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場關鍵辯論 讓英國陷入經濟危機

一場關鍵辯論 讓英國陷入經濟危機
蘇格蘭第一部長薩蒙德(右)在辯論中大勝對手,讓獨派首次在民調中鹹魚翻身。

楊卓翰

焦點新聞

Getty

925期

2014-09-11 12:50

隨著九月十八日的蘇格蘭獨立公投日逼近,獨派的聲勢與支持度越來越高。再過不到兩個星期,我們可能會見證一個新的國家誕生。到底蘇格蘭獨派憑什麼逆風而行,逆轉民意?還讓經濟規模大她十倍的英國陷入危機?

蘇格蘭第一部長薩蒙德(Alex Salmond)一步一步踏上辯論台的階梯,在台上等待他的是作為辯論對手的英國前財政部長。八月二十五日晚上八點半,BBC舉辦第二場獨立公投的辯論開始。

這是蘇格蘭爭取獨立最新的戰場,暌違千年的勝利,就從這場辯論開始。

蘇格蘭爭取獨立,已經有長達近千年的歷史,從梅爾吉勃遜在電影《英雄本色》所扮演的十三世紀蘇格蘭民族英雄威廉•華勒斯對英格蘭的軍事抗爭,一直到二十一世紀薩蒙德所主導的和平公投,蘇格蘭這一步,走了七百年。

自從二○一二年,薩蒙德和英國首相卡麥隆簽下蘇格蘭公投法案後,一場可能改變蘇格蘭和英國數個世紀來統一關係的公投正式展開。一開始,民調一直顯示蘇格蘭贊成維持統一的民眾,遠遠大於獨派。但是,在薩蒙德的蘇格蘭國家黨(Scotland National Party)運作之下,支持獨派的民調數字,一步步地成長。

薩蒙德是天生的辯論家,他和英國前首相邱吉爾一樣酷愛蘇格蘭威士忌,還親自擔任約翰走路的品牌大使,這讓他的身材微胖,在辯論台上顯得更有分量。他說話很慢,但不像一般發音混濁的蘇格蘭腔;他講話清楚,一字一句都有重量。

「我們沒辦法阻止英國收取不合理的稅、我們沒辦法阻止我們的錢被用在飛彈預算,甚至用來發展新一代的核武。現在,我們有機會改變這一切。」薩蒙德的每句話,都將影響他所愛的國家—蘇格蘭的未來;同時,也將決定英國,甚至全歐洲的經濟。

在這場辯論,薩蒙德獲得了極大成功—足以改變輿論的成功。英國《衛報》調查顯示,七一%的蘇格蘭民眾認為薩蒙德的表現比統派的對手好。九月四日,民調機構YouGov最新市調顯示,獨派以五一%首次超越統派的四九%,為蘇格蘭的公投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蘇格蘭獨派

▲獨派發動「獨立蘇格蘭」(Yes Scotland)運動,以縝密的經濟論述,說服民眾讓蘇格蘭跨越黨派支持獨立。


說服》成為最有錢的國家  不須繳惡稅、也不用背國債

 

全世界開始關注九月十八日即將展開的正式公投,如果公投通過,蘇格蘭可能會在二○一六年宣布獨立。英鎊應聲而跌,兌美元匯率從一.七二,在三天內掉到一.六二,創下十四個月來最大跌幅。從七月的高點以來,英鎊已跌了五%。

台灣自然也關注蘇格蘭獨立,但多半帶著一些投射情緒。令人好奇的是,蘇格蘭是如何一步一步地逆轉輿論,讓獨派領先?而丟了蘇格蘭,為什麼會對英國有如此大的衝擊?事實上,大英帝國這次丟的可不只是面子,在經濟層面上,英國仰賴蘇格蘭的程度,其實也很高。

蘇格蘭人口約五三○萬人,占英國的八.三%。也就是說,若蘇格蘭成立獨立政府,英國馬上少掉十分之一稅收。就居民的收入來看,如果不看蘇格蘭得天獨厚的北海石油,則兩邊的收入水平相當;但若把北海豐沛的石油出口算進去,蘇格蘭在獨立後,每人的人均收入還高於英國一千英鎊。

而這個歐盟最大的石油資源,就是英國最害怕失去的東西之一。根據蘇格蘭政府估計,北海石油出口未來六年將可貢獻五四○億元英鎊(約二.七兆元新台幣)稅收,這是英國同期間稅收的十分之一。

薩蒙德將這個數據化成他的公投辯論主軸,為獨立的蘇格蘭擘畫願景。「我們將超越英國,成為全球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他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雖然之前提到,蘇格蘭和英國有著近千年的民族情仇,但薩蒙德將論述完全避開情緒鼓動,專注以經濟考量為出發點。

 

蘇格蘭石油


英國痛處》財政赤字擴大  外資流出、英鎊可能再貶值


而這正是英國的一大痛處。事實上,自從金融海嘯以來,卡麥隆政權為了財政赤字傷透腦筋,除了進行大規模的財政支出緊縮,也要在未來砍掉將近二五%的公務員,並開始變相徵收「空房稅」。

就像當初英國在波士頓開徵茶業稅引發美國獨立,現在英國在蘇格蘭徵收的「臥室稅」(bedroom tax),要求領低薪補貼的蘇格蘭民眾家中不能有空房間,「是非常不合理的惡稅。」薩蒙德表示:「這讓英國在蘇格蘭的公共補貼減少了一○%,但我們所繳的稅,並沒有比倫敦居民還低。」

獨派的數據當然有討論空間,但他用清楚的數據,把經濟強盛論深植人心。他親自上各種電視節目,連深夜脫口秀也不放過,與伶牙俐齒的主持人辯論,就為宣傳蘇格蘭獨立的好處。

恐慌,因此開始。摩根士丹利七月中旬針對蘇格蘭獨立提出研究報告,少了蘇格蘭的稅收和經濟貢獻,可能暴露出英國經濟結構性的問題,導致外資流出,投資減少。報告預測,到九月十八日公投之前,英鎊還可能再貶值一○%。

不過,任何論證都有兩面。蘇格蘭獨立,也並不像薩蒙德說的只有好處。按照蘇格蘭金融業商會(SFE)主席歐文表示,蘇格蘭包含銀行、基金,其中九○%的金融業客戶都來自英格蘭。「如果我們變成兩個獨立國家,和英格蘭中間就會出現新的交易成本,得適應新的法規,這對於雙方都會造成複雜且昂貴的代價。」他說。

資產管理一直是蘇格蘭的強項。全歐洲有四%的資金在首都愛丁堡的資產管理公司,蘇格蘭皇家銀行、安本資產管理公司都出生於此。如今蘇格蘭資產管理業有十萬人、產值八千億英鎊,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對敏感的資產管理產業造成嚴重衝擊。對於歐文這樣靠倫敦運作的金融業人士來說,獨立帶來的風險難以估計。


風險》將步上歐元後塵?財政和貨幣分割 恐致混亂

 

另一個問題就是貨幣。現在薩蒙德提出的方案中,蘇格蘭希望獨立後能夠持續使用英鎊。現時蘇格蘭雖然自己發行貨幣,有自己的貨幣監理機構,但利率及匯率仍是英國央行主導。

若蘇格蘭獨立,卻仍然使用英鎊,那代表一個主權國家財政自主,但利率和匯率卻完全掌握在另一個國家手上。類似歐元的貨幣聯盟,幾乎證明了財政和貨幣政策的分割是一場悲劇。

也難怪英國財政大臣奧斯本(George Osborne)直接公開表示,蘇格蘭提出的「英鎊區」概念非常不可能。央行總裁卡尼(Mark Carney)也表示,此事需要小心,因為沒有建立起完整機制的貨幣聯盟,就會像歐元一樣。

問題不只是兩邊鈔票上的面額而已,還有發行貨幣背後所隱含的責任。

這也代表,蘇格蘭和英國是共享國債的。由於金融風暴後,英國債務高舉,英國急欠一個厚實的肩膀倚靠,而蘇格蘭就是英國有錢的好兄弟,負擔相當三八%GDP(國內生產毛額)的國債。因此,不讓蘇格蘭使用英鎊也可能加深英國債務危機。

不過,在金融與貨幣的難題之下,薩蒙德在這場獨立公投已經獲得了不小的政治資源。就算公投未過,從英鎊匯率,蘇格蘭已經向英國「老大哥」傳遞了一個重要的訊息:沒有我,你也很難過。不傷一兵、不死一卒,雙方陣營也都帶著理性的辯論和分析,在千年的情仇之上,展現令人敬佩的政治風範。

延伸閱讀

英鎊起落攸關英國國運

2016-07-14

全世界都押錯寶!

2016-06-30

英國脫歐的理性和不理性

2016-04-21

台灣正在「淡出」中國

2015-05-21

蘇獨公投教台灣的事

2014-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