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狼性襲台

狼性襲台

施禔盈 研究員/辛曉昀

焦點新聞

872期

2013-09-04 13:42

有錢絕對買不到什麼?窮滋味。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因為在他們心中,時時有個魔鬼會督促他們前進。中國,剛脫貧不久,極度競爭下的背景,沒有「狼性」出不了頭;台灣,30年前經濟起飛,現在生活安逸,「狼性」磨掉了。但如今兩岸開放,尤其《服貿協議》將開大門,就算你不去中國,也不代表他們不會過來。當溫良恭儉讓的美德,對上了往死裡幹的狼性,你以為你還能繼續過著小確幸、小清新的小日子嗎?

大群的黃羊警惕地搶草吃,狼群包圍線的一端,愈來愈逼近。

狼群要下手了。開始悄悄收緊半月形的包圍圈,黃羊群的東、北、西三面是狼,而南面則是一道大山樑,山樑後面是草原出了名的大雪窩。

突然,狼群開始總攻,沒有一聲吶喊、沒有一聲狼嗥,最原始、最殘忍、最負盛名的恐怖:狼來了!

都說狼有智慧。一場殺戮,從總攻開始到結束不到十分鐘,但,光靠狠勁還不成,還得靠耐性、組織性和紀律性。

這是摘自《狼圖騰》的一段場景,但時空拉回現實,狼真的來了。這陣子,最熱門的議題不外乎《兩岸服貿協議》,大家熱烈討論台灣人的未來。據統計,開放服貿預計將有四○七萬人的工作受影響。因為未來中國人士將以專案管理名義入台,屆時你的老闆、你的同事都有可能是大陸人。也就是說,你不到對岸,但對岸的「狼」會過來!深層的意義是,職場上將有一股新勢力崛起,如果你不改變,環境也會改變;而環境變了,你能不變嗎?

 

中國狼性

▲點擊圖片放大

 

中國狼性


一個台灣人深入狼群,等待機會快速出擊


二○一三年的夏天,上海、杭州的天空藍到見不著一片雲,四十度的高溫,把人都曬傻了,更把中國的經濟曬暈了,緊縮期正要開始。過去人聲鼎沸、就算晚上八點用餐都得等上好一會兒的餐館,現在可以從容地在七點用餐時間前往,服務員晃來晃去,喊一聲,服務到位。

今年的中國,夏天似乎也該穿上毛衣,因為「凍」啊!高速的經濟需要調整,正當多數人面對這樣嚴峻的環境收起笑容時,浙江杭州西湖畔的外資大樓裡,迎來一位自信、滿面春風的創投資本家,他,是過去國內基金公司老總、媒體寵兒:丁學文。

○六年,丁學文就像人間蒸發似的,消失在台北金融圈;○八年遇上金融海嘯,人在大陸的他見機不可失,馬上出手,第一個「產業整合基金」因此比預期早開花。一直到現在,手上有三個基金,管理新台幣六十億元資產。

今年又是他大展身手的一年,
因為行業特性,別人賺錢等多頭、他則等空頭,「我手上一堆子彈,準備獵食,現在經濟不好,估值好談,我已經出手了。」

 

創投資本家

▲今年是金庫(杭州)創投管理合夥人、槃石投資(上海)執行董事丁學文(圖中)大展身手的一年。行業特性是別人等多頭、他等空頭,而他的出擊頗有狼性味道。(攝影/陳安)


用大陸人打大陸人 闢出狼戰場

 

就像草原狼可以堅苦卓絕地按捺住暫時的飢餓和貪欲,耐心地等到了多年不遇的最佳機會,然後,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解除黃羊的武裝。丁學文也是耐心等候,因為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他等到了金融海嘯,也等到了大陸經濟結構的大調整,而他的出手頗有「狼性」味道,一舉中的。

「我告訴你,我在大陸怎麼幹的。我用調研團隊找出中國哪一塊產業是空的,我有錢、技術、品牌、商業模式,然後去挖當地團隊,在背後給他資源。大陸人為什麼要來?我給他認股權和空間,幫他創業,策略是用大陸人打大陸人,我則是原始股東,跟著他一起成長茁壯。」這是台灣人陌生的商業模式,丁學文在大陸戰場卻做得嫻熟。

現在,他一個月跑三個地方:上海、杭州、台北,因為每個點只會停留八到十天,所以,他用人精準、再用制度管人,「我只用復旦和浙大這兩所重點學校的MBA,而且我只用外地生。」

原來,中國的大學有個特色,不像台灣一切看分數,他們區分本地人與外地生,通常外地生只能爭搶限量名額,並且錄取分數線比起本地人高上一截。於是,能夠考上名校的「外地生」,本事不用說,必伴隨堅強的意志。

丁學文深刻感受到這群年輕人的積極、進取,頗有當年歌手林強所唱的「啥米攏不驚,向前走」的氣魄,「我用過一名復旦會計系的學生,很可怕,為了學東西、為了專業、為了未來,他可以租一個月人民幣兩百元的小床,每天單趟擠兩個多小時的車程來上班。」就是這股向前走的氣魄,四年後,這位年輕人已躋身高級白領。

月租人民幣兩百元的住所,你能想像嗎?約當新台幣一千元的房子,怎麼住啊?然後,過年擠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回家鄉,如果買不到坐票,還得站著回去;累了,躺在地板上睡覺,怕影響別人的出入,他們甚至說,「從我身上踩過去沒關係。」

外地生就是這樣吃苦,因為背負家裡的經濟壓力,更背負全村、全鄉、全鎮人的期待……,所以,他們不得不行。丁學文正帶領這一批超級優秀、肯吃苦的年輕人打仗。他們的狼性展現在對未來高度的企圖,適逢中國經濟的寒冬,他們出擊的力道更顯狼性。

而丁學文看得透徹,「你給大陸年輕人願景,他就願意拚。台灣年輕人已失去為了更偉大的夢想犧牲眼前生活品質的能力。這,就是兩岸競爭力現階段最大的差異。」剖析得直白,卻讓人不禁為台灣年輕人捏一把冷汗。

說起五年五班的丁學文,一九九○年代進入基金公司,一路扶搖直上,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已經當上基金公司總經理。年少得志,有錢、有地位,在台灣過得舒服,他直言不諱地說,有好幾年真的沒事做,玩車、品酒成了生活重心,體重不斷上升,「但是那種日子過了一、兩年,你會很討厭自己。」而且一堆媒體記者總愛追著他問,何時退休?打算如何過退休生活?

丁學文省思,在台灣他已經沒有舞台了,金控公司容不下他這個不聽話的「壞壞牌」,更何況,一群四年級生卡位在那裡,「上不去了,奮鬥為啥?」「難道四十歲就只剩退休這條路可選擇嗎?」

不,丁學文還想打仗,還想要有一個發光的舞台,於是,他把台灣所累積扎扎實實的專業,搬到對岸去。


但,衝擊是必然的。來到大陸,他發現台灣人有專業沒膽子,大陸人則剛好相反,有膽子沒專業,那怎麼辦呢?「培養膽子啊!而我培養膽子的方式,就是來這裡看看『狼』是怎麼過日子的。」丁學文豪氣地說:「我就是要過來拿他們的膽子!」


台灣與中國年輕人 差距一個世代

 

畢竟,兩岸人的生活背景、處事態度大概相差十到十五年。其實,台灣五、六年級生的爸媽也是有膽子、有狼性的。日治時代剛結束時,這群人很窮,什麼都沒有,頂多爛命一條,但做到生意就能過活,在那個年代,多得是拿著一卡皮箱全世界走透透的中小企業。

常聽說三○或四○年代的故事:一個雞蛋切成八小條,因為有八個小孩要吃;只有過年才有雞肉吃,一大家子人頂多吃半隻,還得留半隻請客;上學打赤腳,就算有鞋子也只能掛在脖子上,因為怕穿壞……,凡此種種,台灣的五、六年級生因此還留有「假性」的困頓基因,而這一世代在職場上仍願意吃苦,願意學東西,只是論膽子,卻已經萎縮了。


八○後具國際觀 是中國最強一代

 

一零四資訊科技獵才派遣事業群資深副總經理晉麗明也指出,兩岸年輕人的企圖心足足差了一個世代,四年級尾到六年級頭的這一群,因為不想過爸媽的苦日子,不想進工廠,所以保有奮發的鬥志;到了七、八年級生,接收了父母努力的成績,生活優渥,早就沒了憂患意識。

眺望對岸,他們五、六年級生的經歷,類似台灣三、四年級生的大成長環境,父母親一窮二白,窮到沒東西吃,就什麼都敢了!因此,這一群人的狼性特強,渾身是膽,凡事先幹再說,地盤也是先搶了再說!

他們的子女,也就是七、八年級生,或者大陸俗稱的八○後,就像台灣的五、六年級生,雖然沒吃過大苦,但見識過什麼叫作苦,所以他們肯吃苦。同時,他們接受了國際化的洗禮,有國際觀、又肯吃苦,結果是:造就了中國最強的一代。也因此,丁學文這位台灣精英,在大陸的創投公司只用大陸的八○後。

一個經典橋段,出現在丁學文剛到大陸,出差到北京乘坐計程車時。司機問:「你打哪兒來?」不想囉嗦的丁學文說:「上海。」沉寂了一陣子,司機說:「你不是上海來的,你口音是台灣人。」丁學文笑笑回說:「對。」接著司機說:「我差點當台灣人,因為我爸爸是國民黨員,但沒跟著去台灣,小時候我覺得好可惜,現在,我覺得還好我爸沒去。」

轟的一聲,這段話對丁學文的刺激好大。中國,連運將都滿懷希望,台灣呢?

而在兩岸跑了四、五年的丁學文,老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管不動北京清華大學那群年輕人,最常碰到的「牆」是,大陸人總會用「你不懂中國法律」、「中國政策不是你想的那樣」來搪塞。「留在外面探是摸不清的」,所以○六年,他放下滿周歲的女兒來到大陸定居。他,決定要來與狼共舞。

與狼共舞何其簡單?第一個要務,當然要懂得以狼的語言溝通,所以丁學文定居大陸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中國的法律與政策。

「剛來的前兩年,我只做兩件事,第一,天天讀他們的法律與政策,讀到我必須常回台灣看眼睛,因為我不想被大陸人唬弄。到了第二年,相關的法律與政策,哪一年出哪些條文,我都滾瓜爛熟。」後來與大陸人交手,丁學文一定與他們先談法律、政策,再談專業。


第二,他閱讀大量有關產業經營的資訊,財經雜誌一本不漏,上海的家連家具都沒幾樣,卻堆了滿滿的報紙,「我把有幫助的剪下來,畫紅線,做成簡報檔,至今累積了六百多頁,這是我認識大陸產業的聖經。」沒放掉過去的專業,再加上來大陸後增強的實力,丁學文熬過與狼共舞最艱難的時期,他現在能夠輕鬆與狼對話。

「狼貪精神」,指的是對工作和事業孜孜不倦的追求;「狼殘精神」,是對事業中的障礙毫不留情地攻克;「狼銳精神」是對獵物的絲毫氣味都能敏感察覺,並迅速反應。問丁學文,覺不覺得大陸人很有狼性?他的回答令人莞爾:「可能一群狼在一起久了,所以不覺得誰比較狼。」

機會多,是大陸年輕人可以展現狼性的前提;國際化,是大陸年輕人熱情被點燃的催化劑。當世界前五百強企業都聚集在上海、北京時,年輕人自然會學習一流企業的精髓,當與一流人才交手後,他們的眼界就要再拉高一個層級了。

 

中國競爭力

▲當世界前500強企業都聚集在上海、北京,中國年輕人自然能學到一流企業的精髓,加上肯吃苦,造就他們快速躥升的競爭力。(攝影/陳永錚)

 

中國競爭力


中國窮女孩啃包子,拚到年薪二五○萬

 

Emily,一位任職於外商知名軟體公司的業務人員,八○後、東北人。四年前從東北老家來到上海,她掙扎過,因為身上沒錢,只能在浦東與一對母子合租一個房間,睡同一張床。一天,Emily身上只剩下人民幣兩元,這對母子正在吃飯,耐不住餓的她趕快出門在路上閒晃,後來也只買得起五毛錢的包子。


邊上班、邊念書 如願進入上海高級商辦

 

啃著包子,面對黃浦江的滔滔江水,望著對面直衝雲霄的辦公大樓,她在心裡許下一個願望:「有朝一日,我也要在那種高級辦公大樓中,有自己的辦公室。」

一股動力、一股願念,Emily邊上班邊念書,強迫自己每天必須規律地睡覺、念書、運動,一年之後考上復旦大學法律研究所。再之後,她進到外商軟體公司上班,而外商公司的辦公室,就坐落在南京西路最昂貴的地段、最高級的大樓:中信泰富廣場。

「狼性目標精神」指在事業目標確定後,鍥而不捨,不達目的絕不甘休的企圖。這位年輕女孩的狼性展現在目標性,初進公司,她月薪約人民幣一萬元,但她將「狼智精神」發揮到極致,把智慧策略充分運用到事業上,最擅長扭轉一手爛牌,或把好牌打出更漂亮的局勢。

曾經,她為了爭取一個大訂單,但公司出具的合約全部是英文,沒人想碰,她則是利用周末兩天不眠不休地翻譯、去搞懂重點內容。

她就是有想做第一的念頭,而她辛苦翻譯,看的是之後的機會,而不只是眼前的單子。因為,她懂得外商老闆對No.1的極度重視。

果然,任何創紀錄的大訂單都與她的名字連上關係,第一個五萬美元、第一個十萬美元、第一個二十萬美元……;今年她又在公司創下了另一個紀錄:拿下一張一百萬美元的單子。


把一手爛牌變好牌 四年薪水翻五倍

 

搶第一,爭著在領導面前被看到,「又是Emily」,領導口中經常蹦出這句話。四年過去,她的年薪衝破五十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二五○萬元),且即將升官;而兩年前,她已在上海置產。曾與陌生人同擠一張床的無奈,最窮時口袋只剩兩元人民幣的困窘,觸發了她的狼性,而狼性也帶領她一步步走向高峰。

Emily的故事,在中國普遍上演中,一份調查也揭示了這個事實。根據《今周刊》委託一○四人力銀行所做的〈兩岸職場狼性調查〉結果發現,他們想升官的企圖心、他們欲求表現的積極態度、他們的自信、他們對出走至全球找機會的渴望……,都遠遠勝過台灣人。

 

中國競爭


「往死裡幹」是他們的職場精神,過過「小日子」卻是台灣人對現況的態度;但,如果你以為只要留在台灣就能躲過對岸的狼性,繼續享受小確幸,那又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因為《兩岸服貿協議》簽訂,中國人士會以專案管理名義入台,屆時老闆是大陸人、你的同事也有可能是大陸人,你不到對岸,但對岸的「狼」會過來!更何況現在是全球化時代,任何角落的競爭都是火熱的,而你企求的小日子又能延續多久呢?


「火車漸漸在起走,再會我的故鄉和親戚,
親愛的父母再會吧!到陣的朋友告辭啦……
Oh!再會吧!Oh!啥米攏不驚!
Oh!再會吧!Oh!向前行!……」

曾傳唱在台灣五、六年級生間的搖滾風台語歌〈向前走〉,描述異鄉遊子打拚的心情,象徵著台灣敢拚、不怕輸的精神。如今,〈向前走〉唱到對岸去了,那麼,台灣年輕人現在唱的又是哪一首歌?

延伸閱讀

我拍桌回嗆 嚇退貪婪廠商

2013-09-05

狼性襲台!台灣羊只能剉咧等?(摘)

2013-09-05

拚專業、練膽識、勤思考 三生存法則喚醒狼性

2013-09-05

從小研究員到國泰金控投信總座

2010-08-19

溫州「狼」繞著地球跑

201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