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動員打硬仗 前線醫護:我們會撐過去

動員打硬仗 前線醫護:我們會撐過去
換藥,無論對傷患或醫護人員來說,都是最大的挑戰,一次花上一、兩小時才能完成。

郭淑媛、孫紫嵐

焦點新聞

攝影/吳東岳、陳永錚、CFP

968期

2015-07-09 11:38

八仙塵爆事件焚燃了近五百位年輕靈魂的身心,對台灣社會也是一場大規模的集體災難。
恐懼 、不捨、擔憂、忙亂……彌漫在傷患、家屬、醫護與社會大眾之間。
在未來的日子,我們周遭將陸續出現塵爆受害者,殘缺的容顏與受傷的心靈。大家應如何協助這些火線倖存者,重返學校、職場與家庭,修補他們的人生,成為台灣社會共同面對的課題。

八仙塵爆

台灣平均一年燒傷病患約400多人,但八仙塵爆案就有近500人受傷。

 

八仙樂園粉塵爆炸案,是全世界除了戰場以外,燒燙傷最嚴重的意外災害,《今周刊》前進收治傷患最多且嚴重度也最高的三軍總醫院,了解他們如何緊急應變,最前線的醫護人員說:「人力雖然吃緊,但我們有信心處理得來!」

八仙樂園粉塵爆炸案近五百名傷患,已經熬過艱難的第一周,塵爆第一周死亡率○.四%,吃苦耐勞的台灣各大醫院醫療團隊,已經打了一場漂亮的戰爭。然而,後續二、三周仍是危險期,醫療團隊要面臨感染的硬仗,以及一連串的手術,醫院現場準備好了嗎?


三軍總醫院在塵爆後,收治傷患最多且嚴重度也最高,在災後一星期,已恢復表面上的平靜。七月三日採訪當天,醫護主管們一個個睡眠不足的臉上,有著「剛打完仗」稍微放鬆的神情,「人力雖然吃緊,還是會撐過去。」三總副院長蔡建松說。


三總最多曾收治五十八名塵爆傷患,絕大多數都是體面積燒傷二○%以上,其中燒傷四○%以上占一半,幾乎都是重症,「大略將病人燒傷體面積加總,超過四十四萬平方公分。」三總整形外科部主任暨燒慯中心主任戴念梓說。


接下來,每位傷患都將面臨一連串清創和植皮手術,而三總整形外科只有八名主治與八名住院醫師,人力吃緊。不過,這並非三總特例,檢視各家醫院,整形外科主治醫師人數都不多,三總、北榮都是八名,台大只有七名。整形外科每年新進住院醫師人數也少得可憐,三總、北榮和台大都只有兩名。


零星的名額,起因於衛福部擔心整形外科醫師訓練完成後,就走醫學美容路線,因此每年核准新進名額只有二十三名,資深醫師就說,醫院能分到兩名就要「偷笑」。


除了人力不足,台灣各大醫院燒傷中心床位近年陸續減少,加護病房床位更少,即使定位為國軍後送醫院,處理爆炸與燒傷病患機會較其他醫院高,三總的燒傷中心只有三床加護病房與八床一般病房。若依傷勢,一般燒傷面積三○%的傷患就得住進燒傷加護病房,但床數不夠,這次只好挪用其他科加護病房,總計二十七床,但仍不足。


為何燒傷病房這麼少?戴念梓說,近年台灣的公共安全有很大進步,一年燒傷病患約四百多人,但這次八仙塵爆就有近五百人受傷。蔡建松更坦言:「維持燒傷病房成本很高,而且平時用不著。」

 

八仙塵爆

 

收治病患無上限 召回百名醫護形同「作戰」


在缺人、缺病房的情況之下,三總如何應變?


六月二十七日周末夜,八時三十分,塵爆案發生,不久,國軍作戰聯合指揮中心就要求遠在四、五十分鐘車程外的三總準備,再隔沒多久,轉院電話就一直進來,院長俞志誠下令「收治病患無上限」。當晚十時啟動「大量傷患」機制,如同作戰,緊急召回外科部所有醫師,光是醫師、護理師就各有約一百五十人,加上社工與行政人員總共動員三百多人,他們就與北部各大醫學中心相關醫護人員一樣,開始連續四、五天幾乎不眠不休的日子。


醫護人員回到醫院後迅速分工,深夜十一時起傷患陸續送達,由整形外科醫師和急診醫師先檢傷分類,後續處置由其他專科支援,「該插管的傷患,由胸腔科立即插管送進加護病房;該打點滴的,針打不進去就由心臟外科醫師補位;該開刀的馬上送進開刀房,外科醫師為嚴重傷患進行焦痂切開手術,以避免產生腔室症候群,讓病情惡化導致截肢。」戴念梓說。


然而,傷患多到整形外科、外科、急診的加護病房都不夠用,最後動到內科加護病房,主治醫師半夜被電話叫醒,協助評估原本住在病房內的病人狀況,是否能轉到一般病房,同時也致電家屬尋求諒解。


就這樣,這些重症傷患通過第一晚最驚恐的考驗,此時已是凌晨三、四點了;但隔天上午七點半又要開會,醫護人員幾乎很難闔眼。

 

普通病房變裝 打造「類燒傷加護病房」


而災後第二天以後,醫護上緊發條,七十二小時內,傷患必須做清創手術,以免傷口感染。首當其衝的,就是加護病房不足問題。


「家屬憂心忡忡,非常擔心孩子得不到最好的照護,因為病房不是燒傷加護病房,我們勸說都一樣,但家屬仍會持續要求。」燒傷加護病房護理長張雪吟說。


於是,三總把要求等級較高的心臟外科加護病房打造成「類燒傷加護病房」,當病患病情允許經過家屬同意就轉出至普通病房,把整形外科普通病房掛上燒傷病房的字樣,與加護病房一樣設管制時間,進出要戴口罩、穿隔離衣,使用拋棄式器材,且每人一間,避免交叉感染,有家屬感動得抱著醫師哭泣。


對醫護人員而言,照顧病患最大的挑戰是換藥,每天早晚一次,首先面臨體力的考驗,由於傷患燒傷面積大,四、五人一組換藥,必須抬腿、抬手甚至翻身,動作再怎麼快,都要花上一、兩小時才能完成。其次是心理的煎熬,未插管的病人往往換藥時會痛得嘶喊;插管的病人無法出聲,但身體會不斷顫抖。一名支援的護理師就說,有時病患眼中含著淚水,她也不禁紅了眼眶。


這次人工拋棄式醫材的使用頻率史上最高,燒燙傷加護病房的藥車比護理人員還高,堆滿紗布、棉花棒、敷料、膠帶等,護理人員說:「一個病人就用掉一大半了。」


不過,到了事發第三天,整形外科住院醫師們累到臉上都失去笑容,也有情緒出現,「譬如要求分配病人平均一點,讓大家輪班去休息等,有些住院醫師講話會比較急。」整形外科總醫師黃曉芃說。


六月三十日,當張雪吟推病人到開刀房前,突然兩腳小腿同時抽筋。她說,常常一整天下來沒吃飯、沒喝水,甚至沒上廁所,再加上心理壓力大,「長期下來,擔心大家撐不下去。」


為解決人力不足,三總也施行任務分組,整形外科負責加護中心,普通病房由外科照護,傷口則還是整形外科處理。此外,三總也讓九名原本八月一日要下部隊的準主治醫師,延遲三個月離院。

 

醫師

 

人力吃緊有外援 離職醫護主動回「娘家」


這時候最令人感動的是,醫護人員數目會「悄悄增加」,離開三總自行開業的醫師與護理人員,紛紛自動排班回「娘家」支援,「中間稍微休息時,突然發現很久以前的老同事,心裡很感動。」戴念梓說。月底是預產期的燒傷加護病房護理師,七月四日好不容易休假,卻自動上班,被問到怎麼不休息?她簡單地說:「醫院有需要。」


直到七月二日,所有事情比較底定,醫護人員才放鬆一點。外界擔心醫院人力、物力是否會後繼無力?蔡建松說,三總有戰備存量,但再過一個月,消耗性衛材如拋棄式手術刀、拋棄式隔離衣、紗布與藥膏,必須加強採購;人力則由外科支援整形外科。


除了三總,台北榮總、林口長庚收治四十多名傷患,而幾乎隨時滿床的台大醫院,也收治了近三十名傷患,各醫學中心皆緊急調動二、三百名醫護人力投入。本身為台灣燒傷暨傷口照護學會理事長的戴念梓說,整形外科醫學會建議,長遠來考慮,在醫界「五大皆空」的環境下,整形外科是相對容易招到新血的一科,「與其在需要時搶救人力不足,不如在平時就訓練備足人力」,衛福部應放寬給予每年二十五到三十名新進住院醫師名額,讓更多人投入整形外科,即使後來自行開業,需要時應可比照後備軍人徵召。

 

傷患燒傷面積大 盼開放自體皮膚細胞培養


而如何有效率地醫治傷患,是接下來要面對的問題。


大部分傷患燒傷面積大,必須進行多次清創和植皮手術,戴念梓說,傷患壞死皮膚相當多,切除之後會出血,必須分階段清創,一次約一○%,清創之後做傷口覆蓋,必須使用大體皮膚或人工皮膚,但最好是自體皮膚移植,大面積燒傷者的皮膚所剩不多,就得分階段取皮。此外,在國外行之多年的「自體皮膚角質細胞培養」(把傷者的皮膚細胞取下,經三、四周培養期後,可以長出大量細胞,再均勻灑向傷口後覆蓋敷料,細胞會分泌生長因子,有助傷口復元),國內已進行糖尿病患者試驗,盼食藥署能盡速開放燒傷患者適用。


危機就是轉機,台灣醫界在塵爆案首役交出不錯的戰績,但近五百名傷患手術與重建路迢迢,如何重整與合理分配有限的資源,值得相關單位深思。

 

黃曉芃

 

女醫挺肚救病患,「一句謝謝,讓我有更大的動力」 

 

29歲的三總整形外科總醫師黃曉芃(上圖右),儘管身懷六甲,仍堅守崗位,獲得讚賞,她是怎麼撐過來 的?以下為她的心聲:

 

塵爆當天,上了一天班之後,我正在打病歷,準備要 走了,聽到護理師講發生爆炸案,心裡就有底;不久, 傷患一個個送進來。我在開刀房待到隔日凌晨4點多, 大約睡了1小時,7點多開會之後,又開始忙亂的一 天。這天我主要是安排所有病房、開刀與分配人力等行 政工作,忙到半夜很多事才底定。接著周一到周三,我 都是從早到晚一直開刀。

 

我在外科操過了,還可以忍受,外科訓練時也是不眠 不休,但像這種急迫地連續工作好幾天,並不常見,只 好撐一下。

 

周一上午6點,我進會議室開會,8點開第一台刀, 就這樣連續開刀到半夜11、12點,一台刀約3、4個小 時,中間休息10分鐘。在這過程中,我一度瀕臨崩潰, 默默掉淚,戴念梓主任問我,我說:「讓我發洩一下就好。」周二我再度淚崩,住院醫師都累了,有些人口氣 會較差,這可以理解,大家壓力都很大,很多主治醫師 也是半夜1、2點還在病房。

 

大家對我很好,看我挺著6個多月的肚子,會叫我去 休息,但那麼多傷患,大家都很忙,一定要分擔。從開 刀房回家,我才發現兩腳走不動,腰也好痠,我先生就 一直叫我不要做了,但我放不下,大家都在奮鬥。

 

雖然有時會碰到家屬不滿意的情況,但我們已能處理 自己的情緒,而在半夜幫病人換藥時,對方一句謝謝, 我會特別感動,這也讓我有更大的動力,繼續撐下去。

(口述.黃曉芃 整理.郭淑媛)

延伸閱讀

DRG卡關真相

2016-08-11

台灣醫護這樣做 讓塵爆死亡率超低

2015-10-22

武漢肺炎》疫情快速蔓延 抗煞大老7千字憶SARS時期「一聲咳嗽都會挑起每個人敏感神經」

2020-01-24

北市聯醫仁愛院區「確診重症爆量」! 工會心寒PO文求救:政府別再置之不理...

2021-05-30

火線任務》13天擴充48張新專責病床 扛起全國11%重症大責 從院內感染到收治冠軍 亞東醫院戰「疫」錄

2021-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