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罹患失智症就會喪失所有記憶嗎?

讀蟲小聚

焦點新聞

2015-05-19 09:40

提到失智症,大家就會覺得這是「記憶的疾病」。失智症的主要症狀,的確就是「健忘」,是記憶的問題。絕大多數的失智症,也都是從「健忘」開始發病。

為何有這樣的迷思?

提到失智症,大家就會覺得這是「記憶的疾病」。失智症的主要症狀,的確就是「健忘」,是記憶的問題。絕大多數的失智症,也都是從「健忘」開始發病。

我診所內的「記憶門診」(為了失智症的早期發現、早期治療而於二○○八年開設)所製作的項目表「家屬何時開始懷疑父母可能罹患失智症的表格中,最多人勾選的都是和記憶有關的項目。茲列出前三項如下:

第一名 反覆敘述或詢問同一件事
第二名 忘記約定的事
第三名 忘記把東西放在哪、收在哪


而且,一開始都只是輕微的「健忘」,症狀到後來才逐漸惡化。人類的記憶功能,其實種類非常多樣――比方說,包括「近期記憶」「預期性記憶」「工作記憶」等――但我們平常都一概視之。在確認失智症的記憶障礙時,重點是要看記憶的種類,可是大家在現實生活中往往會忽略,而把焦點放在「記憶障礙的程度」上。

而這種「記憶障礙的程度」,又傾向於藉由日常生活中的「衝擊」程度來判斷。比方說,當一個人出現的症狀是「把上週去泡溫泉的事忘得一乾二淨」,這時周圍的人就會感到無比驚訝。像這種驚訝度高的「健忘」,就容易被認為是病情嚴重――實際上,這類症狀也會發生在輕度的失智症患者身上。

相反的狀況也不少,也就是旁人若發現一個重度失智症患者,對幾十年前發生的事還記憶猶新時,大家就會驚訝不已。但如果對於記憶的機制和失智症記憶障礙的特性有所了解,這就不是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事了。誤以為「失智症患者會失去所有記憶」的人,當然會感到不可思議,因為他們覺得:「明明應該什麼都忘了,怎麼還記得以前的事?」

解開迷思!

事實上,阿茲海默症的記憶障礙,有其固定的法則和模式。「近期記憶」(指從幾分鐘前到一兩個月前的記憶)是阿茲海默症患者最容易喪失的記憶。若罹患的是阿茲海默症,這種喪失「近期記憶」的症狀,也會發生在初期的患者身上。他們會徹底忘卻前不久「看過、聽過,或體驗過的事」,比方說,完全記不得上週孫子的慶生會等等。

而「預期性記憶」則是關於不久後(不久的未來)的記憶,也就是關於自己的預定計畫的記憶。失智症患者對於這種「記住不久後的事」很不擅長。

比方說,早上醒來時,意識到今天上午沒事,但中午已和朋友約好要見面――記得今天、明天預定好的事,在我們的生活中是十分重要的。所以,今天預定好的事,就算不看行事曆,自己心裡也有個底。然而,若是患了失智症,這項能力就會開始衰退。因此,患者會開始頻頻發生「放朋友鴿子」的「事件」。

前述的「近期記憶」和「預期性記憶」正是罹患失智症後容易失去的記憶,但相反地,還有一些是即使罹患失智症,也不會輕易失去的記憶。茲將這類記憶列舉如下:

「工作記憶」――一種短期性記憶,目的在於將資訊暫時保存,以進行眼前的行為、工作。
「回憶」――雖然久遠,卻對自己造成深刻印象的記憶。
「程序記憶」――如何彈吉他、如何騎腳踏車等,用身體記住的記憶。

關於失智症不會輕易失去的記憶,將在下個段落中詳細說明。

理解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想要以適切的方式對待失智症患者,關於「記憶」的知識就顯得十分重要。以下是以時間為主,整理、分類出的各種記憶:

① 預期性記憶(《小拳王》的記憶)←失智症患者不擅長的

指跟自己的預期有關的記憶。說到記憶,大家應該會覺得是過去的產物。但人類的夢境、預期(對未來的通盤概念),其實也是記憶能力的產物。對未來的預期也和過去的記憶一樣,都是經腦功能運作才發生的。「自己來自何處,將去向何方?」――這兩者都和腦內系統息息相關。

預期性記憶不但規定了我們今天的行動,同時也擔起對未來願景的規劃。未來願景或許聽起來太嚴肅,但我們不就是一直在規劃著不久後的未來,才有可能實現自己的夢想和希望嗎?

如果沒有完成今天該做的事,就無法訂定自己一個月後的行動。沒有先預定好一個月後要做的事,就很難對一年後的願景設定正確的方向。正所謂「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小拳王》中的矢吹丈為了打倒他的頭號勁敵,一起床就心想:「今天來練一百下交叉反擊拳吧!」這正是憶起今天的「預期」。

②工作記憶(「現在這個瞬間」的記憶)←失智症患者擅長的

任何一種記憶都是為了做資訊的處理。而「現在這個瞬間」的資訊,就是由工作記憶來處理。因為此記憶的功能,就是為了進行「現在這個瞬間」的工作,所以才稱為「工作記憶」。

以下以具體實例來說明「工作記憶」。比如說,你出差時,把當晚車站走到飯店的路線背了下來……「出了南出口,過馬路後直直走,在第二個紅綠燈左轉」(這就是工作記憶)。這個工作記憶(=路線)當然在你到達飯店前都必須維持住。然而,一旦抵達飯店,這個記憶也可以消失了,而大部分的時候我們也都會自然而然地忘卻。

人際關係上的應酬寒暄,也是由工作記憶所負責。
「你好,今天的天氣真好。」
「是啊,天氣開始回暖了。」
在這樣的寒暄對話中,我們會瞬間記住對方所說的話,並立刻對對方的話做出回應。這種隨處可見的應對或許看起來簡單,但少了工作記憶可就無法進行了。

大家之所以會說,光靠對話很難分辨對方是否罹患了失智症,就是因為即使失智症的病情已相當嚴重,患者還是能保有工作記憶。因此,他們可以臨機應變地和人正常對話。

有一個叫做「三個詞彙的記憶」的簡易測驗,可以測試出對方是否罹患了失智症。提問者對回答者說三個詞彙,例如「櫻花、貓咪、電車」,並請回答者背下來。如果提問和回答之間,間隔了一段時間,失智症患者就會無法作答;但若是提問後立刻回答,即使患有失智症,也能鸚鵡學舌地答出:「櫻花、貓咪、電車。」因為他們的工作記憶仍正常運作。

③近期記憶(透過「時間之篩」過濾出不久前「看過、聽過或經驗過的事」的記憶)←失智症患者不擅長的

工作記憶是「現在這個瞬間」的超短期記憶,相對地,「近期記憶」則是比「現在這個瞬間」還要久一點、經過一段時間後的最近的記憶。具體來說,就是事情發生經過五分鐘後的記憶。這是在海馬迴的運作下,「暫時存檔」在腦中的記憶。

現在請回想剛才的三個詞彙「櫻花、貓咪、電車」。要確認回答者的近期記憶是否有問題,就要詢問他們記不記得「櫻花、貓咪、電車」。先跟他們聊聊天,或詢問問題,確定經過五分鐘後,再提問道:「對了,你還記得剛才背的三個詞是哪三個嗎?」

沒有失智症的人(海馬迴功能沒有問題的人),大概都能回答出「櫻花、貓咪、電車」。但罹患失智症的人,就會變成「???」,一個也回答不出來。因為這三個詞沒有暫存在他們的海馬迴裡。

失智症患者不擅長的,就是這個近期記憶。因此一面望著窗外,一面聊天氣,他們不會出紕漏。但若是需要用到近期記憶的對話,比方說:
「關於之前提到的那件事………」
「昨天那個○○○節目,很有趣吧?」
面對這種對話,就會讓他們心生「?」而無法回答。
「近期記憶」就像字面上的意思,並不包含很久遠的事;「近期記憶」差不多是指幾天到幾週之間的記憶。來自體驗的記憶,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消失,這不只是失智症患者,是每個人身上都會發生的。「看過、聽過、體驗過」的事,會在海馬迴的運作下暫時存檔,但經過好幾天、好幾週之後,若該資訊的必要性低,被大腦判斷為不用記住的資訊,資訊就會從腦中消失(真的忘記)。

反之,多次反覆輸入(=銘記)的資訊,或多次回憶起(=重播)、印象深刻的資訊,就會從近期記憶升格成長期記憶。長期記憶就不是暫時存檔在海馬迴中,而是刻進大腦深處的半永久性記憶(下一點將詳細說明)。從腦中提取出長期記憶,我們稱之為「回想」。

如果人類不會忘記所學、所體驗的每件事,那可就不得了了,我們會被泛濫的資訊淹沒。此刻,將未來不必要的資訊拋諸腦後,並將更重要的新資訊存入――這樣重複地選擇取捨,進行資訊的整理,才能為我們人類架構起認知功能上的骨幹。

因此,一旦有資訊進入大腦,不會立刻烙印在腦中,而是先暫時存檔,再透過時間進行淘選。「近期記憶」是指:從幾分鐘前到一兩個月前所發生的事的記憶,也就是在海馬迴的作用下,暫時存檔在腦中的記憶。

④長期記憶(回想層級的記憶)←失智症患者擅長的

「長期記憶」指的是:超越時空,深深刻印在腦中的記憶。與當事人是否意識到該記憶無關,這是大腦自行判斷為重要事項而忘不了的記憶。

要讓大腦判斷為重要事項,而在腦中刻印成長期記憶的事件,是有其特徵的。首先,一定是「很開心」或「非常恐怖」等讓心靈強烈撼動的體驗。「人生第一次的約會」「大地震、大海嘯」等強烈帶有喜怒哀樂或恐懼色彩的事件,一旦體驗之後,就會成為「一生無法忘懷的回憶」。因此,容易鞏固成長期記憶的記憶,通常都是和情緒、情感相關的「情節記憶」。

相對地,為應付考試而背下的歷史年代等,則屬於「語意記憶」。這類記憶不容易一直保存在腦內的記憶倉庫中。

有時,這一類「長期記憶」會成為照顧失智症患者的關鍵。因為,在患者的海馬迴功能降低前,若有勾起回憶的契機、若找到回憶的通行密碼,就能從烙印在失智症患者腦中的長期記憶裡,提取出形形色色的記憶。比方說,只要能提取出兒時的遠足回憶、青春時期的美好回憶,就能讓當事人憶起過去活力四射的自己,進而讓現在的自己更有朝氣。

⑤程序記憶(用身體記住的記憶)←失智症患者擅長的

「程序記憶」是指用身體記住的記憶。這種記憶,和前面所介紹的「近期記憶」「長期記憶」性質完全不同,無法用語言、道理來說明。這種記憶的形成來自於和其他記憶完全不同位置的腦部運作。

具體而言,像是騎單車、編織毛衣時,就是使用「程序記憶」。無論騎單車或編毛衣,剛開始學習都很困難,而一旦身體記住(學會)後,就永遠是自己的了。

雖說是用身體記住,其實跟其他記憶一樣,還是由腦部所主導。只不過,與「近期記憶」密不可分的海馬迴這時不太會參與。和「程序記憶」有密切關係的部位是小腦,也就是位於後腦杓下側的腦。因此,就算罹患失智症,導致海馬迴功能下降,也不會影響到「程序記憶」。這一點在照顧陪伴時可有效利用。

人類會透過相同經驗的共享,或想法上的共鳴,來確認自己和他人之間的情感聯繫。我們在打照面時,之所以會噓寒問暖地說道「今天天氣真好耶」「今天早上還真冷呢」,就是為了共享活在當下的相同經驗。其他像「昨天的地震真可怕」「昨天的事件好恐怖」這類提及最近所發生的新聞,也是為了得到生活在同一個時代裡的共鳴。透過這樣的行為,能讓我們產生親密感。

和失智症患者的相處之道也是如此。但要和失智症患者產生共鳴,加深情感聯繫,還需要下「某種工夫」。

所謂的「某種工夫」,就是我們和失智症患者相處時,必須能夠分辨哪些是失智症患者會喪失的記憶功能,哪些是還保留下來的記憶功能。

比方說,「 這道馬鈴薯燉肉的味道, 真是我們家代代相傳的『祕傳美味』。」「每年的這個時候,到○○公園賞梅,聞花香,是我們家的例行活動呢。」藉由這樣的對話,就能讓罹患失智症的當事人和家人共享體驗,「切身感受」到當下和家人共同生活在一起,這是十分重要的一點。


〈本文摘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奧村步
譯者:李璦祺/陳柏瑤

書名:《面對失智症,你可以不恐懼!》
 

出版社: 四塊玉文創

延伸閱讀

美國洛克菲勒家族,靠記帳「富過6代」!太貪心、愛比較...讓你賺再多還是窮

2019-03-05

賴清德嘆民進黨只剩一口氣 蔡英文力挺郭國文:一口氣可揮出逆轉全壘打

2019-03-09

一年後,開出「不平等條約」

2019-04-10

賴、韓、柯都慘輸 小英如何在執政包袱下突圍勝出?初選民調還透露什麼訊息?

2019-06-13

不是接垃圾就是接屍體?專家告訴你:買大樓「露臺戶」該注意哪些事

2019-09-0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