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雨傘革命」宣告一國兩制已到末路

何欣潔、鄭閔聲

焦點新聞

928期

2014-10-02 12:47

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按例是辛勞工作的香港人開心放假、維多利亞港施放漫天煙火的日子。
但今年,香港不一樣了。街頭不見燦爛煙火,卻代之以催淚瓦斯的霧氣;不見歡度國慶的笑聲,只聞港人對「國家」發出的怒吼;回歸17年,國家領導人承諾的「一國兩制」是否如昔?
說好的一人一票普選特首,中央何時履約?
佔領中環的香港人為何憤怒?香港的沉痛心聲,台灣人不可不知。

「一旦喪失『高度自治』和『一國兩制』,那香港就與內地的任何城市無異,沒有任何可使民眾信任的事物──食物安全不可信任;醫療藥物不可信任;治安秩序不可信任;政府高官更不可信任……。」

二○一四年九月,香港知名藝術家周文慶被問及「為什麼要佔領中環?」時,痛切地做了這段回應。

香港,二十世紀的東方之珠,老一輩人以獅子山下的勤奮精神發跡,中生代在世人眼中,是具有全球視野的白領金融精英,何以新一代青年竟離開舒適校園、冷氣辦公室,成為絕望怒吼的街頭鬥士?

自九月二十二日開始,罷課學生走上街頭,抗議中國人大公布《政改決議》當中,關於香港特首普選方式的規定,要求人大收回成命、香港特首梁振英下台,中央並向港人道歉。此舉與原訂在十月一日登場的「佔領中環」行動匯流,上萬市民佔據金鐘、旺角等核心金融區域,要求中央釋出「真普選」特首的權利。

面對民意壓境,香港政府以水炮、噴霧胡椒強硬回擊,抗議群眾則以雨傘擋水、自衛,激烈抗爭中出現彩色傘海,被外媒稱為「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或稱「遮打革命」,引發國際高度關注。

承諾破滅了……
港人治港,卻由中共指定傀儡


港人不滿爆發的導火線,是今年夏天的兩次打擊。

六月,中國國務院發表香港回歸十七年來首份《一國兩制白皮書》,強調北京對香港有全面管制權,「兩制」須從屬於「一國」之下,香港自治「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且特首人選「必須愛國」。

八月,人大更發布《政改決議》,規定港人可在一七年一人一票選出特首,但候選人將由北京控制的「提名委員會」決定,這個普選方案若在香港立法會被否決,特首選舉將沿用一二年的選舉辦法,連「一人一票」都沒有,港人期盼三十年的「真普選」實質落空。
一國兩制成空、普選遙遙無期,許多港人對中央政府已全然失去信任。

談起香港與中國對政治制度想像的歧異,始自百年前的鴉片戰爭。在十九世紀末的現代化戰爭中落敗的大清帝國,被迫於一八四○年前後割讓香港島、九龍半島及租借新界予英國,租期九十九年。

二十世紀以來,港島以殖民地身分隔岸觀火,跟隨並信仰英國的資本主義制度,看中國一路由衰敗、嘗試社會主義路線至重新崛起。「港中人民的歷史、價值觀、共同回憶都相差太大,又長期被分隔,重新磨合本就需要時間、空間。」嶺南大學副教授許寶強表示。

一九八○年代,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密集與英國交涉取回香港主權,回歸後的未知風險,令港人感到不安,爆發移民潮。鄧小平為解決問題,以原先用以解決台灣問題的「一國兩制」方案安定人心,公開表示:「『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兩制是可以允許的,他們(台港澳)不要破壞大陸的制度,我們也不要破壞他那個制度。」並承諾回歸後制度五十年不變。

不少港人寧信其有,認為未來可以「馬照跑、舞照跳」,在共產中國屋頂下,過著資本主義的好日子。

一九八四年,中國與英國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第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由當地人組成,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主要官員由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提名,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確立「港人治港」的方針。

九七年香港回歸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四十五條也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模糊選舉方式,一路拖延普選

雖然《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均承諾港人未來有機會選特首,卻未明確規定是何種方式選舉,留下模糊空間,也引發香港與中央高度緊張。泛民主派人士以此為據,鍥而不捨地爭取普選,卻屢遭挫敗,對中央不滿也逐年累積。

目前香港特首產生方式,是將社會各界專業人士分為四大界別分組,再由各組選出一千兩百位選舉委員組成選委會,由選委會投票選出;而港人要求的「真普選」,乃是解除選委會的間接投票機制,改為一人一票選舉特首。

而人大在一四年最後決定的方案,卻擬以「一千兩百位提名委員,提出二至三位候選人,再由香港公民一人一票選出特首。」形式上有普選,實質上僅能在中央限定的人選中選擇,與港人的期待大有落差。

在中國的認知中,或許這樣不算失信,而是在最低限度內,完成對港人的「普選」承諾。但此普選方式未符合國際標準,令港人無法接受。

且香港一向具有「全球城市」的抱負與自信,又歷經北非茉莉花革命、台灣太陽花學運衝擊,早已不能滿足此一「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普選制度」,歷經三十年的溫和遊行、請願,卻在兩個月內接連換來《白皮書》與《政改決議》,同時讓「一國兩制」與「爭取普選」的美夢破碎。

除了在爭取政治改革的路上遭到挫敗,新富的陸客在缺乏管制的情形下,大舉「入侵」香港,也讓港中關係高度緊張。

生活變糟了……
陸客入侵,搶奶粉、搞居留權

○ 三年,港澳與中國簽訂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原意是寄望中資拯救低迷經濟,卻讓香港付出慘痛的代價。

一三年九月,《今周刊》曾實地走訪香港社會,觀察CEPA十周年對香港產生的影響。當時,香港社會尚未出現強烈的反中國氛圍,但香港人對中國人蜂擁而至造成的「雙非」(父母皆非香港居民可取得永久居留權)、「炒樓」、「舊社區拆遷」等現象,已極為反感。

在港鐵沙田站一間座位狹小的速食店裡,應屆大學畢業生Tim說:「現在所有地鐵站四周,都是這類連鎖店,或專做內地人生意的藥房和珠寶店,我小時候逛的文具店、小食攤,一間一間的消失。香港,越來越不一樣了。」

在「中港融合」政策下,大陸人只要對香港發出單程移民證,香港只能接受,無權審批。回歸十六年,就有逾八十萬新移民來港,而每年來港自由行的陸客額度更高達一千九百萬人,其中逾六成不過夜,旅發局前主席田北俊曾坦言:「許多都是黑工、水貨客。」

距離中國最近的新界東北區店家也表示,來購物的八成都是深圳中國人賣得最好的商品,是奶粉、尿布、紅酒。

根據香港統計處統計,旅遊業及其帶動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只占三.三%,許多港人紛紛哀號,寧可財富減少三.三%,也要換回過去港人的正常生活。

房價貴翻天,青年搶住鬼屋

更有甚者,香港在○三年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肆虐期間,樓價跌落谷底,故與中國簽訂CEPA,引進中國資本搶救房市,如今卻讓房價居高不下,套房平均每坪單價新台幣一九二萬元,堪稱全球之冠。年輕人為求棲身之地,連曾發生多次凶殺案的「全港最邪凶廈」將軍澳彩明苑都搶著入住,「厲鬼怕窮鬼!」房客們自我解嘲。

「一開始香港人想得很簡單,就是要吃大陸的市場,覺得機會很大。」香港大學社會系教授呂大樂認為,香港人當初太天真,只想趕快脫離眼前經濟困境,沒想到後面的問題更多。「十年過去了,我們還在尋找改變中國的方式。」

十年前,港人期待中資為延續繁榮的經濟命脈,未料卻像「引清兵入關」;十年後,港人不再對中共「先經後政」策略買單,步步走上「佔中」之路。

怒氣爆發了……
迫害民主人士,激化對立


「佔領中環」運動自一三年開始醞釀,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戴耀廷提出方案,後邀牧師朱耀明、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系副教授陳健民共同發起。原訂於十月一日發難,以「去飲」為暗號,正式發動佔中。未料學生在九二二罷課後,情勢瞬如野火燎原,戴耀廷終於宣布,佔中行動提前開始。

然而,一向溫和又對政治冷感的香港人,雖對現實生活不滿,也不致因特定人士的號召,而搖身一變成為與警方對峙的抗議老手。但今年以來,接連發生《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案、知名網路媒體《主場新聞》關站事件、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住宅遭搜索案,令香港局勢愈趨緊張。

再加上,九月二十二日學生罷課以來,梁振英領導的特區政府誤判情勢、對群眾過度強硬,才是讓十三萬港人甘冒違法風險、憤怒上街的主因。

「一切本來不會推進到這等地步……,只要警方不採取如此強硬的手法意圖驅趕群眾,將無數催淚彈直接射進手無寸鐵的人群中,完全無視人民的安危,也不至於引起如此大的公憤,迫使一些連七一遊行都懶得出席的市民,也走到街上聲援。」站在前線聲援佔中的歌手何韻詩,如此分析。

自殖民時代起,香港即是中國沿海少數保障私有產權、市場自由開放、金融與司法制度健全的區域,如今「佔中」引發大規模警民衝突,甚至傳出深圳解放軍將隨時進城的風聲,聲聲呼喚民主的市民、頑固而不願退讓的中國,數十年的積怨在中環街頭盡數爆發,未來的香港,將何去何從?

「我只知道,過了今夜,香港將不再一樣;而我們會一起走下去。」與學生一同承受煙霧彈襲擊後,香港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周保松流淚寫道。

自己的命運自己定,今日香港不會是明日台灣!

9月26日,台灣新黨主席郁慕明率統派團體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見面,習近平罕見地自2012年任總書記以來,首度在接見台灣訪客時提出「一國兩制、和平統一」主張。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時,一國兩制是他們不得不接受的命運,而今過了17年,此次香港學運,已經戳破「一國兩制」真相。所謂一國兩制根本是「一國多於兩制」。而習近平卻選在此時對台灣提「一國兩制」,不禁令人有時空錯置的感覺。

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所長童振源說,雖然國際多不承認台灣國家主權,但無論在政府形式或實質運作上,台灣早有其完整的主體性,不像香港原是英國殖民地且命定要回歸中國。所以,台灣絕不可能如香港一樣走上一國兩制的路。

陸委會歷年調查也顯示,台灣人民主張或偏向獨立立場的比率逐年增加,近10年皆在8成左右,2014年更來到86.7%,足見統一在台灣毫無市場。

很多人說,「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事實上,這是不存在的議題。台灣並沒有在通往一國兩制的路途中,而這次香港學運給台灣最鮮明的啟示正是:台灣尚且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只要我們緊握這份權利,今日的香港絕對不會是明日的台灣!

民主治港,一再跳票!—— 香港爭普選30年大事紀

民主回歸時期

1979年 中英兩國開始談判香港主權移交問題。

1982年 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為香港「一國兩制」定調。

1984年 中英兩國簽署《中英聯合聲明》提出「港人治港」。

1997年 7月香港回歸,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45條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此條文成為日後港人爭取普選依據。

本土意識萌芽

2003年 港澳與中國簽訂CEPA,香港金融市場與中國越來越緊密。

2004年 中國人大通過,2007年的香港行政長官不會由普選產生,2008年的立法會選舉半數由普選產生,另一半由功能組別產生。此決定令香港全面普選再被拖延。

2007年 ● 10月香港民間發起「撐傘撐2012年普選大遊行」。

● 12月,人大通過,宣布2012年香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將不會由普選產生,將於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再度拖延。

2013年 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佔中三子」發起佔中運動,爭取真普選。
公民覺醒抗命

2014年 6月

● 中國國務院發表回歸17年來首份《一國兩制白皮書》,強調北京對香港有全面管制權,自治「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且特首人選「必須愛國」。

● 佔中運動提出三個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方案,逾78萬市民投票,由「真普選聯盟三軌方案」勝出。

8月

中國人大發布《政改決議》,香港普選擬由「1200位提名委員會提出2至3位候選人,再由香港公民一人一票選出特首。」港人質疑是假普選。

9月28日

「佔中三子」宣布,原定10月1日登場的佔中運動,提前啟動。

9月29日

佔中人數突破13萬人,香港特區政府宣布取消十一國慶煙火匯演。

延伸閱讀

曾困在憂鬱深淵 許瑋甯:沒有放棄過自己 是最重要的事

2019-01-29

嗆潘恆旭是「豬隊友」 杜紫宸:最好的結局是他自己請辭

2019-03-12

老謝:新美齊奮力與大同集團劃清界線!

2019-03-22

黃嘉千:學會和父母和好,彼此都舒服就是孝順

2019-03-24

老謝:從清泉走到養老-霞喀羅古道尋奇

2019-06-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