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三大主張 再造小而美政府

三大主張  再造小而美政府
中華民國獨步全球的五院體制,是政府組織過於龐大、高官多如牛毛的問題根源。圖為馬總統(右一)接見五院院長。

楊政諭

政治社會

總統府提供

830期

2013-07-15 13:56

這次政府組織改造,只涉及行政院層級的變動就問題重重,歸根究柢,就是我們國家的五權憲法架構太大,一、二級機關過多,部會功能重疊,有如小孩穿大衣,專家主張三大改革,才能朝「小而美、有效能」的政府邁進。

馬總統上任後推動的「政府組織再造」,其實僅涉及行政院及所屬中央部會結構的改造,並未觸及監察院或考試院存廢的議題,也未討論總統府所屬機關,如國家安全會議、國家安全局等組織如何改造等憲法層級的問題,充其量只能說這次的組織改造「只做了一半」,行政院前副院長吳榮義說。

如果馬總統有心改革,應該「大破大立」,對於包括五院在內的龐大政府架構進行總檢討,明確提出組織再造工程分階段進行的具體計畫,否則行政院的組改,改了之後,台灣部會數量仍是全球第一,上頭還有五權憲法留下來的監察院及考試院,小小台灣機關數目多如繁星,政府光是人事負擔就很沉重,更何來效能之有?

以最近因公務員退休金而受到注目的考試院來看,銓敘部前部長朱武獻說,考試院的業務本來就是人事行政中的一環,考用不能合一,讓考試院淪為行政機關用人的徵才機構。

而近日考試院長關中被踢爆上班時間搭公務車外出接受按摩,也凸顯考試院人力閒置的問題。「考試院八、九百個員額大都閒閒的,而十九名考試委員沒人管且又是合議制,變成開會也可以不出席,出席也可以不發言,發言也可以不負責。」朱武獻半開玩笑地說。

 

高官

▲點選圖片放大

 

主張1  廢考試院,與人事行政單位整合


考試委員到底平常的工作是什麼?一位不願具名的台大教授說,他們平常就是去開開院會、巡視考場、擔任典試委員長,工作之輕鬆,是標準「錢多、事少、離家近、不用負責,人數又多」的高官缺。國際上同類型單位,委員最多只有三到五人,不會有十九人如此龐大規模;許多考試委員也非考試專業,甚至淪為政治酬庸,可說是台灣獨步全球的荒謬制度。

先進國家的政府人力資源管理潮流,已從單一部會統一主管,轉變成分權給各行政單位直接管理,讓考用符合行政單位需求,公務人員薪水則是以競爭取代年資作為評比標準。只有台灣例外,由考試院這個行政體系外的院級單位來統籌管理,增加協調難度又缺乏彈性。

為什麼無論哪個政黨或政治人物上台,即使想改革政務卻推不動?台大法律系副教授張文貞指出,就是因為「公務部門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強調積極創新和效率;但考試院的核心卻仍是保障公務人員,這與行政部門想要改革效率的目標互相衝突。」

況且現在行政院又把管理人事的「行政院人事局」升級為「人事行政總處」,考試院的地位更加式微,張文貞主張應該廢除考試院,公務員任免、考績、保障等事項歸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原考試院則由獨立專業的機關取代,不必設院級的單位。


主張2  監察權回歸國會,監察院退出江湖


再看監察院,民進黨執政時期就曾因國民黨杯葛而空轉三年,但國家仍舊運作如常,讓各界思考監察院這樣院級單位存在的必要性。

藍綠兩黨都曾在不同時間主張修憲廢除監察院,但換黨執政後,藍綠就換了腦袋,改革總是無疾而終。台大政治系副教授彭錦鵬指出,世界各國都有設立行政監察官這種防止腐敗的單位,但是院級的很少見,也不一定要和行政院平起平坐。

監察院設立的原意,就是為了揪出公務機關違法失職。公務人員違法有司法院在管,失職則受到國會監督,並能以預算審核和立法制衡。「但是監察院在法律力度上不及司法院,民意基礎和嚇阻能力又不如國會,糾正糾舉的效力只仰賴行政機關尊重,防止腐敗的能力大打折扣。」張文貞指出。

朱武獻認為,監察權應該回歸國會,否則肅貪機構有法務部檢調機關、廉政署、政風單位,還有監察院這個院級單位,「管公務員的比公務員還多。要肅貪,有些媒體還比監察院有用多了。」朱武獻點出制度的荒謬。

「中華民國憲法制定之初,就是為了符合民國三十六年大陸三十五省四億人口而設計,把五權憲法放到台灣這個兩千三百萬人口的小島來施行,有如『小孩穿大衣』,是行不通的。」朱武獻說。

但修憲需要極大的社會能量才能推動,要國會四分之三多數決議,並交付公民複決,超過一半公民同意才能通過,門檻非常高。既然現在的執政黨擁有絕對優勢,應該主導這個改革。

 

主張3  效能至上,行政院旗下部會須再瘦身


然而,政府組織龐大、五院過多制衡,權責分散使得效能不彰,即使修憲難,卻必須要做,尤其在國家面臨財政及效能危機之下,若不把制度問題根除,只能不停地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就連行政院的組織改造也只能改個半吊子,無法正本清源解決問題。

若真想要改善政府效能,複雜卻根本性的制度問題必不可免。首先這次組改後,行政院二十九個部會的數量還必須進一步縮減,其中「外交休兵」情況下的外交部,應隨全球化調整為以外交貿易為主軸,目前韓國、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的外交部,都是與貿易結合成為外交貿易部。

對此,吳榮義建議,外交部除了可與僑委會、陸委會合併外,也可考慮將經濟部所職掌的國際經貿事務(以簽訂自由貿易為主)併入其中,更能因應全球化國際經貿的新挑戰。

 

此外,基於《憲法》明定「各族群一律平等」,吳榮義建議,可以再減少若干不必要的委員會。比如原民會與客委會,可以考慮重新整併為「民族事務委員會」,退輔會應分拆後併入衛生福利部及國防部,新設立的海洋委員會,則可併入國家發展委員會、環資部及國防或內政部。

 

政府效能要提升,必須要拋棄意識形態和形式主義,真正將部會與人員精簡整合,縮小政府規模提升整體效率,降低政府財政負擔。

 

以台灣目前大巨人般的政府架構,一年光是中央及地方的人事費用就吃掉兩條高鐵,龐大的人事開銷以及軍公教退休後必須支付的退休金,已經讓中央及地方政府無力再推動其他建設,可以預見臃腫的大政府體制未來勢必吃垮國家,台灣已經走到不得不改變的歷史性時刻。

 

監察院

考試、監察兩院存廢,是政府能否真正精簡、提升效能的核心問題。左一為考試院院長關中,右一為監察院院長王建煊。(圖片來源/UDN.COM)

延伸閱讀

失能的台灣科舉

2017-02-16

明星閣揆張善政 「不想再從政」的原因⋯

2016-05-19

礙事的考監兩院 該關門了!

2014-11-27

荒謬的政府再造

2013-07-15

台灣只選出「考運好」而不是會做事的公務員!考試院沒有存在價值的5大理由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