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西方制裁進逼 俄羅斯經濟雪上加霜

西方制裁進逼 俄羅斯經濟雪上加霜
中國成為拯救俄羅斯最後的希望。日前普丁(左)降級會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右),希望中方入股俄羅斯國營石油公司,顯示普丁的急迫。

乾隆來

焦點新聞

達志

928期

2014-10-02 12:47

烏克蘭東部的軍事衝突減緩,但俄羅斯與西方的衝突,卻在金融市場上升溫,導致俄羅斯經濟陷入衰退、盧布匯率貶值到六年來新低。大家都在問:「俄羅斯會不會被西方的經濟制裁拖垮?」

原本在八月下旬,普丁與烏克蘭總統在白俄羅斯首府明斯克達成了停火協議〈Minsk Compromise〉,好不容易營造出的和解氣氛,卻出乎意料之外的短命。

普丁在明斯克會議中,曾經期望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同意以聯邦或邦聯的方式,讓東烏克蘭取得更高的自治權,但是波洛申科立刻明確回絕,僅同意給予東烏克蘭選舉首長的權利,普丁也立刻嚴詞否決波洛申科的提議。


更甚金融海嘯  盧布匯率已貶一五%

 

br /> 幾天之後的九月十日,歐盟公布新一波的經濟制裁,十八日歐盟議會提案要「禁止俄羅斯銀行使用SWIFT國際通匯網路」,接著義大利又沒收了普丁好友的三千萬歐元資產,普丁與歐盟的關係,再創新低。

九月二十五日,俄羅斯國會提案討論「沒收西方在俄羅斯的資產,包括那些享有外交豁免權的資產在內」,造成德國股市瞬間暴跌一五一點,紐約道瓊重挫二六五點。俄羅斯國會不只要沒收西方資產,二十六日更以四三○票對兩票的絕對壓倒多數,通過「限制外資持有媒體」的新法律,包括《GQ》、《VOGUE》等時尚雜誌,以及英國《金融時報》等財經媒體,全都成了俄羅斯的敵人。

西方經濟制裁的壓力,從俄羅斯中央銀行在九月十六日發布《貨幣觀測季報》中可以看出端倪。

俄羅斯央行說,今年前六個月俄羅斯的資本外逃金額高達七五○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二兆二五○○億元),雖然俄國央行樂觀預測,下半年資本外流將會減少至兩百億美元,暗示全年資本外逃金額將控制在一千億美元之內,卻沒有說明為何資本外逃速度會減緩。

實際上,從盧布匯率貶值幅度來看,七月至今的盧布匯率已經貶值一五%,下半年的外逃情況可能更為嚴重。

除了匯率跌到金融海嘯時期的低點、資金外逃創下金融海嘯以來的高點之外,同時跌到金融海嘯水準的,還有俄羅斯的辦公室租金與空置率。

根據房地產公司 Knight Frank的統計,今年全球從紐約、舊金山、倫敦、到日本的辦公室租金都同步上揚,唯獨莫斯科的辦公室租金下跌了一○%。Knight Frank的董事克洛波法在報告中說,莫斯科過去幾年興建大量的A級辦公室,落成後卻遇到全球原物料價格下跌,以及烏克蘭危機的經濟制裁,預期到了一四年底,莫斯科A級辦公室的空置率,將攀升至二五%,達到金融海嘯以來最高的水準。

央行的報告還發出了另一個警訊:「油價下跌」。過去三個月,北海布倫特原油價格已經從每桶一一五美元,一路跌到九十八美元,這對於仰賴石油收入的俄羅斯經濟,造成雪上加霜的壓力。

 

俄羅斯遭受經濟制裁

▲點選圖片放大


油價跌破九十六美元  就啟動救急基金


俄羅斯財政部對於油價下滑也憂慮異常,財政部企畫處處長歐羅斯金在報告二○一五年的預算書時指出,「一旦國際油價下跌到每桶九十六美元之下,政府將會啟動救急基金」。俄羅斯的「救急基金」〈Rainy Day Fund〉是出售石油與天然氣收入提存的準備金,在○八年金融海嘯發生後,一度高達一千四百億美元的基金被拿來填補預算赤字,一○年底剩下二五○億美元,目前救急基金餘額為九二○億美元。

歐盟與美國的經濟制裁,對於俄羅斯的銀行體系造成流動性的壓力,歐洲議會在九月十八日提議禁止俄羅斯銀行使用 SWIFT國際通匯網路,直接威脅到俄羅斯金融體系的安全,因為俄國境內的六百多家銀行,有超過八成都透過SWIFT網路進行國際匯兌,這個議案雖然只是提案,卻讓普丁與所有俄羅斯的銀行感受到強大的惡意。

為了避免銀行出現流動性的危機,俄國央行也在九月提出「特別外匯流動性準備方案」〈One-day currency swaps〉,以隔夜拆款的方式,同意出現流動性缺口的銀行以盧布作為抵押,向央行進行一天的融資。

斬斷金融流動性是西方制裁的核心武器,例如歐盟的制裁方案中,禁止歐盟個人與企業買賣制裁名單中的俄羅斯銀行「新發行的九十天期以上的債券或相似的金融產品」,還有三大能源公司Rosneft、Transneft、以及Gazprom Neft發行的三十天期以上的公司債也在禁止交易之列。在九月制裁又增加二十四家企業黑名單之後,目前遭到歐盟制裁的企業已經達到一一九家,幾乎涵蓋所有俄羅斯重要的企業。

根據俄國 Sberbank CIB的研究報告顯示,這些遭到制裁的企業財務狀況不一,例如Rosneft 的負債比率很高,受到制裁的創傷也最重,在斷絕所有西方籌資管道之後,已經面臨流動性的風險。

為了解決Rosneft石油公司資金斷鏈問題,九月一日,普丁親自在雅庫次克會見來訪的中國副總理張高麗。張高麗在中央政治局七大常委中排名第七名,擔任李克強的國務院副總理,是中國國家領導人中排名較後的。普丁為了拯救Rosneft,特地飛到遠東的雅庫次克,降格來見張高麗,並且主動提出「邀請中方入股Rosneft」「以四十至五十億美元,買下Rosneft四九%股權」的提案。


普丁降格賣祖產  仰賴中國金援度難關

 

今年五月,普丁飛到上海拜訪習近平,並且與中方簽訂三十年、總值四千億美元的天然氣合約,賣掉原先珍藏的祖產,先從北京拿到一筆現金周轉來抵禦西方的制裁。如今又拿出 Rosneft 在西伯利亞萬科爾油田的開採權,讓北京入股四九%,可以看出普丁仰賴北京輸血的急迫。

有趣的是,由於中國對於入股 Rosneft沒有立即表態,九月二十六日,Rosneft執行長突然對外宣布,將與美國德州的艾克森石油公司簽約,共同開採北極海的油田。負債沉重、資金鏈又被斷絕的Rosneft 為了求生存,拚命拿祖產向敵人低頭,只求過關的心態昭然若揭。

 

俄羅斯國營石油公司Rosneft宣布與艾克森石油公司合作開採北極海油田。

▲俄羅斯賣祖產救經濟,國營石油公司Rosneft宣布與艾克森石油公司合作開採北極海油田。(圖片來源/​取自Rosneft官網)


歐盟對俄羅斯的制裁,讓普丁以及他的追隨者極為憤怒。從數字來看,歐盟二十八國與俄羅斯每年貿易往來金額高達三千三百億美元,俄羅斯進口產品有高達一半都來自歐盟,俄國的外人投資更有四分之三來自歐盟。

還有,德國總理梅克爾出身東德,與普丁可以直接用俄語交談,俄羅斯有高達六千兩百家德國企業,如此密切的經貿與投資關係,不料德國卻主導制裁,而且毫無鬆手跡象。制裁對歐盟當然帶來龐大的衝擊,但是對經濟面臨下行的俄羅斯,卻可能造成致命的傷害。

普丁與總理梅德韋傑夫都是硬漢,剛剛在九月二十二日結束的索契國際投資論壇〈Sochi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Forum〉中,原本應該是跨國企業雲集的場合,如今卻只有俄國企業與幾家中資撐場,梅德韋傑夫在會中高喊:「任何國家都不能用經濟勒索〈Economic Blackmail〉的口吻,對俄羅斯指指點點!」

普丁也在九月的幾次公開講話中提到「俄羅斯孤立」的議題,他說:「我們不會刻意與外國夥伴切斷關係,但是我們必須審慎思考已經發生的危機。」「俄國企業必須準備『一切靠自己』的那一天,包括資金、生產設備、原料、關鍵技術等,都要做足準備。」

普丁更將九月的發展,升高到對俄羅斯國家安全威脅的層級,他強調:「我們被迫做好萬全的準備,確保俄羅斯的國家安全絕對不能受到威脅。」

隨著冬天的步步迫近,隨著經濟持續的惡化,這頭兇猛的北極熊會如何保護自己,著實令人擔憂。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全球剉咧等! 深度解讀俄羅斯金融危機

2014-12-25

普丁是全球股市下半年最大變數?!

2014-08-14

歐巴馬將在莫斯科複製阿拉伯之春

2014-03-20

普丁真正的毀滅性武器是金融

2014-03-12

烏克蘭危機 巴菲特為何喊買股?

2014-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