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立法反歧視 她們不叫「越南仔」

立法反歧視 她們不叫「越南仔」

蔡曜蓮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936期

2014-11-27 12:37

迎接進步社會》隨著老年人口增加、新移民快速成長,台灣正邁向前所未見的多元社會,許多過去不曾意識到的問題正逐漸浮現,等待我們共同面對。

微改變宣言:

我願意同理尊重,不以歧視的言行對待新移民。

 

每逢選舉,以往不在政治鎂光燈下的少數族群,紛紛成為候選人拉攏的對象。鎖定客家人、原住民端出的政治牛肉不少,有一個族群卻始終受到眾人冷落──她們在台灣的歷史不算短,人口也不少,幾近五十萬,僅略少於原住民的五十三萬,她們是遠渡重洋嫁至台灣的外籍配偶,也是新台灣之子的母親。

新移民的數量還在持續增長,根據內政部統計,截至九月,二○一四年每七.五對新婚夫妻,就有一對是外籍聯姻。這群新住民為台灣低迷的生育率注入了不少活力,教育部資料顯示,從○四年到一三年,中小學的學生總人數從二八四萬降到二一二萬,新台灣之子的學生總人數則由四.六萬增加到二○.九萬;也就是說,每十名中小學生就有一人是新台灣之子。若把時間拉得更長,到二○三○年,二十五歲的青壯年人口中,將有一三%是新台灣之子。

這群小孩將成為台灣未來重要支柱,但回頭檢視他們的母親在台灣所受的對待,會發現台灣的法制對她們尊嚴的維護並不周全。今年五月善牧基金會所做的「台灣婚姻移民女性歧視經驗」的調查發現,六成外配曾被不尊重地稱呼過,諸如「大陸妹」、「越南仔」等,二成二常被夫家或丈夫輕視,其中來台十二年以上的外籍配偶,有一半感覺被夫家輕視。

長期致力於提供東南亞移民在台發聲管道的《四方報》前總編輯兼創辦人張正表示,身邊確實有不少東南亞朋友常受到雖微小、卻也令人惱怒的歧視,「譬如出言不遜,或走進店家,店員認定她們的社經地位低落,服務態度冷淡等。」這些歧視當然還不構成誹謗或犯罪,但重點不在她們實質上承受的傷害,而是這些讓母親自尊受挫的事,將如何反映在新台灣之子上,根據善牧基金會的調查,有五%的新移民母親認為,「孩子覺得媽媽是新移民而感到丟臉」。

台灣要邁向進步的社會,首先要問的是,台灣人夢想建立的是怎樣的烏托邦?如果讓小孩快樂的成長是這個願景的一部分,改變要如何開始?

像台灣一樣屬於移民國家的新加坡、瑞士、比利時,都在法律中明定不許發表種族歧視言論,其中尤以新加坡執行最嚴。六○年代的新加坡因多起種族暴動而訂下《煽動法》,禁止任何人公開發表種族歧視的言論。一二年一名華裔女性因在臉書發文,抱怨馬來族婚禮太吵,並認為如果不是婚禮辦得太粗糙,或許離婚率不會這麼高;這篇私人發文引起新加坡社會高度注目,她立即被工作單位開除。張正認為,台灣也應盡快起草《反歧視法》。

已故民主鬥士鄭南榕曾說:「我們是小國小民,我們也是好國好民。」保護新住民,是台灣民眾刻不容緩的義務;即使法律的手無法伸進私領域,去阻止所有不公平的待遇,最起碼,法律應該在公領域為他們畫出維護尊嚴的最後一條防線。

 

越南籍

▲外籍配偶人數眾多,目前每10名中小學生就有一人是新台灣之子,這些母親應該得到基本的尊重。(攝影/陳俊銘)


行動方案

台灣應盡快起草《反歧視法》,讓法律能明確為外籍配偶建立保護牆。

延伸閱讀

弱勢×弱勢的無限循環 將是未來台灣危機

2015-06-04

「新台灣之子」

2013-07-15

擠進台大財金系窄門的菲律賓妹妹

2008-07-10

南洋姊妹會自救也互救 讓他鄉變故鄉

2018-10-03

從外籍新娘到新住民 新科移民官登上舞台發光

2020-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