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凝聚四共識 為台灣財政危機解套

凝聚四共識  為台灣財政危機解套

楊卓翰

焦點新聞

Getty

834期

2013-07-15 10:50

台灣財政,其實氣數已經沒剩幾口。政府應該怎麼做,才能縮小赤字,並且控制債務?除了龐大的潛藏債務必須講清楚、說明白,政府的支出及收入,都有不少努力空間。但能否拯救財政,真正的關鍵其實不在政府,而在選民。

這是一場艱難戰役的開始。十月初,勞委會精算出勞保基金將在十五年後破產,勞工們才驚覺這筆按規定繳納的保費,居然可能領不到半毛錢。民意強烈希望政府要負擔最後完全責任,在勞保付不出錢時,由政府財政來支應。

這想法是希望在勞保基金外築起一道潰堤防線,預防破產那天的到來。只不過千瘡百孔的國家財政,恐怕也無法完成這高難度的挑戰。

「你看勞保基金破產,這時才驚覺,台灣有這筆付不出來的潛藏負債,都太晚了!」曾當過財政部長、現任元大金控董事長顏慶章看到台灣財政的前景,難掩心中憂慮。

 

美國

美國大選結果出爐,主張加稅的歐巴馬成功連任,顯見美國社會正逐漸凝聚加稅共度難關的共識。

 

第1步  政府站出來面對潛藏負債


「台灣都是內債,比希臘好,但不代表沒問題。我當過財政部部長和政務次長超過五年,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顏慶章認為,各級政府潛藏負債總計十四兆九八六六億元(未來三十年須由政府編列預算支應的舊制軍公教人員退休金、勞工保險未提存責任準備、退撫基金新制未提撥的退休金等等),就是政府解決財政問題的第一步。

「這筆潛藏負債裡可能還有政府不願意加上去的部分。」顏慶章質疑,這筆債到底多大?什麼時候會發生?最後是誰承擔?「這些問題,政府要清楚說明。如果真的沒辦法撇乾淨,那就老老實實地把它算進政府的預算和負債規模裡面,一起檢討。」顏慶章說。

他還指出,政府應該要立即行動,針對這些長達三十年的潛藏負債提出還債規畫。「你說基金不會倒,為什麼不會倒?打算怎麼籌錢?現在政府就是連這些基本都沒做到,沒辦法向人民好好交代。」

不過,政府公開說明降低勞保健保造成的潛藏負債可能都還算小事。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委員李桐豪指出:「已經創造出六兆三千億元規模『死債』(dead weight loss) 的舊制軍公教退休金,才是最大的問題。」他認為,舊制退休金改成年金給付,因為條件太好,所以人數大增。「這筆支出無法創造其他價值,但是現在台灣已經有很多人在靠它過活,沒辦法動。你不可能跟已經退休的老先生說,抱歉我們不付你錢了。你能不付嗎?」

最近各界關注的二百億元軍公教慰問金,和這個刪不了的六兆元相比,根本不到一%。也因此,龐大潛藏債務,絕對是處理財政問題的第一步。「控制這個債務,不再讓它擴大,財政自然能夠得到不小的喘息,利息支出也能馬上改善。」李桐豪說。

 

第2步  從地方政府開始減少支出


勞保、健保及軍公教退休金等社會福利的法定支出,「難修法、無法刪,等於把預算裡其他支出排擠掉。」李桐豪說,長期下來,不管投資、建設都會減少,經濟自然衰退。「這樣就會產生惡性循環,就沒有進一步收入;加上人口老化,情況就會越來越糟。」也因此,解決潛藏負債這個結構性問題的同時,政府勢必也要從支出面減少浪費。

台灣政府的支出浪費,不只是要看中央。地方政府的財政紀律也是一大問題。「以前各縣市都要建國際機場、國立大學,紛紛向中央拿錢。結果你看到情況啦,現在大學招生(人數)就不夠。」顏慶章指出,講到浪費支出時,地方政府常被忽略掉,但二○一一年地方政府的債務達九八五八億元,五年前,這筆金額不到五千億元,等於五年債務就增加了快一倍!

李桐豪也指出,地方首長從來沒有減少浪費的觀念,原因就在於他們不用自己籌錢舉債,只要顧選票。「我們的地方政府和國際不一樣,地方自己不發市政債,我們的地方自治雖然獨立,卻沒有財政責任;所以我們的地方政府就算薪水發不出來,但是卻可以年年放煙火。」

雖然說,在這次《公共債務法》修法大幅刪減各縣市的統籌分配款、縮減舉債額度,但李桐豪質疑,地方政府舉債超限情況長久以來都很嚴重,中央也從來沒有確實監督。「至少要要求它們(地方政府)收支平衡,要有一把『尚方寶劍』給它們壓力。這次《公債法》應該要扮演這種角色。」李桐豪說。

 

第3步  運用加稅方式增加收入


除了刪減支出,拯救財政另一帖藥方,就是「增加收入」。李桐豪估算,台灣目前仍有三千四百億元的稅收空間。「可以徵,不是代表現在就要徵,增稅對現有的經濟條件並不合適。」李桐豪強調。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到財政缺口,可是卻無法及時解決的原因。

不過,面對台灣人口老化,「具有生產力的就業人口會減少,不是每個人都像王永慶做到九十幾歲。」換句話說,具有繳稅能力的絕對人數、相對比率都在下降。因此,若要維持未來財政收入,加稅成為一條非走不可的路。

 「台灣有很多稅制是應該要改的,例如當初兩稅合一時,配套沒有完成,所以變成政府的大減稅。」除此之外,另一個可以調整的稅制就是消費稅,「像韓國、日本都是靠消費稅,來充實財政。」李桐豪也指出,任何加稅政策,勢必需要大量溝通。這是一條難走的路,屆時還要看政府與民間、企業界互動氣氛。

 

第4步  凝聚社會共識共體時艱

 

顏慶章指出,赤字預算可以接受,但是要注意因為這個缺口所造成的債務利息,不能讓它越來越大,最後引發危機。

 

「我們也不是國際貨幣基金的會員國,我們只有一個亞洲開發銀行。但是台灣發生什麼問題,它一定沒有那個能力幫助台灣,亞銀的功能不在這裡。所以,台灣根本沒有能力承受任何的財政危機測試!」顏慶章強調。

 

李桐豪也呼籲,「我們已經看到二十年後會發生的問題,與其像勞保等到二十年後禍到臨頭了才處理,現在開始控制支出與債務,傷害一定比較小。」他也指出,我們不用今天就全部砍、一刀砍,「沒那麼急,社會也需要調整的時間,這是一個溝通的問題。」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本屆總統大選,人民選出來的總統,正是主張加稅、刪減支出的歐巴馬。「我們不能再寅吃卯糧,美國的財政問題,一定要現在解決。」歐巴馬在連任後發表演說,凸顯他解決美國財政危機的決心。

 

李桐豪指出,解決潛藏負債,不只是政府需要智慧,百姓也必須理解,「過程一定是痛苦的!但是不這麼做,破產的將不只是你的勞保基金。」

延伸閱讀

年金改革 你不知道的事

2016-09-01

回歸財務數字 讓年金改革理性討論

2016-07-14

軍公教年金改革不能說的祕密

2013-02-07

民國120年

2011-11-10

四大財政幻象拐走你的納稅錢

2012-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