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謨星 反核四半甲子的獨行俠

陳謨星  反核四半甲子的獨行俠

陳彥廷

焦點新聞

攝影/林煒凱

857期

2013-05-23 14:16

就在台電為了興建核四而不斷發起遊說之際,八十二歲的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電機系榮譽教授陳謨星,義無反顧整裝回台。「核電是最貴的!」他要用一輩子的專業,來拆解台電的謊言。

「台電說謊,欺騙老百姓核能是最便宜的!」五月十九日「終結核電大遊行」晚上,陳謨星語調激昂的聲音,激勵在場數百名反核遊行者。陳謨星已經八十二歲,仍戰鬥力十足地站在反核最前線。

陳謨星是誰?他是旅美多年的國際電學權威。這位享譽國際的老教授,曾在包括台電在內的超過四百座電廠工作,至今仍擔任四十多個電廠顧問;他四十七歲就獲頒國際電機電子工程學會院士(IEEE fellow)。

全心投入教育的陳謨星,培育了世界各地工程師與學者,光是博士就有上百位。許多台灣各大院校電機系教授、台電主管,乃至今日台電總經理朱文成,都是出自陳謨星門下。

 

大炮型學者  不怕得罪政要


陳謨星在四月下旬不遠千里回到台灣,自認在台灣核四公投的關鍵點上絕不能缺席。五月十四日,陳謨星與馬英九總統會面,親自力諫總統停建核四。台灣反核聲浪雖近兩年才發酵,但他從核四廠提出規畫之初就開始反對,在反核四的路上踽踽而行已三十年。

一九八○年代,核四廠被提出興建之初,某次陳謨星與其他海外學者回國參加「國家建設研究會」會議,提供政府施政建言。時任行政院院長的孫運璿是陳謨星在台電服務時的老長官,清楚他的脾氣與反核四立場,曾偷偷塞了張紙條,提醒陳謨星「發言時別亂講」。沒想到陳謨星還是將核電大肆批評一番。他知道孫運璿支持核電,但「對國家不好的事情,我更要講出來!」

陳謨星的妻子黃君夏這麼評價他:「他不會考慮到政治的複雜,國家有國家的算盤;他到哪裡都得罪人!」

陳謨星的大炮性格,來自他對學術道德的堅持。「陳老師和學生談話時,常把ethic︵道德︶掛在嘴邊,也就是做人要正派正直、講話要誠懇誠實。他自己就是非常真誠的人,這一點絕對是讓大家尊敬的。」陳謨星的學生、現任台電系統規畫處副處長的劉運鴻說。

而造就陳謨星正直、剛強知識分子性格的,是父母給他的言教身教。

陳謨星的父親陳鴻韜師承民初教育家陶行知,是一位自力辦學的校長。陳鴻韜隨著空軍部隊遷移,興辦空軍子弟學校,戰亂中逃難到哪裡,學校就辦到哪裡,最後到台灣辦了十三所學校,教育出唐飛、劉兆玄、宋楚瑜等名人。在校長之後,陳鴻韜又擔任兩屆台北市議員,年老退休之際竟是兩袖清風,沒有自己的土地與房子,還須靠他的二子,中山醫院董事長陳福民接濟,才有住所。

「我們家的人不求人、各自奮鬥。」陳福民透露,身為長子的哥哥陳謨星赴美留學時,家中不僅未資助一分錢,甚至當學校要求繳交保證金證明財力,陳鴻韜只說了一句,「我一個小學校長哪來這麼多錢?我一輩子不向人借錢。」所幸透過陳謨星同學主動協助,才解決問題。而爭氣的陳謨星,赴美的第一個月就努力存了一百美元寄回家,讓母親收到後感動得直掉淚。

 

立志「發電」  改善人民生活


陳謨星幼稚園還沒畢業就遇上中日戰爭爆發,於是隨父母開始逃難生活,一路從杭州到重慶,再輾轉到成都。逃難過程中,陳謨星的母親包辦了他小學一到三年級的國語、算術、英語等科目,「她用任何時間教我,就算逃到防空洞躲日本人轟炸,她也不准我偷懶!」

在母親嚴厲的督促下,年幼的陳謨星只要分心怠惰或進度不如預期,就得吃上一頓「火爆栗子」(敲頭懲罰)。「那時候,我最大的志願就是長大去放牛!因為放牛的人每天同大牛在一起,生活很逍遙,牛對他很尊敬,我覺得放牛很神氣!」陳謨星笑著說。

因為母親為他打下的扎實基礎,陳謨星在成都正式上小學後,就開啟他一路第一名、卻仍刻苦的求學生涯。在川大附中初中部,因為沒錢住宿,只能住在四川大學的大體解剖實驗樓層,既小又黑的房間隔壁全是屍體;舉家遷台後考進台大電機系,兼差為眷村子弟補習賺錢,才買得起原文書與丁字尺等計算工具。

在他初中階段,政府正研擬長江三峽大壩計畫,許多滿腔熱血的青年學子對電力工作懷抱一份憧憬,陳謨星也不例外,「人類生活要好起來,一定要有電!那時我心裡想,好漢就該去發電!」

「一個人想成功,他一定要敢冒險!」這是陳謨星長久下來的體悟。

陳謨星博士班剛畢業時,正巧遇上紐約電力公司向全美各院校及研究機構廣徵計畫案,找人模擬全紐約市的電力系統。「要模擬電力實況,使電力公司預測哪些地方浪費電、哪些地方過載、哪些地方有危險。」陳謨星解釋。

當時的陳謨星不過才三十歲,還沒有任何實際規畫經驗。他送了一個計畫稿到紐約電力公司,「我也不曉得精確要多少錢,就填了二十萬美元,這在當時已經是相當大一筆錢了。」陳謨星回憶。最終紐約電力公司採納了MIT(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一位名教授的規畫案,竟要價兩百萬美元!

隔了一年,MIT教授去信紐約電力公司,稱問題過於複雜,必須追加兩百萬美元,紐約電力公司於是又支付了兩百萬美元。沒想到又一年過去了,該教授再度來信,稱還需要兩百萬美元。這時紐約電力公司發現情勢不妙,於是召集管理階層坐下來開會,有人當場打電話給陳謨星,「二十萬美元真的能做?」「當然!」陳謨星胸有成竹地回覆。

僅僅十個月,陳謨星就完成了系統規畫案。「他們大為吃驚!」隨後,紐約電力公司將陳謨星的數據給另一家工程公司做驗證,測量結果與他的預測竟一模一樣!「我在匯報的時候,紐約電力公司問我:『We order a Pickup, why you deliver a Cadillac?』(我們只訂了一輛農夫車,你怎麼給我們一輛凱迪拉克豪華轎車?)」於是,陳謨星優先承接了紐約電力公司接下來二十年的計畫案,並擁有計畫無須受審的特權。

打出名號後,陳謨星開始接獲來自世界各地的邀約,協助做電力系統規畫。他曾經出面替美國政府主持巴基斯坦援助計畫,赴巴國為當地所有大學完成電學課程規畫;也曾赴沙烏地阿拉伯,替國王解決該國大停電問題,國王並於事後指示,阿國電力公司所有控制中心的工程師,都必須在陳謨星指導下拿到學位;美國前總統小布希在擔任德州州長時,特聘三位學者為電力顧問,陳謨星就是其中一位。

 

培養後進  報答國家栽培


陳謨星積極承攬各項計畫案,除了是個人興趣,還有自己對研究團隊的責任。「在我的觀念裡,研究所的學生當然不能用自己的錢,我既然收了他們,就必須負擔他們的費用。不但負擔現在,更負擔到他們畢業為止。」陳謨星說。

為了照顧學生,陳謨星甚至不惜得罪校方。「教授在外面接計畫、帶錢進來,學校都會抽成。但是我不讓他們拿,罵得他們狗血淋頭!」陳謨星向校長嗆聲,「你給我一塊錢,我為你帶十塊錢進來,你是我的Boss?開玩笑!」最終校方妥協不向陳謨星抽稅。

不只是經濟層面的支持,陳謨星對離鄉背井在外的學子們,提供了一個溫暖的「家」。「每年聖誕節、感恩節,台灣來的學生早上就先到老師家幫忙掃落葉;到了傍晚,師母會端一整隻火雞出來,大家一起聚餐。」劉運鴻回憶著。

二十多年前,陳謨星因為動了心臟手術,原本可以留職在家中休養數年。「才三天,他就受不了跑回去上班!」黃君夏說,「他甚至等不及,直接把人(學生)叫來病床前面交代這個、交代那個。」而陳謨星回憶,自己開刀前腦海中想的是,「我的人生大概完了。」但開完刀一醒來,馬上閃過的念頭卻是,「我的帳戶還有多少錢?還有多少人等著我養?」

有人曾好奇地問他:「教授,您從三十年前就開始反對核四,今天還必須站在這裡,會不會覺得失望?」他笑說:「不會!我要拆穿台電的謊話,讓老百姓知道真相。只要台灣還需要我,我就會再回來!」

 

即使坐著輪椅,82歲的陳謨星(右一)為了阻擋核四毅然返台,站在 「終結核電大遊行」第一線。

即使坐著輪椅,82歲的陳謨星(右一)為了阻擋核四毅然返台,站在 「終結核電大遊行」第一線。(攝影/吳東岳)

延伸閱讀

核四是病徵 獨占是病源

2013-03-14

揭開核四廠潛藏的四大「人為災難」

2011-03-24

修法打破台電壟斷能源政策才有解

2013-03-07

台灣反核二十五年 政府渾然未覺?

2012-03-15

馬總統的核四商轉安全保證 你信嗎?

2011-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