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核能風暴倒數 政府還拿不出解方

核能風暴倒數 政府還拿不出解方
為了呼籲政府停建核四,反核老將林義雄日前在林宅血案發生地義光教會無限期禁食。

何欣潔

政治社會

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905期

2014-04-24 13:08

台灣反核運動風起雲湧,反核老將林義雄開始無限期禁食反核四,各界群起聲援。同時,核一至核三廠紛紛邁入高危險老化期,再加上燃料棒核廢料將爆倉,若無處可放恐被迫停機,讓台灣在今年正式走上核能十字路口。

今周刊

今周刊

今周刊

今周刊

針對核能問題,《今周刊》曾多次深度報導,當初預警的核安危機,如今都一一應驗。

 

反核老將、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四月二十二日起,於林宅血案發生地義光教會展開「無限期禁食」,要求停建核四,並號召人民「採取積極有力的方法」來達成目標。近百個反核、社運團體串聯,以「避免林義雄犧牲性命」為前提,展開一連串反核行動,將於二十六日上凱道「包圍總統府」。

太陽花學運後,許多年輕人政治意識覺醒,開始研究台灣的民主運動史,林義雄因參與民主運動付出慘痛代價,成為年輕人之間流傳的故事。學運期間,林義雄進入立法院,低調不語陪學生靜坐,使他如今的禁食行動,在青年學子間引起極大回響,讓原已稍現疲態的反核運動,攀上另一波高峰。

「許多人輪番與林義雄長談超過三、四個小時,希望勸退他,但他看來心意已決,要用一己肉身,激勵台灣人民的反核意識。」一名環保團體幹部私下說,林義雄的宣言,與他最近出版的家書《只有香如故》對照,「讓人恍然大悟,他幾乎已經寫好了遺書。」許多人十分憂慮,反核團體群起聲援。


官方態度:威脅缺電,替代能源難推


民進黨黨主席蘇貞昌也動作頻頻,先拋出《核四公投特別條例》草案,後拜會台北市長郝龍斌,獲郝正面回應:「現在還看不到核四安全曙光。」新北市長朱立倫也強硬表示:「沒有核安、沒有核四。」

面對反核聲浪,主管機關卻仍強硬不願妥協,甚至要求台灣人民在「核一、二、三延役」與「停建核四」二選一。經濟部長張家祝公開回應,如果現在不要核四,唯一選擇就是現有核電廠延役,「若連這個選項都不要,就是缺電!」

張家祝認為,若以火力發電廠做核四的替代方案,將會增加碳排放,與節能減碳的環保目標背道而馳;若興建天然氣接收站,至少耗時十年,同樣無法穩定供電。

至於許多民眾期待的風能、太陽能等綠能,張家祝以日前占領經濟部的苗栗苑裡反瘋車自救會抗爭為例,強調「風力發電利用率只有三○%,發電方式也不夠穩定,而在選擇陸地風場時,也常遇到抗爭。」

「廢核會缺電」、「替代能源不可行」,這兩句話,幾乎已成為官方面對台灣反核運動的口頭禪。全國廢核行動平台總召、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綠盟)副祕書長洪申翰無奈地表示,張家祝完全沒有與社會進一步對話的誠意。

也因此,擁、反核雙方論點持續膠著,只是,時間並不站在台灣這一邊。今年春天,除了林義雄以殉道之姿明志,也是台灣核安問題倒數計時器正式開啟,必須與核能「正面對決」的關鍵時刻。


倒數計時一:林義雄若殉道,民怒難熄


「林義雄的家庭、個人已經為台灣民主犧牲太多,年紀又大,如果這次真的鬧出人命,將會燃起更多年輕人的怒火,採取更激烈方式抗爭。」不願具名的太陽花學運決策學生分析。

這名學運幹部觀察,當民進黨政治人物如蘇貞昌、蔡英文來到靜坐現場時,僅有一半的群眾鼓掌歡呼,一部分年輕人則高聲喝斥「不要作秀、不要收割」,顯示新一代運動青年對傳統政治人物多半懷著戒心,唯獨林義雄到現場時受到敬重對待,「他若送醫,年輕人無法接受。」

洪申翰也表示,按照過往絕食、禁食經驗,即使是身體健康的學生,大約在第四天,體力會下降到臨界值,出現昏厥、脫水現象;林義雄年事已高,身體也有一些毛病,恐怕撐不過四天,「在這極短的時間內,各地的行動方式不會全都是理性、和平的。」

太陽花學運餘波蕩漾,不少學生仍處於躁動、不安情緒裡,「大家想再度占領政府的怒氣,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如果林義雄倒下前,馬政府沒有回應,很可能重演行政院的流血衝突,任何『學運領袖』都無力阻止。」另一名學運幹部憂心地說。


倒數計時二:阿公級電廠延役,恐成地雷


另一項必須正視的問題是:在數年之間,核一、二、三廠的運轉執照將陸續到期,若全部順利延役,台灣將在未來二十年內,與三座老舊的「阿公」級核電廠共存。

台灣最老舊的核一廠一號機運轉執照,將在一八年十二月屆滿四十年,依法前五至十五年必須提出老化評估與管理報告,才能申請延役,台電在○九年提出申請,因福島核災而暫停,一三年底才重啟延役計畫,目前已在原能會審查中。

接下來的兩年之內,核二廠的運轉執照也將屆齡;即使是最新建的核三廠,也將於一九、二○年面臨除役與否的難題。換句話說,「接下來每一年,台灣都必須自問:你要繼續抱著老核電廠過活,還是開始邁向非核家園之路?」洪申翰嚴肅地說。

曾任職原能會核研所的核工博士賀立維痛批,世界各國與核一廠同型的機組,「平均使用三十三年就除役,只有台灣想用到六十年!」洪申翰也認為,核一至核三廠近年急停跳機頻率異常頻繁,「正是機組明顯老化的證據,按照核電機組的浴缸曲線,台灣的三座核電廠已進入最危險的『老化期』,全台都將籠罩在核災的風險中。」

洪申翰解釋,核電廠在最開始運轉時,須先歷經磨合期,發生意外的風險最高;運轉一段時間後開始穩定,風險逐漸降低;但在機組老化時期,核電廠進入耗損階段,反應爐內的結構開始產生磨損和故障,風險又回升到最高值。由於風險曲線兩頭高、中央低,形狀貌似「浴缸」而得名。

「史上幾次最嚴重的核電廠災難如俄國車諾比、美國三哩島事故,是發生在電廠剛運轉時期;耐不住地震而爆發的日本福島核災,則適逢福島電廠老化階段,正坐落在浴缸曲線中的風險最高峰。」洪申翰舉例,兩年前核二廠底座錨定螺栓斷裂,正是機組老化的徵兆。

面對反核團體質疑電廠老化、不可延役,原能會核研所副研究員黃毓皓表示,美國、歐洲都有核電廠運轉超過四十年的案例,「只要機組設備持續更新,延役未必不可行。」原能會核能管制處處長張欣也再三向反核團體強調,一定會嚴格把關核一延役審查工作,「只要認定機組老化,無法通過標準,絕對不會發出運轉執照。」

面對官方自信滿滿,洪申翰反駁,美國、歐洲的地質岩盤穩定,而台灣位處地震帶,核電廠的折舊程度與耐震要求不可相提並論,「拿兩者來類比,是故意欺騙社會大眾。」反核團體也多對原能會的把關承諾不抱期待,認為核一廠的延役許可終將順利過關,「只要上位者堅持核電廠必須運轉,所謂的專業審查,多半只是背書而已。」

 

核電
台灣三座核電廠的溼式貯存水池,將在10年內一一貯滿,近兩萬支高輻射燃料棒去處仍無解。(圖片/UDN.COM)


倒數計時三:燃料棒無處去,停機在即


除了電廠老舊,台灣的核能之路,也將在今年底陸續遇上最艱鉅、無解的挑戰:燃料棒(即輻射性極強、又有氫爆危險的核廢料)的溼式貯存冷卻池即將全數放滿,若找不到其他貯存場址,核電廠將被迫停機。

攤開冷卻池貯滿的時間表,核一廠兩座機組將分別在一四、一六年底貯滿,核二廠兩座機組也在一六年先後貯滿,十年內,核三廠的兩座水池也將放滿,除非盡快興建「中期乾式貯存場」,將燃料棒從水池中取出,否則現在的三座核電廠,會被迫一一停機。

面對燃料棒無處可去的窘況,台電的表現,顯得左支右絀。一三年,監察院對台電提出糾正案,痛批台電讓「核子燃料池貯存空間爆滿」,不但危及電廠運轉,甚至有輻射外洩危機,外界這才發現,為了以乾式貯存核一廠燃料棒,台電曾經四度辦理國際招標,卻因無法通過水保、環評相關標準,四度流標。

「台灣對核廢料的態度,可說是視若無睹、始亂終棄!」反核健將、宜蘭人文基金會董事長陳錫南批評,各地政府單位都不願面對核廢問題,將難題留給後代子孫,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作法。

洪申翰則指出,核廢料問題難解的關鍵,除了技術,還有場址。台電的如意算盤,是在現行的核電廠內,興建中期乾式貯存場,以處理燃料棒爆滿問題,「但各地政府都看透了,一旦答應興建,就很有可能成為永久貯存場,一放就拿不走。」新北市二月底即把核一乾式貯存場的水土保持計畫退件。如此一來,台灣核廢問題顯得更為無解。

核能的倒數計時器聲聲催促,經濟部長對「缺電」的恐嚇卻揮之不去。台灣若真要走上非核家園之路,必須破除哪些迷思,又能採取哪些解方?


迷思一:沒有核電廠,台灣將缺電?解方:推動節能,落實立法


一四年三月反核大遊行前夕,綠盟在經濟部網站找到「我國電力需求零成長評估報告」,發現在全國盡力節能狀況下,可將用電需求的年平均成長率由現行二.一七%壓低到一.四一%,未來十年的電力備用容量率(也就是剩餘可用電力),依然維持在一五%左右,顯示台灣即使廢核,也未必會嚴重缺電。

眾人譁然中,經濟部立即發表聲明駁斥,認為一.四一%是「最樂觀的狀況」,且涉及各產業必須汰換現有設備,廢核依然可能讓台灣陷入缺電危機。但綠盟再次依經濟部報告調整參數,改為「中度節能方案」,仍可將用電需求年平均成長率壓至一.七%,讓台灣維持安全標準一○%以上的備用容量,因此不會陷於缺電危機。

「再者,這份評估報告還未涉及能源稅制改革、《溫室氣體減量法》的制定,這些都是馬英九總統○八年競選的重要政見,用優惠與稅率鼓勵人民節能,可讓台灣省下更多電力,降低限電風險。」洪申翰表示。


迷思二:現行的燃料棒貯存技術,足以解決核廢問題?解方:建立資料庫才保險


再來,面對燃料棒難題,「以目前的技術處理核廢料,很難沒有副作用。」即使是對核能科學相對樂觀的黃毓皓,也坦承這是人類文明的無解習題。一九七○年代,美國基於冷戰時期的東亞戰略布局,也樂觀相信自身終有一天會發展出完美處理核廢料的高階技術,「原本答應台灣可把核廢料運回美國處理,現在又拒絕。」

美國老大哥無暇他顧,甚至是台灣認為已有能力建立永久處置場的北歐,也持保留態度。

瑞典反核團體MKG領袖Johan Swahn回應台灣環團詢問指出,相關的核廢處理方法,是否真能永久解決問題,在北歐當地仍有相當大的爭議,未見定論。綠盟國際研究員徐詩雅也認為,台灣不該過度美化北歐經驗,「我們必須體認,這是一個全人類都尚在摸索的難題。」當務之急是正視現實、停止製造更多燃料棒,而非期待國際專家解決問題。

「核廢料問題有解之前,全面建立每支燃料棒的數據資料庫,記錄輻射量、溫度、壓力、溼度,是最保險的作法。」清華大學核工系教授卓鴻年表示,在現行的技術限制下,台灣仍有非常多尚待加強的基礎工作;如果選擇永久貯存場,也必須徹底掌握當地的地質、水文特性,務實解決核廢威脅。


迷思三:綠能環境尚未成熟,不可能替代核電?解方:政府拿出誠意定策略


至於張家祝以反風車運動為例,認為台灣發展替代能源的空間有限、不可能廢核,苑裡反瘋車自救會成員蔡鈞如憤怒地表示:「政府對綠能的規範不足,沒有誠意解決我們與風機廠商對立,還反過來拿我們打壓反核運動,非常不可取!」

她強調,自救會並非反對風機設置,而是要求風機與民宅必須有合理的安全距離,否則居民將飽受低頻噪音之苦,「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讓一百二十公尺高的風車,與民宅距離僅有六十公尺。」

身為台灣唯一一家風電廠商,卻在苑裡遭到激烈抗爭,英華威副總王雲怡無奈表示,政府法規不足,讓公司業務受阻。但她也認為,台灣地狹人稠,若按照自救會比照國外距離的標準,「風力發電大概不用玩了。」政府失職、放任民間相殘,又不願給予廠商更多補貼扶持,美麗的風電夢,恐怕是一場空。

「台電對再生能源的態度,的確很消極。」杉林重建發展協會理事長王明耀目前在高雄大愛園區推動屋頂太陽能發電,也認為官方對綠能發展的熱情不足,「要求台電做蓄電、管線拉設工作,怎麼溝通都很困難。」各地第一線綠能推動者,均不約而同質疑,政府發展再生能源誠意不足,只想因循現行的核能發電模式,無意解決問題。

如今,台灣已經來到核能的十字路口,眾多反核工作者一致認為,必須痛下決心轉彎,努力推動節能政策、正視核廢、發展綠能,以確保後世子孫擁有安全的生存空間。

 

核四

▲點圖放大

 

發電機

▲點圖放大

延伸閱讀

裝載池變冷卻池 核二廠「換裝」惹議

2017-06-08

老朽核電是台灣最大威脅

2014-10-23

台灣三座核電廠潛在危險性更勝福島

2012-03-01

政府、台電不願面對的核安七大隱憂

2013-03-07

核輻射危機豈止在蘭嶼 大台北更危險

2012-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