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讓人民吃得安心 這三件事不能再拖了

讓人民吃得安心 這三件事不能再拖了
嚴刑重罰、邊境查驗,加上食品履歷的建立,才能讓消費者遠離食安惡夢。

何欣潔

焦點新聞

930期

2014-10-16 12:44

解決食安問題政府說多做少,就以食品原料資料系統「食品雲」計畫為例,執行三年,換了三個部會主責,浪費六千萬元公帑,令人匪夷所思。

自去年混油案事件後,國人對食安問題連環爆已經感到忍無可忍。多年來,無論是政府單位或民間團體,莫不提出建言對策,希望讓消費者吃得安心。然而,食安非但未改善,還變本加厲惡化,為何這些諫言總是無法奏效?食安黑夜何時能見天光?

在所有對策建言中,民眾最期待的是:無良廠商要重罰,對食品業者可以起嚇阻作用。另外,單靠下游檢驗已無法揪出有意造假廠商,所以政府要加強溯源管理,最後,建立生產履歷,讓消費者與下游食品廠商方便追蹤。

這三項,都是解決食安的重要環節。方法不難,但說多做少,一年後,又再次爆發假油事件。

「這些方法早就談很久了,每次食安問題一出現,談的都是這些。」消費者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張智剛律師說。問題在於政府沒有魄力、執行力差,以至於重要的改革都只做半套,虛有其表。

 

爭議1效法美國罰到黑心廠商倒閉,到底有什麼困難?

 

解方:取消一罪不兩罰,依企業規模與營業額訂罰金

去年,大統案爆發時,張智剛便呼籲,應該採取累進計算方式處罰,犯一次就罰一次,讓罰金總額大幅提高,才能夠真正處罰惡質廠商、保護消費者的權益。

「像美國處理的方式,是有可能罰到廠商倒閉,讓廠商只要一不小心出事,就很有誠意地找消費者和解,一點都不想鬧上法院。」張智剛表示,台灣應努力向美國看齊,消費者權益才有保障。

言猶在耳,去年假油案的涉案人判決已經紛紛出爐,結果明顯不符預期。因為案件發生之時,衛福部在民眾撻伐聲中祭出重罰,涉案的大統長基罰鍰十八.五億元,富味鄉三億五十萬元。

然而,當案件一進入法院審理之後,罰金立刻大縮水。大統負責人高振利雖被判十二年有期徒刑,但衛福部卻撤銷十八.五億元的罰鍰,僅開罰三千八百萬元,與年營業額十五億元相較,顯得九牛一毛。

同樣的,富味鄉董事長陳文南一審被判一年四個月,但可緩刑兩年,並須繳交二五○○萬元公益金,公司罰金也只判五百萬元,與當年度的營業額十六億元,不成比例,被外界質疑輕判。

「真的有廠商來私下嗆聲啊!說連大統的罰單都被撤銷,我有什麼好怕?」第一線稽查人員無奈指出,辛苦追緝案件,引起全國矚目,主管機關最後的罰則卻往往「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不但重擊執法士氣,更讓廠商態度更加囂張無忌。

為何大統十八.五億元罰鍰縮水成三千八百萬元罰金?問題就出在《行政罰法》第二十六條規定「一行為同時觸犯刑事法律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者,依刑事法律處罰之。」所以,當案件進入刑事程序時,衛福部只得撤銷罰單。

《食品衛生管理法》在四年內修正四次,為的就是加重無良廠商罰則,沒想到卻被「一罪不兩罰」破功。

面對「恐龍法官、縱放黑心廠商」的批評聲浪,法務部長羅瑩雪也出面滅火,宣布新修正的《食管法》將採取高額的行政罰金,讓主管機關有更大裁罰空間。

除此之外,更應該依據企業規模與營業額大小加重罰金,才能杜絕企業僥倖的心態。

 

食安問題判決爭議

▲點選圖片放大


爭議2.飼料油變食用油,邊境管理到底在查什麼?查驗大漏洞!


解方:對非人使用的食品原料,要做去向追蹤管理

早在九月中旬,立委段宜康便踢爆正義、進威食品進口飼料牛油,可能用在製造給人吃的黑心食用油。沒想到,不到一個月,相同情節真的爆發,讓人不禁懷疑:難道邊境查驗完全不去追蹤管理飼料用油的去向?

事實上,真的是如此,政府對進口的飼料級食品,並沒有追蹤流向。邊境檢查只針對人吃的食品做查驗,其餘貨品只抽查是否為違禁走私品,接著就放行。

 

進口油品檢查方式


對於進口人吃的食品,邊境查驗會分書面審查、抽驗查核兩部分。書面審查只看是否有合格的食用文件,一名資深稽查員指出:「這部分,廠商若存心造假,絕對騙得過!」至於抽驗也只針對三聚氰胺、防腐劑、農藥殘留、銅葉綠素等項目進行檢測,而這次越南飼料油進口被抽驗時,就是合格過關。

根據審計部調查,台灣消費的農食產品高達半數自國外進口,食藥署自一一年至一三年實施進口查驗、抽批檢驗,平均檢驗比率卻只有七%,被審計部直批「比率偏低,根本無法保障國人食品安全。」

資深稽查員指出:「目前海關在查驗進口貨品時,目的是查緝走私,而不是食品安全。」若要讓邊境查驗成為保護國人食安的第一道關卡,那整個邊境查驗的工作心態要大調整。

「這些材料過海關後,再鑽另一條法規漏洞,就能將問題食材送進工廠,來到每個人餐桌上。」資深退休稽查員更進一步分析,非食品原料由海關入境後,再循《食管法》施行細則十八條第三項規定,「在改裝加工完成之前,都不必標示」,讓稽查員無從稽查!黑心食品如入無人之境。

但事實上,衛福部並不是第一次知道相關法規漏洞。早在一二年,食品藥物管理局(FDA)食品組科長吳宗熹便曾指出,現行的「F02」貨品分類,輸入目的原本是供食品用途,卻可能被用以進口非食品用途規避邊境查驗,或者讓非供食品的材料輾轉流入食品、餐飲業。衛福部內部早已有人提出警告,卻無人著手防堵,導致邊境門戶大開,飼料油問題,實是人禍。

對此,邊境查驗必須擔任第一道關卡,將非食用級的食品原料也做流向追蹤管理。譬如,進口來的工業用油最後用到哪裡?各家廠商的用量,必須和進口數量吻合,才能確保這些不能給人吃的東西,不會流入食品市場。


爭議3.生產履歷喊了四年,為何上網查只看到食材產地是「台灣」?

 

解方:部會整合,盡速執行食品履歷建置工作

黑心食品與原料氾濫,連最關心食品安全的主婦聯盟、義美等優質廠商也中鏢。台灣食品工業分工細密,下游廠商往往無力一一查驗原料是否合格,以自家擁有兩千多種商品的義美為例,每種商品有七、八種不同原物料,若要全數由廠商自力送驗,將耗費巨額檢驗費用與時間,絕非任何企業可以獨力承擔。因此,塑化劑事件之後,行政院便宣布要建立國內「食品雲」計畫,將食品資料履歷上傳網路,以利溯源追蹤,讓消費者能充分了解食材來源、吃得安心。

未料,立意良善的計畫,卻因部會之間的整合與溝通不足,讓計畫至今仍高懸雲端。「食品雲」計畫總經費七一五九萬元,至一三年底已實支六千餘萬元,用掉八四%的經費,成效卻相當有限。問題就在於政府執行能力低落,竟將三年計畫交給三個不同部會主辦!

 

食品履歷計畫主管機關與經費

▲點選圖片放大


第一年讓經濟部主持、第二年卻換手農委會,一四年二月,行政院長江宜樺卻又親自裁示,將第三年的食品雲工作交給衛福部規畫。根據審計部調查指出,三大部會對食品雲的定位認知根本不同,每次更換主辦部會,系統都必須修改調整。經濟部在第一年所建構的系統,到農委會承辦時期,大多無法繼續運用,如今第三年移交衛福部,一切又要從頭來過。


《今周刊》記者實際點進網站,試圖查詢午餐吃下的連鎖速食店漢堡履歷,結果最後僅得到「食材產地為台灣」的資訊,更詳細的產地或檢驗報告資訊,完全付之闕如,對消費者來說,幾乎沒有任何實際功用。


自塑化劑事件開始,馬政府即信誓旦旦地說要杜絕黑心商品、捍衛民眾權益,食安風暴卻接連不斷爆發,讓消費者疲於奔命。《今周刊》主張,唯有盡速修法,取消一事不二罰、採用累進罰則,讓黑心廠商得到教訓;加強邊境稽查人力、增加檢驗項目,掌握各式食用與非食用油品流向,讓主管機關進行追蹤監督;確實建立食品雲端履歷制度,讓消費者能夠查詢手中食品來源,才能真正確保食安、不讓各式黑心食品問題的歹戲拖棚!

延伸閱讀

良食商機

2016-07-20

三管齊下 讓台灣不再「與豬爭食」

2014-09-18

速訂「危險犯」條款 食品有害就法辦

2014-09-11

預算少、人力吃緊 食安把關 一人服務四萬民眾

2013-10-24

日韓科刑責、台灣不科 如何替民眾把關?

2020-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