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第三勢力憑什麼 進軍國會改變台灣?

第三勢力憑什麼 進軍國會改變台灣?
2014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是促成社會民主黨與時代力量創黨的重要因素。

郭淑媛、何欣潔

焦點新聞

攝影/陳永錚

950期

2015-03-05 12:21

藍與綠之外,台灣有機會注入新的政治色彩嗎?九合一大選後,許多第三勢力政黨的新科議員出線,一六年的立委選舉,是否有更多披著新戰袍的面孔走進國會。
《今周刊》專訪兩位新政黨領導人,談談他們心目中的新政治圖像。

時代力量林昶佐 Freddy

Freddy

本名:林昶佐
出生:1976年
現職:時代力量總隊長
經歷:閃靈樂團主唱、國際特赦組織台灣總會理事長、謝長廷競選總部青年部執行長
學歷:台北大學(前中興大學法商學院)企管系學士

 

社會民主黨范雲

范雲

出生:1968年
現職:台大社會系副教授
經歷:野百合學運總指揮、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會委員、太陽花學運「街頭民主教室」召集人
學歷:耶魯大學社會學博士

 

一位是社會學者,一位是國際搖滾歌手,在二○一四年三一八學運之前,他們長期關心也投入社會運動,但總與政治保持距離。受到學運激勵,他們想要改變政治版圖,不但投身政治組黨,甚至考慮參選立委,而且不約而同打算挑戰被「婉君」稱為「天龍國中的天龍國」的台北市大安區,跌破眾人眼鏡。

她是台大社會系副教授范雲,他是閃靈樂團主唱Freddy(林昶佐),如今,還多了新身分,分別是「社會民主黨」召集人及「時代力量」建黨工程隊總隊長,如果依其他政黨的用詞,他們都是「黨主席」。

對於這股台灣政壇新興的第三勢力,《今周刊》邀請兩人隔空對談,談組黨理念、談參選政見,也談兩黨分合。不同的是,范雲仍維持一貫的理性分析,Freddy則熱情洋溢;相同的是,兩人都對台灣充滿愛與期許。他們,會成為改變台灣的新勢力嗎?以下是專訪摘要。


談 參選:身先士卒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今):為什麼決定組黨,並考慮親自參選?

范雲(以下簡稱范):
我們醞釀一年多了,太陽花學運之前,我是「公民組合」發起人之一,最後決定站在第一線,是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來遊說我擔任公民組合理事長,我想了半個月,覺得是時候了,再等幾年情況也不會更好,既然要做,就這時候來做。

我們這群朋友對藍綠政治不滿已滿長一段時間,既然決定出來一起改變政治,自己不下去選就無法展現決心,而且想遊說出來選舉的是在專業領域有一定成果的人,他們原本不須蹚政治渾水,只有自己跳下來,才能說服、感動更多人願意一起做。我希望在選戰過程中說服民眾,說明組黨理念,大家才能看到新的政治方向。

Freddy(以下簡稱F):
台灣現在整個社會氛圍期待改變的能量很強,但傳統的政治人物、政黨包袱都太重,尤其是兩三年來,以青年為主的社會力,都是沒有包袱才可能打開這個空間,如果他有包袱,不可能去占領立法院、行政院,這都是傳統的社會力、NGO(非政府組織)沒辦法想像的事情。沒有包袱的社會力量,需要的應該是沒有包袱的政黨。

一四年三一八學運之後,我一直鼓勵很多青年朋友出來選,但後來發現,三一八畢竟是一個突發事件,他們人生有很多既定的規畫,例如論文還沒寫完的、還沒當兵的,這些沒有包袱的社會力要轉為政治力仍需要一些時間,而我們需要把這些力量撐住。

我不可能一輩子當立委,還是要回到最愛的領域,但我願意把青春的尾巴拿出來,幫他們把戰場打開,讓年輕人可以踏著我們的屍體站到第一線去。

 

政黨第三勢力進攻鐵票區


談 理念:社會正義


今:既然組黨,就要有主張,你們的黨核心價值是什麼?

范:
社會民主黨有很清楚的台灣認同,但主要關切的是社會民主議題,我們的核心理念是自由、平等與團結,傳統上,大家談民主都談自由,但只有平等才是自由的前提,而在市場中被認為有市場價值的人,有沒有意願去共同照顧沒有價值的人,社會有沒有去照顧彼此的精神?這就是團結的概念,它沒有要取消市場,而是用社會集體照顧方式,如用稅或某些重要產業維持公有化的方式來解決。

和他國相比,台灣是劫貧濟富的政治體制,雖然民主了,但這樣的傾向更嚴重,沒有新政治力量出現,不認為蔡英文或朱立倫當選總統會自動去做,國會也需要改造,真的去改變政治版圖,改變才會發生。

F:
十大基本主張,是我們這群人願意一起站出來的共識,還有我自己最在意的原住民問題。我們的精神,就是開放、透明、參與、行動。

我們不是自己閉門造車寫政見,也不是直接分給各領域的專家去書寫十大基本主張的細節,而是預計在四到六月時,邀請大家來編寫。我們是用網路時代Web2.0的概念,討論的過程是公開的。我覺得民主最好的狀態就是這樣,在過去的科技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科技走到這裡,這是一個體現民主的機會。

今:大安區一向被視為藍營鐵票區,你們不約而同參選,有什麼特別考量?

范:
如不打破大家投票方式,藍綠之外的新勢力是沒有空間的,我們想要打破藍綠的政治軸線,就應挑戰這條界線,國民黨長期壟斷國會,如果想要藍綠不過半,先到藍營占優勢選區是合理的,大安區是我從念大學起即在這裡工作生活,我不認為藍營選民不會改變,他們長期對國民黨有不滿,也許有些情結,但民進黨也沒有好好經營過。

我在台大教書十年了,學生三分之二是藍營子弟,都能接受我們的價值,不是不能說服藍營支持者,只是要看有沒有好的理念與好的候選人,如能說服大安區選民,一定能說服別區選民。

F:
我選擇大安區,是因為我在這裡出生、長大、求學、開公司做生意,鄰居、親戚、同學、老師、朋友很多都在這邊,我在大安區住了三十九年,這個地方的人是什麼樣、在想什麼,我大概知道。

其實這裡本來有很多保守的人,我看著他們從只想要保護自己的既得利益者,轉而成為支持改革的過程,包括親戚在內。最近這五年、十年,才慢慢地改變,在這過程中,我會想辦法讓他們覺得參與改革是光榮的,與我一起參與這個改變的過程,這對我來講,會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談 政見:多元開放


今:參選立委的主要政見?

范:
主打分配與多元議題,包括:一、受雇者權益。台灣經濟發展沒有那麼差,勞動階級受雇者得到的卻那麼少,勞動權益長期未被尊重,利潤並未分享給勞工,故需要一個新政黨,站在受薪階級這邊。二、老年年金整合。目前年金是職業分立制,社會差異太大,我們希望全民年金的整體改革,如同健保一樣,給每個人不低於貧窮線的生活水平的保障。三、稅制改革。過去二十年來,最有錢的五%與最沒有錢的五%差距擴大速度非常可怕,但稅改卻向財團與有錢人傾斜,所有稅幾乎來自受薪階級,房地產稅制改革也雷大雨小。四、老年照顧。年金發的錢不足以讓老人有尊嚴的生活,應建立具有「團結照顧精神」的老年照顧公共化機制。五、公共托育。每人應能在工作或家裡附近讓小孩得到最好的照顧,這樣才敢生小孩。

F:
我主要的政見應該會是文教、國際這方面。我自己的事業是走國際這塊,做音樂是屬於文教。我希望讓大安區成為台灣開放、多元化的堡壘,推動大安區的子弟乃至全台灣年輕人去實踐自己的夢想,他們有資源、有人脈,應該想想台灣在國際上的責任是什麼。文教的方面,會先推多元文化、多元就業,讓年輕人可以實踐他的夢想。

今:你們過去投入社會運動多年,投身政治是否受到三一八學運影響?

范:
我在大學教書,鼓勵學生參與公共事務,三一八學運把社運能量發揮到極致,但成果能否確保還是未知數,如果他們想參政,不會想去國民黨,民進黨則有許多政二代,且初選遊戲規則讓沒有財力背景的年輕人難出頭,再加上越來越缺乏新思惟,年輕人在民進黨有空間嗎?我們這個世代還有些資源,應把空間做出來,讓年輕世代真的願意把政治工作做長期規畫,只要有人願意做,就會有希望。

F:
三一八學運對我的影響非常大,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雖然還在參與社會運動,卻變得不太信任人民的選擇,臉書上的文字也變得比較灰暗、沒有希望。「士林王家事件」(文林苑都更案)對我衝擊很大,拆除那一天,我打電話給五十幾位認識的立委,除了林淑芬本來就在現場,都沒有一個人來。我心想這是什麼爛民主!後來我都不抱什麼希望。

一直到了三一八,我才真正振奮起來,才知道我們沒有權利悲觀,這些年輕人就是不悲觀,才能成為向前進的驅力,如果我在旁邊一直講風涼話,那就是永遠擋不住。我開始覺得,我不能悲觀,一直到這次創黨都是一樣,雖然我不知道會不會成,我們只能一直按照理念做下去。

今:公民組合衍生的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最後決定分道揚鑣的關鍵為何?


談 分合:路線有別


范:
當初講好對外不講分開的原因。要做新的政黨政治是很困難的,對我而言,路線清楚是很重要的,我們想做的是社會民主理念,因為我們認為國、民兩黨不關切分配正義,對社會政治經濟發展無新思惟,台灣社會需要不同於藍綠的力量,應往此方向走。

F:
我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這群人在組黨了,沒有參與到分裂這件事情。與其說是分裂,還不如說是五個朋友分成三個、兩個,就是這麼小的事情。我覺得第三勢力的團結是個假議題,你說第三勢力,那難道台聯、親民黨、新黨不是嗎?難道我們要去跟他團結嗎?你不能說所有傳統力量以外的勢力都要面對整合,還是要照著自己的節奏和計畫來做,這個期待落在所有新的政黨上面,我覺得不是太公平。

今:過去選舉曾有第三勢力,但最後不了了之,不少人擔心現在這樣可能會有消耗公民社會能量的危險,影響第三勢力生存空間?

范:
這是新一波組黨運動,這麼多人不滿兩大政黨,要做第三勢力,只要民眾認為第三勢力很有趣,想挑一個好的政黨來支持,我們就有希望。

不同的人要去組黨都是好事,這是政治創新,我們想走不同的路,想改變藍綠的政治軸線,過去傳統上是兩岸關係與族群認同,這是舊界線,我們應拉出一條新軸線,就是分配正義,如果只看藍綠剩下的第三勢力,就不會有希望了。

一六年只要是好的開始,就是一個值得努力的方向,如果不能說服選民不要用過去的思惟投票,第三勢力就沒有空間,我們並不排斥與其他理念相同的第三勢力合作。

F:
現在距離登記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相信大家都是有智慧的人,甚至選民是更有智慧的。大家不用在事情還沒到節骨眼的時候,就急著要我們來協調。如果范雲今天贏面比較高,我整個都給她也沒關係,我跑去選金門馬祖也可以,沒問題。各黨不是真的討厭對方,頂多就是個性不合,個性不合難道不能協調嗎?
 

兩大新政黨

延伸閱讀

誰掐住青年的聲帶?

2017-03-23

新潮流一條龍人才庫 政治種子養成術解密

2016-12-01

兩岸政策絕不妥協 時代力量將是小英的痛?

2016-01-21

黃國昌:不要把政治看得骯髒世俗

2015-03-19

柯文哲組黨、時力走向泡沫化!柯P的政治盤算:延續政治生命 劍指2024

2019-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