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政府、台電不願面對的核安七大隱憂

政府、台電不願面對的核安七大隱憂
反應爐上方的燃料棒冷卻池才是最大的不定時炸彈。(圖片來源:達志)

鄭淳予

焦點新聞

方儉提供

846期

2013-03-07 14:22

「沒有核安,沒有核四!」這是總統馬英九過去在面對核四問題時,千篇一律的回應;然而,地表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保證絕對的核能安全,在台電的黑盒子裡,到底還有多少核安謊言?

「福島核災連一個人也沒死。」這句連日本政府或東京電力公司,都不敢大膽辯解的說詞,竟大剌剌地出現在台電大肆刊登的廣告上;放眼全球,也只有台灣政府會為了政策辯護,不惜替別國政府文過飾非。根據日本福島縣於二○一二年十二月公布的統計數字,該縣因核災過勞、自殺的死亡人數,累計已達一一八四人。

「守護孩子免遭輻射傷害福島網絡」前代表中手聖一指出,一一年福島縣兒童病死的數字是一○年的一.五倍,且以原因不明的猝死居多;此外,目前更有高達四三%的福島兒童已出現甲狀腺異狀。

當台電刊出他們的片面之辭時,福島人正以血淋淋的教訓為世人寫下警示錄。核能安全絕對不是台電、原能會,或者任何一個政府部門說了就算的議題。台電可以繼續壟斷台灣的電力發配結構,但不能阻斷人民追求真相的腳步。

今年一月,日本核管會正式將「活斷層」的定義,由「過去十二萬年至十三萬年內曾錯移過的地層」,改為「四十萬年內曾錯移過的地層」;凡位於活斷層地區的反應爐,都必須廢爐,不得重啟,並將從今年七月開始執行。

 

台灣「活斷層」定義寬鬆

 

同屬地震帶上的台灣,是怎麼看待地殼下的潛在風險呢?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定義的「活斷層」,是「過去十萬年內曾活動,未來可能再度活動的斷層」;其中又分為兩類,第一類是距今一萬年內曾發生錯移,第二類則是十萬年內曾發生錯移。

從這個定義,我們知道,一、台灣的「安全年限」設定遠低於日本;二、當局相當低估民眾蒐集地質資料的能力。

事實上,只要上網搜尋「台北為什麼成為盆地?」就會發現幾筆歷史資料,像是:一六九四年發生的「康熙大地震」,以及一八六七年的「金山大海嘯」。對於活動週期以千、萬年計的板塊或斷層來說,這些紀錄都算是殷鑑不遠。

福島核災之後,原能會就要求台電提出緊鄰核一、核二廠的「山腳斷層」報告,重新調查山腳斷層的長度(目前已確定有七十四公里長)、可能造成的地震威脅評估,以及核電廠的耐震設計。台電原應在一二年一月底提報,至今卻還以拖字訣應對,原能會形同紙老虎,兩單位一個擺爛一個縱容。

 

防震係數低於美、日

 

一一年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後,讓各界最擔憂的,莫過於台灣核電廠的防震能力。原能會副主委黃慶東在第一時間對外表示:「核四興建在岩盤上,就像菩薩端坐在蓮花台上安穩。」逞口舌之快沒有用,台灣核電廠能不能抵擋高強度大地震,這可以從「防震係數」來做判斷。「防震係數」指的是建築物能承受多大的加速度搖晃,數字越大,表示能承受的震度越大。

福島核一廠的耐震係數是○.六G,歷經大海嘯後,該廠內部的機組管線、反應爐等構造,都出現破損與裂縫。反觀台灣,每一座核電廠的防震係數都低於○.六G,原能會官員的大言不慚,讓人匪夷所思。連《華爾街日報》都將台灣的四座核電廠評為「核電機組最危險」等級,時任經濟部部長的施顏祥卻回應:「《華爾街日報》只是一般論述。」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表示,政府之所以用模糊的態度來面對「防震」問題,是因為「防震係數」本該在建廠前就設定好,電廠內的空間設計與結構都是既定的,很難為了提升耐震係數而做修改或補強。熟悉核電廠興建設計的人都知道,提升耐震係數與打掉重建的困難度是差不多的。

台電在屢次拖延斷層報告之後,卻對外表示,會先著手進行電廠結構與設備耐震評估,喊出提升耐震係數的計畫。台電若有誠意面對防震問題,就該把提升耐震係數的方法、預算,全面透明化,而非隨意簽下空頭支票。

 

疏散從五公里增至八公里毫無意義

 

福島核災後,原能會要求台電,應重新計算緊急應變計畫區的範圍,也就是核災發生後,核電廠周遭多大範圍內的居民應納入疏散。台電委託核能研究所計算出來的結果是,建議將原先法定的半徑五公里,擴大為八公里。

若從新北市石門核一廠出發,八公里大概是到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的故鄉三芝;但日本在福島核災發生後的疏散範圍,是沿著核電廠外半徑二十公里的區域,若台灣也比照日本規格疏散,災民數字將上看七百萬人,整個大台北地區都會受到影響。

一○年,原能會曾在屏東恆春進行核三廠緊急應變計畫演習,僅僅疏散一個里,就要動員警消與醫護人員近二千名工作人員,你能想像七百萬人的疏散,要動員幾倍的人力嗎?更不用說,上百萬災民撤離後的生活該如何接軌。

核能安全問題難解,有一個更關鍵的原因,就是「核廢料」的貯存問題。台灣自一九七九年啟用核能發電廠以來,三座核電廠使用過的燃料棒,大部分都還放在核電廠內的冷卻池中(少部分已從冷卻池中取出,放置到第二階段的乾式貯存場)。

 

核能

 

核廢料的產生將永無止境

 

這些不安定的廢燃料棒被過度集中擺放,難保不會發生危險。

自行政院核能研究所退休的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核子工程博士賀立維就指出,光是核一廠自運轉起三十年來所產生的用過核燃料棒,累積的放射性物質就相當於十萬顆廣島原子彈。悲哀的是,只要核電廠持續運轉,就會繼續產生核燃料棒。

各國對於這種高風險的核廢料都還沒有解決辦法,但日本已開始認清源頭問題。福島核災後,日本核管會開始嚴格監督各核電廠冷卻池的貯存狀況,位於九州的玄海核電廠在一二年十二月適逢歲修停轉,當時九州電力公司還打算強行申請貯存更多的燃料棒,即遭核管會勒令禁止。

今年,九州電力公司也放棄掙扎,直接宣布將在三、四月間,把四座反應爐內的燃料棒取出,全面停機;邁向「非核家園」,只在政府的一念之間。

 

核能

 

國外媒體紛紛點名世上最危險反應爐

 

一一年四月,英國著名科學期刊《Nature》雜誌評定,全球有二十一座核電廠,半徑三十公里範圍內的人口數大於一百萬人,其中六座核電廠人口數更大於三百萬人,依此評鑑標準排出世界上最危險的核電廠,台灣核二廠與核一廠就分別奪下第二、三名。

一二年二月,法國《世界報》也指出,「台灣核廢料的不當管理,隨時都可能發生危險,三座核電廠內六個反應爐上方的冷卻池中,都存放超過原本預估容量四倍的核燃料棒,發生意外時將釀成嚴重災害。」

面對國際媒體紛紛點名,台電卻還對外聲稱「台灣核電廠比日本安全十倍」,完全是罔顧百姓身家性命安全。

 

食品輻射汙染基準過於寬鬆

 

《國際公約》規定,每公斤超過一百貝克輻射質的物品,就應列為低階核廢料,需要裝在特定容器內,嚴格保管。

日本文部科學省在一二年十二月下旬公布環境測定結果,距離福島核電廠五十六公里的二本松市,市區內的松葉含有每公斤六萬八六○○貝克的放射性物質||銫;這還只是半衰期兩年的銫一三四,半衰期長達三十年的銫一三七,至少要二四○年才能完全無毒化,摧毀力耐久且驚人。

然而,台灣原能會對於食品輻射汙染基準卻比日本寬鬆三倍多,每公斤三七○貝克才算超標,讓人擔憂。

 

核四興建一蓋三十年 如同拼裝車

 

核四廠自一九八○年就準備興建,但三十多年來經歷預算凍結、解凍、停工、復工等一連串波折,如今台電聲稱已完工九六%,甚至央求外界「成全他們的最後一哩路」。

現在,我們可以用很簡單的邏輯,判斷這個台灣工程史上最荒謬的大怪獸,到底該不該繼續興建下去。

台灣的核一、核二、核三廠,都是直接向美國奇異公司(GE)購買原廠機組,並由美國貝泰設計顧問公司指導現場施工。一九九五年,當時政府為了提高發電廠自製能力,責成台電把核四工程由原先的統包改為分包,核電廠最重要的核島區就有數十個包商承包,台電甚至自行修改原廠設計,修改項目多達一五三六件。

一座核電廠的儀控設備,形同大腦之於人體,而這個力求精密嚴謹的設備,在台灣卻被當作科學怪人來組裝,舉世無雙,卻自討苦吃。

核四工程品質的落後,原能會也曾提出糾舉,但開罰是一回事,台電付錢了事卻未改正。核四廠因欠缺完善的監工系統,上千名核四工人竟沒有臨時廁所可用,工人裝在寶特瓶內的糞尿竟直接丟在灌漿牆內。核電廠的鋼筋結構,也因為要配事市後修改的管路設備,多有截斷痕跡,荒謬至極。

「核能發電」要與「安全」並存,絕對是神話一樁,知道核能發電的危險還不是最可怕的事,看到政府掩蓋這些資訊、若無其事的態度,你無法不走上街頭大聲抗議。

 

核能

▲核四廠抽水機失效,一下雨就成了泡水電廠。

 

核四廠

▲核四廠內多處鋼筋被截斷,剪力牆耐震度堪慮。

 

核四廠

▲核四廠一號機圍組體牆面驚見尿瓶。

 

核四廠

▲核四廠錨定螺栓鬆動,以外加碳鋼片固定。


核安地雷無數人民信任全無——核四重大工安意外頻傳

2008年初
台電違規自行變更設計達395處,其中反應爐緊急冷卻水道支架焊接工程未照原設計,若爐心漏水、冷卻水又故障無法補充,恐令大台北地區民眾暴露於輻射中。

2010.01.05
核四工地深夜發生火警,花費40分鐘撲滅火勢。現場堆放大量電纜線,起火原因疑為電線走火。

2010.03.31
1號機主控室發生火災,儀控設備中的不斷電系統故障失靈,當中3/4的電容器、70片系統控制處理器燒毀,緩衝異常電流的突波吸收器也盡數短路,主控室的顯示盤面因此失去電力。

2010.05.27
核四工人使用吸塵器及毛刷清理不斷電系統電盤,產生靜電導致變阻器燒損,主控室電路設備再度爆炸短路。台電封鎖訊息,直到6月底媒體爆料才曝光。

2010.07.09
核四輸配送電的電路系統高溫燒毀,造成整個廠區長達28小時的大停電,超過全世界核電廠最長停電可應變時間的8小時。若在正式運轉時發生,將使電廠失去控制反應爐冷卻系統的能力,導致爐心熔毀。

2010.08.07
核四廠因設備雨水滲積問題,造成主要輸電系統所有變壓器同時跳脫,連續3天內部供電異常。

2010.09.12
核四廠再度失火。

2010年底
原能會發現整個核四廠區的電纜鋪設設計都有問題,需要全廠重新設計、鋪設施工。

2011.01
原能會發現核四廠區內有多處重要電纜線被老鼠咬毀。核四廠商轉時程確定延後至2012年年底,第5度延期。

2011.03
審計部、原能會調查發現,台電刻意隱瞞、規避原能會定期檢查,擅自違法自行變更核四與安全有關設計高達700多項,包括美商奇異公司設計權限、攸關運轉核心的「核四廠核島區」設計。

2012.10
核四廠1號機支撐電氣導管與安全設備的「後裝式埋鈑」螺栓,因為施工順序不對,幾乎全遭不當截斷。

2012.11
核四停工半年,全面清查有安全疑慮的重大施工問題,共找出18顆地雷,將在下個月向行政院提出處理這些缺失的施工期程,預計以一年時間,並再追加約500億元工程款,來拆解這18顆地雷。

延伸閱讀

揭開核四廠潛藏的四大「人為災難」

2011-03-24

台灣三座核電廠潛在危險性更勝福島

2012-03-01

核災一旦發生 房產歸零、股票變壁紙

2011-08-04

核電 馬政府能源政策總檢視

2011-03-24

馬總統的核四商轉安全保證 你信嗎?

2011-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