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教授心聲:制度害人,別把我當小偷!

教授心聲:制度害人,別把我當小偷!
無端捲入「貪瀆案」,柯文哲痛 批制度設計錯誤,讓國家空轉。

賴筱凡

政治社會

攝影/陳永錚

856期

2013-05-16 15:25

「這個國家瘋了!」是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收到檢方傳票的最大心聲,這些年他兢兢業業、不收紅包,卻因「貪瀆」遭約談。這是全台大學教授的最大痛處,三年來超過七百位教授遭約談,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一張地檢署發出的約談傳票,一個詐領研究費的貪汙罪名,讓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氣得大罵。但柯文哲不是第一位被指控詐領費用的教授,也不會是最後一位,近三年來,背上貪汙罪名的教授就超過七百多人,讓柯文哲直呼:「是制度設計錯誤,讓國家陷入空轉。」

柯文哲只是冰山的一角,在台灣一.九三萬名教授裡,每一百人就有三.六位被扣上「貪汙」罪名,甚至還有人一度遭判刑,好一點的被稱之為「詐欺犯」,嚴重一點的叫作「貪汙犯」。這樣荒唐的現象,看在曾遭指控A業務費的成大企管系教授張心馨眼裡,她搖了搖頭:「別把教授當小偷!」

戴著黑框眼鏡,蓄著俐落短髮,聲音略顯微弱,張心馨一度是躍上各大報版面的「A錢教授」,被學生指控受她委託購買假發票、申報研究費,不只遭起訴,一審還判刑六個月。然而,三年過去,二審最後是以無罪收場。

 

發票核銷制度有盲點

 

縱使二審宣判至今已一年,但張心馨的無罪聲明依舊高掛在成大企管系網站最顯眼處,「一旦你被貼上標籤……唉,我幾乎是身敗名裂了。」她不能理解,向來循規蹈矩,怎麼會被扣上「A錢」罪名。

當時,學術界輿論還說,「教授索取假發票報帳是通病」,就連起訴張心馨的檢察官都要她坦承詐欺過程,換取緩起訴的機會。「二審法官一開庭,甚至直接說,六個月而已,要不要認罪?不然等他找到更明確的犯罪事實,就要用更重的《貪汙治罪條例》來判。」想起這三年跑法院的點滴,張心馨嘴角的那抹笑,很苦澀。


張心馨二審宣判無罪

張心馨二審宣判無罪已一年,成大企管系網站仍張貼聲明為她澄清。(翻攝自網頁)
 

目前學術界的研究資源概分為兩種,其一是教育部的五年五百億元專案,補助重點大學成為一流學府、研究中心的頂尖計畫,另一則是國科會研究計畫。前者主要在獎勵教授論文投稿,像是能在《SSCI》(社會科學引文索引,為目前教授升等的重要參考指標)等級期刊發表論文,就能獲得頂尖計畫的獎勵補助,但教授須拿單據核銷;後者則以研究計畫申請後,通過審核的研究案才能拿到費用。

讓張心馨跌跤的,就是五年五百億元計畫。「這類計畫案,都是教授做完多年研究後,直到論文發表,才拿到補助獎勵。」經常經手這類費用的大學行政人員說,負責整理這些費用的,通常是教授的研究助理、研究生與會計人員。

其中,有些研究計畫一做動輒耗時三、五年,中間還曾歷經被退稿、修改、再投稿,好不容易成功在《SSCI》類期刊發表論文後,能拿到的獎勵補助不過數萬元,有的甚至只有數千元,卻因後續報帳問題,讓教授深陷「A錢」泥淖。

台灣因為防弊,研究經費核銷層層把關,但就產生難以符合實際需求的情況。譬如,有些研究案要採購設備,但原設備有可能因缺貨或其他因素轉而採購其他機器,與原先金額不同,研究助理就得費盡心思找發票報帳。

張心馨說,由於單據核銷制度的盲點,規定與實際間的落差,就給了有心人機會,她因而遭學生誣指,拿假發票申報研究經費。

「但這些單據都是學生與會計處理,教授甚至連貼了幾張發票都不知道。」張心馨直言,有時行政人員為方便行事,刻有教授印章,才會出現報帳出事,有些教授卻被蒙在鼓裡。

這也難怪柯文哲收到檢方傳票第一時間大感不解,甚至痛批「這個國家瘋了嗎?」他壓根兒連自己為何因「貪瀆案」被約談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而問題就出在負責申報費用的是他旗下研究計畫的助理。

 

研究經費審核制度不明

 

另一方面,國科會研究經費的申請制度,也是一大問題,張心馨就不諱言:「這個制度會害人!」

以柯文哲的實例來看,他向國科會申請的三項研究計畫審核通過後,因為助理報帳過程,以文具品名的單據,來核銷購買電腦設備的費用,這也是最為人詬病的「拿A發票報B費用,明明沒買C,卻有發票可以報」。

張心馨說:「如果國科會在提案審核的第一關就嚴格把關,不是有的計畫補助給一大筆,有的計畫卻少得可憐,也不會有多餘空間讓人鑽漏洞。」

「這類審查制度出了問題,經費多寡的標準在哪裡?」張心馨說,光是研究經費的審查制度不明,就足以給人上下其手的空間,有時教授想將多餘費用退回,卻因擔心隔年度費用可能因而縮減,最後只好找假單據報帳消化預算,也把教授逼得進退維谷,「真的不應該把教授當成小偷來看。」

儘管國科會去年已重新修訂研究經費的審核,能否有效改善教授犯罪的情況,有待觀察。

「你自己經歷過才會知道,外界對教授的道德標準認定是很高的,即使你只是被約談,甚至只是起訴還沒被判刑,外界都已經用有色眼光在看你。」這三年來,張心馨許多研究案停擺,照片被刊登在報紙上,她一度不敢出門,「就算事後證明我是無罪的,但我的學術人生已經毀了。」

從二○一○年中研院士陳垣崇被指涉圖利,張心馨被誣指詐欺,到今日柯文哲的貪汙,台灣教授屢屢被貼標籤。柯文哲事件是一個指標,倘若台灣研究經費申報制度持續不完善,就像張心馨所言,「怕出事的,乾脆不要亂接國科會的案子。」最後研究能量無法累積,優秀人才不願回台,吃虧的還是台灣。

 

延伸閱讀

立委資格保衛戰 李慶安不是惟一

2008-05-29

我們的大學哪裡出了問題?

2015-02-05

大學教授假發票案的省思

2013-01-17

企業人才智庫:找缺工、想文創 大學師生動起來!

2019-04-26

跑腿判10年「基層頂罪高層脫罪」民怨難消 從國安私菸案談歷史共業 應盱衡脈絡

2021-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