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四大弊端 害慘上萬名未來主人翁

四大弊端  害慘上萬名未來主人翁
誠如幼兒園宣示的標語,要讓兒童快樂成長,現在聽來格外諷刺。

李建興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

858期

2013-05-30 14:26

幼托整合上路,原本是政府一場美意,卻造成公立托兒所掀關閉潮,讓上萬個偏鄉家庭受害,有的小小孩被迫去念又遠又貴的私托,有的家長不得已辭掉工作在家照顧幼兒。教育部與內政部雙頭馬車合一的結果,凸顯出台灣幼兒教育長期以來的弊端。

「我想不透,政府明明說是為我們好,為何卻讓孩子變得無依無靠?」面對因二○一二年元旦上路的「幼托整合」(幼稚園、托兒所整併成幼兒園)政策,導致全台公立托兒所大規模停托,兩個兒子分別為三歲和五歲的張英妹,拿著一年前住家附近的公托忽然寄來的「裁撤通知單」,忿忿不平地說。

她的怨懟其來有自。身為單親媽媽,原本孩子書念得好好的,她可以放心賺錢養家。如今,兒子的學校停辦了,這一年來,張英妹先是每天一大早六點多,就狠心地將孩子挖起來,騎著摩托車送他們前往五公里遠的私立幼兒園就讀。但每月合計將近三萬元的學費,讓月薪不到三萬五千元的她,撐不到二個月就吃不消,後來索性辭去工作在家照顧孩子。

可是坐吃山空的日子熬不了多久,就將所剩無幾的存款耗盡。萬不得已,只好央求住在另一縣市的娘家幫忙照顧,忍痛過著與兒子分離的日子。因此,說起這一年來的煎熬,張英妹內心對於新政策有太多的不解。

類似狀況不只發生在張英妹身上。鏡頭轉到中台灣,位於彰化縣的和美鎮,原有八所公托,在新制上路後,也紛紛關閉,最後只剩兩所。

這使得全鎮八百三十名三到六歲的幼兒,只能擠破頭去搶剩下的二百個名額(兩所公托和四所國小附設幼兒園所提供),其餘六百多名孩子只能被迫轉往私幼或鄰近鄉鎮的公托就讀,或在家自行照顧。

 

地方托兒所設備跟不上時代,慘遭淘汰,原是歷史的共業,卻由孩子來背。

 

公托新制上路  雙頭馬車合一,陳年弊端現形


一提到幼托整合,彰化縣議員尤瑞春聲音立刻抬高了八度,「你知道嗎?和美鎮有多少擠不進公托的家長跑來向我陳情,要政府想想辦法!人口九萬多人的和美,是全彰化第三大鄉鎮,尚且如此,你能想像全彰化的問題有多嚴重!」無奈的是,諸如彰化和美民怨四起的情事,其實早已在全台發燒。

據了解,原本在一○年時全台共有一一七七所公托,但隨著一一年立法院三讀通過《幼兒教育及照顧法》,決定在一二年元旦正式施行「幼托整合」,就已使得二三五所公托先行關閉,孰料制度才實施一年,又有一九四所停托,最後僅存七四八所,等於短短幾年就讓四二九所公托消失,數量足足少了三六%。若以平均每所三十名學生計算,約莫造成了上萬名的兒童托育權益受損。

何以一個原本立意良善的法案及政策,會成為孩童及家庭的惡夢?

「這是源自於歷史的共業,要不得的是,偏偏由孩子們來背!」屏東縣托育資源中心主任郭明旭說,在新制上路前,台灣學齡前的兒童教育及照護機制,分別由教育部主管的「幼稚園」以及內政部的「托兒所」負責。前者是教育部根據《幼稚教育法》,針對四到六歲的兒童,以學齡前教育為出發點而設;後者則是內政部基於社會照護理念,循《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對於二至六歲小朋友的托育機構進行管理。

雙頭馬車行之多年,兩者界線模糊,因此政府在十多年前就有意將「幼」、「托」整合,幾經琢磨後,終於在去年正式合而為一,全部改制為「幼兒園」,對幼兒(二歲以上至入國民小學前)進行教育及照顧服務,由教育部一條鞭主管。然而新制上路之後,卻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阻礙,也讓台灣幼兒教育和照護體制陳年弊端一一現形。

 

 

▲點圖放大

 

問題一:設備不足、違規使用  老舊公托擺爛,無法升格乾脆停托


「其中最讓人頭痛的就是『設備規格』問題,這也是公托關閉潮的元凶之一!」郭明旭解釋,在一九五○到七○年代,政府為了解決婦女必須協助農事或至工廠工作,鼓勵各縣市鄉鎮廣設「農忙托兒所」、「村里托兒所」,也就是現今「公托」的前身。由於早期對於幼托機構的建物、土地和設備並未明確規範,當時大多借用廟宇、社區活動中心或學校的空教室等來收托幼童,後來隨著立法越趨嚴謹,這些跟不上時代的地方公托與目前的「合法規格」有明顯的落差。

儘管政府分別在一九九八年訂定的《兒童福利法》和二○○三年的《兒童少年福利法》(簡稱《兒少法》),對幼稚園和托兒所的硬體設備進行明確規範,但當時內政部卻只針對私托以及新設立的公托用新法管制,既存的公托則可自由選擇是否採用,「這種得過且過的心態,使得地方公托錯失了與時俱進的機會!」郭明旭感嘆。

因此幼托整合後,教育部依法要求所有幼托機構的硬體設備都須合乎現行法令,才能更換成「幼兒園」執照。這原本合情合理,卻讓四、五十年來都未「升級」的地方公托慌了手腳,於是許多公托乾脆「擺爛」,直接停托。

根據《監察院對公立托兒所環境安全及管理問題調查報告》指出,截至一○年六月,國內一一七七所公托中,領有托兒所使用執照的「合法公托」為三七○所,反之則有八○七所是違規使用,占比高達六八.六%。

 

問題二:薪資調漲、經費不夠  地方政府無力支應,選擇收攤了事


除了硬體,經費問題也搞得地方公托一個頭兩個大。

以屏東縣潮州鎮立托兒所來說,一二年的總支出(包含人事、設備、業務費用)高達二三一四萬元,是鎮內基礎建設(如道路、公設建制及維護)年度預算的二倍,就算每年有九三八萬元的學費收入和二五二萬元的補助款,仍然杯水車薪,每年還是虧損一一二四萬元。雖然潮州鎮托在鎮長洪明江力守下,以「就算虧本經營,也要讓孩子有人照顧」,說服鎮民代表會同意編列預算而得以存活,但走出潮州,結局恐怕就大不相同了。

雪上加霜的是,幼托整合後,幼兒園的人事薪資必須依照新制規定,以教保員為例,基本起薪為三二一五五元,比改制前平均二萬多元的薪資高出五成,成為地方政府的負擔。以彰化縣溪州鄉為例,十所公托的人事開銷就由七○一萬元,大幅膨脹至一○一八萬元。

郭明旭感嘆,「這個法令雖然讓教保員薪水合乎正常水位,卻讓財政困難的地方政府寧願選擇停招!」儘管在鄉鎮公所紛紛喊窮下,教育部從善如流,新聘的教保人員薪資必須符合規定,現有的工作人員則暫時可以沿用舊薪,但潮州鎮公所主任祕書丁勇言十分不以為然:「新人一進來就拿三萬多元,這讓做了十幾二十年,只拿二萬多元的老鳥怎麼服氣?到最後鄉公所還不是得調薪!」

其實,「光是公托不夠普及,就傷透了偏遠弱勢家庭的心!」長期關心婦幼問題的屏東縣好好婦女權益發展協會主任蔡順柔說,據統計,目前全台就讀私立園所的幼童高達二十九萬六千人,反觀只有一三萬四千人在公立園所,占比只有三一.○八%。由於公校的學費遠比私校便宜,「對許多仰賴公立幼托的弱勢家庭而言,現行的公立幼兒園原本數量就不足,更遑論大量的公托已經停托。」

 

問題三:設置不夠普及  廣設國小附幼緩不濟急,偏鄉最嚴重


公托數量不足,受害最深的是連私托都不願意進駐的偏鄉。高雄市教保人員職業公會理事長簡瑞蓮就指出,許多山地部落的小孩,只能前往車程將近一個小時的國小附幼就讀。

對於民間團體的指控,教育部主管幼兒園的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副署長黃子騰表示,為了因應自一二年幼托整合以來,部分公托停辦而減少四五九七個受托名額,教育部在這一年來已要求國小附幼增班加收五八三九名學生來補充缺額;換言之,公托學生總額反而還增加了一二四二名。

但托育政策催生聯盟反駁指出,「教育部看的是一二年他們接手後的情況,根本忘了檢視在新制上路前,早已有上萬名孩子無處可托了。」而且,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婦女新知基金會祕書長林實芳說,國小附幼習於照顧四到六歲兒童,對於難度較高的二至三歲幼幼班根本不在行,加上幼幼班師生比為一比八,遠高於四到六歲的一比十五,因此有的根本不開幼幼班,或採「階梯式收法」,先收大班的,再將剩餘名額開放給低齡幼兒。

彰化縣和美鎮鎮民代表周君綾表示,鎮內不少家長就因為國小附幼名額有限,抽不到籤,只好辭掉工作,照顧家中二到三歲的小孩。

值得注意的是,教育部力推的國小附幼多半仍以小學生作息為主,下午四點鐘放學,這不但不利於上班族接送孩子,許多需要長時間加班來賺取家用的弱勢家庭,更是萬分困擾。

彰化縣和美鎮鎮代林明正透露,該鎮一些收入不高的家庭,儘管知道私立費用為公立的兩倍(行政院主計總處調查,國內三歲以下的托兒所費用,公托為六千元,私托為一萬三千元),但為了加班賺錢,只能忍痛讓孩子上私托。

 

問題四:制度不夠親民  補助和托育時間有限,誰還敢生小孩?


另外,目前政府僅針對五歲以上幼童實施免學費政策,卻忽略了二到四歲最需要花錢請人托育照顧的兒童(僅部分縣市雖有托育補助,並未全面),也使得部分無力支應學費,又得不到補助的家庭,媽媽只好犧牲工作在家照顧小孩,間接扼殺婦女的就業權利。

面對幼托整合上路後的種種問題,有學者感嘆,「正值生育年齡的家庭也是經濟最弱勢的時期,國家若不能適時伸出援手,生育率恐怕又要往下降了!」她指出,北歐國家正因為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而投注大量資源在幼托政策上,「畢竟,這不只是社會福利,更是社會投資!」出生率已在全球敬陪末座的台灣,須多一分檢討與省思。

 

 彰化縣溪州鄉公托在鄉長黃盛祿奔走下得以保存, 但多數地方托兒所可沒那麼幸運。

 彰化縣溪州鄉公托在鄉長黃盛祿奔走下得以保存, 但多數地方托兒所可沒那麼幸運。


公托不願改制,3成6吹熄燈號
2011年幼托整合前夕1177所
2012年初,幼托整合上路前即倒閉235所,剩942所
2012年底,幼托整合上路1年,換照最後期限,再倒閉194家,剩748所
429所結果:幼托整合共導致429所關閉,高達36%,影響上萬名幼童
資料來源:監察院、行政院教育部

專訪教育部學前教育署副署長黃子騰:
「大家都不要看小孩嘍!社會要走到那一步嗎?」


針對幼托整合後的亂象及幼兒教育問題,《今周刊》專訪教育部學前教育署副署長黃子騰,以下是訪談摘要。

Q:公立幼兒園收托時間較短,許多家長下班時間難配合,政府如何順應民情提供服務?
A:我真的要講一句話,你是什麼身分,就扮演什麼角色。我舉一個例子,大家都想住帝寶,政府能不能蓋一堆帝寶給大家住?你如果自己明明就是需要人家協助,但又對人家提供的協助要求太高了。有哪一個鄉、哪一個村少了(名額)?有多少小朋友沒機會進去?告訴我們,我們一定跟當地的政府講。

Q:偏鄉原住民托育機構的設備不合法規,面臨關閉命運,這部分該怎麼辦?
A:如果是談台北縣(新北市)的原住民,他們的設備不合格,哪天出了事情誰要扛?政府相關法令絕對不會掐住任何人的脖子,我們可以坐下來談,但如果你一定要來衝撞法令,認為應該因陋就簡,那我覺得我們的社會教育要再加強。

Q:學前教育的資源該怎麼分配?
A:兩歲以下幼童有99%都在家,這是不是正常?這很正常,難道你要把這些幼童送出去嗎?然後把錢砸到那1%,蓋托育中心,這樣對嗎?難道政府要告訴人民:把你的小孩送出來喔,大家都不要看小孩嘍!我們的社會要走到那一步嗎?
我們提供的量會有政策引導性,我們提供政策就是在提供訊息給大家,希望這個訊息是一個正確的訊息,不是一個錯誤的訊息。
(整理/編輯部)

延伸閱讀

《幼照法》修法 沒證照也能教小孩?

2014-09-25

我好想上學

2013-05-30

上萬名童泣:我好想上學

2013-05-30

非營利幼兒園平價優質 公辦民營走出第三條路

2013-05-30

撒錢補助托育 真能解決少子化痛點?

2018-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