水管才是台灣缺水最大敵人

2013-03-21

曾1年漏掉近5億噸水,如今減少的漏水量可裝滿逾1座石門水庫!56年來首度汛期無颱,台灣如何留住更多水?

2020-12-09

40年來降雨最少的1年!石門水庫人工增雨「解渴」、南部不排除12月減壓供水

2020-10-22

水資源危機》半世紀最慘旱災 凸顯扭曲用水結構 揭開台灣留不住水真相 水利署怎麼救?

2021-06-16

半世紀最慘旱災的教訓!若颱風不來該怎麼辦?水利署「射4箭」設法為台灣留住更多水

2021-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