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學者:是著手設立土地法庭的時候了

學者:是著手設立土地法庭的時候了
大埔拆遷戶張元豪,在原屋遺址焚燒判決書,給落水身亡的父親、 「張藥房」男主人張森文。

何欣潔

焦點新聞

中央社

890期

2014-01-09 13:24

在媒體注目下,張藥房落水身故的主人張森文長子張元豪,靜靜地焚燒一份來自法院的判決書,告慰父親在天之靈,「判決結果是我們贏了,您安心吧!」是什麼樣的判決書,被兒子當作生死書信、鄭重燒給亡父?正是經歷五年折騰、兩條人命犧牲、引發社會無數爭議的大埔農地徵收事件。

久違的冬日陽光,靜靜灑在苗栗竹南公義路與仁愛路的交叉口上,大埔「張藥房」遺址,至今仍貼滿抗爭口號標語。在媒體注目下,張藥房落水身故的主人張森文長子張元豪,靜靜地焚燒一份來自法院的判決書,告慰父親在天之靈,「判決結果是我們贏了,您安心吧!」

是什麼樣的判決書,被兒子當作生死書信、鄭重燒給亡父?正是經歷五年折騰、兩條人命犧牲、引發社會無數爭議的大埔農地徵收事件。經過漫長審理,二○一四年一月三日,台中高等法院更一審宣判,由於內政部與苗栗縣政府有濫行徵收之虞、且未與地主充分協議,法院認定為違法行政處分,應予以撤銷。

判決一出,許多聲援大埔的支持者紛紛歡呼,認為是遲來的正義。但另一方面,敗訴的內政部旋即表示「其他徵收案將受影響」,主事的苗栗縣長劉政鴻也反問:「開發案都由法院決定,那台灣經濟該怎麼辦?」官、民雙方仍然各說各話,沒有太多交集。


航空城恐成下一個大埔


「大埔案反映土地制度的深層問題,老是期待一般法院像包青天主持公道,這想法不太對。」長期研究土地財政、都市更新問題的東海大學社會系副教授楊友仁表示,一紙判決恐怕無法解決相關爭議,反而讓「土地正義」與「經濟發展」形成虛假對立,「社會將付出更多成本來面對土地問題。」

楊友仁的警告,並非危言聳聽。被馬英九總統視為年度「拚經濟」亮點的桃園航空城自由經濟示範區,早已升起農民抗爭大旗,也有老農呂阿雲自殺明志,拒絕徵地。

長期強力聲援大埔的台灣農村陣線認為,如果政府不願徹底改變土地徵收方式,徵收面積達三○七三公頃、抗議者高達九百多戶的桃園航空城,「就是下一個開發、人權雙輸的大埔案。」大埔悲歌如何止步?專家都一致指出,政府須下定決心,進行土地制度的深層改革。

土地徵收,原是國家進行公共建設的正當手段,在台灣卻逐漸成為暴政、地皮炒作的代名詞。就以葬送了兩條人命的「竹南科學園區大埔都市計畫區」而言,截至一三年底為止,仍只有三家廠商進駐,利用率明顯不足,電子業龍頭台積電更早已與苗栗縣政府劃清界線,公開聲明自家用地「與大埔拒絕拆遷四住戶位置毫無關聯」,其餘土地空空蕩蕩,不見實業廠商,只見地產公司插滿「農地買賣」旗幟。


英美設有專屬機構仲裁

 

(圖為已落水身亡的張森文)

不良的土地徵收制度,讓大埔居民付出慘痛代價。


「看到這種畫面,人民對政府的土地徵收行為已經完全喪失信任。」文化大學景觀系教授楊重信認為,解決土地徵收程序,必須雙管齊下。行政部門要謹慎為之,進行公益性、必要性、目的性評估,不得再隨意徵收;此外,司法部門也該成立土地專業法庭,處理複雜如千絲萬縷的地權相關爭議。

相較於先進國家,台灣現行土地徵收制度處理,顯得過度粗糙。美國進行土地徵收時,會審酌各項條件、反覆估價,確認徵收的必要性與補償價額。

英國則是在本土與各殖民地設立專屬的土地法庭,處理土地登記、徵收、估價、補償等相關爭議。以土地開墾、殖民歷史與台灣相近的香港而言,英國設立了專屬的土地審裁處,處理複雜的農民產權問題,對政府施政、土地利用有相當大的幫助。

楊重信表示,大埔事件帶給台灣的教訓慘重,是著手設立土地專業法庭的時候了,否則各地徵收抗爭將永無寧日,「土地問題複雜而專門,一般法官未必能夠勝任,行政部門又不被人民信任,設立專門法庭,引入地政、規畫、財稅專家參審,可以達到紛爭解決的效果。」

回望大埔案五年、爭議不斷的徵收過程,之所以被評為「粗暴」、「野蠻」,關鍵正在於傷害已經釀成、法院判決才姍姍來遲。若在居民提出異議時,就能有土地專業法庭介入,引入專家證人參與,審慎評估徵收範圍、補償價額,結局是否可能不同?廠商尚未進駐、居民堅持務農的優良耕地,也許能被排除在徵收範圍之外;真正該為科學園區而徵收的土地,也能給予地主更完善的補償。拆遷戶不必奔波抗爭、付出生命代價,才在一般法庭的緩慢審理下,得到遲來的勝訴。

「社運團體主張全面廢除區段徵收,我並不完全贊成,但現行區段徵收太不尊重地主意願,也是事實。」楊重信以大埔案為例,「農民希望留在原地種田、保持原來的生活方式,都市計畫為什麼不能留一塊農業生產區給他,一定要不擇手段逼他改變、讓人走上絕路呢?」

楊重信解釋,農地帶有生態保護、水源涵養、糧食安全功能,保留優質農地,也可促進都市發展。而不若大埔案,居民抗爭後才著手進行畫地還農,至今農地水路尚未建設、土中充滿礫石,根本無法耕作,「早在徵收的準備階段,就應選定土地,以維持農業生產為目的,建立良好的灌溉、排水系統,並與工業區保持一定距離,讓想務農的居民,集中換地到此處。」

但這些制度配套,若不能搭配地價稅制正常化的改革,恐難竟全功。國土規畫及不動產資訊中心資深研究員華昌宜認為,地價不能如實公告,衍生地方財政收入不足、補償地價被低估、土地利用狀態扭曲,是一切土地問題亂象根源。

「無論如何,都希望我們家是最後一個悲劇,千萬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在漫長抗爭、突襲拆屋與家人生死永別之後,張藥房女主人彭秀春,提起諸多制度不公,時常這樣祈願。盼望徵收悲劇在大埔終結,連年不斷的抗爭留在過往,盤根錯節的土地制度,亟需早日大刀闊斧的改革。

延伸閱讀

政府徵收民地 應按市價補償

2014-11-27

桃園航空城是下一個未爆彈?

2014-06-12

大埔強拆 土地徵收淪為野蠻圈地遊戲

2013-08-01

大埔徵地政策反覆 六坪家園難逃拆毀

2012-09-06

竹北「璞玉計畫」 又一政策犧牲品?

201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