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柯文哲:我是有革命熱情的唐吉訶德

鄭閔聲

焦點新聞

攝影/聶世傑

898期

2014-03-06 12:06

「我在台灣醫學史上,幾乎做什麼事情都成功。」很少人懷疑作為外科醫師的柯文哲究竟多麼傑出;但要成為首都市長,終究得走出白色巨塔,真正融入人群。

大概很少人看過柯文哲在加護病房的工作狀況,只能從電影情節,想像他如何在各種不可預測的緊急狀態下與死神搏鬥。堅信「人類行為受過去經驗影響」的柯文哲,踏入政治場域之後,依舊保留了急診外科醫師作風,一張快嘴對迎面而來的各種問題毫不迴避,甚至連修飾都嫌多餘。

接受《今周刊》專訪前一天,柯文哲才在台大體育館舉行募款演說,登台前,沒有一位幕僚知道演講內容;專訪當天,柯文哲明明最後一刻才從助理接過資料,卻沒等記者提問就主動出擊:「你第一個問題是……,我的答案很簡單……。」

無論是先天性格使然,或後天專業養成,柯文哲的快人快語,經常讓他捲進「失言」風波,「我的思想太快了,常常不會修飾。開玩笑,我過去是在加護病房溝通,跟你修飾什麼語言?」對於發言偶爾「凸槌」,柯文哲自有一番解釋。

既然知道問題,有沒有檢討過說話方式?柯文哲卻雙眼一瞪:「我不認為我有失言,是這個社會禁不起知道事實!」

「我說『從今天開始,由我來重新定義什麼叫政治人物。』這句話有錯嗎?我說民進黨有兩個太陽,有講錯嗎?終結律師世代,有講錯嗎?」柯文哲細數一次又一次的爭議,就連演講時稱邵曉鈴「腦袋秀逗」,他也自認問心無愧:「對一個醫師來講,這是常用的語言,一個人接受CPR(心肺復甦術)之後腦缺氧,我跟家屬解釋病情都是用這個字。我無法理解這個字為什麼是報紙頭版頭條,這個國家當天沒有發生其他重要的事嗎?」


跟別人最大區別?
有夢最大,我是那樣的瘋子


唯一讓柯文哲覺得有改進空間的,是他在去年十一月回應是否願加入民進黨時脫口而出的「危邦不入,亂邦不居。」「這句話是不要發國難財,但我當時沒想到,這個國家絕大多數老百姓《論語》沒背這麼熟,不懂這句話什麼意思。重來一次,我會花更多時間來說。」

至於其他外界聽來爭議的發言,柯文哲沒有一絲懊惱,「重來一遍,我還是會講,或選擇不講,但不會說謊。如果因為挨打就不敢說話、不敢做事,這不就是統治階級要的嗎?」

一位民進黨重量級人物曾對柯文哲說,「我看到你好像看到三十年前的自己,心與口的距離很近。但我在政壇混了三十年,心與口的距離卻越來越遠,所以我很羨慕你。」這讓柯文哲更堅定相信,無論外在情勢如何演變,「做自己」永遠是不能放棄的初衷。

涉入政治後,柯文哲的私生活也被以更嚴格的標準檢驗。有人質疑他住在市價逾九千萬元的台北巿大安區豪宅,也有人認為他一路順遂,無法理解庶民大眾想法,批評對手出身權貴更是矯情。

對於類似批評,柯文哲毫不迴避:「我跟我太太都是醫師,月收入五十萬元,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說自己是窮人太矯情。我們不是窮人,買六千五百萬元的房子,但買不起帝寶也是事實啊!」「為什麼我比連勝文更了解窮人?因為醫師看診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

一向自稱「政治素人」,在柯文哲眼裡,自己和其他政治人物最大區別是什麼?答案是:「革命的熱情」。他心目中最「熱血」的場景,是百餘年前的黃花岡之役,「那些進攻兩廣總督府的,都是全中國最優秀的知識分子,也是一群瘋子。不過人因夢想而偉大,我就是那樣的瘋子,我把自己想像成二十一世紀的唐吉訶德。」

「我好像把自己講得太偉大了,你們可能懷疑我是裝的,但就算是裝的,我也是很認真在裝。大部分的政治人物,連假裝有理想都不肯。」柯文哲說,自己要打的是一場超越藍綠、具有「道德正當性」的選戰,因此寧可選擇「艱難的道路」,放棄加入民進黨,但依然強調,「直到最後一分鐘,都不會放棄整合的希望。」


從小到大沒當過第二
第一名哲學,選民會買單?


「如果我遇到挫折,對手一定和我一樣慘。」從小到大沒有當過第二名、最大挫折是第一次大學聯考「只」考上陽明大學醫學系、甚至說「連勝文和我是不同等級的人」,在在顯示柯文哲的自信。這套「第一名哲學」能否在市長選戰複製,端看柯文哲如何用他口中的革命熱情,打動選民的心。

 

柯文哲

革命的熱情,是柯文哲(右二)自認與傳統政治人物最大的區別。(圖片/資料室)


柯文哲
出生:1959年
現職: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台灣大學醫學院教授
學歷:台灣大學醫學系學士
婚姻:已婚,育有一子二女

延伸閱讀

「所有台灣人都是家人!」蔡英文:選舉已結束該團結 大家應放下對立、擁抱家人

2020-01-11

幸福的總和:發現「台61公路」滿滿的小確幸!台灣第一條公路品牌行銷,運用家外媒體譜寫公路傳奇

2020-01-14

賺鼠年紅包財 鎖定這4大族群15檔個股就對了

2020-01-21

燒60萬醫療費,最後卻帶親人遺體回家鄉!看破生死的導遊告訴你:鐵齒不保「旅平險」的代價

2020-01-2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