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電沒告訴民眾的核電兩大祕密

台電沒告訴民眾的核電兩大祕密
台電一再宣稱核電最便宜、廢核會缺電,卻不願面對長久以來偏頗計算成本,以及無端浪費電力的問題。(攝影/邵宏祥)

陳彥廷

焦點新聞

858期

2013-05-30 14:11

核四將公投,反核、擁核開始進入議題攻防戰。掌握資訊優勢的台電不斷釋出核電最便宜、沒有核四台灣會有供電缺口議題,但真相是否如此?國際電學權威陳謨星不以為然。

核電最便宜的祕密》把核電成本  算到火力與水力頭上


台電不斷宣稱核能是最便宜的發電方式;換言之,如果廢了核電,改用其他發電方式,電價勢必要漲。台電依此向民眾質問:這樣你可以接受嗎?不過,國際電學權威陳謨星質疑,台電將某些成本全歸在非核電方式上,不符國際計算標準。

據台電公布去年度各種發電方式成本,其中核電成本每度○.七二元,比燃煤、風力都便宜。過去,學者與環保團體拿國際核電成本對照,發現台灣的核電成本居然是國際上最低,質疑台電計算方式有問題。

只不過,從學者質疑至今,台電仍舊以「最便宜的發電方式」來說服民眾。而四月下旬回到台灣的陳謨星,終於指出台電計算方式的問題核心。

 

台灣核電真的是全世界最便宜?

因為台電把核電的部分成本轉嫁到水力與火力發電上,所以得出核電是所有發電方式中最便宜的結論; 與世界各國相比,也是成本最低的。

 

 

 

 

核電全年滿載運轉成本低


他認為台電刻意忽略核電應計入的龐大「輔助服務成本」,並將其全數轉嫁到其他發電方式。這一來一往,核電更便宜,而火力與水力發電卻更貴了。陳謨星指出,因為台電是全國唯一同時掌握發電、輸配電權利之壟斷業者,很輕易地就將成本轉嫁,「台電要哪座廠便宜就能便宜,要哪座電廠不便宜,就可以很不便宜!」

所謂輔助服務成本指:開機、停機所需服務費用、維持備用容量之費用等成本。核電廠一旦插入燃料棒開始核反應,除了每十八個月才一次的停機大修,幾乎是一年四季、日夜不停地運轉。相較之下,搭配核電運轉的水力、火力等發電廠,則必須隨著季節等不同用電需求時段,開、停機、調整功率較核電廠頻繁得多,中間能量轉換必然伴隨許多電力的浪費。

另外,為了避免緊急狀況發生,造成核電廠無法運轉供電,台電也將許多水力與火力電廠作為備用電廠(即備用容量),平日閒置未發電。

這些配合核電廠運轉所增加的巨大成本,台電完全編列在水力、火力等配合電廠的帳上,而非核電廠。簡言之,台電運用水力、火力發電廠來為核電廠服務,但核電廠卻不必分擔因此而增加的成本!

陳謨星用深入淺出的方式來說明台電分擔各種發電廠成本的荒謬之處:假設電廠滿載(所有機組全開,全力發電)能發一千度電,而電廠的燃料成本與固定成本分別為五千元,此時若使該電廠滿載發電,則每度電成本是十元;若半載(僅出一半的力發電)發電,會發出每度成本十五元的電;若接近零載(幾乎不發電),假設只發一度電,發電成本則會超過每度五千元!

由此模擬狀況可了解,核電廠一年四季接近滿載運轉,每度電成本自然降到最低;而水力與火力發電廠,倘若也全數一年四季滿載運轉,成本將可大幅下降,但如今為了配合核電廠調度,不斷開、停機、半載運轉,甚至閒置備用,每度電的成本自然大幅飆升。

台灣自二○○八年以來,備用容量率未曾低於二○%,而依照台電聲稱,每維持一%備用容量率,就須付出一百億元成本。在台電的帳面上,這每年為數兩千億元的備用容量維持成本,全部由水力與火力等其他發電分擔,核能發電不必分擔一毛錢!

針對陳謨星的質疑,台電回覆,「台電是台灣唯一的綜合電業,電力系統的『輔助服務』由調度中心統籌;未來台灣如果走向電業自由化,輔助服務費用就要予以分攤,到時候必然就會考慮。」

顯然,台電僅能避重就輕地以「電業自由化後會考慮分攤」回應,卻從未正面說明,是否為了使核電廠全力運轉,而讓其他配合調度的水力、火力電廠每度電成本大增,並且將成本以會計作帳方式全數算在水力、火力發電頭上。

 

台電未能依照全台用電負 載的高或低調整供電,造 成許多電力耗損。

台電未能依照全台用電負載的高或低調整供電,造成許多電力耗損。(攝影/聶世傑)

 

需要核四廠的祕密》每年浪費的電  超過一座核四發電量


總統馬英九數度公開表示,廢核必須在「不限電」的前提下方能實施。言下之意,便是暗示廢核將可能導致供電不足,有限電危機。

但這樣的認知是否正確?陳謨星大聲駁斥,「台電不斷地丟(浪費、損耗)電!有什麼資格蓋新電廠?」他並進一步將台電荒謬的丟電方式公布,呼籲一旦解決丟電問題,就算馬上廢核,也不會有缺電的情形發生。

 

用電端的馬達運轉效率會隨著溫度的差異,而有不同的效率曲線。在下頁圖表中,馬達「高負載曲線」是攝氏三十五度時的效率曲線,相當於夏日白天之情形;而馬達「低負載曲線」則是攝氏二十九度時的效率曲線,相當夏日夜晚的情形。

 

供電方式落後  馬達效率差


但台電的問題就出在:不分時段皆採固定輸出,未能智慧地依照全台用電負載的高或低而進行調整,勢必會造成許多的電力耗損。在用電離峰的晚上,因為用電少,而在用電端能獲得理想電壓值(一一○伏特),但此時的效率曲線是低負載曲線,馬達效率在低點(效率最高峰在一.二);而用電高峰的白天,電壓可能不勝負荷,而大幅下降五%至一○四.五伏特,此時是高負載曲線,馬達效率仍舊在低點。

陳謨星指出,「晚上效率高應該(供)給低電壓,它就給你高電壓;白天馬達需要高電壓,它反而給你低電壓。」倘若台電能在白天增加輸出,而在離峰時段減少輸出,就能讓用戶端馬達都維持在高效率,省下大量的電。然而台電以落後的方式輸配電力,無論什麼時段用電端馬達皆以較差的效率運轉,無端消耗電力。「台電保證浪費電!浪費多少?至少一座核四電廠的發電量!」陳謨星估計。

 

電壓不平衡  省小錢狂丟電


「台灣的電壓不平衡!」陳謨星表示,從電廠發出來的電是平衡的狀態,但在電力輸送過程中,會因為各種因素造成電壓不平衡。工業用電在用電端就需要使用三個變壓器來調整,以維持電壓平衡。

然而,全台灣用電當中有六五%是工業用電,卻有超過三○%的工業用電在供電端只裝設兩個變壓器,這才造成台灣電壓不平衡毛病。

「這種不平衡使台電送出去的電一部分要使馬達轉,同時一部分的電要它煞車。」陳謨星說,這不但損耗電力,還會傷害馬達,減少其壽命,更會增加二氧化碳排放量。「一講到廢核四,台電就扯二氧化碳排放,你怎麼不提電壓不平衡增加二氧化碳排放?」

依照國際電工委員會(IEC)與國際發電與配電聯盟(Unipede)等國際參考標準,供電系統的最大電壓不平衡因數應該限制在二%以下,但台灣卻超過四%!依照台電的標準,僅需將不平衡電壓限縮於四.五%以內即可。

陳謨星進一步表示,如今許多工廠願意自己買設備來增加用電平衡,因為降低用電量省下的錢,能夠抵過新增的設備經費。「民間在做,台電卻不做!因為對台電沒有損失,用戶白白浪費的電一樣收錢,但是台電就省掉一個變壓器的錢!」陳謨星批評。

「我們這樣浪費電,大家都不談。每天只知道建電廠,丟掉的電不把它拿回來,有什麼資格建電廠?把丟的電拿回來,一個電廠都不用建!」據陳謨星估計,台電其實只要花核四廠預算的一%(約新台幣三十億元),就能改善電壓不平衡,並為全台一年省下二到三座核電廠的發電量!

對於陳謨星此批評,台電先是於五月二日公開聲明,如果要把電壓不平衡因素改進到二%,以減少電力耗損,「必須在送電的饋線上大量投資……,這樣的投資成本及減少的電力耗損是否值得,需要進一步審慎評估。」還未滿一個月,台電業務處副處長王耀庭就向《今周刊》稱,台電已完成全台工業用電戶抽測分析,並發現不平衡因數均低於二%之國際標準。然而這份調查結果,並未公開讓專家與大眾檢視,「我們有另外再回應陳教授,但是沒有登,因為講起來太複雜了。」王耀庭說。

 

無法掌握用戶供電  造成浪費


在台灣,台電只能知道離開配電站的電壓大小,用戶端的供電情形卻未能詳細掌握,以至於不知道供電過程中電力損失情況,自然無法對電力系統做全盤規畫,進行效率改善。

陳謨星指出,依照美國的作法,電力公司每十五分鐘就能知道一次用電端的供電細節,包括:哪些電供給冷氣機、哪些電供給電燈、什麼地方在損耗電力等。這些資訊協助電力公司調節電力輸出,減少電力耗損的情形。

「美國電力公司的董事長,坐在辦公室從螢幕就能看見:現在電怎麼走(配送)、現在丟多少電、丟這些電浪費多少錢、什麼地區電丟得太多……,但是台電董事長辦公室看不到,什麼都沒有!」陳謨星批評,台灣目前的電力規畫,還停留在愛迪生時代,「愛迪生如果從墳墓爬出來,看到台電是這樣管理電,會笑掉大牙的!」陳謨星說。

 

延伸閱讀

戳破不缺電謊言

2017-08-23

政府說台灣不缺電,你信嗎?

2017-08-24

核能是地獄之火 不是人類所能控制

2012-10-25

沒有核四台灣供電綽綽有餘

2013-03-07

破解台電「賣越多賠越多」的魔術數字

2012-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