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國經濟最大風險是「膽小」

美國經濟最大風險是「膽小」

蔡矅蓮

焦點新聞

Bloomberg

915期

2014-07-03 13:00

曾有長達十八年的時間,葛林斯潘穩坐美國聯準會主席大位,用他的貨幣政策與話術引導全球經濟走向;如今八十八歲的他,不僅出了新書──《世界經濟的未來版圖》,也一如以往的語出驚人。他說,金融海嘯六年了,美國最重要的經濟環節仍然遲未復甦。

著名的德國投機大師柯斯托蘭尼曾經比喻,股市與經濟的關係,就像正在散步的小狗與主人一樣,小狗有時跑得快了點,但只要主人不走,小狗終究跑不了多遠,總會乖乖跑回主人腳邊。在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葛林斯潘的眼中,屢創新高的美國股市,或許已經跑得太遠了。

說到葛林斯潘,許多人把二○○八年美國次貸風暴衍生的全球金融海嘯歸咎於他,畢竟擔任聯準會主席長達十八年〈一九八七年至二○○六年一月〉,在他主導下,美國經歷了史上最長的經濟擴張期,回頭來看,這趟榮景多少與他的長期寬鬆貨幣政策有關。而長期撒錢的結果,就是埋下了信用浮濫的次貸風暴伏筆。

在葛林斯潘的新書《世界經濟的未來版圖》中,他巧妙地為自己「洗刷罪名」,「全世界幾乎沒人能預測那場危機……。」他說,在危機爆發前,包括IMF〈國際貨幣基金〉的預測模型、摩根大通證券的分析報告,乃至於《經濟學人》雜誌的評論報導,普遍都對未來感到樂觀。

 

世界經濟的未來版圖

書名: 世界經濟的未來版圖
作者:艾倫‧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

譯者:陳儀
出版:大塊文化


看不到續航力的經濟復甦


在當年少數幾位能率先預言危機將至的學者中,羅勃.席勒可算是葛林斯潘的死對頭;在葛林斯潘精采輝煌而聲望崇隆的聯準會主席生涯裡,席勒兩度成功「看破」美國的泡沫危機,一是網路泡沫,第二次就是次貸風暴。席勒最著名的研究領域是以「動物本能」預判經濟;有趣的是,葛林斯潘卸任後最潛心研究的課題,就是動物本能。

《世界經濟的未來版圖》即是以動物本能的角度貫穿全書,而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他也從動物本能出發,告訴我們美國經濟的復甦,其實不如表象來得扎實可靠。

「當然,很多部分都有不錯的復甦表現,可惜,最重要的一個部分,表現欠佳。」雖然已經高齡八十八歲,但他還是能以清晰的思緒,說明他眼中的景氣圖像──一個看不到續航力的經濟復甦;從而,他也推論了未來一年全球經濟的概略模樣。

關於復甦的續航力問題,關鍵在於信心。他認為,無論是企業或者是民間,都處在一個對長遠未來缺乏信心的狀態。

「以企業來說,很清楚的,他們仍然不敢、也不願意賭上手中的資源。」葛林斯潘解釋,要在未來不斷獲得經濟成長的新動力,必須來自於當下的投資,「企業願不願意把手上的現金拿來擴充產能、研發技術,或者增加更多人力,以換取未來更高的成長空間呢?看起來,至少到目前為止,他們是很小心的。」

對於美國企業的信心強弱,葛林斯潘不單單只是用「看起來」作為判斷,他引用了一個明確的數據佐證:資本支出率。簡單解釋,這個數字代表企業將手邊現金投入於「難以變現」資產的比率,這些資產,或許是新增廠房設備,或許是新的技術開發。總之,當企業願意投入適當的資本支出,代表公司正在為更強的未來成長動能布局,但也因為回收期較長,資本支出也會為公司帶來一定的風險。

攤開美國企業的資本支出率變化,葛林斯潘清楚發現這樣的事實:「○八年金融海嘯發生後,企業資本支出率的數字幾乎掉了一半,糟糕的是,即使六年過去了,這個數字的恢復情況仍然微乎其微。」

他進一步強調,「在美國過去十一次的經濟衰退中,這是第一次,企業資本支出率始終爬不起來。」

那麼,他又如何解釋氣勢超強的美國股市呢?

自○九年以來,美股幾乎一路上漲、屢創新高,這除了是拜聯準會創造史無前例的貨幣寬鬆環境之賜外,美國企業也很爭氣地繳出不俗的獲利數字,滿手現金的財務報表更是讓投資人放膽追高。


仍未走出金融海嘯的恐懼


「但,企業盈餘的增長很顯然只是來自於成本降低。」葛林斯潘認為,企業不敢提高資本支出,影響層面不僅止於企業本身的未來性,其負面效應更已擴及整體美國經濟。企業滿腦子想的都是成本,這種成本思惟,正是美國失業率改善有限的重要原因!企業根本不想增加聘用員工。

影響所及,是民間消費與投資也趨向保守,「美國人民的自有住宅率自金融海嘯以來就明顯偏低,大家寧願租屋也不買房,於是又牽制了建築業的成長動能,建築業一直是美國經濟的重要火車頭啊!」他進一步表示:「大家其實都還沒有走出金融海嘯的恐懼中,都不敢承擔長期風險……。」

膽小,這是葛林斯潘所看到的「動物本能」,他更明確地說,「這就是我眼中的美國經濟最大風險,本質上,這個國家的經濟復甦沒有未來性。」

六月二十六日,美國公布今年第一季的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換算年率後為負二.九%,改寫○九年第一季以來的最差紀錄。

葛林斯潘並不確定這個數字算不算是戳破了美國經濟○九年以來的復甦假象,他也不確定美國股市──這隻「衝太快的小狗」,是不是即將發現主人其實一直留在原地;但他認為,美國聯準會或許已經看見了問題所在。

葛林斯潘很肯定,聯準會應會設法扭轉現階段充斥世界的「膽小」動物本能,於是他對未來一年全球經濟樣貌也有定調。「接下來的一年,全球經濟將進入『轉換期』,金融海嘯以來,你已習慣的『不正常』,將開始逐漸回到經濟循環正軌。」他說。

這代表什麼意思?「政府必須把金融海嘯後伸入市場的手慢慢收回來。」或者說,政府與聯準會必須讓市場知道,不能只是安樂地躲在保護傘下就能過日子,要成長,你必須扛起投資未來的風險。

 

美國民間投資

▲點圖放大


唯一要注意的是中國


若把這番論調落實於聯準會的動作,就是自○九年以來的零利率政策,恐怕即將有所改變。「是的,未來一年,利率很有可能開始上升。」葛林斯潘明確地說,「除此之外,○九年以來三回合的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應該也會一路回收,不致中斷。」

簡單來說,未來一年的全球經濟,就會處在一個貨幣與利率環境「從不正常到正常」的過程轉折,雖然在美國之外,歐元區剛宣布了零利率政策,也預示不排除推出QE,但葛林斯潘認為,「歐洲央行仍然會以控制資產負債表為基本政策。」也就是,喊歸喊,實際撒出去的錢應該不會太多。

「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先前曾說,他會不惜代價地捍衛歐元,但說完之後,其實他沒有付出太多行動,市場資金就先幫他穩住歐元陣腳了。」說到向市場喊話,葛林斯潘才是全球歷任央行總裁中的第一把交椅,在他看來,歐元區固然存在通貨緊縮危機,需要寬鬆的貨幣政策刺激,「但我相信通縮問題已經開始緩解,德拉吉不會大規模的擴張央行資產負債表。」

至於美國收回QE對新興國家的影響,葛林斯潘認為,「這當然會對全世界的經濟活動有所抑制,但我想不會對新興國家造成太大的問題,唯一要注意的是中國。」當大量暴增的地方債務遇上全球升息與貨幣「由鬆趨緊」環境,會不會讓壞帳風險迅速惡化,甚至拖累全球經濟,這是未來一年最須關注的問題。

在葛林斯潘擔任聯準會主席期間,某次公開場合他被問及對美國經濟當前展望是樂觀或悲觀時,他是這麼說的:「我們正在往前走,但遭遇了強勁的逆風。」你說這是樂觀或悲觀呢?明明說在往前走,但又說正遭遇逆風。這就是葛林斯潘聰明絕頂的說話術,他不對未來一年的經濟展望表達正反態度,而是留下了這樣的結論:「總之,準備面對利率上升與初期通膨的新環境吧!」

經濟復甦無以為繼?——美國2012年以來各季經濟成長率

葛林斯潘對美國經濟的復甦續航力抱持懷疑,而最新公布的美國今年第一季GDP成長率,正好符合他的預言。
 

美國2012經濟成長率

 
葛林斯潘:《世界經濟的未來版圖》 大師系列講座,開放報名中!! 

延伸閱讀

小心黑天鵝出沒

2015-07-09

消逝的危機

2014-09-18

席勒:重拾「動物本能」提振消費信心

2012-11-29

一堂有錢也進不去的經濟閉門課程

2012-10-25

錢翻 2009 ──錢淹市(上)

2009-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