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許金川圓夢 創設全台首間肝病中心

許金川圓夢 創設全台首間肝病中心
許金川(左)認為,肝病治療就像是「國父革命」般的長期抗戰,唯有打造友善的醫療環境,

鄭閔聲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

868期

2013-08-08 13:46

好心肝門診中心催生者、台灣肝病權威許金川醫師,用一貫緩慢卻專注的語調解釋,肝病治療就像是「國父革命」般的長期抗戰,惟有打造友善的醫療環境,才能讓病患在穩定的心理狀態下,打贏這場戰役。

走進好心肝門診中心,感受不到一絲醫院的冰冷氣息,頭頂上的鵝黃色日光燈照得人全身發暖;格局方正的大廳中央,還擺著兩組粉紅色的圓形沙發,除了周圍牆壁上印著診療室、檢測中心的掛牌,幾乎很難與總是令人坐立難安的候診間聯想在一塊。

「這就是我要的感覺,病人來到這裡,就像是回自己家一樣,什麼都不用害怕。」好心肝門診中心催生者、台灣肝病權威許金川醫師,用一貫緩慢卻專注的語調解釋,肝病治療就像是「國父革命」般的長期抗戰,惟有打造友善的醫療環境,才能讓病患在穩定的心理狀態下,打贏這場戰役。

二十年前,許金川雖已在恩師宋瑞樓指導下,採用最先進的超音波技術,成功篩檢出許多早期肝癌病例,但許金川心想,全台有超過三百萬的B、C型肝炎帶原者,醫師拿超音波的手就算掃到斷了,也救不了多少人,勢必要有其他人研究發展新療法,並提供民眾正確資訊,才能由源頭消滅病魔。就是這個想法,讓他著手創立肝病防治基金會。


神祕富豪捐四百萬美元


一九九四年基金會成立時,雖然國內教育水準早已大幅提升,多數人仍無法分辨各型肝炎的差異,就連傳染途徑也一知半解。許金川回憶,當年的基金會諮詢專線,簡直比call-in綜藝節目還熱門,一天最多曾湧入兩千多通電話;來電問題更是無奇不有,「有人打來竟然只想知道,哪一家的保肝丸最有效?」

十九年來,基金會不斷下鄉宣導肝病防治,並提供免費篩檢服務,成功讓肝病致死率穩定下降;但看見許多偏鄉民眾在篩檢出肝病後,卻無法迅速求醫,錯失治療黃金時期,更讓許金川下定決心創辦專門醫療機構,照顧弱勢「肝苦人」。

「其實這個夢已經作了十九年,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實現。」許金川說,成立肝基會的用意,就是想盡一切可能消滅肝病,因此成立集合研究、醫療功能的醫學中心,打從當時就是目標。但在欠缺企業或政府奧援之下,這個構想就如同天邊的彩虹,難以企及。

去年六月,這場美夢在許金川毫無預期的情況下成真了。一位神祕的李姓企業家,無意間獲知許金川對抗肝病的故事之後,深受感動,主動對肝基會捐贈四百萬美元。許金川利用這筆錢,買下門診中心房舍,並於去年肝基會十八周年慶時宣布門診中心將於一年後運作的喜訊,消息一出,民眾捐款更如潮水般湧入,幾個月內,診所必需的硬體設備就已大致完備。

許金川說,診所從無到有,一共只花了八個月時間,為此,他特地將門診中心命名為「好心肝」,希望提醒所有人,「因為台灣人的好心,才能換回病患的好肝。」

硬體設備之外,募集優秀的醫療團隊又是一大考驗。許金川坦言,對任何醫師與護理人員來說,要放棄在醫學中心的穩定待遇,轉往才剛起步的民間基金會任職,都會是相當困難的抉擇,他一開始還擔心「到底找不找得到人加入?」然而,許金川長年的聲譽,以及基金會的公益目標,仍引來一批追求自我成就的醫療人員陪他「賭一把」。


好心肝門診中心院長王世晞(左),是許金川台大的學生,抱著回 饋的心情與許金川一起投身公益。

好心肝門診中心院長王世晞(左),是許金川台大的學生,抱著回饋的心情與許金川一起投身公益。

 

憑使命感 醫療團隊「下海」


門診中心院長王世晞,是許金川台大的學生,二十多年前他還是菜鳥醫師時,親身經歷患有B肝的父親,被許金川檢查出肝癌、接受手術、癒後回診追蹤的漫長過程,深知惟有完整的醫療照護及信任的醫病關係,才能遏止這「無聲的疾病」。因此,被老師徵詢有無意願主持門診中心的當下,王世晞二話不說,收掉位於台北市永康街精華地段的診所,帶著原有團隊,抱著回饋的心情與許金川一起投身公益。

原本就在基金會服務的醫師粘曉菁,則曾在國際研討會上遭日本同業質疑,「怎麼會有醫師願意到基金會工作?」這段話當下雖令人錯愕,粘曉菁卻耐心地解釋,在非營利民間機構付出換來的社會愛心回響,成就感是一般醫療機構無法提供的,在好心肝門診中心裡,粘曉菁擔任副執行長的角色。

儘管門診中心的人力、器材陸續到位,但對首次經營醫療機構的許金川而言,實際開業後的營運狀況才是最大挑戰,「很多朋友都告訴我醫院很難經營,要我別那麼傻,但我就是不聽。」許金川坦言,自己目前仍無法掌控診所的運作成本,「但只要在專業上有成績,這些都不會是問題。」

位於美國洛杉磯的「希望之城醫學中心」,就是許金川心目中的典範。這所一百年前為對抗肺結核而成立的療養院,如今已成為美國頂尖醫療機構,不僅提供弱勢民眾免費醫療,在糖尿病及癌症研究上更有卓越貢獻;而機構運作經費,全來自民間自發捐獻。許金川樂觀期望,「好心肝」有一天也能擴展成類似的醫學中心,永遠為肝病患者帶來希望。

至於這項目標預計何時完成?許金川再度搬出不知用過多少次的「國父革命」橋段:「消滅肝病就像推翻滿清一樣,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能完成;不過,我們至少已經跨出革命的一大步了。」

延伸閱讀

力抗國病20年 「好心肝」解救肝苦人

2014-08-07

肝炎防治鼻祖 宋瑞樓留下永世典範

2013-08-15

「台灣阿肝」許金川用生命打一場保肝聖戰

2010-12-16

指數高代表罹癌症?別讓肝癌奪命,看懂腫瘤指標、搭配肝臟超音波減少成為肝臟疾病患者

2018-01-25

好心肝道歉不認錯! 稱保全、水電工、「好夥伴」都合規定 聲明稿曝光

2021-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