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報告馬總統 國家治理出現危機!

報告馬總統  國家治理出現危機!

張瀞文、楊紹華 研究員/孫蓉萍、辛曉昀、葉揚甲

政治社會

UDN.COM

807期

2013-07-15 09:54

簡單比較就能發現,台灣資本市場的現行稅負,其實已是美國的2.4倍、日本的5.6倍。政府以復徵證所稅作為稅改第一步的理由根本不存在;而這種缺乏研究、輕率草莽的決策品質,已讓台灣陷入國家治理危機。

證所稅爭議演變至今,官民皆輸,台股市值蒸發三兆元,重傷經濟。套用新任財政部長張盛和的說法,「證所稅已付出代價。」然而,如果在三個月前財政部尚未丟出證所稅議題之際,相關官員、幕僚能有一點點的研究精神,或許,這些勞民傷財的慘重代價根本不會、也不必發生。

即使只用各國政府在網路上揭露的公開資訊,加上小學生程度的簡單計算,就能清楚看見,台灣現行制度對資本市場的稅負已經遠高於國際水準;從數字來看,「稅改第一刀劈向資本市場」,根本就是大錯特錯的荒謬起點。

 

課稅

 

官員數學不好? 資本市場課稅比多國都高


分析二○○九年數字,依據財政部資料,這一年國庫收到一○六○億元的證交稅,以及約達一○八二億元的股利所得稅額(上市櫃公司發放股利納入個人綜合所得申報的稅額),兩者總計,投資人因為在股票市場當中的交易行為與股利報酬,已上繳國庫二一四二億元,約占當年台灣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一.七%。這個數字,遠高於美國、日本的水準。

在美國,○九年收到約五六○億美元的證所稅(美國證所稅率範圍從零至三五%,在此以二五%計算),以及大約四一六億美元的股利所得稅(美國股利所得稅率為零至一五%,在此以一五%計算),這共計約九七六億美元的資本市場相關稅負,與當年美國接近十四兆美元的GDP相比,比率僅○.七%。

換言之,美台相比,台灣股市投資人的稅負,即使以現行制度計算,其實已是美國股市投資人的二倍以上。

在日本,證所稅及股利所得稅率皆為一○%,○九年的證所稅是一四八三億日圓,股利所得稅則約為一.五八兆日圓,以當年度日本四七一.一兆日圓的GDP計算,資本市場稅負占GDP比率更是只有○.三%的水準,比一比,台灣是日本的五倍以上。

從以上的簡單計算,可以看出台灣現行制度對資本市場的課稅已不算輕,遠高於美、日,遑論與香港、新加坡相比,以目前制度,港、星兩地證交稅率分別僅有○.一%、○.二%,並且均對一般散戶免徵證所稅。

從象徵資本市場動能的股市周轉率分析,近十年來港、星大致持平,而台股則在偏高稅負的消耗之中,動能明顯呈現下降趨勢。從各種數字可以看出,對於資本市場,政府此際該有的動作是力圖振作,而非試圖殺雞取卵。

稅改的目的無非有二,追求更多的稅收,或者追求更公平的財富分配;依據前述的國際比較數字,台灣投資人在資本市場所付出的稅負已經明顯偏高,絕對不該是「追求更多稅收」的對象。而若復徵證所稅的目標是追求更公平的財富分配,那麼,就該以「調降證交稅」作為最基本的配套。

 

國民黨

 

無政府狀態? 證所稅版本滿天飛


弔詭的是,執政黨一路以來所推出的各種版本,從一開始的財政部版、行政院版,到造成台股大跌的「府院共識版」,以及新財長張盛和上任後與藍營立委緊急協商的新版本,都未見到調降證交稅的基本配套方向。

之所以選擇了錯誤的起點,乃至於接下來會有一連串的錯誤調整,根源是決策粗糙,而決策粗糙的原因,就是缺乏足夠、甚至是最基本的前期研究。「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這是中國共產黨創黨人毛澤東的名言;如今,執政的國民黨從上到下,似乎都該向毛澤東的這句名言低頭學習。

據了解,在財政部宣示將以復徵證所稅作為稅改第一步的當下,部內對於其他主要國家現行相關制度的掌握竟是付之闕如,「我們接到財政部的電話,要我們提供星、港、日、韓的證券市場相關稅制作法。」某家著名會計師事務所內部人員表示,「最後,這四地的資料,就由國內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分工負責研究,提供財政部參考。」

在沒有掌握國際基本資料的情況之下,就貿然宣告復徵證所稅,在沒有「一點點」研究之下,就決定從資本市場劈下稅改第一刀,當今執政者如此這般的決策品質,就像證所稅爭議發展至今所見到的種種亂象,已讓台灣走入了嚴重危機──這是國家治理的危機。

從三月底財政部版本提出到六月四日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審議證所稅,我們看到一個二十四年來最重要的稅改政策,在決策者態度草率的領航之下,不斷上演著十分滑稽卻又十足慘烈的情節。

自四月下旬證所稅版本從行政院送到立法院開始,五月八日,吳育昇等藍營立委在立院程序委員會出面阻擋,之後再到馬總統以國民黨黨主席身分在國民黨中山會報言明「證所稅:內容可以討論、程序不要阻擋」,就已埋下「為證所稅而證所稅」的因。

五月二十八日,得到行政院支持的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版證所稅(由賴士葆、費鴻泰、蔡正元、曾巨威提出,號稱四君子版)出爐,由於這個版本被輿論炮轟為「放水版」,隔天財政部長劉憶如以「這個版本僅是證交稅加稅版,與追求公平正義無關」堅辭財長一職。

劉憶如下台很狠打了四君子版一巴掌,同時暗指四君子版為「不公不義版本」,也把前一段時間冷處理證所稅議題的行政院長陳沖直接推上第一線。

五月三十日晚間,陳沖直接跳下來,與藍營四君子及新任財長張盛和研擬出最新的「府院黨團共識新版本」。當協商完成、新版本出爐後,陳沖準備驅車離去時,向在場媒體舉了一個大拇指,告訴大家這個「府院黨團共識新版本」是相當「讚」的版本。

 

孰料隔天(六月一日),台股一開盤市場殺聲震天,這個行政院長認為很「讚」的版本,一拋出來就讓台股當天重挫一九六點,跌幅居全世界之冠。其實當天晚上,對市場很敏感的股市投資人,看到「府院黨團共識新版本」的細則一出來,就知道大事不妙,某大戶甚至坦言:「看到這個版本,我的第一個動作就是轉手放空新加坡摩台指。」

 

結果這個院長說「讚」的「府院黨團共識版本」,在造成股市連續兩天大動盪後,在六月四日下午立院財委會審議中,藍營委員當場又提出全新的寬鬆修正版本,總計當天在財委會等待審查的十個版本當中,藍營本身包括委員就有高達七個版本,執政黨內部對於證所稅議題始終「喬不攏」,堪稱舉世罕見。

 

國民黨

證所稅歹戲何時了?
國民黨立院黨團版出爐,引發前財長劉憶如辭官,證所稅的鬧劇走入新階段,6月4日草案在立法院初審過關,但能否在本會期完成三讀,誰也不敢說。

 

思慮不周  留給大戶逃漏避稅空間

 

雖然藍營內部最終協商出一個版本送審,但是從行政院送出的法案到了立法院,不僅行政院沒有堅持自己原先的版本,甚至還可以因為市場反應不同而一再修改、或是去附和其他立委的版本,然後讓整個資本市場跟著政策的變動而動盪,民眾看著藍營版本滿天飛,不禁要問「難道現在是無政府狀態」?

 

在這荒誕至極的過程中,處處可見決策者思慮不周的痕跡與破綻。以造成台股跌幅全球第一的「府院共識版」來看,除了將證券所得納入綜合所得稅,恐造成台灣證所稅率成為全球最高的愚蠢作法之外,也可以看到決策過程中明顯疏漏跨部門的意見整合。

 

「舉例來說,大法官會議在今年一月才宣告,夫妻非薪資所得合併計算實屬違憲,兩年後,當夫妻所得不再需要合併計算,夫妻若非雙薪族,一人申報薪資及股利等所得,一人進出股市,形成『妥善分工』的空間,這就會是府院共識版的避稅漏洞之一。」

 

一位學者表示:「重點不是這個漏洞有多大,而是代表決策的思考嚴重不周,連不久之前的大法官會議決議都沒想到,會不會還有更多沒想到的呢?」

 

但是,這樣輕忽的心態是今天才出現的嗎?恐怕不是,我們回頭檢視過去,發現馬政府粗糙的決策已是前科累累。

 

稅

 

周轉

 

決策過程粗糙 二代健保施行細則沒結論

 

兩年前(二○一○年),二代健保修法時,原本各界準備了十幾年、行政院所推出的「家戶總所得版」,在最後幾天,於立法院被藍營幾個財委會立委大逆轉,推出了一個變形的「雙軌制、補充保費版本」。

 

當初幾個決策者都認為「補充保費」實行起來很容易,不僅可以多收到錢,還有七成民眾可以降保費。


結果這個強行過關、被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號稱「趴代(指腦袋不清楚)版」的二代健保,到現在因為收取的方式太過繁瑣,衛生署甚至迄今連施行細則都搞不定,上路時間一再往後延,到底明年可不可以正式上路,目前沒人敢打包票。

 

其實從二代健保,似乎看到今天「證所稅」的影子,現在這個在慌亂之中推出,甚至可能過關的證所稅,親民黨總召李桐豪就說,他相當擔心會步上「二代健保」的後塵。

 

此外,馬總統連任後所提的四大改革之一的「油電雙漲」,總統府內高層會議雖已決定執行政策,不過卻未評估油電雙漲將會帶動物價上漲的程度,一直到民眾怒吼聲不斷,彰化鹿港鎮長補選失利,馬總統才宣布「電價一次漲足改為三階段」。

 

油電

油電雙漲改革有限、惡果不少!
缺乏事前嚴謹評估,油電雙漲政策一出,立即引發民生物價同步上揚,即使油價回跌、電價改為漸漲,但物價上漲的惡果卻未消失。(攝影/陳俊銘)

 

評估過程馬虎 調漲油價與國際趨勢違背

 

但就如馬總統講的「電價真的漲不多」,油價也在四月一日一次漲足後,連續降價十次;但因為油電雙漲所帶動的通膨效果,讓一般民眾食衣住行等生活必需品的價格都漲上去了,現在就算油價跌下來,電價漲不多,而物價也已經「回不去了」。

 

會出現這樣的誤判,顯然當初在調高油價時,整個執政團隊未對油價及物價作出謹慎評估,「決策草率」的結果將由全民共同負擔。台北大學教授王塗發就說,「為了要贏得大選,選前油電凍漲十六個月,難道不就是今天油電必須雙漲的主要原因之一嗎」?

 

決策者的輕率心態,不僅讓台灣每走一步就傷一次,更糟的是,當前的外在環境波濤洶湧;放眼全球主要國家,領導者的眼前大敵是「面對經濟衰退惡浪」,政策傾全力保護企業與資本市場競爭力;相較之下,執著於「頭破血流也要先求改革」的台灣,顯得格外突兀,近乎是與全球主要國家逆向而行。

 

經濟

 

領導人暴走  準備把台灣帶向哪裡?

 

在亞洲鄰近國家方面,韓國、日本近期均宣布調降企業所得稅;在西方國家,除了力挽國內經濟頹勢的美、英兩國分別調降企業及個人所得稅之外,甚至連加拿大也自今年一月起大降企業所得稅,稅率自二二%以上一舉調降至一五%。至於中國,則在日前宣布調降股市交易費,維持資金動能。

 

暴走的政府、觸礁的台灣;荒謬的決策、失血的台灣;無視危機的領導者、逆向航行的台灣……,不知還有多少形容詞,才足以描述過去這段時間的台灣亂象。

 

陷入國家治理危機的台灣,步步驚心;步步驚心的台灣,如何才能克服眼前的外部環境惡浪風險?被惡浪淹沒的台灣,更遑論追求公平正義的改革之路。

 

證所稅

▲點選圖片放大

 

健保

二代健保走不下去?

「雙軌制、補充保費版本」知易行難,衛生署至今仍然無法擬定施行細則,討論多年的二代健保,宛若走入死胡同。(攝影/聶世傑)

 

延伸閱讀

台灣資本市場「消風」的這三年

2015-11-05

一次搞懂 台灣24年來最大稅改

2012-04-19

韓國的證所稅法則 值得借鏡

2012-05-10

證所稅兩大關鍵 財政部越算越糊塗

2012-06-14

劉憶如閃辭 不動產實價課稅路難行

2012-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