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紅二代」的金融危機

中國「紅二代」的金融危機
過去被稱為「中國金融沙皇」的王岐山,從政以來從無貪名,卻也一手開創了中國太子黨的金融帝國。

唐約約

焦點新聞

達志

896期

2014-02-20 13:18

習近平接班後強力推動反貪腐,宣示「不只打蒼蠅,還要打老虎」;而今,一連串的太子黨與投資銀行權錢交易曝光,太子黨在金融市場呼風喚雨十六年,是否已經到了尾聲?

二月中旬,瑞士銀行(UBS)全球資本市場部亞洲區總裁朱俊偉遭停職,原因是他疑似為了爭取中國天合化工在香港上市掛牌相關業務,而聘用天合董事長魏奇之女魏嬌。這項消息,被認為是美國二○一三年調查摩根大通利用聘任中國「紅二代」爭取業務的延續。

隨著事件一路延燒,在金融市場呼風喚雨十六年的中國太子黨,自此似有畫上句點、走入歷史的跡象了。

關於太子黨在投資銀行界的遍地開花,大致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說起,短短數年間,幾乎所有跨國投資銀行的資本市場部門都被太子黨攻占,他們從主辦新股上市的部門,快速向各個部門蔓延,如今在直接投資部門、交易部門、私人銀行部門,乃至近年最熱門的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部門,都布滿來自中央與地方、黨與國企領導人的子女們。


「中國金融沙皇」王岐山


而一手開創太子黨金融帝國的關鍵人物,則是現任中共中央常委、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的王岐山。

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肆虐,廣東省的整體銀行逾放比一度突破五○%,中國國家信用面臨崩潰危機,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指派王岐山南下處理金融危機。王岐山不只穩住了廣東金融市場,身為中國電信股票承銷商之一、中金公司(中國國際金融公司)董事長的他,在當年十月也完成了史無前例的四十二億美元中國電信在港上市案,將當時成立僅三年的中金公司,拉高到成為與高盛、美林、摩根士丹利平起平坐的投資銀行。

自此,王岐山建立了「中國金融沙皇」的歷史地位,在隨後四大國有銀行、中國人壽、以及眾多中央級國企上市案,成為最終的定奪者。

另一方面,王岐山也在九八年將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從瑞士信貸請到中金公司,並且讓朱雲來在五年之後成為中金公司的執行長,替朱鎔基延續了唯一的香火。一般評論,自朱雲來進入中金公司後,幾乎壟斷了中國國有大企業海外上市的市場。

王岐山沒有子女,從政數十年從無貪名,朱鎔基也只有兒子朱雲來多年堅守中金公司,朱、王兩人都被視為中國「清廉」代表人物;但是他們掌控著龐大國家財產的分配權,特別是動輒以百億美元計的金融資產,權力之大,堪稱古今中外絕無僅有,因此也成為眾人籠絡的對象。自此,「太子黨們」爭先恐後,用盡各種方法擠入投資銀行,爭奪國企海外上市的利益。

形同金融太子黨總霸子的王岐山,其實本身也有一定程度的「太子色彩」。他是中共開國元老姚依林的女婿,而姚依林從抗日戰爭一直到七九年出任國務院副總理,數十年間都負責中共財經政策。王岐山獲得岳父的栽培,從八八年出任小型國企中國農業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到九三年六月升任中國人民銀行(中央銀行)副行長,前後只用了不到六年。

至於這一回引爆整個事件的源起,則是來自於去年八月《紐約時報》的一則報導。文中揭露,美國資產規模最大的摩根大通銀行,在○六年成立一個稱為「子女計畫」(Sons and Daughters)的專案,毫不遮掩地以「身分」為聘雇標準,聘用大陸權貴官員子女,用來換取國企各種合約。

《紐約時報》披露,摩根大通的「子女計畫」已經聘請了超過三十位太子黨高幹子女,這在該公司的香港總部,已經是公開祕密,而此作法正受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反貪腐部門的調查。

曝光的利益交換內容,讓外界看到投資銀行與大陸當權者血淋淋的利益交換,其中一項涉及到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他在○六年六月在紐約會晤了摩根大通的主席兼CEO傑米戴蒙(Jamie Dimon),並且開口要求戴蒙雇用「朋友的女兒」,後來這位年輕的女性獲得了一份全職工作,而摩根大通也順利爭取到至少四筆,由保監會核准的大陸保險公司交易項目。摩根大通透過雇用項俊波朋友的女兒,獲得可觀利潤。


瑞銀亞洲區總裁朱俊偉,是這一波美國力行《反腐敗 法》的第一位香港投行中箭者。

瑞銀亞洲區總裁朱俊偉,是這一波美國力行《反腐敗法》的第一位香港投行中箭者。(圖片/CFP)


江澤民等大老無一例外


因為人數太多,將投資銀行內的太子黨列名已經不具有特殊的意義了,隨手舉幾位《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南華早報》過去一個月陸續踢爆的例子,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曾經受雇於高盛集團,中共重慶市前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兒子李望知(薄熙來與前妻生的長子,從母姓)在花旗銀行,而已退休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女婿馮紹東則曾任美林證券的中國區主席。

江澤民的長孫江志成今年二十八歲,一九八六年出生,是長子江綿恆的兒子。年輕的江志成畢業於哈佛大學經濟系,不久就獲聘進入高盛證券的直接投資部門(Principal Investment Area , PIA),後來跳槽博裕投資,博裕投資在一○年成立,當時江志成才二十四歲,就已經貴為董事。一二年博裕就夥同中國國家投資公司(CIC)、國家開發銀行、中信投資等,一起收購、私有化馬雲的阿里巴巴。江志成超乎常人的成績,令人難以置信。

已經鋃鐺入獄的薄熙來,大家熟知的是他與谷開來生的兒子薄瓜瓜,但是李望知卻同樣展現無與倫比的「超級銀行家」成績。一九七七年出生的李望知,在取得哥倫比亞大學的碩士學位後,隨即投入私募基金領域,之後加入花旗銀行擔任要職。李望知涉及的交易,大多與薄熙來的大本營大連市有關,○六年八月代表花旗銀行在香港開會,與鐵嶺市長(王立軍發跡的城市)討論科學園區的投資項目。

太子黨當然以進入美系投資銀行為第一志願,但其中真有才幹者,卻能突破母公司規模的先天限制,自己開創一片天。例如目前擔任澳洲麥格理資本中國區副主席的孫羽,在○五年加入麥格理,他的岳父是鐵道部前任部長傅志寰,孫羽從分析師做起,在中國區副主席任內,拿到了高達五十七億美元的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的首次公開發行(IPO)案,為麥格理立下了汗馬功勞。

 

朱鎔基之子朱雲來, 自1998年進入中金公 司後,似也壟斷了中 國大型國企的海外上 市市場。

朱鎔基之子朱雲來, 自1998年進入中金公司後,似也壟斷了中國大型國企的海外上市市場。

 

趙紫陽的媳婦任 克英,自1990 年即進入華爾 街,如今淡出, 也代表一個世代 的結束。

趙紫陽的媳婦任克英,自1990 年即進入華爾街,如今淡出, 也代表一個世代的結束。


趙紫陽媳婦為先驅


其實,三十七歲的李望知、二十八歲的江志成,只是追隨他們許多太子黨前輩的功名路而已,如果一直往上推到一九九○年初,就一定要提到趙紫陽的媳婦任克英。趙紫陽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後遭到軟禁,權位盡失,但是他的媳婦任克英,已經在華爾街的老券商皮博蒂(Kidder Peabody)任職,任克英後來被挖角回到香港,擔任貝爾史登公司的代表。

貝爾史登只是華爾街的二級投資銀行,是○八年金融海嘯中第一家滅頂身亡的公司。趙紫陽在「六四」之後已經失勢,但是任克英在中國仍然擁有「可以見到任何人」的實力;她自己也是個性強悍的專業經理人,不久之後就爭取到廣深鐵路的上市案,九七年中國電信的上市,任克英也搶到相當的額度。後來任克英被挖角到花旗銀行,讓原本不擅長投資銀行業務的花旗集團,一路拿到民生銀行、中國網通、甚至金額高達三十五億美元的中國人壽上市案,使花旗集團在○三年奪得香港IPO的冠軍寶座。

任克英後來離開花旗,原因不是因為她做得不好,而是因為做得太好。中國人壽成功上市之後,中國建設銀行上市,任克英還爭取到建設銀行五%的股權讓花旗認購,但是當時花旗內部態度保守,律師出身的執行長普林斯只想用淨值認購,最後額度被美國銀行以較高的價格買走,連帶搶走主辦承銷的業務。一三年美國銀行出清建設銀行持股,總共賺走了三百億美元!任克英離開花旗之後轉戰過美林證券、法國巴黎銀行等,這兩年已經逐漸淡出戰場了。

任克英從九○年至今的戰績,可以說是太子黨與投資銀行結合的指標,她的逐漸淡出,也代表了一整個世代即將告一段落,大陸國企上市的高峰期已經過去。

《華爾街日報》揭露的統計顯示,一二年中國企業支付給華爾街的IPO承銷費用有六億五千萬美元,但是一三年卻劇跌到剩下七七○○萬美元,波士頓諮詢公司(BCG)董事總經理鄭俊豪認為,「太子黨對華爾街已經沒有那麼大的價值了。」

特別的是,自從習近平上任,由擔任中央紀委書記的王岐山強力推動反貪腐,一路抓到中國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鐵桿兄弟,位居中共中央委員的石油系統大統領蔣潔敏。從中南海到海南島,「紅二代」紛紛低頭自保,了不起只敢將私藏的資金匯出海外買澳洲、溫哥華的房地產,再也不敢像以往那樣大剌剌「喬事情」、搜刮股票上市利益了。

棒打落水狗,SEC在一三年立案調查「子女計畫」,已經弊案纏身,不斷賠付天價賠償金的摩根大通,再度灰頭土臉。一四年,UBS全球資本市場部亞洲區總裁朱俊偉,竟然因為聘用了天合化工董事長魏奇之女魏嬌,遭到總公司勒令停職調查。朱俊偉從○五年起,主導UBS在中國市場的所有交易,是UBS最核心的領導者,卻為了天合化工、魏嬌的案子被撤職調查。


天合化工成「最後一根稻草」


天合化工是中石油、中石化的一級供應商,預計在一四年股票上市,集資金額高達十億美元,在苦無案子的香港投行圈內是塊肥肉。一三年大家在搶奪主辦承銷案子時,就傳出「拿到承銷,必須聘用魏嬌」的流言;魏嬌原本在摩根大通任職,摩根大通遭到SEC調查後,在八月請走魏嬌,並且退出天合化工的承銷競爭,魏嬌因此轉任UBS,不料卻引發更嚴重的風暴。

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是,天合化工與過往中國國企IPO相較,還排不上名次,如今卻引起SEC調查,引發UBS砍掉自己的中國總經理,背後不只有美中角力的陰影,還讓人忍不住聯想習近平狂打石油系統的政治鬥爭。

美國聯邦政府貫徹執行《海外反腐敗法》,讓一連串的太子黨與投資銀行權錢交易曝光,摩根大通「子女專案」牽連出一連串的腐敗故事,剛好與習近平打貪腐的政治運動隔海呼應,從趙紫陽的媳婦任克英回到香港起算,太子黨在香港金融市場呼風喚雨前後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是否已經到了尾聲了?

王岐山的轉變可能具有高度象徵意義,這位享有金融沙皇權勢、一手開創太子黨金融帝國的國家領導人,在十年一次的領導人換屆中,捨棄了金融大權,轉任中央紀律委員會書記,成為中共反貪腐運動的最高領導人。連王岐山都放下金融大權,而美國政府又那麼巧合地拉高《海外反腐敗法》,中美合作、裡應外合,那些賺得油滋滋的太子黨們,還剩幾天好日子可過?

延伸閱讀

千億身家中國神祕炒手 被清算內幕

2017-02-09

政爭殺到香港 金融太子黨人人自危

2014-05-29

台灣富二代為何前進香港金融夢工廠?

2013-03-28

肖鋼接掌中國證監會後的新挑戰

2013-03-28

經濟是習李的燙手山芋——中國十八大的幾個大趨勢

2012-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