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讓人民不再哭泣 最迫切的三件事

讓人民不再哭泣 最迫切的三件事
高雄氣爆現場令人怵目驚心,台灣必須從中記取教訓,才不致讓傷亡者白白犧牲。

鄭閔聲、何欣潔

焦點新聞

攝影/陳俊銘

920期

2014-08-06 10:50

長年漠視石化管線安全與災害預防應變的結果,又一次讓台灣付出血淚交織的慘痛代價。救災之後,政府必須記取教訓,通盤檢討亂象,不再讓無辜的人民哭泣。

假如時光能夠倒轉,回到七月三十一日晚間八時,當高雄前鎮居民反映空氣彌漫著濃濃瓦斯味時,消防局能立即取得地下管線分布圖,分析可能外洩物質除了瓦斯,還可能是易燃的丙烯,於是通知環保人員帶著採樣儀器趕往現場辨識,而非盲目灑水;確認外洩氣體後,立即要求廠商關閉管線;或是業者發現異常,依法停止輸送,進行全面安檢……。

在這個悲劇性的夜晚,只要有一、兩個環節受到控制,一場重災很可能被消弭於無形。但正因為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對石化運輸管線管理的責任不明,導致管路資訊欠缺整合;法令亦未強制業者主動通報異狀,導致事發初期各單位手忙腳亂。消防人員資訊不充分、又欠缺演練與標準作業流程,救災時無異飛蛾撲火,平白犧牲多條性命。

高雄氣爆告訴我們,石化管線就像不定時炸彈,不可稍有輕忽。然而,在地狹人稠的台灣,石化業勢必無法立即遠離都會區;如果台灣非得與石化管線共存,政府該從災難中學到什麼教訓,確保憾事不再重演?


荒謬一:石化管線安全 各單位互踢皮球  主張:修法確立責任歸屬 建立廠商作業規範

 

高雄氣爆

高雄氣爆


氣爆過後首先要釐清的問題是:丙烯及其他石化原料運輸管線,究竟該由哪個單位負責管理與安檢?遺憾的是,事發至今,我們只看見中央與地方互踢皮球。

就常理而言,丙烯屬於石化原料,依《石油管理法》規定,鋪設管線應向中央主管機關經濟部與地方政府申請核准。然而,經濟部次長杜紫軍宣稱,丙烯為石油化學材料,並非《石油管理法》規定的石油煉製業。簡單來說,經濟部認定丙烯「無法可管」!

但榮化這條丙烯管線早在一九九一年就由國營企業中油設立,經濟部不可能不知情。也就是說,丙烯被用作石化原料二十多年,經濟部始終無意列管。「台灣石化業發展半世紀才發現,重大工安事件根本無法可管,政府簡直草菅人命!」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痛斥,經濟部多年來讓丙烯彷彿「危險的孤兒」般在街上遊蕩,非常不負責任。

再者,根據《災害防救法》規定,經濟部是公用氣體與油料管線災害的主管機關,應負責相關災害預防、應變計畫。經濟部去年六月才頒布了《公用氣體與油料管線災害防救計畫》,如今卻想推得一乾二淨,還宣稱石化管線應由勞動部實施勞檢,令人匪夷所思。

中央推託卸責,不代表地方政府毫無責任。根據《市區道路條例》,任何管線開挖工程,都須經地方政府同意,以免誤觸其他管線發生意外。因此,高雄市政府理應掌握全市地下管線配置;但市府在氣爆後第一時間連管線屬於榮化或中油、輸送石油或丙烯都搞不清楚,高雄市長陳菊事後還要求中央提供管線圖資,顯然疏於管理。

高雄市新聞局長丁允恭解釋,法規授予市府的管線管理權限,僅限於開挖時必須申報,但只要事業單位不通報,市府就無從得知,更遑論掌握運送內容。

「法令雖然充滿漏洞,但也是因為人為怠惰,才造成這『超級模糊地帶』。」交大土木系教授單信瑜感嘆,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政府都認為,只要承認知道管線存在,就必須面對管理權責,很多時候寧願視而不見,就是不願挑起責任。

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詹長權表示,英、美各國政府對石化工業輸送管線材質、檢查維修程序、鄰近土地利用規範、災害緩衝區域皆有標準;唯獨台灣毫無規範,讓事業單位任意鋪設,大幅增加潛在危險。中央政府應比照國際標準,將一切具危險性的石化原料納入《石油管理法》或另立專法規範。針對管線安全監控,中央與地方也應明確分工,並立法強制業者在管線異常時必須停止作業。

 

高雄氣爆

 

荒謬二:資訊不透明 氣爆有如禍從天降  主張:公開管線資訊 高風險區域擬定防災計畫

 

高雄氣爆

▲新加坡將石化廠全集合在裕廊島 ,避開人口稠密區,也避免管路穿越市區。(圖片來源/法新社)


資訊不透明則是權責不清衍生的亂象。由於法令不完備,經濟部能源局只監督天然氣與石油運輸、不管烴烯類物質,工業局則只管理工業區管線,導致行經市區的石化原料管線有如化外之地。

高雄市工務局雖自二○○四年建立「公共管線管理資訊平台」,但因不能強制業者登錄,不僅無法分辨管線用途、甚至還有填報項目與輸送內容不符的狀況。也因此,氣爆前夕,消防局才會遍尋不著外洩管路。

連政府機關都霧煞煞,一般民眾當然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每天行走的道路下,有大量高危險物質呼嘯而過。參照其他國家為資訊透明所做的努力,台灣政府應該汗顏。

美國在○二年通過《管線安全法》,嚴格規範地下石化管線檢驗、設置與管理機制。民眾只要進入管線及毒物安全管理局的「全國管線定位地圖系統」,便可查詢各地管線分布圖;每一條管線屬於哪家廠商、輸送什麼物質,都有詳細說明;「管線安全信託」(國內組織)也會定期評比監督各管線安全。

台大公衛系教授吳焜裕指出,加拿大建造高壓氣體輸送管線前,政府一定會對當地居民詳細說明風險,確保公眾同意,並做好災害準備,才允許廠商施工,「若台灣政府也有類似作為,根本不會發生三小時找不出外洩氣體的情況。」

即使石化管線已存在數十年,無法在事前取得民眾同意,吳焜裕仍呼籲政府,應公開所有管線資訊,並用專業制定災害預防方案,讓民眾相信政府有能力維護管線安全。而公開資訊的前提,當然就是全面盤點所有高危險性的管線分布。

事實上,《公用氣體與油料管線災害防救計畫》也載明,經濟部應督導建置公用氣體與油料管線等地理資訊系統。但從高雄氣爆事件看來,計畫顯然尚未落實,間接導致消防人員在氣體外洩初期,無法及時控制場面。

除了資訊不透明,相關單位欠缺災害應變標準作業流程,以及因應不同災害樣態的演練,才是救災效率不佳、甚至讓第一線人員平白犧牲性命的關鍵。

同樣根據《公用氣體與油料管線災害防救計畫》,中央與地方政府應訂定緊急應變機制,明定執行災害應變人員緊急聯絡方法、任務分配、作業流程及注意事項等。但經常對全國各地第一線救災人員進行防災輔導教育的單信瑜,無奈地點出真相:「各級政府對防災工作的態度令人無言。地方政府防災計畫,經常只是修改中央部會版本,有時甚至一字不漏照抄。」

例如這次發生氣爆的高雄市,確實在○七年針對氣體油料災害制定標準應對流程,但檢視內容,幾乎與中央計畫如出一轍,卻未針對不同化學災害樣態給予適當教育並制定任務分配,無怪乎面對丙烯外洩,第一線消防員幾乎束手無策。


荒謬三:SOP形同具文 消防員如飛蛾撲火  主張:找專家、第一線人員討論 制訂應變計畫


不願具名的消防隊員指出,高雄氣爆前,消防人員應使用「五用氣體偵測器」,判讀何種氣體外洩,消防局卻缺乏這類儀器,讓消防人員赤手空拳冒險救災。

單信瑜分析,管線的災害風險相當複雜,無論是管線儲槽破裂時需不需要疏散民眾、疏散後是否進入現場做安全檢查,不同情況都有不同作法,政府必須與業者、專家、第一線人員充分討論,制定災害應變計畫。

美國密西西比州○七年發生丙烷管線爆炸事件,造成兩死七傷。美國運輸安全局調查後,除追究廠商與地方政府責任,也建議管線及毒物安全管理局研究人員如何分析數據、實施檢查,才能有效預防重大災變;地方政府更應定期實施演習。

詹長權藉美國經驗建議,中央政府應學習美國聯邦政府精神,出面召集各方協調,以專門機構來處理管線安全問題。以美國為例,平日是管線及毒物安全管理局負責執行相關規定,一旦發生災害,運輸安全局會介入並進行獨立調查、專業建議,而非僅由司法單位偵辦後,追究刑責了事。

一九九七年九月,中油在高雄市鎮興路汰換管線時,不慎洩漏大量瓦斯引發氣爆,造成十一人慘死;十七年過後的氣爆意外,距離當年起火點還不到五公里,可見政府並未從上次悲劇中學到教訓。這一次,我們還要繼續敷衍下去嗎?

延伸閱讀

毀滅與重生

2014-08-06

毀滅與重生(摘)

2014-08-06

一人扛近兩千命 台灣消防員爆肝悲歌

2017-10-12

最怕7種火警現場,鐵皮屋是第一名!資深消防員:鐵皮屋像地雷,一燒起來就很猛

2019-10-03

90%火場罹難者,死於5層樓以下建築物!為什麼透天厝最容易發生火災?消防員親授關鍵保命絕招

2020-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