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資金需求龐大 台灣打亞洲盃前哨,在這!

資金需求龐大   台灣打亞洲盃前哨,在這!
今年6月,國泰世華在柬埔寨曼哈頓經濟特區設立巴域分行,總經理李長庚(左三)還大陣仗率領高階主管主持開幕儀式。

鄧麗萍

焦點新聞

攝影/林煒凱

973期

2015-08-13 16:39

柬埔寨以美元交易、沒有外匯管制,存放款利差比國內多5%等優渥條件,大受外資青睞。隨著東協經濟共同體的成立,貿易和投資金額大增,可望成為台灣打亞洲盃的前哨站。

走在柬埔寨首都金邊主要道路的莫尼旺大道,銀行林立,被喻為「金融一條街」。這條街道,連結金邊市的政經要區,最受注目的地標就是三十五層的加華銀行大廈,中國銀行、VISA等國際金融機構都在此設點。


柬埔寨久經戰亂,金融業發展起步晚,近年來,該國政府門戶大開,允許外資百分百持有銀行,是東協十國裡獨有的金融政策,結果吸引大量外資銀行競相搶進。根據最新資料,這裡已設有三十五家商業銀行,八成為外資銀行。


不僅如此,近年來柬埔寨的商業信貸也呈現爆炸式成長,龐大的資金需求,已成為台灣打亞洲盃的重鎮。目前台灣有六家銀行在柬埔寨設點,不僅營業據點數目是當地外資銀行之最,也是國銀布局東南亞的大本營。

 

銀行

第一銀行在柬埔寨深耕17年,在柬埔寨設立中央銀行之前,甚至有「小央行」的稱號。

 

這裡,台資銀行被當地下央行 扎根多年,深獲當地信賴


六家台資銀行之中,國泰世華銀行透過購併柬埔寨新加坡銀行(SBC),營業據點吃下大補丸,目前以十六個據點遙遙領先,在柬埔寨布局最廣泛。同樣以購併壯大的玉山銀行,透過轉投資柬埔寨聯合商業銀行(UCB),在當地設有九個據點。


扎根最久的第一銀行,早在一九九八年就在金邊設立分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二○○七年柬埔寨發生小型政治騷動,當地高官紛紛把金條、美元運送到最讓他們放心的一銀金邊分行;在柬埔寨設立中央銀行之前,一銀甚至有「小央行」的稱號。


對銀行來說,柬埔寨以美元流通、匯兌風險低,加上各行各業的資金都匯往金邊,商機相當大。此外,政府沒有外匯管制,銀行資金進出也相當方便。


即使柬埔寨國民儲蓄率仍處於低水平,僅占銀行資金來源的一九%,台資銀行很難在當地吸收存款,但當地直接用美元交易,且沒有外匯管制,台資銀行可直接從境外匯入美元資金,資金成本仍然相當便宜。


相較於台灣本土銀行存放款利差只有一%上下,柬埔寨的利差高出台灣數倍。目前,柬埔寨的美元放款利率皆可達到一○%以上,存款利率約四%,利差普遍達六%至七%。

 

雖然當地理財商品尚未盛行,但單單存放款業務,台資銀行就能大賺利差,例如第一銀行金邊分行去年就賺了一千多萬美元,堪稱海外布局的小金雞;而二○一一年進駐金邊的兆豐銀行,營運僅一年半就開始賺錢。


做當地人生意,是金融業布局海外的賺錢之道。透過購併當地銀行,國泰世華銀行目前有九五%客戶是當地人(編按:柬埔寨二○一二年加強銀行管制,已暫時凍結發放新執照,晚到的台資銀行只能透過購併壯大) 。


深耕柬埔寨十七年的第一銀行,本地客戶超過八成,已是金邊家喻戶曉的外資銀行第一品牌。第一銀行金邊分行經理周朝崇舉例說,當地最大連鎖店Brown咖啡,也是一銀的客戶。「我們看著三位年輕人創業,短短四、五年,從第一家店開到現在十多家分店。」

 

銀行

▲點擊圖片放大

 

這裡,金融高度自由化 中國、星、馬、泰國都來設點


不過,周朝崇指出,柬埔寨政府對外資銀行的管制比當地銀行來得寬鬆,可說是金融高度自由化的國家,對國銀的海外布局是一大吸引力。外派到金邊三年多的周朝崇認為,台灣市場很小,銀行業勢必要走向海外,「只要走出去,就一定有機會。」一銀不僅是唯一在海外獲利贏過中國銀行的國銀,更是柬埔寨央行眼中的模範生。


目前柬埔寨的金融總資產僅約一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千一百億元),卻有三十五家商業銀行,雖然潛在商機大,但競爭也異常激烈。台資銀行在柬埔寨最大的競爭對手,主要是來自東協國家的銀行,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反觀西方銀行缺席,原因是西方企業對柬埔寨投資相對少,目前僅渣打銀行申請執照,準備重返柬埔寨。


二○一一年起,中國的銀行也搶進柬埔寨,包括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都在金邊設點。不願具名的一家中國銀行分行行長指出,柬埔寨財富和資產主要集中在金邊,銀行也大多設於此,形成激烈的競爭。這名曾派駐越南三年,也曾考察寮國的中國銀行主管認為,比起其他東南亞國家,柬埔寨人對華裔相對友善,對中華文化也有認同感,對台灣或中國銀行都是一大利基。


「台灣銀行業最大的對手是自己。」國泰世華銀行柬埔寨子行董事長梁敬思感嘆說,台灣金融業鎖國十年,缺乏透明度,心態也過度本土化,尤其是風險管理,無法跟上國際腳步。

 

這裡,是最佳布局地點 經濟成長率七%,且對外國人友善


梁敬思認為,台灣銀行業打亞洲盃的挑戰是:「具有國際觀的人才太少,缺乏實戰經驗。」梁敬思估計,缺乏打仗人才的台資銀行,至少要花十二至十五年才能趕上國際級銀行的格局。


雖然起步晚了,但至少趕上東協經濟共同體(AEC)成立,未來區域貿易和投資金額將提高二至三倍,是台灣銀行業最後一塊海外布局大餅。梁敬思指出,柬埔寨以美元交易,沒有外匯管制,且對外國人友善,加上七%的經濟成長率,是東南亞最佳布局地點。


若早十年走出去,台灣金融業肯定擁有比現在更好的光景,不過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也說,「如果把時間拉長來看,金融業是百年事業,那麼,打亞洲盃永遠不嫌晚。」
「打亞洲盃不能只有一套劇本,因為每個國家的法令規定都不同。」李長庚表示,國泰世華銀行著眼於跨境交易,因為中國和東南亞的跨境交易很密切,這也是台灣的優勢所在。


國銀從台灣走向東南亞、大中華地區,既是一大挑戰,也是未來最大的商機所在。


雖然現有的金融業人才,具備打亞洲盃實力者仍嫌不足,但李長庚相信,只要有雄心壯志,就像早期台商提著一卡皮箱征戰各國,未來十年、二十年,也會看到一批很幹練、具有國際觀的台灣金融從業人員,「但這需要時間」。


雖然柬埔寨人口僅約一千五百萬,整體經濟規模也不夠大,卻是國銀進入東南亞市場很好的切入點。隨著AEC的成立,區域貿易和投資金額大增,可望成為台灣打亞洲盃的前哨站。

 

金融一條街

在金融一條街上,就屬這棟35層樓高的加華銀行大廈最顯眼。中國銀行、VISA等國際金融機構都在此設點。

延伸閱讀

挑艱困戰場 台新銀前進日本的盤算

2016-10-27

金融從業人員 新戰場在東南亞

2015-12-24

柬埔寨 你想不到

2015-08-13

東協夾縫搶杯羹 台商「打群架」才有機會

2015-08-13

台資銀行搶進柬埔寨 藍海殺成紅海

2014-01-01