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林飛帆:堅強起來,才不會丟失溫柔

林飛帆:堅強起來,才不會丟失溫柔

何欣潔

焦點新聞

攝影/林煒凱

901期

2014-03-27 13:12

一路上總是不斷有人問:「這樣做,值得嗎?」他們的回答總是千篇一律:「當然值得!」為了純粹的理想不斷戰鬥、衝撞。陳為廷與林飛帆,早已經是兩朵最動人的向日葵。

「剛剛江院長回答已經非常明確,我們跟行政院對話的前提,是退回《服貿》和建立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既然江院長沒辦法接受前提,我們就要求馬總統出面!所以我們謝謝江院長今天來到這裡,現在大家一起喊:馬總統,出面!」

太陽花學運學生占領立法院、癱瘓國會的第五天,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在重重警力包圍保護下,艱難地穿過怒吼的人群,前往現場與抗議人群對話。不令人意外,這場官民對話僅進行了十分鐘,就在行動總指揮林飛帆沙啞的嗓音宣布之下,數萬人一同「恭送」江院長離開。

與行政院院長交手,卻不卑不亢、穩重地主導對話,無論對《兩岸服貿協議》採取支持或反對立場的人,都對尚在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就讀的林飛帆印象深刻。與另一位學運領袖陳為廷相比,出身小生意人家庭、成功大學畢業的林飛帆,少了陳為廷一路在建國中學、清華大學養成的青春飛揚氣息,多了幾分老成持重,在抗爭現場,常是眾人所倚賴的對象。

「飛帆,國際記者會新聞稿要發嗎?」「飛帆,記者找你。」「飛帆,議場內有狀況,我待會跟你說一下。」隨著林飛帆走過堆疊著桌椅、雜物與各式防禦攻堅工事的立法院議場走廊,一路上前來向他求助、要求他做決策的學生與社會志工絡繹不絕,而已顯疲憊的他,仍然快速冷靜地一一回應,不厭其煩。


指揮若定謹慎  
老成持重 被稱「總舵主」


抗爭延續多日,現場訊息、工作龐雜,林飛帆不負平日學運社團開玩笑叫他「總舵主」的稱號,挺身督軍,指揮若定,讓這史無前例的占領立法院運動,在混亂中勉強維持基本運作,「在議場看到他,就會覺得比較安心。」靜坐學生紛紛表示。

「我非常不喜歡被這樣凸顯,也不喜歡媒體過度聚焦在我跟陳為廷身上。這不公平!反服貿運動裡的所有幹部,我們付出的都是平等的,不需要一直訪問我。」面對輿論的溢美肯定、眾人的仰賴崇拜,現年二十五歲的林飛帆,小心翼翼地撇清「英雄」、「總舵主」的封號,就怕模糊了運動焦點。

林飛帆的態度,反映了新世代社運青年對英雄、領袖光環的恐懼與謹慎,以及注重團隊作戰、集體決策的精神,「大家一起衝,我只是被推上台講話的那個人。」林飛帆不斷強調。

林飛帆第一個參與的運動是野草莓學運,野草莓帶著濃濃的直接民主、水平組織理念,寧可花上七、八個小時開會,也希望充分聆聽每位參與者的意見,進而做出最民主的決策。當時在台南成大就讀的林飛帆雖未參與野草莓台北場次的運作,但受到這場運動啟發的陳為廷、魏揚等人,後來成為他最堅實的戰友,也讓他們的行動色彩,帶著濃濃的「平權」味道。

「這是年輕人對上個世代社會運動的反省,也是對民主的實踐。」在許多社運場合都與林飛帆合作的世新大學社發所教授蔡培慧分析。

「野草莓之後,我們想,還是要回到各校園組織、串聯,才能真正給運動扎實的基礎。」從二○○八年至今,林飛帆與當年青澀的野草莓團隊,除了在成大組織「零貳社」(即台語「抗議」的諧音),又經歷反媒體壟斷運動洗禮,反覆試驗、失敗,尋找新夥伴,終於摸索出相對成功的行動模式,在抗議《服貿協議》運動中,一舉攻占國會。

「攻占國會的原因,是台灣代議政治長久失靈,絕對多數的國民黨一天到晚惡搞,在野的民進黨也完全無力監督,所以才需要占領、奪回我們的國會。」讀政治的林飛帆認為,國民黨長期利用人數優勢,強力通過重大議案,這次竟以「廁所旁邊偷藏麥克風宣讀三十秒」方式通過《服貿協議》送院會,是人民怒占國會的原因。

「我們不斷強調的中國因素,就是海峽兩岸政商資本合謀,對台灣造成的隱憂,也是不容忽視的。」言必稱中國因素,思想受學者吳介民《第三種中國想像》與吳叡人《賤民宣言》等著作,以及為爭取言論自由自焚身亡的《自由時代週刊》創辦人鄭南榕影響,林飛帆不諱言:「我的立場就是左翼台獨。」


重視夥伴情誼  社運抗爭 常落下男兒淚


被認定為左獨精神領袖、高齡九十歲的史明,也曾在反媒體壟斷運動場合,緊緊握著林飛帆的手,將他視為傳人,勉勵「台灣靠你們了,青年人要多加油!」曾經被視為洪水猛獸的統獨之爭,隨著兩岸日漸密切的交流、新世代社運的茁壯,已成為不少年輕人敢於大聲說出口的政治主張,林飛帆說來,態度坦然而堅定。

帶頭占領國會、強硬與行政院院長對話、又勇敢大聲主張台獨的青年,在眾人的想像中,林飛帆或許是位咄咄逼人的傳統學運領袖。但事實上,重視夥伴情誼與人身安全的他,常在社運場合流下男兒淚。

二○一二年反媒體壟斷運動,學生衝撞行政院大門受傷,作為主持人的他泣不成聲,宣布「有同學受傷了。」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凌晨,警力強勢驅離攻占行政院的反服貿學生,造成流血衝突,他同樣含淚說:「雖然我不在現場,但有人被打傷,我覺得我們要負道義責任。大家響應我們的號召來到現場,總是要讓大家信任、有安全感,覺得目標能夠實踐。」

「林飛帆在社運場合很照顧夥伴,不會是最激進的那一個,多半會擔心大家受傷,是很細膩的人。」曾與他在「八一八拆政府」行動中合作的蔡培慧,認為他有大將之風,也是個情感豐富的人,因此會做出比較謹慎的決策,也會在社運現場動輒落淚。

太陽花學運決策小組幹部、與林飛帆多次合作的台大社會研究所張勝涵也表示,林飛帆發言有條理,能夠對媒體把事情說清楚、衝第一線時不會臨陣軟腳,也不被社運現場氣氛沖昏頭,萬一抗爭局勢不盡理想,也願意跳出來承擔責任。
社運圈最專情


衝進議場 先對女友告白


喜歡引用拉丁美洲革命領袖切.格瓦拉的名言「堅強起來,才不會丟失溫柔」, 林飛帆強硬中帶著柔情的性格,讓他衝進議場的第一刻,就在臉書上公開向女朋友告白:「我們守住了,我愛妳!」後又低調刪除,「我不想要女朋友曝光,拜託。」他說。與許多桃花不斷的社運青年不同,林飛帆有穩定交往多年的女友,被許多人封為「社運圈最專情」的男孩之一。

林飛帆與女友不但感情甚篤,也共同嘗試網路創業,銷售台灣本土芒果乾、發展本土產業,在他的好人緣下,貨品供不應求。不過,對於碩士論文尚未寫完的他而言,創業只是副線,此刻最掛心的,還是台灣政治的未來。

「沒想過能夠衝進來,既然衝進來了,就不能輸。」踏著因多日未眠而輕飄虛浮的步伐,林飛帆仍然堅定:「馬英九要趕快出面,先訂兩岸監督協議,再簽兩岸相關協約。至於《服貿協議》,程序完全不正義,應該直接退回!」三月二十四日晚間,倚靠在立法院的桌椅旁的他強調:「我不想輸,一定要守住議場!」

但占領國會,終非長久之計,林飛帆並非主張「戰場永遠在街頭」的一派,對於台灣的新政治模式,他仍然懷著盼望。「國會應該要出現第三政黨、第三政團,才能重回正軌,讓台灣的民主更深化、更進一步。」

占領國會逾一周,林飛帆與他的夥伴,用剛中帶柔的行動告訴全世界,台灣的國會已經「出代誌」,未來,他也許會用更長的一生來走政治路,「台灣的第三勢力?我還是會非常期待!」

 

林飛帆

林飛帆以學運總指揮的身分,出面和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對談。(攝影/林育緯)


林飛帆
出生:1989年
現職:台大政治研究所碩士班學生、反服貿占領國會行動總指揮
經歷:成大零貳社社長、反媒體壟斷青年聯盟總召
學歷:成大政治系畢業

延伸閱讀

黃國昌:不要把政治看得骯髒世俗

2015-03-19

他們甘做工蟻兵團 讓50萬人上凱道

2014-04-03

陳為廷:我們堅持真實,不能忍受欺騙

2014-03-27

照亮國會的太陽花

2014-03-27

從街頭運動走入體制 林飛帆在想什麼?

2019-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