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這裡,患者互相激勵 找回重返社會力量

鄭閔聲
2015-04-23
焦點新聞
今周刊957期

這裡,患者互相激勵 找回重返社會力量

鄭閔聲
2015-04-23
這裡,患者互相激勵 找回重返社會力量
焦點新聞

肉體的桎梏,並不足以斷絕對毒品的依賴,因為沒有一座監牢可以囚禁人類的心靈。 患者並不總是需要強力的治療或教化, 有時候他們要的,只是一個重新證明自我,並被社會接納的機會。

爵士鼓聲與電子琴一同響起的瞬間,像是有人一口氣將室內電燈全部扭開,讓狹長的禮拜堂頓時明亮了起來。二十多名外形、年齡差距頗大的男子,在伴奏引導下,專心地唱起一首旋律類似流行樂的詩歌。

「不是我不想改過,任那歲月共蹉跎,是否有人肯給我機會重新再來過……」

這群人的音色絕對稱不上美妙,入耳卻極為動人,因為他們用生硬歌喉訴說的,是一段又一段不堪回首,卻又不得不面對的生命歷程。當音樂靜止,有人已激動地緊捏鼻樑,也有人仰著下巴,對抗就快奪眶而出的淚水。

這是位於花蓮縣秀林鄉的基督教主愛之家,每天晚餐後的固定場景。這座戒治機構,目前收容了二十四位毒癮患者,其中有不滿二十歲的青澀少年、也有年屆花甲的銀髮老翁,他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曾用盡所有力氣,和潛藏在靈魂深處的「心魔」對抗。這些人眼中的魔鬼面貌不盡相同,從「傳統」的酒精、海洛因,到K他命,無所不有。

「所有沾染毒品成癮的人,最困難的挑戰就是如何再次被社會接納。這裡是透過共同扶持讓弟兄建立自信,進而脫離對毒品的依賴。」主愛之家執行長張麗英解釋,戒癮患者每天一同吟唱詩歌,就像是另類的團體諮商,讓所有人知道自己並不孤獨。

他,
曾吸毒吸到被電擊救醒

來到花蓮市區一家咖啡館二樓,剛完成戒癮療程離開主愛之家的Alan望著雨後的街景,談起自己與K他命多年的糾葛。

「我從高中玩樂團開始抽大麻,喜歡那種情緒被放大的感覺,二十歲過後才第一次用K(他命)。一開始也只是少量,但就和所有人一樣越玩越大,過了六、七年,一天就要用掉十克,一個月就至少要準備十萬元『叫貨』。」理著三分頭、身材壯碩的Alan,外表雖有些江湖味,卻已看不見因吸毒過量的蒼白或虛弱。

「第一次想要戒,是因為全身莫名其妙疼痛,是那種從骨髓裡痛出來,但你完全找不到地方的痛,吃止痛藥也完全沒用,嚴重時連移動身體都很難。我有一個月幾乎無法下床。」因為被身體的反撲給嚇壞了,再加上玩在一起的朋友接連出了意外,讓Alan下定決心遠離沉溺於毒品的糜爛生活。

在家裡休養了半年,Alan身體逐漸恢復正常,因此在一位戒毒醫師的鼓勵下,到醫院擔任志工,希望藉由正常的作息與環境,讓他遠離毒品的誘惑。

Alan原以為能利用在醫院擔任志工的時間重新規畫人生,但旁人的異樣眼光,讓計畫變了樣。「常有人開我玩笑:『拉K的,你小便會不會痛?需要包尿布嗎?』我為什麼要忍受懷疑的眼神或當面的羞辱?我明明沒有拉K了,每天回家還要被檢查鼻孔,我回去混都還比較有尊嚴。」

氣憤地離開醫院後,Alan原本下定決心不再沾染毒品,但因為一次失戀挫折,他又試圖從K他命尋求慰藉。這一次,他玩得比過去更瘋,覺得市面上的貨不夠「純」,他開始嘗試更刺激的靜脈注射,常因劑量控制不佳而休克送醫,也不只一次為了脫序行徑和家人發生爭吵。直到有一次倒在路邊被心臟電擊救醒,他才意識到情況失控,決定尋求外力戒除毒癮。

在家人與朋友的引介下,Alan輾轉求助過幾家戒癮機構,但都因為無法適應機構嚴格的生活管理,或是不能接受強力的宗教洗滌而半途而廢,讓家人懷疑他根本無心戒毒;最後才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在網路找到了花蓮的主愛之家。

每天閱讀、練樂器
拾回多年前開餐廳夢想

「這裡的管教比其他機構人性化很多,但剛來到這裡當然也不能適應,和人起過幾次衝突;但之後發現,這裡的人都和我一樣,有過不被社會接納的經驗,彼此開始產生共鳴,也就覺得不那麼難熬。」有了這些感觸,他興沖沖地打電話回家告訴父親,自己很快就能成功戒毒,但對他失去信心的父親冷淡地說,「我看你只想趕快出來,不是有心要戒。」就掛上電話。

為了向家人證明戒毒決心,Alan努力讓自己過得充實,利用早晚時間鍛鍊體能,藉著閱讀訓練因吸毒而退化的注意力,在吟唱詩歌時段重新接觸好久不見的吉他與鋼琴,跟著大家一起到校園做反毒宣導,在身心層面上逐步找回自信;並且重新計畫起醞釀多年的開餐廳夢想,與父母的緊張關係也因此緩和下來。

「主愛不會強迫灌輸信仰價值,還鼓勵我做喜歡的事情。只要有人能夠理解你的感受,你就不會想要逃避應該負起的責任,自然就會常常警惕自己『不要再跌倒』。」離開主愛之家後,Alan正從頭開始設計裝潢一家屬於自己的餐廳,並將照顧年紀漸長的父母,視為最重要的責任。

「毒品的『癮』,幾乎全都是來自內心,但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座監牢可以囚禁心靈;想讓患者戒除毒癮,就得盡可能讓他們由內在建立自信,才足以堅強地面對誘惑。」張麗英指出,儘管患者再度沾染藥癮的比率相當高,但若能在戒治期間探索生命價值,重返社會後,就能有更多機會回歸正常人生。

他,
拉K十五年 膀胱兩度手術


住在主愛之家戒毒的患者,每月須繳交一萬五千元食宿費,戒治以一年為原則;若未住滿一年想提前離開,須扣留預繳的保證金。戒治一年期滿後,患者可選擇考取輔導員證照,留在機構服務,或在機構與勞動部合作成立的中途之家工作,逐步回歸社會。

因此在主愛之家的日常生活中,除了有毒癮過來人分享更生經驗的團體諮商,以及牧師講道、導讀《聖經》等宗教課程外,還情商許多講師指導西點烘焙、種植蔬果、服裝設計、樂器、電腦等技能,就是希望收容患者能視個人興趣學習,尋找生活的重心,避免因無法適應社會而再次墮落染毒。

除了毒癮戒治以外,主愛之家同時也是政府立案的輔導機構,最多可收容二十四位被少年法庭裁定安置輔導的青少年。機構除了盡可能讓這些青少年完成原有的學校教育,課餘也鼓勵他們學習實用技能。

戒治機構內的患者,會定期前往花蓮,甚至全台校園從事反毒宣導,用意除了教育年輕學子不要輕易碰觸毒品,也想透過巡迴宣講,讓患者認為自己的經驗,對社會有正面意義,強化拒絕毒品誘惑的決心。

在花蓮一所公立國中的活動中心裡,有一副娃娃臉、吸毒經驗卻超過十五年的小天,正敘述自己因長年拉K,膀胱嚴重受損,兩度接受手術的經歷。想像起手術時的疼痛感,台下數百名八年級學生,有一半以上都齜牙咧嘴、皺起眉頭。

「如果能回到十五年前,我會告訴自己,快樂有很多種,不一定要靠拉K;但我沒辦法回去,只能把慘痛經驗告訴更多人,讓大家不要和我一樣……。」小天拿出一個有刻度的塑膠杯,指著上面密密麻麻的記號說,「正常人的尿量是五百CC,我最差的時候只有五十,現在也還不到兩百。每次量有進步,我就會做記號,但進步很有限,搞不好永遠就是這樣了。」

投入反毒宣導
加強不再淪陷的動力

小天目前正在主愛之家戒除毒癮,並投入反毒宣導。他說:「到學校講反毒,除了可以幫助別人,也讓我有更充分的理由不再碰藥,因為如果又碰了,不就等於我現在說的、做的自打嘴巴嗎?」小天的家人原本因他反覆吸毒而幾乎和他斷絕關係,現在看到他出現在反毒宣導場合,也逐漸對他改觀,鼓勵他繼續努力,「向家人證明自己不是沒用的人,對我來說有很大的意義。」他說。

「這裡試著讓每一個更生人用自己的生命故事,對其他人產生正面影響;不要因為過去的自卑感,阻斷了與外界聯繫的可能性。」張麗英認為,戒除毒癮是一條漫長的旅程,路途上不只需要患者個人努力,周遭親友的支持,更是誤入歧途者重新振作的關鍵,「毒品成癮者在這裡只是尋找一個機會,一個讓他們重新找回生命價值的機會。」她說。

台灣基督教主愛之家
成立:1984年
業務:成年人毒癮戒治、青少年安置輔導、更生人就業輔導

三管齊下
幫毒癮患者走出深淵


正常作息
患者自身維持規律生活作息,忘卻戒毒而產生的身體不適,並養成正確的生活習慣、態度。

面對壓力
透過心理諮商或精神門診,理解患者是否因壓力與挫敗而沾染藥癮,進而引導他們學習面對壓力與挫敗。

親友支持
吸毒者多長期和社會脫節,且遭親友排斥,進而產生疏離感且自暴自棄。親友支持可以幫助患者重新社會化,並感受生命價值。

延伸閱讀

觀光區遊客雪崩 為什麼西門町能異軍突起?

國內知名觀光景點旅客人數「雪崩」,包括墾丁、太魯閣、日月潭、台北101和中正紀念堂等,不過台北市西門町商圈的業績與到訪人次卻能屹立不搖,北市觀傳局分析,這與西門町夠國際化、有特色有關,另外,攤商不亂喊價也是關鍵原因。

如何提升英文口說能力?只要做這兩件事就夠了

為什麼學了這麼多年英語,還是張不了口? 為什麼看到老外只能說出How are you? 為什麼如果老外不回答Fine thank you and you,你就無法接下句話?

大陸惠台政策迎面撲來 臺灣終將淪為廉價臺勞輸出國?

最近有一位知名藝人的經紀公司負責人,感慨萬千地表示,自從大陸端出惠台政策後,涵蓋各式各樣的行業,影視戲劇娛樂藝文方面的參與和審察也放寬許多,除了政治方面的攏絡目的之外,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被吸納由臺灣出身的藝人,大多數是能力強,而且便宜。這樣的觀察和感言,放諸其他的行業,甚至大陸以外的地區,不也是一句致理名言。

非典紅色供應鏈

「以前,大立光不只是業界第一,根本是業界唯一!但現在不同了……。」說這話的人是葉遼寧,中國鏡頭廠舜宇光學董事長。

破紀錄!雙贏彩開出2407注二獎 彩迷樂透台彩狂賠

台彩敗給「傻瓜投注法」.....狂賠2.27億,彩迷全押單或雙都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