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爸爸讓我走投無路!」 找立委陳情被拒 怒向王瑞瑜爆料

「爸爸讓我走投無路!」  找立委陳情被拒  怒向王瑞瑜爆料
欣雙興公司在弊案爆發後緊閉大門,記者透過門縫查看,公司確實有人,但無論怎麼按電鈴與喊話,員工都沉默不應答。

鄧寧、林麗娟

焦點新聞

攝影/陳永錚、林煒凱

971期

2015-07-30 15:36

台塑集團爆出成立以來最大集體收賄案,引爆者竟是從事包裝袋業的劉家父子,小兒子質疑父親分配不均,索性揭出「紅包」內幕,找立委陳情被拒,憤而找上台塑企業總管理處總經理王瑞瑜,這才有後續的鐵腕肅貪行動。

七月二十七日傍晚時分,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人車川流不息,路旁商辦大樓中的「欣雙興包裝股份有限公司」卻無動於衷地緊閉大門,任記者按破電鈴、喊破喉嚨,門內的員工竟是充耳不聞地呆坐靜默。而位於台中市區某棟繁華商辦裡的「塑佑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更已是多日未亮燈上班,打公司電話也沒人接,啟人疑竇。


誰能想到,這兩家一北一中、同樣從事包裝袋業的小公司,就是引爆台塑集團成立以來最大集體收賄案的源頭!且經過《今周刊》多方查證,讓貪瀆案檢舉人、「塑佑」公司小老闆劉上至不惜玉石俱焚的原因,竟是不滿父親劉宗正資源分配不均,為了與大哥劉上行爭搶訂單所致。


「欣雙興」的前身為「雙興濾布企業」,為劉宗正於一九七七年設立,當時台灣正值工業起飛,雙興即對各水泥廠、鋼鐵廠、瀝青廠、焚化爐等大型工業供應空氣過濾袋;後來打入石化產業供應鏈,產品轉為可裝載PVC粉(聚氯乙烯)、聚酯粒等化工原料的集裝袋為主,俗稱太空袋,一般分為五百公斤與一公噸的容量規格。

 

商品成熟 太空袋也面臨激烈淘汰競爭


國內PVC大廠指出,太空袋用PP(聚丙烯)原料編織而成,摸起來很像貨車棚布、或是辦桌用的遮雨棚布,有不透水之特性,「早期台灣很多人做,但現在看來已經不具技術含量,台灣廠商價錢沒競爭力,我們早已改從中國和越南進口。」由此可知,與多數成熟的塑膠製品相同,太空袋也面臨著激烈的淘汰競爭。


惟與其他廠商不同的是,雙興強調擁有十多項專利規格,包括承重重量、防漏、擴張性等,連台塑內部也定義此案是因「請購單位以因應客戶要求為由,指定專利的太空袋,造成獨家供應。」


殊不知這一專利太空袋中,卻藏有侵權的瑕疵。


《今周刊》獨家採訪到中美和副總經理王四慶,提起劉宗正與雙興公司,他立刻回憶起三十多年前的舊事,當時王四慶任中美和高雄廠廠長,開出一乘一乘一公尺與其他詳細規格的太空袋規格標,最後由雙興得標,而劉宗正竟拿著這個規格去申請專利。

 

太空袋

 

太空袋係以PP材質編織而成的包裝材料,中間有一圓孔,以利機器直接送料,可裝載各種化工原料。


引爆點
 

父親分產不公 小兒子離家自立門戶


換句話說,雙興只是中美和的太空袋OEM廠商,設計方案應歸中美和,但劉宗正卻將專利權納為己有,「當年不講究這個,也從未想過要告他侵權,想說反正廠商能符合工安要求、穩定交貨,這三十多年還是與他做生意,他兒子後來另開公司,也是我們的供應商。」


據資深業內人士透露,劉宗正在五、六年前開始安排交棒,家業主要傳承給大兒子劉上行,並在二○一一年另外成立欣雙興包裝公司,由劉上行擔任董事長、劉宗正自任董事,原有的新竹廠、寧波廠、泰國廠、印尼一廠、馬來西亞廠也都歸欣雙興。


小兒子劉上至則遠離父兄,一○年即到台中自立門戶「塑佑」,另分得印尼二廠,除內銷外,還另設「佑旺國際貿易公司」從事外銷。


而劉宗正的雙興濾布企業在之後因逃漏營業稅兩千餘萬元,被調查局查獲後移送給台北國稅局,公司負責人換人,並從今年三月起停業。


彰化縣芳苑工業區廠商協進會前任理事長洪哲耀透露,曾有欣雙興的業務經理到公司推銷真空包,但最後因規格及品質不合而未採用,「這兩天,圈內都會聊到檢舉函的事,其實台塑的太空袋供應商有好幾家,欣雙興要搞到行賄,大概是想拉高供應比率吧!」


截稿前,《今周刊》記者輾轉取得劉宗正電話,欲向其親口求證,接通後自報媒體身分,他立刻說:「我開會中。」隨即掛斷電話。而本刊打電話到塑佑公司,也都沒人接聽。


另求證中部某國民黨立委,據其表示,約四年前,劉宗正帶著兩個兒子到服務處說:「以後請立委多照顧,我們支持您!」大兒子不發一語,但小兒子熱切地與他握手,請他多多照顧;時間點與劉上至赴台中發展時頗為接近。


引爆點

 

向立委哭訴 爸爸幫哥哥送紅包


今年五月底、六月初,劉上至透過立委助理轉達有事請他幫忙,並前往服務處,見到立委就拿出一張檢舉函,控訴父親、大哥欺侮他,「他抱怨父親只對哥哥好,怨恨父親讓他做不了生意、做不下去、不公平,尤其現在經濟景氣差,出口貿易難做,父親讓他走投無路。」


劉上至當時就提到父親「和台塑關係好,會送紅包,把生意做給哥哥,自己什麼單子也沒有!」強烈要求立委主持公道,但該名立委認為,家庭恩怨愛莫能助而未受理,僅勸他回去好好與父兄溝通,「現在弊案新聞爆發,原來就是他!」


立委清楚地記得,劉上至離開服務處前一臉忿忿不平,用台語嗆他:「我爸爸投你票,我也投你票呀!為什麼不幫我,難道找藍的沒有用,要去找綠的?」


至此,走投無路的劉上至才一狀告到台塑,台塑總管理處資深副總侯水文表示,六月初寄來的陳情函中,並未提到收賄字眼,僅詢問台塑能否開放規格,讓他能投標,不要獨厚特定對象,總管理處要求採購單位提出審查報告,但最後台塑公司以「涉及專利,不可能開放採購」為由回應,總管理處因此結案。


關鍵點在六月三十日,劉上至二度撰寫陳情函,且指名寄給王瑞瑜,隔天七月一日,王瑞瑜正式接印台塑總管理處總經理,過幾天拆閱信件後認為情節嚴重,立即邀集法務室等單位成立專案小組,這才引出後續的肅貪行動與革職風暴。


每個家族企業都有說不清的家務事,一場茶壺裡的風暴,竟然揭開台塑企業史上最大的集體收賄案,恐怕是劉家人始料所未及。

延伸閱讀

台塑史上最大貪污案 收賄者竟全無罪?

2017-09-14

要命的貪婪

2015-07-29

要命的貪婪

2015-07-30

台灣第一 神祕大亨 長春集團董事長林書鴻

2008-06-05

台塑危機 王文淵要解決的三大盲點

2011-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