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導演楊雅喆看透背後意涵,就能放下一時得失

導演楊雅喆看透背後意涵,就能放下一時得失

鄭淳予

焦點新聞

攝影/陳永錚

832期

2012-11-29 14:42

一個周末之前,楊雅喆所執導的「女朋友。男朋友」還是本屆金馬獎的入圍大贏家,一個周末之後,台灣代表近乎全軍覆沒。應該是「期望最高、失望最大」的楊雅喆,卻讓人看到值得學習的反思態度。

「台灣電影一點都沒有輸,而且大勝!」第四十九屆金馬獎被稱為台灣電影「史上最慘」,只得了兩個獎項。入圍項目最多的台灣電影「女朋友。男朋友」,雖拿下女主角獎,為台灣電影扳回一城,卻也受了最多次的「摃龜」,導演楊雅喆還是開心出席慶功宴,甚至在臉書上振奮一呼。

熟識楊雅喆的人都知道,強作樂觀絕對不是楊氏風格。和他相識十年的圈內好友,身兼「女朋友。男朋友」副導演的周晴雯說:「我們私底下會自我打氣,希望獎留台灣,但還是很佩服這次的評審們,能勇敢地選出他們認為好的作品,沒有因為金馬獎是台灣辦的獎,就被地域性局限了。」

對楊雅喆來說,整體獎項表現或許輸了,但金馬獎以無私的視野和格局,贏得華語影人對主辦國的尊敬;能把得失心放一邊,是因為他總能把事情看得比別人更透徹,洞悉表象之下更深刻的意義。

頒獎典禮前,楊雅喆接受《今周刊》專訪,他一派輕鬆地說,無論自己有沒有得獎,對於已下片的電影都沒有實質幫助。製作預算約三千萬元的「女朋友。男朋友」,總票房約五千五百萬元,與戲院對分後,差不多收支平衡,楊雅喆已經覺得夠滿足了。

對於操之在己的過程,楊雅喆或許有一百分的自我要求,但對於操之在人的結果:「我只求六十分,一到平盤,我就覺得OK啦!」

寥寥幾句話,有點雲淡風清,「拍電影」對於在電視圈磨練好多年的他來說,不是內心熱血的夢想,反而像是水到渠成的緣分。看似無為,但他對於真正的「夢想」,卻有一番獨到見解。

 

桂綸鎂

楊雅喆(前排右)執導的「女朋友。男朋友」共入圍七項金馬獎,是獎項揭曉前,典禮上最風光的「台灣代表」。(圖片來源/明周提供)

 

反骨  碰觸敏感議題,星光大道上帶隊反核


「『夢想』兩個字在台灣社會已經被濫用到令人麻木,而且有點作噁了。類似的東西天天講,講到變成教條或是販賣東西的工具時,那和國家主義者宣傳愛國是一模一樣的!」楊雅吉吉慢條斯理地道破「大家都心裡有數」的假象,像是在冷靜陳述一個劇本裡的場景。

其實,這位帶著劇組人員貼上「反核貼紙」走星光大道的導演,一向反骨。「女朋友。男朋友」一片以跨越二十年的時序,拍出台灣解嚴和學運時代之下,人們追求自由,最後卻也被欲望所羈絆的無奈。

影評人聞天祥盛讚,楊雅喆的基本功很好,「女朋友。男朋友」表面上看來是青春物語,實際上是一個大時代的作品,不僅勇敢衝撞,又保有作品的細膩度。

楊雅喆的Guts(膽識)不僅止於拍電影,不久前,他批判旺中集團「太白目」,才會對清大生陳為廷威嚇提告,而包括林益世貪瀆案等引人討論的議題,都看得到他熱切在臉書上仗義執言。接下來,他也打算要拍關於政治陰謀的電影。

為什麼會特別對政治議題有興趣呢?楊雅喆怒瞪雙目,反問:「我不懂,現在的年輕人,為什麼都不關心這些問題?」

他想起已往生多年的父親,「小時候家裡不會有人談政治,我爸喝醉酒時會罵國民黨,我媽就會叫他閉嘴,那時候一直不明白,媽媽的緊張所為何來。」

 

楊雅喆

楊雅喆(左二)寫劇本、拍電視劇磨練了十多年,對於政治、社會議題都有敏銳觀察。「每個議題,都是啟發你產生不同觀念的開始。」他如是說。(圖片來源/楊雅喆提供)

 

敢言  貼文常被引用,不因被曲解就閉嘴


楊雅喆讀高三的那年,台北火車站開始出現各種抗議人潮,「先是南部的農夫北上,然後是倒閉紡織廠的工人,看著看著,我開始在心裡疑惑,為什麼這麼多人在抗議的事情政府都沒看到,非得要弄到火車站被堵得水洩不通了才能看到?」

那是「野百合學運」的前一年,一位中學生在上下學的路途中,得到一趟從觀察、關心到反思的震撼啟蒙。

後來,學校裡的公民老師突然在課堂上和同學們談起「二二八事件」,「我那時才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像偵探一樣,楊雅喆一步步蒐集過去不明白的種種疑點,「以前聽到領導人說,人們要往前看,不要再牽掛『過去的事』,乍聽之下還覺得很有道理,但是當我看到受難者遺屬跳出來講的,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我才開始思考,政府沒有搞定以前的錯,要這些人怎麼往前走?」

隨著自己出社會、開始當編劇,楊雅吉吉養成了另一個習慣,就是觀察政治人物的發言和小動作。「可能是一種職業病,因為在寫權謀人物的時候,你會想去拆解這個人內心的欲望是什麼?政治動作的背後在宣告什麼?」

前些日子,楊雅喆受邀回母校中正高中演講,他劈頭就告訴學弟妹:「不要隨便讀書!」他自陳,被騙的經驗會激起他很大的鬥志,回想自己讀了十多年的書(還總是名列前茅),其實都是政府箝制思想的手段,他不客氣地說:「誰還我十幾年的青春?當你聽到了三次謊言以後,真的就不會再相信政治人物。」

不斷觀察與思考,造就了楊雅喆的反骨形象;不過,他並不是一位偏執、極端、盲從的反對者。

楊雅喆回憶,大一時,系上學長號召同學們反軍人干政,「學長從國民黨撤退來台開始罵,後來連髒字都飆出來了,把蔣中正講得很難聽。我吃著冰淇淋看著他,結果他就把麥克風遞給我,要我發表意見,我還記得我說,你可以反對軍人干政,但為什麼要把別人祖宗八代罵得那麼難聽?」

 

這些年,楊雅喆略有名氣,成了公眾人物,敢言又愛放炮的他,成了媒體喜歡引用的焦點,卻也常常被曲解。

 

不過,他依然不改其志。「不能因為會被曲解就閉嘴,這豈不是落入當權者的操作,最好政治變成一個不可說的話題。別說是政治,任何人要談起公共事務,都被貶為政治狂熱者,這是台灣最莫名其妙的地方。」

 

桂綸鎂

▲點選圖片放大

 

使命  不屑高談夢想,繼續說故事度化世人

 

年過四十的楊雅喆,外表看來像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一開口說話,卻是機鋒暗藏。身為創作者,他沒有跳躍性的思考或浪漫的夢想,也沒有繽紛的社交活動,有時,甚至被電影圈的人認為很孤傲;其實,他只是把與人勾肩搭背的力氣,放在鑄煉自己。

 

周晴雯說,與楊雅喆相識、合作十年來,她最佩服楊雅喆對自己唯一的要求,就是待人真誠。「他相信,惟有進到演員的內心,作品才會有心跳。不管是『冏男孩』 或『女朋友。男朋友』的大小演員們,他都花大把時間和他們交心。」

 

總是一語道破人們不切實際地高談夢想,難道他從小到大都不曾夢想過?

 

他端出那千篇一律的答案:「就是有個家、有個房子、當個家庭煮夫就好!」說著,又自嘲:「我爸媽一直覺得,不用很有錢、不用混得多了不起,所以我也就很懶散。」楊雅喆的父親因為幼時一場意外,只剩下一條手臂和一條腿,後來以算命為業,或許正是看破人生無常,所以對孩子也「無所求」。

 

常有人說,楊雅喆善於說故事、觀察人,他總說,是受到算命師父親的影響。「很多朋友會把自己的故事告訴我,像是要向我求一支解籤,但我從來都沒有能力幫他們解決。」有些故事就成了他寫劇本、拍電影的靈感來源,「現實生活中沒辦法解套的,我就讓他在故事裡得到救贖,有時候度化別人的同時,也是在度化自己。」

 

刀子口是楊雅喆、菩薩心是楊雅喆,他用一雙極度理性的冷眼,熱切關心社會大小事。眼神澄澈的他,自知有一個稱不上「夢想」的使命,就是要繼續用影像作品提醒台灣人,對於身邊事,多看一些、多想一些。

 

楊雅喆
出生:1971年
現職:電影、電視導演
學歷:淡江大學大傳系
重要作品:2002年「違章天堂」編導,獲金鐘獎最佳編劇、導演和單元劇獎;2008年第一部劇情長片「冏男孩」,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導演獎;2012年第二部劇情長片「女朋友。男朋友」上映

延伸閱讀

陳湘琪 專注做一件事做到好

2014-09-18

金馬奔騰五十年大解密

2013-11-21

回歸電影,談2018金馬獎得獎名單背後的巧思

2018-11-20

第57屆金馬6大獎得主 網路呼聲冠軍出爐:網友最看好的影帝后是…

2020-11-19

金馬終身成就獎》侯孝賢刻意「背對觀眾」、不為任何人創作,一個起手就驕傲台灣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