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政治經濟大地震 迎接亞洲匯率新秩序

政治經濟大地震   迎接亞洲匯率新秩序
誓言調整經濟結構,韓國新總統朴槿惠上任時,恐怕也將引領韓元走入升值軌道。

乾隆來

焦點新聞

法新社

836期

2012-12-27 17:19

日本政壇變天,自民黨黨魁安倍晉三回任首相,主張無上限貨幣寬鬆政策;韓國新總統朴槿惠誓言改革財閥治國的問題,勢必無法再壓抑匯率。度過一二年歐債危機之後,一三年最撼動人心的,將是亞洲貨幣新秩序的大調整。

二○一二年年尾,與我們最緊密相關的國家相繼完成政權交替;美國、日本與韓國接踵舉行全國大選,中國也順利完成政權更換,干擾市場的不確定因素雲消霧散,讓投資人可以稍喘口氣,回歸經濟基本面以及企業績效,來決定二○一三年的投資布局。就在這個當下,我們突然驚覺到,新的一場亞洲貨幣大戰,竟然已經開打了!
 

改變財團擴張 貧富不均    韓元步上升值不歸路


這回,高盛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歐尼爾高喊,日圓匯率將會貶破一百(一美元兌換一百日圓),預期的貶值幅度超過二○%;而台灣最憎恨的競爭對手韓國,卻在歐債危機風暴中,突然走上韓元升值的不歸路。如今,韓元兌美元匯率,已經升值到一美元比一○七○韓元的波段新高,短短半年之內,韓元升幅高達一○%。

雖然韓國官方機構與三星證券等研究單位,最新發布對明年韓元匯率的預期,都只估算將會維持目前匯率或者小幅升值;但是,例如BOA美林、BNP巴黎銀行等外資內部的報告,都已經大膽預估韓元將會一舉升破一千元關卡。

更重要的是,全世界的投資人突然驚覺到,「日圓貶、韓元升」並不是一個短期的波動,而是起源於政治與社會不均衡的結構性調整,不能單純從出口貿易競爭、上市公司獲利、或者股價指數漲跌的角度來看。日、韓兩國完全不同的結構性問題,多年無法調整,卻在今年的韓國總統大選與日本國會改選中,被凸顯到無可逃避的照妖鏡下(一如台灣的退休基金破產問題),迫使所有參選的政治人物與選民,都必須正對這個困境。這是個長期的趨勢,是○八年金融海嘯之後,又一次重大的結構性震撼。

先從韓國看起。韓國「七四七總統」李明博做了五年,給韓國人留下了財閥治國的惡性腫瘤。在李明博任內,韓國財閥無限制擴張,根據韓國工業總會統計,由三星電子、現代汽車領頭的韓國前三十大企業集團,占了韓國全年出口總額的八五%,中小企業被打得氣若游絲。簡單來說,韓國的中小型製造業,已經瀕臨絕種,五千多萬人民,若不低頭仰賴三十大財閥,就連一口飯都沒得吃。

韓國一向仰賴財閥經濟,五年前李明博上任的時候,韓國前五大財閥的總資產,已經高達全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三分之一,財閥壟斷集中度高居世界第一;但是,五年後的今天,五大財閥總資產竟然繼續飆升,如今已經逼近韓國全年GDP的六成!相對上,人民卻在房價飆升、薪水壓抑中不斷提高借貸,民間貸款餘額(Household Debt)升高到GDP的八五%,韓國貧富不均、經濟結構失衡,財閥像酷斯拉那樣綁架政府,成了這次新總統朴槿惠誓言改革的對象。

李明博飼養財閥的關鍵手法之一,就是操縱韓元匯價在不合理的低價。韓元過去五年,對美元的匯率貶值了一四%,比起○八年金融海嘯、雷曼兄弟破產時,還多貶值了將近四%。但是,相同時期日圓升值了三○%、人民幣升值了一九%,而新台幣則從○八年九月時的三十二.一三元,升值到目前的二十九元,升幅也有一○%。

金融海嘯至今,韓元相對於日圓貶值將近四成、相對於新台幣貶值一五%,是韓國財閥打垮台日企業的關鍵手法之一,再加上韓國政府對財閥的降稅、政策獎勵等補助,滋養了三星、現代汽車、樂金等財閥;但是,過度壓抑的匯率,使得韓國通貨膨脹居高不下。時至今日,因為三十大財閥已經占了八五%的出口總值,造成出口產業與絕大多數老百姓無關,中小企業都是進口產業,都希望匯率升值,「匯率貶值」與「財閥勾結」畫上等號,使得韓元匯率走上必須升值的不歸路。
 

央行狂印鈔 炒匯熱錢離去    日圓迎向貶值新道路


日本的問題,台灣投資人比較熟悉。沉睡了二十年的經濟,在這次安倍晉三競選活動中,喊出「日本銀行(中央銀行)必須無上限貨幣寬鬆」的競選口號。安倍的經濟顧問罕見地嚴詞挑戰現任央行總裁白川方明,安倍在一二年十一月喊出無上限寬鬆的政策口號,日圓隨即頭也不回地邁向貶值新道路,瞬間貶破一美元比八十日圓關卡,如今貶值幅度已經超過五%。

而且,日圓貶值趨勢確立,立刻帶動日本股市大漲,日經二二五指數從安倍喊出貶值政策低點,十一月中旬的八六六○點,一路大漲突破一萬點,截稿前最高來到一○一七五點,五周的交易,整體市場竟然出現一七%的漲幅,其中,豐田汽車的漲幅更超過二五%。

日本央行在國會改選之前,其實已經開動了超級寬鬆的鈔票印刷機。白川方明在九月分宣布日本央行版本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方案,中央銀行出手購買政府公債,至十二月中為止,已經在四個月內三度調升QE的購買額度,累積至今公債購買額度高達一○一兆日圓(約合三十五兆新台幣),是台灣全體金融機構放款總餘額二十二兆新台幣的一.六倍!

日圓匯率貶值還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以往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只有日本長期維持零利率,因此,日圓成為套利熱錢(carry trade)借貸的工具;對沖基金借日圓資金,不只可以向美元、歐元、或是第三世界貨幣的高利息債券套利,還可享受日圓升值的匯差利益。去年以後,美元、歐元都已經向零利率看齊了,「全球同步零利率」的結果,日圓的套利需求減弱,造成炒匯熱錢離去,是日圓貶值的重要因素之一。

 

白川方明因為與安倍首相政治不同路,注定在一三年四月任期屆滿後下台一鞠躬,目前枱面上的接任人選,不論是四年前曾經被國會否決的武田敏隆,或者現任日本央行官員道葉延雄,都會採取更為積極的QE。而高盛資產董事長歐尼爾更指出,日本央行可能將通貨膨脹率的控制目標,「由目前的一%,破天荒調升到二%」,果真如此,日本央行狂印鈔票,美元兌日圓貶破一百關卡,的確不是幻想。

 

台灣產業盼來利多   熱錢匯聚 挑戰北京新政權

 

韓元升值、日圓貶值,是台灣產業的利多。台灣每年從日本進口大約五百億美元的貨物,生產的電子產品直接與韓國貨物競爭,韓升日貶的匯率新趨勢對於台灣有利;簡單來說,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對央行總裁彭淮南的怨言會減少一些,彭淮南彈性調整新台幣匯率的空間會加大,新台幣兌美元的匯率,如果能在相對韓元貶值的基調下小幅升值,可說是多年來央行最為期盼的有利環境。

 

人民幣匯價則是亞洲貨幣最大的變數,大陸新任的人民銀行行長,要到明年才會跟隨新任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上任,在此之前,現任人行行長周小川的任務就是維持人民幣的匯率穩定。但是國際熱錢在美國幾度QE後不斷湧入,十二月上旬,作為大陸前哨的香港,每天都有三十億至五十億美元的熱錢湧入,剛剛上任的習近平與李克強,經濟上雖然高喊城鎮化與所得重分配,但是,第一個要面對的挑戰卻是已經逼到家門口的國際熱錢。

 

國際熱錢從美國與日本流出,歐洲資金轉回歐元,對沖基金的熱錢則湧進韓國、香港,最終挑戰北京的應戰能力。度過一二年歐債危機之後,一三年最撼動人心的,將是亞洲貨幣新秩序的大調整。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韓元升、日圓貶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韓國要打匯率硬仗 不如搞定財閥

2014-11-13

日圓的貶值之路

2013-01-24

亞洲經濟勢力大洗牌 ——安倍捲起亞洲千尺浪

2013-05-16

貨幣戰關鍵時刻 亞洲將出現意想不到的轉型!

2013-05-16

中英日韓央行總裁高調示警

2009-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