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日本派遣氾濫 經濟長期停滯幫凶

日本派遣氾濫 經濟長期停滯幫凶
派遣氾濫的結果,是大批上班族成為窮忙族,讓日本停滯的經濟更雪上加霜。

楊政諭

焦點新聞

攝影/吳東岳

875期

2013-09-26 13:39

日本經濟泡沫化後長期停滯,企業為了節省人力成本,大量將正職員工轉為派遣,甚至成為日劇《派遣女王》的題材。然而金融海嘯後,派遣工遭到大量解雇,社會人心動盪,也讓日本開始修法改革,加強保障這批在貧窮邊緣遊走的派遣大軍。

六年前,《派遣女王》一劇在日本暴紅。它反映出日本當時的社會現象,經歷經濟泡沫化長期蕭條,職場終身雇用制崩壞,企業將正職轉為大量使用人力派遣。

當時,日本派遣勞工人數高達一八四萬人,這群派遣工心中需要投射一個英雄,強調派遣工的光明面,而女主角大前春子就是他們的「英雄」,告訴他們只要充實自身能力,不怕低薪或就業不穩定,派遣的彈性,不失為一個好的工作選擇。

然而,電視劇畢竟是虛構,真實世界的日本派遣現象,更像是日本《反貧困》一書中,作者湯淺誠所描述的「溜滑梯社會」。非典型就業的派遣大軍,大多數人並非出身貧困家庭,卻在低薪以及不穩定就業中成為窮忙族,可能買不起房,但也餓不死。

一旦發生經濟衰退,他們遭到裁員或是職災意外,瞬間就會從中產邊緣溜入了貧窮漩渦。被解雇後找不到工作,又因為是派遣工沒有雇用保險,不能享有失業給付;被趕出公司宿舍又付不起房租,於是成為流浪漢或「網咖難民」。

 

貧窮的惡性循環
非正規員工暴增 拉大貧富差距


連鎖效應可不止如此,日本埼玉縣勞動者福祉協議會理事鈴木雄一接受全國產業工會訪問時更指出,若父母是派遣工,無法給小孩零用錢或生活費,小孩到學校會覺得自卑,若國高中就輟學去找工作,找到的也多數是臨時、短期低薪的工作,形成貧窮的惡性循環。

日本厚生勞動省調查,派遣員工平均年收入三百萬日圓,約為正職員工年收入的六成;日本學者近藤研究顯示,若日本年輕人進入職場後第一份工作為非典型工作,在畢業十年後找到正職的機率,比第一份工作就是正職的年輕人低五○%。

日本非正規員工(包含派遣及臨時工等)從一九八五年占勞工總數一六.四%的六百五十五萬名,攀升到一二年超過三成五的一八一三萬名,「使日本貧富差距拉大,形成所謂『格差社會』(階層明顯難以翻轉的社會),派遣氾濫絕對是重要原因之一。」研究日本《勞動派遣法》的政大法律系助理教授林良榮說。

根據台灣經建會的研究指出,日本開始大量使用非典型人力的原因包含:一、因應國際強烈競爭,為節省勞動成本,生產基地外移。二、產業結構轉型偏向高附加價值,傳統製造業工作機會減少,新工作機會變成以服務業為就業市場主流。三、勞動力減少而高齡年金社會形成。四、國民就業和經營者意識形態轉變,正職員工縮減,勞動力傾向彈性化,薪資成長和福利受抑制。


派遣村的震撼
制定《勞動派遣法》 卻一路潰敗放寬

 

林良榮認為,日本早在一九八五年就正式實施《勞動派遣法》,一開始只將派遣當作是補充性的勞工,允許項目也非常少,採取正面表列的方式,只有十三項工作類型可以使用派遣。

然而,在經濟持續不景氣之下,雇主為了降低工資成本並增加雇用的彈性,施壓政府讓人力派遣可使用職種不斷開放。八六年就增至十六項,九六年擴大許可至二十六項,到了九九年底,更修法將正面表列可使用的工作種類,鬆綁成規定哪些不能做的「負面表列」,為雇主使用人力派遣大開方便之門。

○一年,自民黨信奉「新自由主義」的小泉純一郎上台後,更在○三年將勞方阻擋已久的製造業納入允許派遣勞動的種類,宣告人力派遣自由化趨勢已經勢不可擋。

○八年日本經歷金融海嘯,方便可拋棄的人力派遣遭到大規模裁員,光製造業的派遣工就有十三.八萬人被裁。

○八年年底,長年投身社會運動的日本學者湯淺誠,在日本厚生勞動省附近的東京日比谷公園,開設了臨時避難所「跨年派遣村」,吸引了三百多名無家可歸的失業派遣工蜂擁而至。

這群人在過年前沒了工作,被趕出公司宿舍,連老家都不敢回,淒涼情景經過媒體大幅報導後,震撼了日本社會,促成了日本民眾和政府重新重視派遣和失業問題改革。

○九年民主黨打敗長期執政的自民黨,上台後,其中的重要政見,就是要改革《勞動派遣法》。日本的派遣法令也在○九年進行重大修改,包括原則上禁止雇用期三十日以內的派遣(二十六種專門業務例外)、為了防制關係企業自行成立派遣子公司,企業集團內派遣人員不得超過八成,並禁止同一離職勞工於一年內再以派遣名義重新雇用。


保護勞工
企業上限八成 公部門禁用派遣

 

日本《勞動派遣法》修法並確保派遣勞工雇用安定及改善他們的待遇,新法要求要落實同工同酬原則,禁止不當剝削,並要求派遣公司派遣抽佣的差額與占整體派遣費用的比率要資訊公開,且雇主有義務要明示勞動條件像是工資和保險等。

此外,日本公部門完全禁止使用派遣人員,即使雇用非正式人員,大多是部分工時或定期契約人員,和台灣政府機關充斥派遣員工和「假承攬、真派遣」的情形大不同。

林良榮分析,日本雖然不斷放寬適用派遣的職種,但是近年來也不斷強化派遣勞工的保護,反觀台灣二、三十年來派遣領域竟然無法可管,派遣工任人宰割的狀況,絕對比日本來得慘。

根據日本一三年最新的《勞動者派遣事業報告》指出,派遣工的人數已經由○八年最高的二○二萬人下降到一一年的一三七萬人,降幅超過三成。一般派遣工的薪資也開始成長,從○八年的每八小時平均一一二五四日圓微幅漲到一○年的一一七九二日圓。日本政府○九年的《勞動派遣法》修法,可說是為派遣工不斷下降的勞動條件止血。

日本走過的路,一步步都在明示著台灣,縱容派遣之惡蔓延,乃社會未來不可承受之重。缺少了法制化規範的台灣,勞動派遣立法拖得愈久,只會讓政府和企業愈積非成是,盡情剝削這便宜好用、又可隨時拋棄的勞工。日本覺悟了,台灣還要繼續沉淪嗎?

 

日本派遣人數

延伸閱讀

派遣亂象未除 廣大勞工就不可能得利!

2013-10-17

五大解方 終結人力派遣亂象

2013-09-26

台灣薪資大崩盤

2013-09-25

有錯就改 賴清德決心政府派遣工歸零

2018-08-01

明年高達8成企業「再苦也要調薪」,但背後有你看不見的暗黑真相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